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6月 2006

六扇门


    今年流行的一个词汇是“门”,新周刊等可以做一个大专题,叫“门”,到目前能数清楚的大约有六扇,所以也可以 […]

青春就此散场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毕业,那个时候和做了书商的朋友打算做一本杂志书《大学》,组了三期的稿子,因为非典等原 […]

当韩国的爱情遇上香港的警匪


    阿姆斯特丹的阳光和风景使我想起了我的家,安静、美丽却又苍白,我不能不说怀念自己的故乡,却不可救药的在城 […]

丫就一卖纸的


    开了几次策划会,都是在晚上,一帮男男女女在海边的酒吧,就像革命青年的约会。     这本来是有情调的地 […]

不说话


记者装傻充愣的必要性 # 《华语片碟中碟》:周黎明电影指导 # 调剂 #  公益广告与商业广告各一 #  手机 […]

执行力是个问题


    做杂志的朋友向我抱怨属下的执行力,其实这问题我也遇到过。策划案出来,要有具体的采编来操作。如果说策划是 […]

危险的个性


    20年后,你我都已不再是叛逆的少年。今天不知道怎么忽然冒出这样的一句,我记得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年,亲爱的 […]

中国队被分在哪组?


    《乐》本期没有和它圣诞节那样“洗洗睡吧”,一样做了世界杯。这几天世界杯做的太多了,各家报纸都出了专刊, […]

遗少的新闻讲座


    下午准备的不好,再说俺不是做老师的料,上了讲台就害怕,误人子弟胡说八道,否则也去当老师不走歪门邪道做记 […]

伊沙的伟大小说


     伊沙真正爆得大名,不是他写了那首要求“饿死诗人”的诗,而是他搞了一次十差作家评选,要求解散中国作家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