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稿子的事情

    回来的时候,边社看了一下大样,说是稿子上的人名写错了,还是大标题,如果印刷出来,那是很大的错误。最近经常犯一些低级的错误,早上的时候发现昨天画版的时候应发的一个人事任免动态,到印刷厂重新作的版。

    当然,其他人也出了一些稿子的问题,包括政治性错误,写新闻就是这样,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说不定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出了问题。

    作报纸的时间长了,总会产生麻痹的心理,所以很多人告诉我在我的版面上出现了一些错别字,开始我没有太在意,到现在我才发觉是要注意一下了。还有就是我最近发现新闻写的已经没有新义了,这可能是一个老记者都会遇到的问题。现在做社会新闻的很多人跳槽的时候往往要拷走自己所有的文稿,这不仅仅是要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带走,还有就是要在新的报社拿出以前的稿子旧瓶装新酒,因为每年发生的事情其实是类似的,只是换了不同的时间地点。

    这期的一个评论见报的时候修改了,连最初的意思都修改了,不自由撰稿人,如是。

    刚接到《中国化工报》童老师的一个约稿电话,最近很少写外面的稿子了。谁要约稿可以和我联系,保质保量的完成,按需定做,文章都为稻梁谋。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

从今天起,我多少岁来着

    海子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我说,从明天起,我多少岁了来着?知道的帮俺算算,数学不好,再加上上大学也不学数学,所以~~~
    今天早上还没起床就收到俺家那位短信,说是在家里某个位置有某个纸袋,里面看看有啥。俺打开一看,哈哈,高兴的俺半天都没有起床,所以早上上班就来晚啦。
    翻看苏州大学办的《大学新闻》,校内刊物,还不错,12个版,小报,黑白印刷,印刷5000份,做的新闻还是可以看的,如果有点投资的话,我想他们做的可能还会更好。这期他们做的是《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大学校园中的原创精神》、《学生门户:向左走,向右走》等几个可以看的选题。
    顺便说一下的是,据王甘霖博客,2006年5月,宣布停刊一年有余的《新周报》将复刊,2004年10月26日,《新周报》扛起“做中国第一新闻周报”的大旗在武汉创刊,赵世龙任主编。报纸出刊七期以后,休刊。2005年3月15日,这张一出生就迅速成长为“中国第一新闻周报”的新锐报纸正式宣布关门。在《新周报》关门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作为主办方和资方的知音集团一直在努力,欲将《新周报》复刊。最近,知音集团的上层认为,办文摘报是一条“小投入赚大钱”的路子,于是决定2006年5月将《新周报》复刊,办成一张纯粹的文摘报,并由原《新周报》一版的编辑高英雄任主编。

]]>

最近翻阅报刊

    老婆进了检票口后,我在进站口买了份报纸,这是我的习惯,是《明星Bigstar》,可能在青岛只有这个地方能买到这份报纸。买这份报纸不是因为别的,也不是因为办的多好看,主要想看看现在又在租用哪家刊号,果然又换了,这次是《购物导报》。媒体其实就是这样,现在想出份刊物其实也简单,特别是周报或者杂志来说有钱租个号似乎成了规律。
    这几天看的杂志有香港的几本,还有新一期的《中国新闻周刊》以及刚刚寄来的《齐鲁周刊》。中国新闻周刊是某位老师跟我说的他看的为数不多的报刊之一,这期做的专题是“高校的非典型腐败”,做的一般,把高校的非典型腐败放在了学术造假上面,举了几个倒霉蛋的例子,采访了官方。这是常规的新闻做法,我原本以为他们能出新的。其实相对于社会腐败来说,高校的腐败算个屁!高校难道只有学术腐败吗?
    今天收到《齐鲁周刊》,再次感谢他们的赠阅。现在他们做成了“关注精英人物、关注主流人群的”人物周刊,其实这样也未尝不可,至少有了明确的主题,这期主打稿件是巩俐背后的四个男人,这组稿子出现的有点晚,没有由头,显得有点突兀,再者巩俐是济南人,要是能在济南做一些采访可能更好。还有,这份杂志后面的房产、家具、美食之类的做的是济南的内容,外地读者未必感兴趣,学习一下《视周刊》出个济南版就可以了,或者象我此前所说的,干脆分两叠,前面的是主刊,后面的是各地的生活资讯。]]>

高校报记者参加记者证考试的理由

    记者证全国统一考试针对于取得全国统一刊号的正规报刊而来,但却单单规定了一条,那就是高校报记者不能参加,理由是没有社会新闻采访功能。

    听起来十分合理,但仔细推敲却不是那么回事情。

    首先,高校的社会地位。无论从科研还是思想来说,高校都走在社会的前列,作为高校一分子的高校报也应该走在社会的前列,而不是一张刊登马后炮的内部资料,自娱自乐,高校师生不仅仅需要知道学校哪位领导出席了,讲了什么话,乃至于“会议没有不成功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意义没有不深远的……”他们更需要开阔视野,更需要为他们量身定做打造的一张报纸,这是高校报应该担负的责任。

    其次,高校校报取得了全国正式刊号,这就意味着国家和社会对它的承认,不是看作一张内部资料,那么,在记者证考试问题上划为另类、打入别册是不合适的,否则既然它发挥着内部资料的作用,要全国统一刊号作甚?

    再次,高校校报记者地位尴尬,现在基本上处于教师非教师、行政非行政、科研非科研、教辅非教辅的艰难处境中,不同学校有不同的做法,在高校人事制度改革的今天,这种局面亟须改变。

    此外,传媒产业发展迅速,高校各项事业也发展迅速,高校报却一直停滞不前,那何妨改变办刊方式?每个学校现在都有几万人,如果做好了,前景还是不错的,可现在完全是靠行政拨款方式进行,其实不妨断粮改版,当然这就需要相关的外部环境和新闻政策的支持,取得记者证,改变目前内部发行的状态是可行之道。

    总之,高校报是旧体制下的产物,它必须在新的形式下有所改变,否则这只能是中国新闻史上的笑谈。

]]>

作为传承的国学

    宋按,这个稿子是本期报纸上的一个链接,关于国学的东西,能说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当年在曲阜读书,没有好好的读点相关的书,觉得可惜。“近世以降,斯文见渎,经书之厄,甚于秦火  ”。

    “国学”是近些年来很热的一个词语,但同时也是最容易引起学界争论的一次词语。但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关于国学颂读的试验还是一直都没有停止。在大多数人认为这是对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的一种自然传承。
    北京大学先是从1994年到2000年招收文科综合试验班,后来进行“元培计划”。前者被称为打通文史哲的“国学班”或“大师班”,而后者则被称为“打通文理”的更大的试验。北京大学综合班的试验被称为自上世纪清华大学国学院之后,大陆高校开创国学人才培养的“二次先驱”。
    武汉大学自2001年开始招收国学试验班,每年在大一新生中挑选学生,进行打通文史哲的学习。学生除了学习公共课以外还要学习中国传统文学、史学、经学、小学(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的基础知识,熟悉基本典籍与治学之道。但试验班在学生挑选以及老师聘任上都是要求相当苛刻,宁缺勿滥。武汉大学国学班学生大多被保研,有的被推研到北大等名校或出国深造。
    2005年,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在争论声中举行了开学典礼,国学院首次招生采取了特殊的方式,即从人民大学2004级学生、2005级新生中遴选产生,同时组建2004级和2005级两个班级,国学院将采取六年制的本硕连读学制,课程包括《论语》研读,《左传》研读等等。硕士毕业后,可以继续在本院攻读博士学位。国学院副院长袁济喜教授介绍说,国学院培养学生以两年为一个阶段,分别是基础阶段、过渡阶段和研究阶段,从三年级开始进入导师制。人大开始成为国学论证中不可回避的一角。
    少年读经运动则是由台湾新儒家牟宗三的弟子王财贵于1993年开始发起,大约有400万儿童参加,牟宗三在读经上的观点是少儿读经是中华文化的储蓄银行,中华文化最好的货币就是经典。
    大陆则是1995年由赵朴初、冰心、曹禺、启功、夏衍等9先生在第八届全国政协会议上以提案形式倡导,后由团中央、少工委和全国青少年发展基金委员会组织了“中华古诗文颂读工程”。现在,新的小学语文教材中,文言文比例占到了课文总量的40%。
    民间发起读经则以盘山先生蒋庆为代表。蒋庆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和深圳行政学院,2001年提前退休创办阳明精舍,主要工作就是选编读经教材。在12卷本的《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读本》的后记中,称“近世以降,斯文见渎,经书之厄,甚于秦火”,因此必须进行蒙学教育。
    国学的重新兴起引起了学术界激烈的争论,到底国学能否提升人的素质,培养人的道德这是一个问题,国学班的开设是否是开历史的倒车,则又是一个一个问题。但我们应该知道的是虽然鲁迅先生主张不读古书,可那是在他有深厚的古文底子基础上来说的。国学班是否能培养出中国以后的思想家或者大师这需要很多年后才能认证,可有一点则无须置疑,那就是对国家文化的传承来说是必需的。

]]>

扯淡!博客立法

    现在全民开始吃饭了,为什么吃饭法还不出台?
    按照全民开始博客了,法规咋还不出台?今天早上上班的路上买《半岛都市报》一份,一看,乖乖,这样的评论出现在其《快读周刊》上。
    按照该作者的理论,博客的第一用处不在于个人言论的表达,而在于“首先,它可以用来商讨国家大事”。的确,今年两会期间出现了代表的博客,俺生性驽钝,但好像知道博客一开始并不是因为这个代表博客吧。还有,“博客可以用来追星”,按照这种理论来说,博客压根就不是“草根媒体”,他就应该是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以及明星们用的,老百姓如果用了,那就成了作者的另外一种观点它可以用来“骂人”、用来“揭人隐私”,难道平凡我等,用博客只来做这个?
    用来骂人,作者举了韩寒和白烨的论战,其实我知道,出台法规的文章是为了配合《快读周刊》的这篇论战的文章来得,但是这场论争其实起于至少一周之前,作为一张日报的周刊,不可能效率如此之滞后吧,北京的文化圈子早就开始就此展开讨论了(例证附后,请看看其他人上面的博客文章),如果这样滞后的话,这编辑、记者的也太好做了。
    话回到博客上来,立法,不要什么事情都转到立法上来好不好?中国的法律少吗?少的其实是法的精神,要是copy过来一些法规到底有什么用?没用!根本就没有用!博客作为一种草根媒体,难道还要和报刊一样,立一下法要取得全国统一刊号不成?
    那样小民就不用说话了,当然也不能骂人更不会揭隐私了。小尼姑的头和尚摸的,我就摸不得了,批评家们掌握了社会资源,就好好的批评我们吧,按照《博客法》,草根们是不能反驳的。

韩白的相关文章(太多,只转两个):
枕寒:韩寒、白烨,谁在操谁的淡
韩皓月:“白韩”骂战:文坛两代人的矛盾爆发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