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赠品

    有份杂志已经2期没有买了,涨价了,虽然我经常花更多的钱买杂志,但现在觉得不值得。
    杂志涨价的同时经常是采取一些补偿措施的,就比如赠品,最近我买报纸或者是杂志得到的赠品不少,有些还很有意思。其实现在媒体很多时候的赠品是价值是超过媒体本身的,比如某时尚杂志,售价15元人民币,但是赠品在四十元左右,为了促销这么做其实也很不容易,当然这些赠品的获取渠道有很多种,有些还是商家为了自家商品做宣传而免费提供。
    赠品是好事啊,谁不想花最少的钱买最多的东西?但有种赠品更好。比如《经济观察报》的增刊(对不起,我就这眼光了,最近常看经济观察报,其他的看不懂,不好意思啊)。
     买报纸或者杂志的人,其实不是为了赠品而去的,他买的是报纸或者杂志,而不是赠品,虽然买多一点可能更好,但问题是他们在乎那点钱吗?一份时尚杂志送的不是时尚用品而是一袋洗衣粉,那会是什么感觉?所以,赠品也要送的人家愿意要才行。
    《经济观察报》的赠品是他们的系列增刊,什么书评啦,CEO啦,什么职场了,这些都是不错的选择。因为读者喜欢这些与这个领域有些关系的更加深入文章,这种赠品是能够让大家喜欢的。
    当然,媒体是大爷,人家送什么咱说了不算。我这仅是胡说,不妥之初,还望见谅。]]>

禅机

    书大约是上周买的吧,在学苑书店。

说实在的,很久没有仔仔细细的看这些书了,周末除了出去逛街,就是留在家里看书,这种感觉有点充实,买的书叫《禅机:1840-1949年中国人的另类脸谱》,作者朵渔,曾经作为诗人出现,现在说是学者。

其实,此书有效仿《非常道》的嫌疑,无论是从书的体例还是选取范围来说皆然,后半部分有地方是重复的,还有地方“胡适”写成了“护士”,看来作者是用拼音输入法了。

这段历史倒是因了乱世,而多趣闻,有时间还可以整出一本来。另外,读史的朋友还可以翻检故纸,说不定能再出本《世说新语》,定名为《狗日的历史》啥的,说不定还能出一畅销书呢,说好了,这个书名我定下了,谁copy了去,我就把历史两字换上令尊堂。不过说回来,史书我倒是很久不读了,有时间继续翻翻。

看凤凰卫视,学舌一句,“江湖之上多风波”,据说最近传媒之上好玩的事情又不少,改天说说大家听。最近倒是把去年的《中国新闻周刊》基本补齐了。

]]>

不会涉及任何隐私

    原本以为我的博客不会有什么这些东西,但还是来了。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些情绪化的内容或者是随便写的,但这可能给别人带来很大的不便,所以在键盘上敲打的时候还是小心的好,其实你本来是无心的。
    我现在的博客,基本上是说传媒以及阅读等类型的东西的,现在也无所谓了,但我还是想是不是该把他给停了。]]>

返青

    在家里的日子,开始与记忆一点点的开始对接,很多多少年没有了的影像开始出现重新出现,也发现很多人已经故去,家乡的山坡上又添了新坟,也发现很多以为是小孩的人成长了起来,忽然间竟然那么大了。还有就是,我过年之后忽然发现自己年龄大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父母是不希望我这么早就回来的,可毕竟还很多事情要处理,在家里的时候书也很少看,但是电视没有少看,所以为了少看电视,还是早些回来的好。开始新的工作了,新的一年也真正的开始了,今年要做很多事情。
    不过最近我还要远行济南,有人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