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后海的小港

    齐鲁周刊詹敏来青,说是要到小港采访。

    这时,我才知道华人中有钱的那个李嘉诚要在青岛的这片沿海最后的老城投资了,如果真的可能的话,这片城区在不久的将来也要消失在新鲜的灯红酒绿之中。

    整个下午,我们一直在那片老城区晃荡,和繁华的香港路所不同的是,这里生活着那些安静的老市民,他们的先祖就是这里的渔民,他们自称青岛港上的人。这里没有让人觉得行色匆匆的写字楼,这里只有建于1902甚至更早一些的老楼,以及楼底树下悠闲的老人,还有间或穿梭的猫。安静的老街和清新的空气,让人觉得有些诗意,我记得王音曾说他所最喜欢的就是下雨天在青岛起伏的路上散步,那么小港应算是合适的地点。

    虽然很多青岛人说,这里是后海,但这里离中山路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离栈桥也十分的便利,李嘉诚的眼光不错,如果建成,这里将和这些人人知道的青岛景点连在一起,钱景将十分的可观,但老青岛也将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下午,我们在小港一路恰好碰到拍照的无人驾驶,这片即将不再的老城,能留下的可能真的只有这些照片了。

    我们用整整一个小时把李嘉诚要改造的小港转了一遍,不停的看见路边洗头房的玻璃上贴着招聘小姐,明目张胆,里面的姑娘让人提前感觉到夏天的到来,莫非维多利亚也是这样的风情?但总让我觉得有些风尘。

    可能小港真的需要改造了。

  • 青年周末VS南都周刊:娱乐时代的尖叫 #
  • 最具成长性的期刊消费城市 #
  • 西安社会生活类报纸20个优秀新闻标题赏析 #
  • 伟哥日报 – 尹明华谈报业经营(一) – VigNews.com #
  • 甘肃天祝疑似猴头骷髅经鉴定为人头骷髅(图) #
  • 中国学生叹为观止的打工经历 #
  • ]]>

    收到报刊一堆

        首先是传说中的《南都周刊》,生活和娱乐都有,这份《南方体育》改造的东东还有可读性,以后发展应该不错,但是这种中性路线不知道是不是好走。
        《北京青年周刊》,这份杂志分3叠,卖3块,便宜啊,在上面见到《半岛性生活》的影子,太象了,就是学习和模仿,当然我说的是以前的时候,现在改版了,没有看过,对不起啊。
        《精品购物指南》,办的很成功的报纸,现在他们还出了个专刊,叫做《品位》。想起性生活的《魅力》或者是俺叫的《倾城》。
        改版后的《华夏时报》以及《京华时报》、《北京娱乐信报》《科学新生活》、《北京青年报》甚至连《北京广播电视报》也有,但据说买北青送电视报啊。总体感觉,北京征婚的广告太多,就象青岛的洗浴广告不孕不育广告一样多,真是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风俗啊。
        当然了,还有枕寒同学整版文章的《新京报》,北京的主流媒体啊,虽然不再负责报道一切了。
        此外,今天收到定期赠阅的《齐鲁周刊》,明天詹敏同学来青。
        至于其他的具体分析,等俺仔细看了再说。

  • 报纸促销常见问题与对策 #
  • 青年周末发刊词 #
  • 《东方早报》和《外滩画报》的方向 #
  • 朱伟为《三联》选择稿件的三个标准 #
  • 《精品购物指南》要走邪门歪道? #
  • 网络,以及杂志 #
  • ]]>

    头大了

        上午,后勤说我们半年用了2000多度电,这个月工资我和大伟每人要扣600多。天知道呢,三个人在那里住着,水电费两个人拿,谁让人家那个是某领导的亲戚呢。

        下午开会,党风廉政建设的。晚上据说是年逾四十的黄小琥港台明星的歌迷会在新校区举行,注意这个黄小琥不是黄小虎啊,晚上边社在东部参加,我还考虑是不是是去,做个专访,顺便挣点稿费。

        开会回来,忽然想起一个词百无一用,百无一用啊,我还看见我博客上写着的字,真是一语成谶。报纸事件的后遗症仍在继续。

        昨天晚上打算开始准备《百年学生与中国》,资料很多,但是很难整理。还有,我开始学习英语了,在看新东方的新概念,每天晚上看一些资料,其实我也不清楚学外语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强说他不玩游戏了,最近写了很多的稿子。一年多来,他的这种状态终于结束了,以后应该做个好记者吧,他曾经是个出色的记者,一个优秀的诗人,也是我高中的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啊,可就是网络游戏让他乐不思蜀啊。我曾经近乎残酷的逼他写稿子,可就是不听,现在好了看来。但愿以后他写稿子的状态还能够保持。

  • 特别策划:“牙防组”事件引发监管危机 #
  • 新媒体’无极时代’!如何确立’风向标’? #
  • MSN 中国-猫扑-组图文:真实镜头记录下来的的抗日八路军 #
  • 统计局称去年城镇在岗职工年均工资为18405元_新闻中心_新浪网 #
  • 媒体人的话语霸权 nice #
  • 娱乐业未来三年会发生的几件事 – 王冉 – 新浪BLOG #
  • 崔子恩: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
  • ]]>

    最近稿子的事情

        回来的时候,边社看了一下大样,说是稿子上的人名写错了,还是大标题,如果印刷出来,那是很大的错误。最近经常犯一些低级的错误,早上的时候发现昨天画版的时候应发的一个人事任免动态,到印刷厂重新作的版。

        当然,其他人也出了一些稿子的问题,包括政治性错误,写新闻就是这样,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说不定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出了问题。

        作报纸的时间长了,总会产生麻痹的心理,所以很多人告诉我在我的版面上出现了一些错别字,开始我没有太在意,到现在我才发觉是要注意一下了。还有就是我最近发现新闻写的已经没有新义了,这可能是一个老记者都会遇到的问题。现在做社会新闻的很多人跳槽的时候往往要拷走自己所有的文稿,这不仅仅是要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带走,还有就是要在新的报社拿出以前的稿子旧瓶装新酒,因为每年发生的事情其实是类似的,只是换了不同的时间地点。

        这期的一个评论见报的时候修改了,连最初的意思都修改了,不自由撰稿人,如是。

        刚接到《中国化工报》童老师的一个约稿电话,最近很少写外面的稿子了。谁要约稿可以和我联系,保质保量的完成,按需定做,文章都为稻梁谋。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

    何物解忧,唯有杜康

        喝酒,喝酒,多喝点,没有关系,喝完写稿子,同学来了,难得。
        离得远了,总会发生一些事情。但是我敢说的是这些年,什么都变了,但是对于一个人的感情从来都没有变化,假若有假下午被车撞死。
        可能会与朋友聊天有些随便,我忏悔,但我确是从前。
        喝吧,无所了。娘的,老子最近很郁闷,谁都别惹我,工作个屁。]]>

    一日

    五点起床,六点造饭,七点出发,八点开会。自早到晚,鞍前马后,浑浑噩噩,心神俱疲,同事总结:

    这样一来,可苦了这么多无辜的代表同志和像我们这样的所谓服务者。说白了,真的很贱。一天半的时间,干什么不好,非要在这里陪这些人在这里瞎捣鼓。
           当然,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
      回来的车上,村长说,稿子还得写,谁让咱在这里混饭呢。

    ]]>

    冷眼与棒子

        其实韩寒和白烨那档子事我算知道的很早的人之一,事后的一周更多一点时间,岛城某报才开始煞有介事的做报道,岂不知已晚了三秋。     知道了,却没有说话,自古文坛是非地,我辈且去冷眼观,现在很多事情,这似乎是我的一种态度。可我那远在新京报的朋友枕寒却一个劲的写文章,帮韩寒说话,不过他文章写的漂亮,这厮离青赴京后文字功夫大进,大约是天子脚下呆了一段时间也开始有了大开大合的气度,抑或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自是比我这等著书都为稻梁谋的人来的精彩。

        本来不说话也就罢了,可前几天我还是说了博客立法的事情,也是因论争而来,在此不再赘述。只说今天早上因了昨日喝酒太多,起床太早,于是穷极无聊上网闲逛,发现好玩的事情来了,高晓松要状告韩寒,说是韩寒17岁那年所写的《三重门》中引用了他的歌词,没有得到高的授权,我敢说这是最近一段时间让我感到最为搞笑的事情。我同事阿杆说,“我写的情书还引用了高晓松的歌词呢,不行现在要发个短信得到他的授权”。

        如果说韩寒和白烨之间的争论是文坛上的事情的话,那么由此而引发的这些陆川啊高晓松啊乃至于以后出现的某某某啊他们发出的言论就让人觉得哭笑不得。

        韩白之争,让我不由想起李敖的名篇《老年人与棒子》,其实事后证明,老年人肯定是不愿意交出手里的棒子的,现在到了四五十岁还是青年,那么多少是老年呢?当然,中国大部分文人谁敢说自己象自己所写的那样高尚、那样纯洁、那样……有些人,用了自己手里的权力资源用来为自己谋福利,你用了也就用了,别人不耻也就不耻罢,但是总归没有说罢,那你就别去招惹别人,弄不好让人反咬一口,滋味大约不好。我虽然也不是很看好韩寒的文笔,也认为他的文笔需要锤炼,但人家毕竟年轻毕竟率真,但总不能允许你白烨批评人家而不允许韩寒反过来批评你吧?还弄一个博客法规来,真是吓死人了。

        而高晓松呢?如果不是这件事我都几乎记不起他是谁来了,这次也多亏了这次论争,让我想起来还有这样一个明星。他也幸运,白烨和陆天明认识(说不定还是好朋友,但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他们都写了些什么),而陆川是陆天明的儿子,高晓松是陆川的朋友,哎哟,终于撤上线了……下次该出现的是谁了呢?不知道,还是等着看吧。

        不过,还是想说,在挑事之前最好仔细想想是不是合乎逻辑,不要让人觉得怎么这些人都这么弱啊,不要让人觉得这是笑话,要不是很难堪的,连我这样的人也觉得很可笑,否则我没有看到棒子横飞,而只觉得群乱舞。

    ]]>

    从今天起,我多少岁来着

        海子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我说,从明天起,我多少岁了来着?知道的帮俺算算,数学不好,再加上上大学也不学数学,所以~~~
        今天早上还没起床就收到俺家那位短信,说是在家里某个位置有某个纸袋,里面看看有啥。俺打开一看,哈哈,高兴的俺半天都没有起床,所以早上上班就来晚啦。
        翻看苏州大学办的《大学新闻》,校内刊物,还不错,12个版,小报,黑白印刷,印刷5000份,做的新闻还是可以看的,如果有点投资的话,我想他们做的可能还会更好。这期他们做的是《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大学校园中的原创精神》、《学生门户:向左走,向右走》等几个可以看的选题。
        顺便说一下的是,据王甘霖博客,2006年5月,宣布停刊一年有余的《新周报》将复刊,2004年10月26日,《新周报》扛起“做中国第一新闻周报”的大旗在武汉创刊,赵世龙任主编。报纸出刊七期以后,休刊。2005年3月15日,这张一出生就迅速成长为“中国第一新闻周报”的新锐报纸正式宣布关门。在《新周报》关门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作为主办方和资方的知音集团一直在努力,欲将《新周报》复刊。最近,知音集团的上层认为,办文摘报是一条“小投入赚大钱”的路子,于是决定2006年5月将《新周报》复刊,办成一张纯粹的文摘报,并由原《新周报》一版的编辑高英雄任主编。

    ]]>

    最近翻阅报刊

        老婆进了检票口后,我在进站口买了份报纸,这是我的习惯,是《明星Bigstar》,可能在青岛只有这个地方能买到这份报纸。买这份报纸不是因为别的,也不是因为办的多好看,主要想看看现在又在租用哪家刊号,果然又换了,这次是《购物导报》。媒体其实就是这样,现在想出份刊物其实也简单,特别是周报或者杂志来说有钱租个号似乎成了规律。
        这几天看的杂志有香港的几本,还有新一期的《中国新闻周刊》以及刚刚寄来的《齐鲁周刊》。中国新闻周刊是某位老师跟我说的他看的为数不多的报刊之一,这期做的专题是“高校的非典型腐败”,做的一般,把高校的非典型腐败放在了学术造假上面,举了几个倒霉蛋的例子,采访了官方。这是常规的新闻做法,我原本以为他们能出新的。其实相对于社会腐败来说,高校的腐败算个屁!高校难道只有学术腐败吗?
        今天收到《齐鲁周刊》,再次感谢他们的赠阅。现在他们做成了“关注精英人物、关注主流人群的”人物周刊,其实这样也未尝不可,至少有了明确的主题,这期主打稿件是巩俐背后的四个男人,这组稿子出现的有点晚,没有由头,显得有点突兀,再者巩俐是济南人,要是能在济南做一些采访可能更好。还有,这份杂志后面的房产、家具、美食之类的做的是济南的内容,外地读者未必感兴趣,学习一下《视周刊》出个济南版就可以了,或者象我此前所说的,干脆分两叠,前面的是主刊,后面的是各地的生活资讯。]]>

    高校报记者参加记者证考试的理由

        记者证全国统一考试针对于取得全国统一刊号的正规报刊而来,但却单单规定了一条,那就是高校报记者不能参加,理由是没有社会新闻采访功能。

        听起来十分合理,但仔细推敲却不是那么回事情。

        首先,高校的社会地位。无论从科研还是思想来说,高校都走在社会的前列,作为高校一分子的高校报也应该走在社会的前列,而不是一张刊登马后炮的内部资料,自娱自乐,高校师生不仅仅需要知道学校哪位领导出席了,讲了什么话,乃至于“会议没有不成功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意义没有不深远的……”他们更需要开阔视野,更需要为他们量身定做打造的一张报纸,这是高校报应该担负的责任。

        其次,高校校报取得了全国正式刊号,这就意味着国家和社会对它的承认,不是看作一张内部资料,那么,在记者证考试问题上划为另类、打入别册是不合适的,否则既然它发挥着内部资料的作用,要全国统一刊号作甚?

        再次,高校校报记者地位尴尬,现在基本上处于教师非教师、行政非行政、科研非科研、教辅非教辅的艰难处境中,不同学校有不同的做法,在高校人事制度改革的今天,这种局面亟须改变。

        此外,传媒产业发展迅速,高校各项事业也发展迅速,高校报却一直停滞不前,那何妨改变办刊方式?每个学校现在都有几万人,如果做好了,前景还是不错的,可现在完全是靠行政拨款方式进行,其实不妨断粮改版,当然这就需要相关的外部环境和新闻政策的支持,取得记者证,改变目前内部发行的状态是可行之道。

        总之,高校报是旧体制下的产物,它必须在新的形式下有所改变,否则这只能是中国新闻史上的笑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