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报、林行止、一脉相承

    1969年,29岁的林山木(林行止)返港,旋即被查良镛任命为《明报晚报》的副总编辑,此前的四年中他在英国剑桥工学院留学,主修经济学。这段学习经历不可避免的影响了《明报晚报》的办报思路,这张报纸自创办之初即以财经板块为人称道,这当然也影响了《信报》的办报风格。

    从经济入手,于此,林山木自己做了最好的解释,他在1993年2月5日的《信报》中写道,“香港是典型商埠,不讳言是‘经济人’的港人数不胜数,他们对能够解释经济行为的经济学理论,只要不是满纸术语……是有兴趣阅读的。纵情声色的香港人有兴趣阅读笔锋不带感情通常干涩难明的经济文章,亚当·斯密所说,为私利而已”。文章合为时而著,身为经济学家的林山木自然清楚,在一个自由市场中,市场法则是任何个人和企业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对民众心理和社会环境的透析,让这份新兴报纸的风格切合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向现代社会转型的历史条件,其自身所表现出来的气质与新一代的知识分子的学术训练以及价值观的暗合,这让《信报》在经过短暂的艰难时日后很快将日趋保守的《明报》甩在身后,一纸风行。(《信报》的影响以至于《北京娱乐信报》的记者在创刊之初采访时多称自己是《信报》记者,很多人以为是香港报章,欣然接受采访,见报后才知道是北京新创刊的一张新闻纸。)

    虽然我说《信报》的创刊迎合了香港特定的历史环境,信报也一直站在中立或者是自身的立场上发表代表社会公利的言论,充当社会公器的角色。但我们还是不好把林山木的办报行为称为是文人办报或者是为了社会良知、正义之类的崇高,只不过媒体的性质使其必须遵守最为基本的道德规范,林木山办报的目的和任何企业一样,都是求利。

    《一脉相承》成书于十几年前,和他其他的书一样,是其在《信报》专栏“欣然忘食”的文章合集。林山木和他最初的老板金庸一样,在自家报纸上几十年如一日的亲自撰写专栏,吸引读者,这是香港报章的一个特点,大陆媒体近年有此迹象,但不明显。“欣然忘食”从经济学家入手,通过当时热点的经济学家,引出经济学理论的精髓,这于我以及于普通的读者,都不能说是一种经济学的普及,整本书的阅读过程让习惯了大陆学者先生们新八股臭气的我有一种清新之感,虽然这本书写于十几年前。

]]>

内容为王所以文摘盛行

    昨天晚上吃饭,去酒店的路上随手买了《读报参考》的增刊《当年事》,那个报摊位于台东,本月《半岛新生活》还剩下一本,因为比较脏了,进了5本,据称本月比较好卖(基本符合我的观察),《当年事》更好卖,进了50本,都卖完了。

    据朋友分析,这本增刊在青岛至少卖出5万份,全国至少20万,这本杂志48页,成本也就是9毛钱,也就是说一本增刊去掉发行、稿费等各种环节的费用,杂志社能赚20万,没问题。

    这几年文摘杂志盛行,我前面虽然说了一文摘未必就OK,但是为什么读者喜欢文摘杂志呢,这却是杂志人所需要思考的,个人认为,重内容者得天下,文摘杂志盛行只不过是个例子而已,文摘杂志由于没有花哨得内容,全是干货,加之价格便宜,故而能大行其道,当然了,不是所有文摘杂志都赚钱,就跟不是所有报纸都有人买一样。

    但是,文摘类杂志绝不会全部如《读者》或者如《读报参考》以人性或者猎奇来取胜,随着时间的发展,必定有更高档得文摘类杂志出现,这种文摘类杂志给读者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和可读的资料,是文摘中得文摘,其实国外得很多杂志都已经开始了。

]]>

关于自由或者公正

    这些词儿现在在字典上还有或者是没有,还真不清楚了,生活让我对这些东西日益麻木。

    昨天晚上看《刺激1995》,也是以前买的,最近才看,但是我想这个片子我肯定还会在日后的某一天还会看,比如现在,我感觉到道之不存的时候。

    安迪入狱是冤枉的,但这又能说明什么?20年,人的一生能有几个20年啊,即使你没有什么罪,但误判了,这样的例子多了,所以倒霉的还是自己,所以我有时候就想,万一哪天我也进去了,那种时光怎么打发啊。

    在监狱里很多事情是由不得自己的,安迪要给典狱长做假帐,并换取了一点短暂的自由,他自己愿意吗?但是他能不这样做吗?他的学生被杀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

    正义,很难存在的,安迪最后是越狱出来的,即使是不替典狱长做假帐,他也很难冤案昭雪,他越狱的时候还剩下一年,用的着逃亡吗?回答是肯定的,要是主旋律的影片肯定是政府发现了错误,勇于改正,甚至给个国家赔偿什么的,但这在现实中可能吗?最终安迪成功越狱重获自由,并且揭发典狱长贪污谋杀,自己到了和瑞德说起过的太平洋的海边,静静的等待瑞德出狱开始新的生活……

    其实安迪告诉我们的是:假如你要做的事是制度是无法允许的时候,就要去寻找自己的方法——如果你确定你想做的事是正确的。

]]>

关于时尚的几个问题

    昨天晚上逛街的时候,顺手买了本《时尚》,500P,定价20,实际18。

    时尚集团的杂志只知道很牛,但很少买,太贵,再者不是很喜欢,前段时间看瘦马的书后才找了《男人装》来看,发现还值那个钱。昨天晚上买了时尚后觉得20块钱应该值吧,但我不会经常买,关于时尚我有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买这本杂志?我发现很多人其实是冲着赠品去的,其实昨天晚上我也是,送了一个帆布的包,我老婆喜欢,于是就买了,买了后发现还很值。于是想起来以前别人说曾经见过买了杂志取出赠品把杂志扔到垃圾箱的事来,我想应该是真的。问题是,没有了赠品,杂志还能卖出去吗?

    第二,你会从头到尾看完吗?这一期不加别册500P,很沉的一本书,跟字典似的,谁会认真的看完?仅仅是就自己喜欢的部分看看罢了,但这些部分的厚度已经超过一般的杂志了,所以有人买。

    第三,向时尚学习什么?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对于任何杂志来说,都应该向时尚学习。首先,时尚的发行到位,每期必有海报,作为半月刊,九月份的杂志现在就提前出来了,不是一般的提前。其次,看本期时尚的几个选题,“2006秋冬发型流行全公告”、“15流行热点,把握秋冬风向”、“初秋办公室最佳着装 ”、“走出夏日困乏症”……这些玩意不说是不是真的有前瞻性,但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虽然无法作为一本杂志不能采访到一流的设计师,但能不能从服装的新款中推断出今年的流行趋势,这是个问题,作为一本杂志要是在潮流的屁股后面说我发现了什么,那就没有意思了。还有,时尚虽然500P几乎全部是广告,但是他们的广告也拍的很好看,赏心悦目,所以做广告能不能也学习人家一下呢?

    第四个问题是,这本杂志我昨天晚上就看完了,是扔了呢,还是5块钱卖给门口卖旧杂志呢,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

《猎人之夜》及《鲁南商报》

    昨天晚上在看《猎人之夜》,买了很久了,一直没有看,现在可以说,如果谁有兴趣可以找来看看,拍的不错。

    这部1955年的影片是传奇影星查尔斯·劳顿(曾主演《叛舰喋血记》、《巴黎圣母院》等诸多早期经典影片)独立指导的唯一作品,这部出色的黑色影片也足以证明劳顿过人的编导才能。

    它以令人难忘的表现主义摄影,无可挑剔的表演,如诗如歌的叙述,讲了一个动人的故事:本·哈勃为了一万块钱杀人,他藏好钱,然后嘱咐两个孩子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他们的母亲薇拉。不久本被捕,判了死刑。他死后,一个神秘男子出现在薇拉身边,娶了薇拉,原来他是曾与本同房的囚犯。两个逃避罗伯特·米特纯饰演杀手追杀的小孩,在一位既刚强又慈爱的妇女(丽莲·吉许饰演)的家中得到了庇护。在恐怖之中,这部电影揭示了爱的伟大力量,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令人作呕的矫情。

    刚听说的消息,据说《沂蒙生活报》要改《鲁南商报》。本来生活报在临沂不错滴,谁让你叫人家划转了呢,划转了谁让你叫人家有个沂蒙晚报了?不过改名、转向应该是迟早的事情,生活报和晚报同城竞争,都是自家人,也不是长久之计。

    窃以为改《鲁南时报》要比所谓的商报好。商报做日报,呵呵,扯吧你就,当然了,做成山东商报也不错,但如果想着临沂是批发城,做经济肯定赚钱,我想那是做梦,青岛还都是大企业呢,财经日报也没怎么赚钱。要是临沂日报想做个名声,干脆传说中的《齐鲁晨报》你们叫得了。

]]>

大学生这块肥肉

    广告牵动着每个传媒人的神经,到了九月份,大学生特别是新生可以当作一根救命的稻草。

    今年山东省有451526大学新生吧,青岛市的本科录取也到了16000人,这些学生不买电脑什么的大件,反正手机肯定是要换卡的,一般手机是要换的,与此同时带动起来的还有服装、餐饮、IT市场也是潜力巨大的。这是多大的一个市场,商家可以自己算一下,我数学不好。

    记得有些媒体在这个时候会出新生专辑的,中国移动也跟各个大学合作出《新生宝典》之类的玩意,其实用意很明显,就是看中了这块市场。从前年开始就想在这块市场上做点东西,也学习了朋友们的一些成功方案,有兴趣的可以聊一下。(一样,鄙视模仿)

  • 惊曝:“地球小姐”在南京集体当“三陪”(组图) #
  • 百度公司女职员反抗保安强奸被杀 无人理赔 #
  • 推荐几个用于blog的小工具 #
  • 将Blog做成电子书 Yee’s Blog #
  • 当今中国文化圈的四大俗 #
  • ]]>

    如何达到耐读?

        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那个门口卖杂志的小伙子把我叫住,问我要不要最近的《大道》,这是一本男性杂志,区别于《名牌》,他卖给我5块钱一本,给了他4块。

        这本杂志,我上次看的时候还不错,一本理性的男人杂志,区别于《男人装》或者是《名牌》,特别是那个关于冯伦的采访我觉得不错。但是昨天晚上我把杂志拿回家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太多能够激起我兴趣的话题,这些杂志也就是翻翻而已,是的,翻翻。

        还有,今天上午,看了一个朋友从网上发来的一个专题,忽然发现这些专题以及所谓时尚杂志的选题都在发漂(朋友在的杂志还是一本新闻周刊),这是些玩概念的东西,比如你把某个年龄段的某些现象进行一下归类,然后给一个标签,这样新周刊式的做法,可能连新周刊现在都不好操作了,已经行不成当年“漂一代”的影响了。但杂志是用来看的,所以,吸引读者最好的方式是介入生活,无论是时尚杂志还是城市杂志,都应该如此,否则概念很容易玩虚。但很不幸的是,这几天我一直在整理一些杂志的专题,却发现专题发虚的现象越来越明显,甚至没有专题可以操作了,这些专题不是玩概念就是标签或者情调,没法读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介入生活的话题,都可以用新闻的方式表达出来,前几天《齐鲁周刊》主编邱长海先生曾经和我说起现在杂志记者没有新闻记者从业经历的种种弊端。这点我能体会出来,比如采访对象一不合作,就成了天大的事情,但是新闻记者就可能会穷追猛打,再比如采访对象说要起诉你,杂志编辑记者可能吓成一团,但新闻记者就不会,他可能会寻找稿件的漏洞……这样就能大体明白为什么有些稿子不耐读了。

    ]]>

    写外稿的讨论

        下午去齐鲁周刊找詹敏,期间与周刊执行主编邱长海聊天,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去周刊,很是不好意思。

        因为某篇稿子说起记者给外面报刊写稿子的问题,听邱一席话很受启发,周刊鼓励记者给外面写稿,甚至有记者每个月外稿稿费都能拿到两千多。周刊认为自己记者在不损害报刊自身利益的基础上给外刊写稿子有很多好处,第一这是锻炼记者的一种方式,可以培养报刊自身的名记,第二可以提高报刊自身的知名度,第三可以和外面报刊搞好关系,外刊记者也可以给自身提供好的稿子……

        当然,记者给外刊写稿子也应该掌握一个度,这个度不同的报刊有不同的规定。

        我赞同周刊的做法,不多说了,只是记录一下。晚上和良成一起在省府前街吃小龙虾,明天一早返青。

    ]]>

    选秀节目就象耍猴

        很长时间不看电视了,这几天看了下,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所谓的选秀节目就跟他们所宣称的那样,选拔青年才俊,现在我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发现所谓的选秀节目就象是耍猴,观众其实在看选手出丑呢。

        这种节目的评委也不咋地,水平先不说,学术嘛,有争议是正常的,人家余大师不是说了吗,一个人的水平越高,本事越大,这争议就越大,这就跟一个人的影子一样,人越高影子就越长(先说一下,这话我怎么听着都那么无耻呢)。只说那评委对选手们的态度,整一个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啊,要是他们自己的孩子他们会那样说话吗?还有,那男评委淫亵的眼光,我还真想踹他两脚,要不是心疼电视,我早这么做了。

        另外就是人就是贱,看来真是猴子变的,本来知道人家就是要的你们在上面出洋相来提高收视率,还真想通过节目做超女,这不是自找难堪吗。

        不看了,以后坚决不看同类被当猴耍了。

  • 为什么youtube比google video受欢迎
  • 给前流氓一点胡萝卜
  • digged, slashdotted, boingboing,kesoed
  • Google搜索南京大屠杀的谣言背后
  • Blog Network-网络媒体杀手
  • 中国的 blognetwork 的启动缺了什么?
  • [嘻皮流水] 流氓·联通
  • Free Software Means Malware, in China
  • 3法则
  • 从MSN的广告力量看Web2.0网站的价值
  • 分类网站的“趋势”是社区吗?
  • Wiki五宗罪
  • 没有必要对“用户产生内容”表示怀疑
  • 电信竟通过路由器篡改网站内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