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种酒,叫做醉生梦死

    我所能记得的是世界上应该有一种游戏,叫做醉生梦死。
    只是因为懒,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玩过。
    在很长的时间内我试图去玩醉生梦死的游戏,因为这样可以避开很多的事情,我的高中同学某记者就在老婆生孩子的时候都没有忘记玩游戏,这让我觉的是一种境界,我很羡慕这种境界。
    上班了,其实已经上了2天,我知道此前的生活又开始了,我肯定避不开这种生活,就如同一个侠客逃不出江湖一样。
    在今年里几乎除了采访和写稿子外,所有的工作都卸任了,这样很好,但是我知道的是其实这是我平时牢骚太多的一种结果。我还知道的是除了写稿子外,我今年几乎不能完成任何的工作。
    所以我决定做一个老实的人,淡出现在的空间,因为我知道我在很多人的眼里就象是一只苍蝇,除了嗡嗡,其实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还有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学习了,虽然我一直就没有怎么学习,学习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去谄媚一个人,去带上面具做人一样可笑。但是我还是决定今年多少做点东西,在今年里我除了写稿子之外,我可能逐渐的去写评论,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谁也不知道。
    今年我没有所谓的学生了,以前也没有,我从来不把他们当作学生来看,所以很多人说你怎么还和学生一起吃饭,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其实一直把他们当作自己的朋友,就象老李当年对我们一样,当年不是也有很多人问他,学生怎么还可以在办公室抽烟?他们不知道,不知道就算了。既然是朋友,我今年就不给他们改任何一篇稿子,聊天可以,工作上的事情是免谈的。
    我能做的书还有2本,结束后我不做了,原因不说了,自己拿提成对不起大家,觉得不好意思。
    在今年里我可能要继续在这里居住或者出去租房子了,没有办法,人穷,只好如此,买不起房子。但是我都要安静的生活,沉默是金,这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谁说的我要谢谢他。
    还有,感谢这台笔记本,虽然我基本上不喜欢它,15寸的屏,背起来就像是台式的,因为本人比较瘦弱,所以不喜欢,但是让我能打字,聊胜于无。通过这件事情我还想说的是在今年里,我不会无原则的放弃自己的立场和想法,但有一点,我不会给别人添乱。]]>

什么样的媒体才能不让我一再失望?

    这家报纸的头版上写着高秀敏去世,然后是岛城读者移动用户、联通用户、小灵通用户发短信……到……表达自己的哀思。多亏他们想的出来,真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说是记者或者媒体的职业操守,道德良心,还是一边去吧,青岛海水凉,不如留着钱去洗个海澡,也不去为媒体增加所谓的发行量了。
    对一些媒体的失望还在于报纸的虚假广告,就不说是什么了,据称山东报纸没有一家没有存在广告违规的现象,翻翻报纸,此言不虚。
    至于假新闻,还用说吗?同城媒体吵架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要读者去判断,那么要你们做甚?
    以前的时候看《齐鲁周刊》,并且还差点到了这家报社去工作,现在自从改做人物后就不想看了,做的人物的一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了,看了有什么用?不能让我得到新知那么就让我思考,可是它没有。所以,每周2元钱还不如2周6块钱去买份《南方人物周刊》。
    刚才在网上和《半岛新生活》的望海潮在说这份杂志,我说这份杂志的定位不准确,这我已经说了好几次了,今天就不多说了。
    我比较认同《经济观察报》的理念“理性、建设性”,如果让我做一份报纸,可能没有精力去做《新京报》那样,但我想我应该能打理好一份周报,从版式到风格,我想这些年的历练应该比一些人要好的多。但是我缺少一线的经验了,不象某某同学,一直在一线跑着,向他们致敬! 虽然平日整天开玩笑,但致敬是真诚的。但愿他们能够坚持下去。]]>

郁闷,论坛不能管理了,只好发论文了

    在网上见到逸江南忽然想起做报业中国网站的事情,于是开始找怎么管理来了,可是半天也没有找到我论坛的管理路径,更不幸的是汗卿还不在网上。
    看样是完蛋了,等吧。
    想说什么来着,忘了,贴个论文吧,发在第六期《青年记者》上的,不过我的单位给我写成了《半岛都市报》,因为合作的张记者是半岛的领导,可能杂志社的人弄混了。
    我还发现这个论文在人民网和万方数据库中都能找到,不错不错。网址为http://media.people.com.cn/GB/22114/42328/49490/3474263.html

 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传媒期刊秀:《青年记者》>>2005年·第6期
 市场化:媒体需求与高校教育的对接点 
——传媒业人才供需脱节的原因分析及对策研究
 
  2005年06月16日11:17 【字号 大 中 小】【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传媒业人才供需的脱节

  企业的生产原则是只要法律许可,社会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这也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在生产中的具体表现。 2003年,教育部把高校专业的发展和就业率紧密挂起钩来,就业率低的专业,其招生和经费都受到限制,这说明作为以教书育人为目的的教育事业也适用这一原则。

  近年来,都市生活类媒体的崛起,标志着我国传媒业进入市场化时代,市场化的媒体当然就需要市场化的人才,市场化的人才往往更强调他的市场意识和创新精神。时下有报社在招聘人的时候干脆直接说:我们需要的不是多高理论水平的人,我们要的是能跑的人。

  那么媒体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第一种,既能跑动又有见地的人才。也就是说能积极跑动,了解社会现实,广辟信息渠道。这种人才是最初级的人才,刚入行的记者一般都要求是这种人。第二种,既懂业务又会管人。既是业务尖子,有自己的个性;同时又具有很强的协调能力。这种人往往属于中层,不仅是自己能做好新闻,而且能带领大家做好新闻的人。第三种,既懂市场又懂媒体。既了解办报规律,又懂商业运作的人才,是目前我国传媒业界普遍缺乏的也就是所谓的复合型人才。

  但目前新闻院校所培养出来的毕业生却往往不受用人单位欢迎,甚至有些单位招人的时候不喜欢用新闻专业的学生,而是从中文、历史以及相关的文科专业中选取。有些新闻系毕业生学习成绩优秀,但是到了报社后却写不出一篇完整的稿子。

  ●传媒业人才供需脱节的原因分析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从大环境上讲,高校教育滞后于现实发展的现象也不仅仅存在于新闻学科,更何况这些年我国传媒业正进入高速发展期,相对落后当然在所难免。具体到高校教育和传媒来说,笔者认为二者在面对市场经济时都存在着急功近利的倾向,同时又非常缺少交流和互动。

  (一)专业盲目上马,师资缺乏

  行业发展快,人员需求多,就业形势好,这是近年我国传媒业的职场现状。高校于是争相设立新闻专业。2004年底,在清华大学召开的第八届全国传播学研讨会传出的信息是,“目前全国开设新闻、传播、公关、广告类学院、系、专业达到470余家,在校生超过10万人,每年毕业生超过25000人”。

  在仓促上马的一些新闻传播专业中,有不少连基本的专业课程都开不出,有的学校甚至只有一、两位专职教师全面主持新闻传播专业,许多教师根本就没有新闻专业知识。在这种师资、设备都没到位的情况下,却动辄招收几百人,培养效果可想而知。

  (二)实践机会的欠缺

  新闻作为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参加社会媒体的实际操作对于新闻专业的学生来说显得更加重要,但目前我国的新闻出版现状根本不能满足这种状态。以山东省报纸为例,从2004年11月山东省新闻出版局公布的《山东省正式报纸核验公告》看,目前山东省共有133家正式出版的报纸,这个数字还包括了占一半数量的、长期被视为内部资料的高校校报以及行业类报纸。这相对于山东省上万名需要实习机会的新闻专业学生来说,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更何况走上市场化道路的媒体并不承担着为高校提供实习机会的义务。

  在媒体比较多的城市,新闻专业学生得到的实习机会还多一些,而在一些地方院校里,在当地媒体太少的情况下,异地实习面临着学生住宿、安全等方面的实际问题,就更加减少了学生参加实践的机会。

  (三)专业设置不合理

  既注重新闻专业课程的教学,又重视非新闻专业包括文学、哲学、法律、经济、心理学、历史学甚至自然科学各相关学科的知识教育,这对于提高新闻专业学生的综合素质,扩大未来新闻工作者知识面和业务“后劲”无疑是重要的,有益的。但在目前的新闻教学中,这往往只成为一种口号式的指导原则。

  在目前新闻专业的课程设置中,往往存在用政策教育代替行业教育的误区,因循传统的宣传概念让新闻法规的学习取代了新闻技能的学习。或者以新闻写作代替新闻传播。新闻写作固然是媒体从业者的基本功,但是传播不同于一般意义的写作,对于写作或者是新闻写作的过分重视可以培养出一个作家、一个学者或者一个优秀的专栏作家,但不可能培养出一个成功的记者或媒体经营者。

  (四)媒体用人急功近利

  现在绝大多数单位在招聘人时都会设一个年龄界限,而传媒业的这个杠杠尤其低,不少单位甚至要求在25岁以下,这样能够有机会进入的人才恐怕也就只有应届毕业生了。殊不知,新闻业正因为其实践性强的特点,才更需要经验的形成和知识的积累,25岁,跑是能跑了,但深度却远远不够,体现在成果上,往往就是媒体的文化分量缩水,厚报不厚,商业价值扩大而人文价值减少。这样的传媒这样的报纸当然不会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对策研究

  高校教育和媒体用人之间急需一个良性的互动。怎样良性互动?笔者认为应当充分体现市场的因素,以市场为取向(当然是百年市场,而不是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开展一系列的合作,只有互相靠近,才能真正磨合出和谐的关系。

  (一)媒体高校合作办学

  在目前学校和媒体间存在错位的情况下,双方联合培养人才、共建新闻学院是其中的一条道路。比如2002年山东大学、大众报业集团联合成立的山东大学大众新闻传播培训中心。其成立首开我省乃至全国媒体集团与大学联合办学的先河,对于拓宽高等学校的办学路子、对新闻媒体实施人才发展战略是一个重要的支持和保证,对大众报业集团及我省其他新闻机构构建终身学习体系也是一个有力的推动。但这种培训中心大多培养的是研究生层次的人才,对于大众性的传媒集团来说需要的更多是本科层次的人才,在以后的合作中是不是可以采取联合招生等形式培养本科阶段的学生?学生在学习期间在课程设计上更加考虑实际工作需要,在教师配置上也加强媒体和学校之间的互动。

  (二)打通新闻传播院校和新闻媒体的双向瓶颈

  改变当前新闻教育和传媒现状脱节的最大原因是高校教师和传媒之间的疏离,只要加强两者之间的流动,才能改变这种局面,让学生得到前沿的理论和来自传媒现场的切身经验。媒体应该发挥其机制灵活的特点允许新闻传播院系教师兼职,学校应该积极引导教师把相当一部分的精力放在业务实践上,同时高校可以适当选聘媒体从业者担任专业课老师,或者担任新闻院系学生的辅导员、班主任,形成新闻传播院校和业界人士的良性互动。

  (三)改变高校校报办报思路

  学生实习僧多粥少,然而占全国报纸一半数量的高校校报却得不到重视,长期以来高校校报要么被视为一张内部资料,要么被称之为“机关报”,在实际的操作中高校校报也丧失了其作为报纸所应该具有的可读性。

  在全国机关报都开始加大改革力度的今天,如何改变高校校报的办报思路,提高报纸质量也成为一个问题。现在高校大多有两三万学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一个城市呢?拿青岛来说有近20万学生,这是一个庞大的读者群体。按照社区报的内容来办报完全可行,并且社区报其实和“机关”报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冲突。这样能给新闻专业学生提供大量的实习机会,也可以提高他们实际的新闻素质,发挥新闻学生的作用,把校报办成一张类社区报。

  (四)加强新闻专业特色建设

  现在的社会讲究的是有特色才能有将来,新闻记者除了要有写作、采访等专项技能外,还应该具有自己行业所拥有的专业知识,既要“通才”也要“专才”。1983年华中理工大学创建新闻系,开创了国内理工科院校办新闻系的先河。当时他们提出的目标是:“造就一批懂科技、管理、经济,并掌握现代化技能、会摄影、会开车的‘一专多能’的复合型新闻人才”,强调的是“应用为主,交叉见长”的办学特色。实践证明,他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受到了用人单位的欢迎。

  (五)改变媒体重使用轻培养的用人方式

  每一种媒体都有自已特定的用人取向。但不管如何,坐享其成的用人方式显然不可取,可目前更多的现实却正是这样。其实,传媒业更应重视对人才的再培养和塑造,加强就业后的培训工作。对人才的培训可以树立人才对企业文化的认同感,可以缩短新人“入门”的时间,让他们尽快摆脱技术性操作先天不足的干扰,更早更全面地成熟起来。总之,一个成熟的媒体绝不应当在用人上急功近利。

  (作者单位:半岛都市报)

《青年记者》授权人民网独家发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济南纪事

    第一次的时候是在大三那年的夏天,那个时候我在济南的一家报社里实习,我记得那年的夏天真的很热,走在街上我甚至能感到沥青路软软的,而我的头是发晕的。
    那个时候是穷学生,没有住的地方,又不想到亲戚家去,所以就在不同的地方凑活,现在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过的,好象我有一段时间竟然半个月没有洗澡,自己都能感受到身上的味道。对于那次实习我还记得很清楚的是,每个夜晚,因为天热睡不着,经常和一起实习的朋友去泉城广场乘凉,顺便说说自己的“光荣与梦想”,因为呆得太晚,甚至有些时候甚至有警察叔叔过去盘问我们。
    当年和我一起实习的人现在很多人甚至成了那座城市里的名记,于是也开始有很多人开始叫他们“老师”。今年夏天我见到了很多实习生,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我们当时的感受,甚至有些时候我想告诉他们,但最终没有,我想他们应该和我们不一样了吧,一切都好起来了吧。
    今年夏天的济南,电视里在渲染着一种叫做“麦沙”的东西,好象是世界末日真的要到来了,每家媒体都在努力的宣扬着济南将要迎来一场多大的灾难。那天夜里我一如既往的在朋友家睡去(朋友在报社值夜班),本想第二天能见到济南汪洋肆虐的场面,可我很失望的是几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后来媒体说这场台风对于济南来说很温柔。这是庆幸还是嘲讽?我说不清楚。气象预报又一次的愚弄了媒体,而媒体也丝毫没有自己的判断力。作为百姓的我们在相信媒体,可是他们却不能给我们足够的信任。作为社会良心的媒体,除了卖假药外,我不知道他们还能做什么。
    那天在做头发的时候,我翻看当天《齐鲁晚报》的人才专版,竟然发现那么多报社在招聘,但是从我的判断来说,没有一家不存在着违规的行为,虽然有些时候我也想通过这样的努力来操作一份理性和建设的媒体,可往往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今年夏天几乎没有怎么去书店,其实已经很久不正经读书了,这是我真实的一种状态——虽然有朋友在我的博客上夸我读过很多的书——这大半年以来一直在焦虑中度过,但是这半年也一直在试图作出一种关于阅读的努力,比如我想安静的做一点东西,再比如想延续一些年少的梦想,不再去四处招摇,事实就是这样的,在今年的这段日子我再次更加强烈的感到自己其实是一直在做一些根本就不应该的事情,甚至说是招摇,我想安静的生活,简单但是快乐。晚上看电视,是齐鲁台的一个节目,关于芙蓉姐姐,并且芙蓉在场,很清楚的可以看到,芙蓉是流泪的,我除了在想这个节目有些残忍外,就是可能作为芙蓉内心肯定是不平静的,为了出名,这样值得吗?
    在济南的时候我又一次的路过大学刚毕业那年经常走的护城河边,河水、树木、甚至连吊嗓子的人都一样,可我却不再是旧日模样。
    在济南我还想给自己起一个名字叫做苍狼白鹿。]]>

《新周刊》样的杂志

    刚才看胡赳赳的博客,这期做的好想是80后,什么“始于1980——一个时代和他的精神遗产”,前段时间和周郁做新生活的一个80后的稿子,也没有想到新周刊这样的高度,所以不自觉的感到佩服。人家的出名也就很有道理了,没有办法的事情。
    昨天买杂志的时候没有见到这本,我买的是《凤凰周刊》以及《中国新闻周刊》,我忽然发现自己是一个杂志或者是周刊周报的读者,这好象是废话,因为本身对日报也没有怎么感冒过。什么时候有时间弄本新周刊瞧瞧去。
    周刊或者周报是深度性的东西,哪怕是一个概念,深入下去,就如同做爱,否则再多的抚摸也不是实质。有人说杂志要的就是一个杂字,那好象是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应该网络和日报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我花4毛钱可以看当天的新闻,评什么我去花更多的去买一样的杂志,买报纸还可以卖掉甚至换回这些钱,但杂志不能。
    中午拿报纸的时候拿到这期的《soho小报》,绿色的封面就让我赏心悦目,在这个郁闷的夏季给我一些活着的喜悦。这份那刊也一直做策划,名家的一些稿子让我兴奋,要是花钱我也买。
    最近七剑有点火,我甚至想,《半岛新生活》要是在这期上能做个“青城之剑”或者“剑气凌厉的青岛”我觉得就不错了,青岛也是一个尚武的城市,道教的重要一支崂山也在这里,所以做做应该还不错的。可惜在身不由己的江湖自己的很多东西都不能实现。
    看到春树又出了一本书叫《2条命》,其实我知道这本书最初叫《活不下去》什么的。改天找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