分类目录归档:翻书

往事静默如昨

用三天的时间,读完《三联生活周刊廿年》。在某些年月,我亦曾经染指过杂志。翻完近500万字的内容,让我在半夜里,忽然觉得,往事静默如昨。谁给我提供个刊号,可能还会去做杂志。

我最近两次看这本杂志是李敖去世的那期以及写张伯驹的那期。一次是回青岛的火车上,一次是在梆子井。对于这样的大事件,以前以及现在,也会有很多媒体做,但是都做的不够深入,角度也不好。我记得有一年,报摊上几本杂志同时用一条松花江里的一条死鱼在做封面。但三联的操作会避免这种问题。这可能得益于主编朱伟的一些想法。比如,他说: 继续阅读往事静默如昨

公众舆论

李普曼是大神。事情往往是这样,别人说,你也说,所谓人云亦云,包括这本书。读了博士,所以很多书,就要读一下。其实,我最初想读的是关于他的传记。恰好,宿舍哥们从图书馆借来,我也拿来读了一下。

硬着头皮读了一周,终于读完。首先,这本书被称为是传播学的开山之作,如果在当日而言,可能如此评价并不过分。但在今天来说,无论是其提出的刻板成见还是拟态环境,这些概念的提出,都已经成众所周知的公众话题,已经不在显得多么高深。 继续阅读公众舆论

吴晓波《十年二十人》上线

3月21日,《吴晓波频道 ·十年二十人》在爱奇艺财经独家上线。这是继去年新书《水大鱼大》后,吴晓波以视频方式回顾中国改革又十年之后的最新作品。这些年,吴晓波总是在“跨界”,斜杠中年。首期播出对柳传志的访谈,其间谈及企业家心态的变化。

几年前,柳传志在一次会议上的言论——“在商言商”,曾在企业界内部以及外部观察者之间引起激烈的争论。作为企业界的标杆人士,他的言论自然也会有“标杆”意义。那么,作为一个伴随《人民日报》《新闻联播》成长起来,具有浓厚家国情怀的人,是如何出现了此种心态,这种“不踏实”背后的社会根源是什么?以及这种对现实图景的不安又是如何消解的?柳传志都做了回应。柳传志称,“……因为我现在也弄懂了,想清了一个道理,你是拿拖拉机犁地还是拿黄牛犁地,对我来说关系都不大,关键是你犁完了地以后种什么,是你到底是不是真种庄稼。” 继续阅读吴晓波《十年二十人》上线

精神分裂的大明朝

去十三陵。导游说,来的不是时候,若再晚几天,四处桃花,煞是好看。在皇陵中遍植桃树,我得到的答案竟是为了“辟邪”。

一边信奉风水,一边远避鬼神,这种矛盾就如同那个叫做大明的王朝。似乎这个王朝一开始就有些精神分裂,并自始至终。比如这个王朝号称得国之正,却在帝位传承到第二代的时候就出了毛病,燕王朱棣夺了侄子的天下,在一个以忠孝作为统治的意识形态之下,就造成了以后神经分裂的病因。当然,我不知道日后,中国人的精神分裂、言不由衷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继续阅读精神分裂的大明朝

我也有那么一朵苔藓

前些日子,朋友圈里看无为茶堂的陈堂主在养青苔。于是,下雨的时候,也从楼下挖了一些,养在透明的公道里。虽是冬天,勤洒水,倒也清脆可爱。

董桥在《英华沉浮录》中提到的一段旧事。少时,张恨水雨后读《随园诗话》,见咏苔诗“连朝细雨刚三月,小院无人又一年”,吟哦再三。父亲骂他没出息,“读袁枚诗,闭院赏苔,尚有何胸襟乎?”

这段旧事,张恨水在《苔前偶忆》中,亦有所提及。张父精武尚侠,不愿儿子沾染斗方名士之习。当然,董桥说,“这是旧一辈文人的矛盾心理。手抄《游仙》,雨后赏苔,大概真的是练好文章的秘方”。

《游仙》者,唐人传奇《游仙窟》,仙窟,妓馆也。不禁想起自己,这些年,最高理想,只剩下坐吃等死了。真巧,我也有那么一朵苔藓。

余世存的两种读法

至少有两种方式来阅读余世存的“立人三部曲”。先说第一种,许多年前,他刚刚出版《非常道》,我业余时间在一份杂志帮闲,隔空采访他。

当时,诸多盖棺论定大而无当却“无比正确”的民国史复述充斥耳目之间,在有结论没血肉的叙说当中,《非常道》是一股清新之气,不给出处,只讲故事,少了学究气,多了亲切感,人是活的,事也是活的,如夏日里,乡村树下,听老人讲古,一壶茶,三五人,一段光阴。“非常道”当时引发了一股类似的写作潮流,我记得有个诗人也编过类似的一本书。 继续阅读余世存的两种读法

燕京大学、司徒雷登及其他

2013年的春节,假期结束的最后几天,我去了趟原齐鲁大学的旧址,现在,此处是山东大学的一部分,再往前,这里是山东医科大学。

当年,这里和燕京大学一起,被称为“南齐鲁北燕京”的两所知名教会大学。当然,这两所大学也随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而结束。与教会大学一起结束的还有那篇著名的文章,《别了,司徒雷登》。当日里,看这篇文章,只知道他是美国的驻华大使,却不知道他是一个出生于中国的传教士,更不知道他是燕京大学的创办者。1919年1月31日,司徒雷登到达北平,顶着猛烈刺骨的西北风,他叫了一辆黄包车来到了位于北平城北的长老会传教区。此后,司徒雷登在这里建立了一所大学,燕京大学。这所大学此后在中国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这是不用我在此赘述的。 继续阅读燕京大学、司徒雷登及其他

韩寒之战

2012年1月15日,知名IT评论人麦田在其博客上发表《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称“人造”系由韩仁均(韩寒之父)塑造、路金波包装、韩寒表演三者共同完成的。

观点一出,网上立即出现了“挺寒”与“倒寒”两方,而3天后的1月18日深夜,麦田发表道歉信,称其质疑证据不足,删除了其相关博客和微博,韩寒接受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