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收了多少

    上午,去参加某个政府的活动,主办方请来了某某某报、某某某报、某某某某报以及某某电视台记者,作甚?宣传啊,这是政绩啊,相信明天上午青岛各报纸就出来了。

    我知道这些弟兄们肯定是收红包的,没有想到的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也好意思收,理所当然的就收下了,有人还拿出来看了看,你就害怕给你的不是钱?这简直太他妈的丢人了吧,虽然我只是曾经干过记者,但真是为你们脸红啊,也为你们的报社感到脸红,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你们曾经是多么的高尚啊,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全他妈的狗屁。

    更为可气的是,某些报社的记者同志看到我也拿个相机,并且还是尼康D100,就说你工作人员吧,给我传张照片。我当时就回了句,你妈贵姓?对不起,我粗口了,真对不起老师这么多年的教育。

    我的学生还是不错的,今天晚上给他们开了个班会,呵呵,很久不见他们了,他们还买了一大包粽子,班里一人一个,我也收红包了,不过是个米包。

]]>

下三个通知

    第一,希望的事业,祖国的花朵,山里的孩子充不起话费甚至打不了电话,请帮13361266606的小朋友充花费吧,献上你的爱心,让世界充满爱,同时,祝您六一快乐。

    第二,谁有2001年的《中文记者报》,叶炜先生急要,上面有他骂余杰的文章,有的话可以联系我,有重奖。但是,我好像记得这篇文章不是发在这张报纸上面,发在《论坛》上了应该,反正那个时候我基本和中文记者站没有关系。

    第三,本期《齐鲁周刊》做“戏说高考”专题,谁有相关文章,请与詹敏先生联系,QQ号码可以找我要。本信息免费。

]]>

危险的信号与聪明的擦边球

     这是说给我自己的,其他人也可以旁听,听着不高兴别怨我。

    某本杂志年前经历了一次改版,改版的原因是亏本,改版后开始赢利,这对于杂志来说不简单了,因为对于媒体这玩意来说,一开始就赢利的不多,除非采取一些极端的方式。

     但是现在我发现这本杂志的前景依然不明朗。首先,改版采取的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进行的,很险的一步棋,暂时来说是走对了,但这种改版方式不是长久之计,当然这也无所谓。更重要的是我发现这本杂志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依然定位模糊,不同类型的作者,写出了相差巨大的稿子,在100个P的页码里满足了一个人所有的成长,并且杂志的中层意见不统一,这就危险了,这也是一本杂志所应该避免的,看一个杂志记者是否优秀,不是看你能写多少稿子,而是看是否符合杂志的风格,同理,看一本杂志的编辑者是否优秀也不是看能拉来多少牛人的稿子,而是这些稿子合适与否。这个问题打住。

    利用周末看完了伊沙的《狂欢》,不错。昨天晚上买了张进步他们刚编的《幻王》,用都市小说的刊号出的增刊,这对我来说也是个启发,聪明而合理化的擦边球啊。

  • 法制日报招聘启事 #
  • 记者关于写作的讨论 #
  • 王小峰:窦唯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 #
  • 幻坛英雄风云榜 #
  • 从开始至今的奇幻出版运动 #
  • 新华传媒借壳图谋新渠道_焦点透视_财经纵横_新浪网 #
  • ]]>

    公司不会替你交学费

        前几天,和朋友参加一个招聘会,他们公司需要艺术设计、美编之类的员工,前来应聘的大多是刚毕业的学生。

         招聘会上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多数学生仅仅学会了学校规定的内容,没有知识扩展和社会实践工作经历,其实这样的学生很难在激烈的就业竞争中脱颖而出。

         一些学艺术设计广告的学生只是会常用的一些软件,但是比较复杂一些的3D等就不会了,说是老师以前让学过,但是没有学,社会上有这样的辅导班,也没有报名参加。我不知道这些同学是不是知道,随着电脑的日益普及,电脑仅仅成了一个工具,已经不是早期那样,连个复印店里也可以挂出个牌子,要什么“代发电子邮件”,还能赚一大笔。在目前的这种状态下,仅仅满足于教材上的东西是很难找到工作的。

         再者是实习经历,拿我朋友的公司为例,他所需要的是不仅要能使用各种软件而且要熟悉美编流程,能和印刷厂进行对接,在印刷的过程中出尽可能少的错误。其实这样的要求只要有真正实习经历的人一般都能掌握,但很多同学就没有,他们虽然号称在某某报社、某某广告公司实习,但有多少是真的?很少人能拿着自己在这些公司的作品去应聘,仅仅是一张有自己姓名、性别的白纸,这样的纸和没有其实没什么两样,在公司的实习经历也一样,很多一问就露了马脚,根本就没有这些经历,只是为了增加就业的砝码自己加上去的。

         还有学生告诉我说,这些都可以等找到工作后在公司里现学。但问题恰好在这里,哪个公司会为你交学费?作为盈利机构的他们在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本科生和一个可以称作为熟练工的专科生之间他们往往会选择后者,因为经验告诉他们后者更能带来效益。而一个本科生呢?即使是公司把你培训好了,他们更担心的是他们为你后来跳槽的公司交了学费,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

        所以我很想说的是,那些还没有毕业的同学,趁着在学校的时候,能多学一点就多学一点,“艺不压身”这句话在毕业的时候往往显得无比正确,连找老婆都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更何况是公司老总挑选员工呢?他们希望能更优秀一点,能适应更多的工作,当然对于这样的优秀员工他们肯定也会支付优秀的工资。为了比别人多一点的工资,当然就有比别人多一点的能耐。

  • 康建中:传统媒体的新媒体单恋症 – DoNews.com #
  • 《三联生活周刊》的前世今生 – DoNews.com #
  • 南京首家免费报纸《每日新闻》面世 – DoNews.com #
  • 新华网专题报道:中国首部新闻技术标准 #
  • 新闻的耻辱(by 李翔) – 思维的乐趣BLOG #
  • ]]>

    吃、吃、吃

        最近没有干什么正经事,吃吃吃,喝喝喝。

        某日,和朋友们去了崂山,吃樱桃,在山水人家腐败到10点多,7个人,2辆车,酒不少,当然我几乎不喝。下午打扑克,我一直给他们出去看蛤蟆去了,云空说我出去了6次,谁知道呢。某些人喜欢养蛤蟆。

        照片是无人驾驶拍的,我的技术没有这么好。上面分别是某杂志主编,某作家姐姐,某腐败企业家,某公司老总,某杂志策划,某腐败分子……

        顺便说一下,小豆豆快没有了,某些人不用担心了,谢谢啊,谢谢,缘分啊。

    ]]>

    窦唯化余秋雨?

    替高三学生说声谢谢

        这次,还真得谢谢余秋雨,名人就是名人,这次余先生功德无量,引发全国对于汉语拼音的大讨论,救千万高三学生于水火之中。

        虽然余秋雨出错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作为青歌赛综合素质考官,在那么多电视观众“雪亮”的眼睛下,余秋雨还是引发的争论实在是造福万千学子。他不但让全国人民变得爱学习了,还促进了各种版本字典的销售,更重要的是关于“乐山”究竟怎么个“乐”法的大讨论,让高三的学生受益无穷,今年高考不至于白白的丢分。

        按照往年的经验,高考语文试题每年总有那么几处有争议的地方,要是一不小心,写了相反的答案,就算是事后媒体上开始争论,开始鸣冤,可对不起,分数已经出来了,全国那么多的试卷,怎么改啊,再说还是有争议的答案,也把不准哪个正确,所以自认倒霉吧。但是,毕竟挨骂不好受啊,所以,为了少挨骂,出题专家们都是避开争议话题。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们上高三的时候,到底是“le山”还是“yue山”还是“yao山”,确实是一道复习题,但是各地有各地的答案,弄的老师也很头疼,只好说,这个题不做了,没有统一答案,要是考着,自认倒霉。但是现在好了,因为余秋雨的这次争论,这已经成了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了,按照这条标准,是“le山”还是“yue山”还是“yao山”都已经不重要了,到底读什么,这是国家语委的事情了,相信今年的高考肯定不出这个题了,高三的学生们不用头疼了,所以我应该代替高三学生对余教授说声谢谢。

    读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态度

        虽然我在这里认为余秋雨为高三学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人家余教授却没有这么认为,人家在事后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余先生笑呵呵的说了,“这是我的专业,我太了解了,那么正确的说法到底应该读哪个音?没有正确……多大个事啊,就用炮轰?”

        这个问题有争议,是事实,也可能到底读什么真的不是太重要,就算余秋雨真的读错了,谁还没有口误的时候?虚心的道个谦不就可以了?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学者所应有的态度。“多大个事啊”?还真的很难说。

        青歌赛是一场考验歌手演唱水平和综合素质为目的的比赛,而不是一档以取悦观众为目的的娱乐节目,这和超级女生是不同的。和它的主办方所宣传的那样,这是一场具有“国家电视台赛事的高档次、高水准和标竿性、引领性”的赛事,那么作为大赛的评委,应该代表一种权威,他绝对不是“多大个事”,作为评委,说出这样的话,未免有点太拿比赛当儿戏了。要是这些争议的答案从歌手的嘴里出来呢?余教授会不会也象给自己辩解的那样,引经据典,“多大个事”?

        这样说来,余秋雨未免太嚣张,太自以为是。其实这并不是他的第一次,在他的博客文章上他还提到过这么一件事情,他说“十多年前,我在桂林遇到赵本山先生,当时他边上有人对我说,本山深受观众欢迎,却总被文化界看成是乡间艺人,因此很想到我当时担任院长的上海戏剧学院读几年书,得一张文凭或一个学位。我毕竟是内行,看了本山的三段小品就说:‘不必来读了,他应该是我们学院教授研究的对象。如果来读几年书,会浪费他创作的黄金年华。’现在大家都会承认,我说对了。”余先生,咱们谦虚点行不?俺知道您是戏剧学院的院长,也不至于这么自信啊。其实很多时候,大家要的就是一个态度,要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抛头露面卖弄的机会,怨不得别人说啊。

    人人都是娱记,名人都是窦唯

        本来这个时候关注大家关注的目光在王菲、窦唯、世界杯的身上,并且很久一段时间来,余秋雨已经离开了人们的视线,只是这一争论,让大家又记起了余秋雨。
    不过这么想想,余秋雨其实很象一个“文化明星”的,总有说不完的事,总能制造点话题,让人们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记起他。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余秋雨至少三次宣布“封笔”、“离开文化圈”了吧?虽然有时候他会否认。和对待明星一样,人们有种围殴的心理,仔细想想,就比如这次的事件,要你在私下里读,你也很可能会读“le”山,并且私下里读错的地方多的是了,以前用笔手写的时候还经常出现错别字呢,相信余秋雨也会写错字,难道在媒体上再写篇文章叫做“余秋雨竟然写错字”?要求未免也太严格了吧。

        前段时间窦唯烧了新京报的汽车是因为娱记们写的太过了,所以作出了不理智的行为。其实,对待余秋雨很多时候也一样,要么要他忏悔,要么说他收了人家的房子,话题一个接一个,和娱乐圈没有什么两样,人们开始习惯于用看待娱乐圈的眼光看待他。窦唯烧车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其实余秋雨也维护过自己的权益,把萧夏林给告了。有朋友说了,人家余秋雨多少是个“正厅级”,手里还是有一定权力的,我还第一次意识道余秋雨也是个官员,戏剧学院的院长是正厅吧,虽然现在已经不干了,但是余威仍在吧。不过余秋雨是打官司和非暴力不合作式的宣布“封笔”,但往往封不了多久,如果写博客也算的话,还有,这次关于读音的争论后,不知道余秋雨会不会封嘴,不再出席各种活动。

        当然,这仅仅是我用一个娱记一样对窦唯的心态来推测一个学者。其实,余秋雨还真象一个明星,我记起了2004年的一件事。那年,10月11日那天,已经宣布封笔若干天的余秋雨在济南的舜耕会堂就让我见识到他作为了明星的力量。那天他在走上首届中国青少年读书周的讲坛。当时的会场只有一千来个座位,汹涌的人潮迅速的让这里人满为患。我看见在场外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被保安拦住,竟推推搡搡的动起手来。一名中年女子问能否在会堂外接个喇叭,能听听余秋雨的声音,因为他是旷工才来的;紧接着一名青年男子说是逃学来的。但喇叭最终也没接,被挡在外面的人谁也没进去。讲座结束,余秋雨迅速被几名工作人员护送上一辆奥迪,并由警车开道离开会堂。

        那次,我感到了他作为文化明星的力量,被得到窦唯一样的待遇与报道和争论是不是也是一种当前报道模式下的正常?(欢迎购买第20期《齐鲁周刊》)

    ]]>

    大意了啊,大意了

        大意了啊,大意了。要某些鸟人笑话了,人不走运,喝凉水都塞牙。

        最近不是一直晕乎吗?更离谱的事情来了。下午的时候,出去吃饭,走到快洁园发现忘了带钱包。晚上九点多,看完心里剧比赛,回办公室送相机,结果一不小心,把钥匙锁里面了。现在我在边社这里,一会回去爬门了要,多亏里面没有安玻璃。

        还有,昨天回来,发现舌头上起了两个还是一个小泡泡,疼啊,真想咬了去,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啊,只好留着了。

    ]]>

    周刊升级邮局不升级

        回来,发现一次收到三份《齐鲁周刊》。不对,是三期。

        这份杂志改版升级了,全部轻涂纸印刷了,并且定位日益明显,仔细看看再说话。杂志升级但邮局不升级!看邮戳的日期,寄出的时间不同,但在相同的时间内收到了。

        用云空哥哥的一句话就是,娘希个屁!

    ]]>

    世界杯的同城相争

        本来说好的,以后不打架了,可是秉性能改吗?我觉得不打了只是目前的缓兵之计,根本就没有必要达成协议。

        今天青岛某报又在称他们唯一获得青岛的世界杯采访资格,2张票去了3个人,就如同其他媒体没有采访资格一个样。但是半岛都市报人家直接从大众拿的采访证啊……

        我看以后还得打。

        以下是山东新闻人群的聊天记录。但是俺不在,没捞着参加。

    xx17:30:56
    这几天早报在炒他们日报集团有三个世界杯采访证的事,说是青岛地区就他们有资格去采访。太恶心了。
    xx17:31:33
    jx17:32:13
    嗬嗬,我们威海地区一个也没有。哈哈
    zy。17:32:30
    小城作为…… 
    xx 17:39:31
    哈哈
    xx17:39:41
    半岛通过省里的
    xx(17:39:50
    比它们更牛
    xx17:40:33
    只有两个名额,但去了三个人,相当于还去了一个打杂的
    xx17:40:49
    还不如不说

    ]]>

    这些日子的恶梦

        我向来不是迷信的人,但今天还是忍不住在网上看周公解梦的网页,是凶是吉,其实都是很难说清楚的事情。

        前天梦见很多死去的人,自己村子里的,梦见他们看见我忽然钻到地里取了,我才想起他们早就死了。我三四岁就在姥姥家长大,然后上学,很少回家,可以说是少小离家,那些都是根本就没有什么交往的一些人,不知道怎么会梦里出现他们,我只是隐约对他们有印象而已。昨天晚上,我梦见我在一条船上,快要到岸的时候,却没有了油,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岸,反正我醒了。不知道今天晚上梦见什么要。

        虽然我不是迷信的人,但我想还是有些事情是有联系的。比如前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总觉的有事情,第二天才知道她家里的煤气竟然一夜未关,吓死我了,多亏没有事情。昨天晚上的梦还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可能最近有些太累了,事情太多,心神俱疲,抽烟也很凶,每天都是晚上12点以后才睡觉,早上5点的时候不自觉的就醒来了,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失眠多梦,可我还是祈愿每个人都好。

        再说点正事,谁知道六月青岛有哪些活动啊,展览、演出、音乐、唱片、电影、体育都可以啊,知道的话清把活动的名称、地点、简介、电话、票价等发我信箱啊,有神秘礼物赠送。目前我所知道的只是六月份诗人芒克的画展将在青岛举办。

  • 沈颢昆明煮茶畅谈报业风云 #
  • 一本杂志和它的延伸之路 #
  • 一个读者给《新周刊》做的专题策划草案 #
  • 柴静自述:未播出的“下跪副市长”节目 #
  • 一个办刊建议及栏目策划书 #
  • 从“包二奶”话题聊出杂志封面选题 #
  • 矛盾的窦唯,分裂的媒体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