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青春

    《十七岁的单车》在电脑里实际上已经放了很久了,昨天晚上的时候看了一会书后,还不到睡着的时间,拿出电脑来寻找可以看的东西。还没有老,但是睡觉已经很难了,前天晚上的时候又开始做恶梦,梦见杀人,老是做同样的梦,我有时候甚至怀疑是不是真的。
    连贵在十七岁的时候来到北京,有了一份快递公司的工作,老板说的很贴切“新时代的骆驼祥子”,但在这辆车成为自己的前一天车却丢了。生活在北京底层的职高学生啊健从旧货市场买回来这辆车……为了一辆车两个孩子争的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因为在他们的眼里,这辆车有着不同的意义。
    青春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残酷的,这辆车对于来自农村的连贵来说就是生活,而阿健也是一个城市底层工人的孩子,原本期待已久的用学习成绩换回的自行车成了妹妹的学费。其实不仅仅是单车,电影里还有的是农村和城市的冲突,一个小保姆偷穿主人的衣服,北京的大街上永远都是人来人往,永远都存放着很多人的青春,包括我现在在北京闯荡的朋友。
    电影里的胡同觉得那么熟悉,那些年在姥姥家长大,上学的时候也总是穿过这样的胡同,只是后来没有了,都改造光了,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经历过这样的青春。去年冬天的时候,随母亲去看一个远房亲戚,在同一个村庄,又忽然拐进一样的胡同,我才告诉自己,那些在记忆里成长的胡同以及阳光都是真的。
    电影里,连贵没有爱情,但是阿健有,后来阿健为了爱情在胡同里拍起了板砖。很像那个年代的很多同学,可是他们的爱情都随着飞跑的青春一起无疾而终,不知道有没有同学还在守着最初梦想的新娘,那些一起长大的孩子现在也都找不到了。]]>

网络问题现实解决

    此事引起了不小的震惊,于是朕写了一个稿子,放在了本期的报纸上,发上来,提提意见吧,但大家不要转载,那些偷俺稿子的俺已经开始处理啦。俺也不想来个网络问题现实解决,或者现实问题,网络解决。题目是《网络不是道德的真空》,稿子写的道貌岸然。全文如下:
    近日,两名同学由于在网络上相互诋毁对方声誉受到了学校的处分。处分布告一经张贴,立即引起了同学们的关注,由此,网络文明交往问题成为大家议论的热点话题,虚拟的世界的现实问题也成为大家关注的对象。
     到底网络是不是道德的真空?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我想,在这一事件在大家引起议论的同时,更应该让每个人知道的是,网络虽然是虚拟的世界,但任何人都要遵守最基本的网络道德。
    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项技术及其应用像互联网一样发展那么快,对人们的工作、生活、消费和交往方式影响那么大,并且,随着高度信息化的网络社会的到来,人们在生产和生活方式、观念和意识等方面也必然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互联网对社会道德的积极影响和正面作用表现在:它带来了社会道德的开放性、多元化,促进了人和社会的自由全面发展以及从依赖型道德向自主型道德的转变等。然而,它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甚至可以说网络是双刃剑。
    随着网络的日益普及和网民的增多,作为交流工具的网络日益得到大家的承认和欢迎,虚拟性是网络的最大特 性之一,在网络的很多交流场所,比如BBS和聊天室中大家可以用虚拟的身份甚至性别来进行交流,这让交流中少了许多日常交流中的顾忌而显的真实,许多政府官员甚至做客网络聊天室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和以虚拟身份出现的市民对大家所关心的问题进行交流,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种交流更能够听到真实的声音,这种聊天过程中大多收到了良好的预期效果。
    但也是因为其虚拟性,许多网络的负面效果也显现了出来。网络的虚拟性交流中,传播谣言、散布虚假信息;制作、传播网络病毒,“黑客”恶意攻击、骚扰;传播垃圾邮件;论坛、聊天室侮辱、谩骂;网络欺诈行为,网络色情聊天等问题也就出现了。仔细分析一下,出现的最多的问题也正因为其虚拟性的特征。比如诽谤,正所谓的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现在有影响的论坛这么多,如果我对谁不满或者存心整人,那好,我去论坛随意注册个用户名就可以在上面任意的侮蔑你,让所有人都看到。特别是在一些有特定用户的论坛中,比如校园网论坛(其实这种论坛起到的还有一个发布的作用,因为用户实在是太集中了,在社会论坛中可能不知道张三李四,但在校园网中,大家都认识),这样的特定用户的论坛会更加集中,“杀伤力”也更强。“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被人诽谤的次数多了,没有的事情大家也会慢慢的相信了。
    一个网民如果在现实世界中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他就可能到网络世界中寻找安慰、释放甚至解脱。而这种宣泄式的网络行为就为网络不文明埋下了伏笔。纯粹的虚拟社会是不存在的,每一个网络终端都与现实社会相连,网络不文明行为正是现实生活中诚信缺失、见利忘义、浮躁媚俗等不道德行为的“网络版”,网络不文明是现实社会不文明的折射和放大,如果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缺少基本的信任,很难想象他们在网络上会彼此信任。
    我们所应该知道得是,无规则,则无网络。对每个网络使用者来讲,应该带着道德规则去上网,网络并非道德的真空,他与现实社会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网络犯罪同样会受到真实的制裁。]]>

我们学校最近要成小哈佛了

    按照某些部门大爷们的要求,我目前所在的学校要成为小哈佛了。
    一年内那要有多少科研经费以及科研项目啊,可是那能达到吗?几个人在屋子里拍拍脑袋就出来了,可笑阿可笑。这就象青岛的某媒体,几个记者或者编辑想捣鼓啥就捣鼓啥,要是不垮那真叫奇迹。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这是朕一年前左右写的一个稿子,没有想到我有先知先觉,贴上来看看。题为《小哈佛梦想与华罗庚下岗》,全文如下:
    和朋友聊天的过程中,朋友告诉我说他所在的大学号称小哈佛,问其故,原来是按照学校对教授、副教授等一系列人员都进行量化考核,按照学校的规定,在核心期刊发表的文章来计算,三年下来,北大、清华根本算不来了什么,大有赶超哈佛之势。
    这些年对与论文数量的盲目追求所带来的严重后果,直接影响到了教育的质量,现在发论文收钱已经成了一种公开的秘密,甚至在有些学校规定研究生期间如果不发表论文甚至是核心期刊的论文,他将无法毕业,于是就出现了北京某著名高校研究生为了发论文卖血的一幕。
    且不说前期传出的王铭铭学术腐败,我只想说的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人和事。
    在我到高校工作之前我曾经采访过某文科杂志社的副主编,他当时一年发表的文章在国内某学科的排名中占到了第6位,我进行了一下计算他每个月都要发表好几篇核心文章。采访结束后稿子写出来,就不断听到该学校老师的各种评价,其中大多数老师的话是,他所发表的论文是因为他在自己所在的杂志拥有发表权,基本都是和其他杂志的编辑进行的互换发表,根本就没有多少水分,是典型的学术造假。
    还有一件事是我认识一位搞化学研究的老师,当时在学校里被认为是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但后来听说他离开了那所学校,因为有人开始置疑他发表论文的质量,按照他大多数论文中提到的数字,根本是他在自己学校实验室所得到的,而他不可能每次都外出做实验,那么结果只有一个,他在剽窃国外同行的研究成果……
    有人说,按照目前的学术评价体系,华罗庚能否在高校里保持自己的工作是个悬念,更不用说他的高级职称的解决,因为他在长达10几年的时间内没有发表论文他成名的论文也是用英文发表。这样一来他肯定无法在大学立足,所以只能下岗。可能我所遇到的事情是学术腐败、也可能是因为人本身的学术道德太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在目前的学术评价体系下他们的行为能够得到好处,于是问题就发生了,现在大学的目的和方向已经开始发生偏离,似乎唯一衡量学者们的方式是看一个人论文发表的数量,发表的级别越高越好,而所谓的核心期刊又是怎么评定的呢?按照一个人对于社会的贡献来衡量一个人价值的话,评价一个学者也是如此,核心期刊有多少人在读呢?这样的学者又造成多少社会价值呢?是不是一个学者一生的目的就在于读书、写很少能够在世上传播的文章?按照这种结果,学问本身的用意和时下的处境就开始越走越远,处江湖之远和庙堂之高成了背离。
    目前的这种评价体系也让很多研究生不好好学习做研究的方法,为自己的深造和研究打下基础,反而和很少指导他们的导师一样拼命追求论文的数量,他们也将评价自己的标准放在发表论文的数量上,虽然还是有人为了学问而读研究生,但更多的呢?更多的则是为了逃避目前的就业压力而去读研。于是很多读研究生的同学不停的问我通过什么途径能少花钱发文章,而不是怎么样才能安心的做学问,其实他们也很无奈,没有论文他们就无法毕业。
    这样以来,恶性循环就在不自觉中形成了。他们找到了学术造假的方式,比如剽窃国外同行的研究成果,导师直接在学生论文上署名,将国内同行的成果肢解、拼凑,利用自己在高校里的行政权力来干涉论文发表……
在本次的人大会议上北大校长许智宏等对目前的教育怪现状特别是对于目前对老师数量化评价体系提出了批评,目前北京大学也为了稳定招生规模,提高培养质量,明年北大研究生将停止扩招。
    据悉,北大硕士研究生今年计划招生3600人左右,博士研究生计划招生1290余人。]]>

大陆学者最多谈论的是五子登科

    这些我把他们称作是“五子登科”,分别是车子、房子、票子、孩子、女子,或许还有其他解释,我姑且这样的认为。
    我不知道在龙应台的心目中,学者们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不是理想中那种为生民计奔走呼号,为坚持真理和道义什么都可以不再顾及?其实那不是学者,那些应该被称作为“士”,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现在的学者能够独善其身就已经恨不错了。有人说,哪一次企业丑闻没有我们的学者专家为其提供理论“支持”?于是,我们的经济学家们成了大家不信任的人。下一个应该轮到哪个领域的人?
    说到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吧。其实这也是今天某件事情给我的最大反省,或许与己多少相关,但也可以算作是没有。其实有些时候,唯心主义者也是不错的一种选择,至少人家有自我的安慰。
    有些时候总想通过自己和大家的努力能把在做的事情做好,但往往最后最后的感觉是书生气太重了,也许最终做不成侠客,却成为谈资,这可能是为悲哀。于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这可能无法避免。昨天晚上还看崔永元的访谈,可能他也是太较真了,所以才有了抑郁症,“等良心没有了,病就好了”,很讽刺,也很真实或者是无奈,从什么时候开始,良心成了一种病?有病的到底是这个社会还是良心?
    于是大家说第三条道路的存在,说社会是多元的,可是,如果妥协以及放弃也是一种多元的话,我们可以解释很多东西。]]>

半岛明年卖5毛?

    消息不确定,也没有确认,不知道真假,但从种种迹象来说,应该是真的。
    前天晚上进城,岛城第一时评家李志波先生请客,于是顺便拜见M先生,结果被带到了八大关内的一私人会馆,内有岛城新闻界以及文化界的前辈若干。
    其中一人再说话中无意透露出明年《青岛早报》以及《半岛都市报》要涨到5毛,还说现在半岛和早报达成和解(这点我知道,今年的广告已经不是“2005,早报全面覆盖半岛”了),还说因为现在的领导和早报领导是同学好友之类的东东。其实和解是一定的,能看的出来,半岛换帅后逐渐的报纸风格变化也能看的出来,其中我注意的就是逐渐的有了自己纵深的稿件,这是一种好现象,但是不知道青岛老百姓是不是买帐,所以变化是逐渐的,就象是被放再水里的青蛙,等你适应的时候已经被烫死了。
    但我以为那天晚上最经典的话是M先生说的,他说,“如果半岛一开始就让JMJ总的同学还是好友来办的话,早就死了,连财经都不如”。只有这一句话,我就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毕竟是经历过那么多媒体的人,毕竟是我认为青岛目前最好的传媒人之一(注意了,是之一)。
    最近我一直在读《完全记者手册》,就是宋铁军翻译的那个,剑如虹说害怕我走火入魔,呵呵,在这里交代和推荐一下,这本书好着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买了看看,绝对有收获。
    前几天在青青岛论坛上看了个帖子,说的是《假如青岛没有半岛》,说的比较经典,转贴过来,留个资料。保留人家的版权,作者是OOOOO,原贴地址点击进入

假如青岛没有半岛~  

   没有半岛,你们现在还可能在看一个月前的旧闻,没有半岛,你们可能只看到两张黑板报在青岛卖,没有半岛,那么多的受冤之人现在还在四处奔波,四处碰壁,而有关部门不知道或根本不理……半岛就像一条鲶鱼,搅活了青岛新闻这潭水。
   什么事情都要两面看,半岛没来前,你们打广告能花这么点钱吗?还不得哈着腰请青岛那两张报纸的人吃饭喝酒,还不一定能上?没有半岛,你们能看到现在这个多的有意思和没意思的新闻?政府部门靠收税,报纸要活下来,就只有广告这条路,我自己给他们算过一笔账,一份报纸印刷费用就需要1.5元左右,而卖给读者的时候才4毛钱,还要给卖报的下岗工1毛多的利,还要给高校的寒门学子们1分,赔多少钱?!没有广告,靠喝西北风去?
    我想,骂半岛的人无非三种:
    一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某些报人。如果他们能把自己的报纸办好,有人愿意去他们那做广告,我想,他才不会在这里说人家广告多怎么怎么着的坏话,没人跟自己的饭碗有仇。我以前接触过一些半岛的人,他们都是非常敬业的人,个个累得脸色发灰,他们为了什么?一个记者曾跟我说,其实,他们很希望早、晚报能办好,而不是互相诋毁,因为那样才是共赢的——早晚办好了,半岛才有更大的干劲,才会更加重视人才,才会给这些哥们们加点工资。你们现在自己不好好干,就出来埋怨别人抢了你的饭碗,那你是活该,这个世界不同情弱者,听说早晚报的不少编辑记者都有自己的公司,在外面挣大钱,你想想,他们还有心思做这份报纸吗?做死了是很正常的,虽然他们里面有不少的高手,但机制如此,不败也难。如果你们不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覆盖半岛”就是白日梦,一句很搞笑的话,不光半岛的人笑话你们,全青岛人都会笑掉大牙。
    另外,听几个伙计讲,半岛的工资不是很高,可能有4000左右,这还是照高里说,不少记者因为完不成任务还要倒找报社的钱。据了解,半岛的编辑记者多数都是外地来的孩子,正赶上结婚买房的年龄,青岛的房价高得离谱,工资又少得可怜,买房子就非常非常地困难,而且,半岛到现在还没给他们盖个宿舍什么的,再加上家不在青岛,租房、水电、交通、应酬等,那点工资根本就剩不下几个。
    第二就是那些是跟着起哄的人。如果你了解了报纸的运作情况,就像我刚才给你们算的账,你们就不会说什么了,一页报纸,算成本,如果达不到半个版的广告,就可能要赔钱,而如果真的按你的要求全做新闻,我相信没几天就该倒了。
    第三就是那些被半岛“批评”过的人。这些人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被人家曝光了,牙根痒痒,发些狠话那是必然,也不用解释了。
    总之,我个人认为,凡事要多想想别人的好,对自己也没有坏处的。

]]>

你怎么不写个某某对本文亦有贡献啊

    我再声明的是青岛的某张报纸我对他实际上是一直有比较好的印象,虽然很多人说他没有品味,也虽然我对加肥走后的快读感觉不是很好。但毕竟是人家自己做的是吧,我们不能苛求。
    我第三点的声明是,我目前在学校里做新闻,但是我没有义务让某些记者照抄我的稿子,因为我不是做外宣的。
    那么我就要说话了,最近我的很多稿子被某跑教育的记者照搬来用,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好像是我应该这么做的,更有意思的是该记者为了偷懒,竟然让某部门领导直接向我要电子版。我靠,你自己做什么去了?自己没有嘴啊。我的一个原则是你跟我说了,我肯定会给你,毕竟大家都不容易,我给我的哪些朋友们稿子,我都是从来不要求他们署名,并且我还要叮嘱他们一定不要我的名字出现,因为我觉得,在人家的屁股后面弄一个通讯员,是多么的不爽,做记者你不作,做通讯员,这不是犯贱吗?
    现在很多记者朋友的眼里就是,我给你做宣传,那么你们无论是谁的稿子,都可以被我拿来随便的用,在单位是你的,要想上我们报纸就必须加上我的名字,否则,哼哼。可是你不要忘记的是,任何文字都是有版权的,我放弃那是我自己的事,但不让我知道,那就是另一会事情了。
    做记者,做到这步田地只能给记者队伍丢脸啊,要么自己采访,哪怕是这个稿子我已经做了半个月了,你再打个电话,也是你的劳动成果啊,要不就好歹也跟人家学学,写上个“XX对本文亦有贡献”,多拽啊。
    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用我的东西,麻烦跟我说声!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道德问题。]]>

不养拉布拉多了,养狐狸吧

    其实我觉得崂山本身就应该有这些东西,有狐狸有灵性啊,这总比有些猴子或者狼更显的这全真天下第二丛林更有神秘的感觉。其实留仙先生写崂山道士,穿墙的故事多么不爽啊,我不知道有没有写崂山的狐狸,要是写崂山的狐狸我觉得会更加有感觉,你想啊,在崂山那种有灵性的地方,餐风饮露是不是修行会更快呢,1000年的道行可能500年就够了。
    不过这次的狐狸后来据说是有人因为其母亲多病放生的,崂山也不可能忽然之间就多了这么多这些玩意。以前大家说青岛是个野猫遍地的城市,要是这些狐狸们在崂山能够生存下来,而不是被路人给逮走了,吃了或者做成皮裘,那么应该以后晚上在青岛的大街上说不定会忽然出来一只狐狸,多么爽的一件事情啊,要是能变出个美女出来,那就是更好的事情了。
    不过看那狐狸的眼神确实是够媚人的,第一次见到狐狸,可见传说以及“骚狐狸”的口头禅是正确的。
    要不以后不养拉不拉多了,养只狐狸吧。
    另外,有人说新生活要做青岛的博客了,哎这份长不大的杂志啊,总是慢人家半拍不能引导潮流,不能风世而为杂志师,人家《三联生活周刊》什么的都做了多少年了,韩皓月先生的《博客》杂志都出了好几期试刊了,他们才跟在人家的后面,这是个什么事啊,还不如搞个青岛的博客大赛来的爽呢。]]>

看碟记——《东邪西毒》

    这是故事的大体梗概,在记忆中看了几遍了,在读大学的时候一直在别人的宿舍里看,断断续续的,大家说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知道他们所谓说的好也有很多是人云亦云,以显得自己也很伟大。
    很怀念大学里的看碟岁月,但也很后悔那些年里没有仔细的多看一些好的碟子,否则我现在可能就可以写碟评来生存了,可是我没有。读书也没有读好,很有些项羽当年的“学书不成,去;学剑不成,去”的感觉。那个时候也没有电脑,总是在想如何能养活自己了。刚有了自己的电脑,我想好好的活着,如果可能的话一定为自己和牵挂自己的人努力的生存,不仅仅是为自己负责,读一些书,写一些文字,看一些碟。
   《东邪西毒》就是今天晚上的时候去李淼那里拿的,刚看完,相比以前来说一直到了这次才算是看懂,这是一部几乎没有情节的片子,我不知道王家卫用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拍摄方式以及叙事手法,但这种手法经常被人在电影中运用。这部片子被人称道的还有它用农历叙事的方式以及一些经典的句子,下面是我摘录下来的。
    1、人最大的烦恼就在于记性太好
    2、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
    3、有些人离开之后才发现离开了的才是自己最喜欢的人
    4、如果要卖,你会比一只驴更值钱
    5、那天晚上我作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家乡的桃花开了,我忽然意识到已经很多年没有回白驮山了。
    6、既然这么想她为什么四处漂泊呢
    7、希望他们快些到,再迟回去桃花就谢了,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但马贼什么时候到谁又会知道?
    8、人的烦恼就在于记性太好,从那年起很多事我都忘了,唯一能记住的就是我喜欢桃花
    9、没事干的时候我会望向白驮山,我知道有一个女人在那里等我]]>

见到了《经济观察报》的书评增刊

    中午吃饭的时候顺便去报摊看了一样,于是就顺手买了份《经济观察报》,要是以往,今天我买的报纸肯定很多南周、半岛、经观、新生活等一大堆,可是今天我懒啊。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在经观里面看到了书评增刊。不怕人家笑话,宋某自称媒体观察者,但是还真没有看到他的这个增刊,当然电子版的一直看也见到了他们的生活方式等增刊,不过觉得人家的这种形式确实不错,不象我家乡那张办不下去的报纸。所以,今天拿在手里,感到很爽。
     决定中午不回宿舍了,到办公室的暖气中看报纸去。和经济观察报的一贯风格一样,这份书评增刊办的不是让俺多么喜欢,没有激起我多少阅读的欲望和兴趣,但是也是理性、建设性的,比如《两个世界观的相撞》,比如《中国近代资产阶级有过黄金时代吗》……这些文章还是不错的。喜欢与不喜欢之间让我觉得还是有话要说。
    今年接触到的书评增刊分别为新京报书评增刊其主编为萧三郎,以及纽约时报的书评增刊,现在看到了经观的书评增刊。倒不是他们编的如何,主要是觉得这种形式开始逐渐的向国外的大报看齐(其实这几天在看宋铁军翻译的《全能记者完全手册》发现现在国内受好评的媒体几乎都是照抄的人家的版式),一份报纸总有点理性的能拿出做门面的东西吧,书评增刊就是。人家经济观察报的书评增刊不但有报纸还有团体博客网站,这种氛围让人好生羡慕。
    其实很久以来,我一直觉得自己适合做一个文化版的编辑或者是记者,以前编《曲阜师大报》的副刊的时候的感觉就特别的好,我主要指的是编的“读书”版,每个月一期,无论是找的作者还是作者的文字,也全部对得起那张报纸,可是现在不行了。也一直想开辟“读书版”,可是无论作者还是读者甚至编者,都没有当年的影子。
    有的时候想能出张增刊也行啊,可是那可能吗?上次想出读书,结果啥都没有出成,看看有机会吧。 顺便做个广告,要是有能让我这样做报纸的主编尽可把我要了去,肯定做的比80%的人好(多了不敢保证)。]]>

大学没用,技校就有用?

    我跟他们说,如果不是太需要的话,就不要有过多的兼职,毕竟学生是以学习为主的,不要在学校里主次颠倒了。没想到一位学生接着就这样对我说,现在大学里学的东西都没有用,没看见报纸上说吗?现在的大学生还不如技校学生呢,现在不少大学生还要去技校“回炉”呢。
    而另一位学生则干脆拿了份当天的青岛某报给我看,上面说是一青岛某大学女生去应聘“餐饮服务员”,还是由于“态度诚恳”,这名女生才得到了面试的机会。报纸上还写着人家的工作只要求“初中以上学历”、“月工资是800元以上”。
    这些媒体上记者不负责任炒做的新闻竟然成了他们的借口。接着我问他们说,难道你们说自己上大学后悔了?没有人回答。我也没有仔细问。他们给我的两个例子都是与就业有关,更深层次的是与现在大学的培养目标有关系。
    大学和技校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才培养体系,在国外,大学的培养目标是将一个人培养成具有一定研究能力的人,它基本不会因为毕业生就业的情况好坏来调整专业设置。与大学相区别的是职业技术学校,在这里学习的人目的很明确,就是掌握一门技术,实际就是为了求职。在国内也是一样,否则国家完全没有必要去设置这两种不同的学校了,都叫技校或者大学不就可以了?现在对于“读大学不如上技校”观念的出现是随着1999年大学开始扩招,大学生越来越多,大学生的就业压力也越来越大的情况出现的,在两个大学毕业生的同等条件下,当然谁多掌握了一门技能用人单位就喜欢要谁,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不可能在一个大学生和一个技校学生的选择中选择后者。
    我想说的是,除了看过那则被炒的很厉害的“大学生读技校”的报道外,我还看到过这样的报道:一位北大的文科女生去应聘微软中国研究院的IT职位,招聘的人问她:“你是学文的呀,你如何适合这样一个技术环境?”她说:“我凭北大教我学习的方法去做,应该能够很快适应。”我想这个例子能告诉我什么是大学了。
    以上是第一则新闻中的学习问题,第二则他们反驳我的新闻偏重于就业问题。其实排除该记者的炒做心态来说,这位女生可能是最有眼光的,多少人不是从基层做起的?一开始就到微软的人毕竟是少数,但是在基层的锻炼对于一个人一声的成长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不是一个大学生只能去端盘子的问题,而是一个人的就业态度问题,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请大家不要搞混了,记者写的不一定都完全正确。
    其实我如果碰到这两位记者大人的时候我更想问的是,你为什么不去读技校,另一位则想问一声你怎么没去端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