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刺配崂山

    早上的时候还在睡觉呢,老婆大人电话,说几点了,你还不起床上班。

    一看,娘哎,8点半了,立马穿衣、起床,匆匆的到办公室,原来不是仅仅我没有来啊。

    上午开会啦,刺配崂山,不再折腾三版了,也就是说以后谁有稿子不用给我了,基本上从现在开始不再操心了,自己给自己放个假,爱谁谁,下半年还在不在学校还是个事儿,贴个网摘大家玩,大多是富士康事件,这个事吧,过几天再说。

  • 沃尔玛:造就猥琐商业形象的典范 – 伟哥日报 #
  • 三联周刊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崭新阶段 – 西祠胡同 #
  • 大陆财经新闻的操作技巧 – 西祠胡同 #
  • 记者如何不吃“青春饭” – 西祠胡同 #
  • 谁会杀死报纸? #
  • 三言二拍:富士康杀鸡儆猴 – 对牛乱弹琴 | Playin’ with IT #
  • 富士康诉讼保全查封记者财产考验中国记协作为 #
  • 富士康员工:机器罚你站12小时(《第一财经日报》) #
  • 第一财经报道报道富士康 记者遭索赔3千万 #
  • 《财经》特别发言人关于《第一财经日报》两记者被诉、财产被查封事件的声明 #
  • ]]>

    信报、林行止、一脉相承

        1969年,29岁的林山木(林行止)返港,旋即被查良镛任命为《明报晚报》的副总编辑,此前的四年中他在英国剑桥工学院留学,主修经济学。这段学习经历不可避免的影响了《明报晚报》的办报思路,这张报纸自创办之初即以财经板块为人称道,这当然也影响了《信报》的办报风格。

        从经济入手,于此,林山木自己做了最好的解释,他在1993年2月5日的《信报》中写道,“香港是典型商埠,不讳言是‘经济人’的港人数不胜数,他们对能够解释经济行为的经济学理论,只要不是满纸术语……是有兴趣阅读的。纵情声色的香港人有兴趣阅读笔锋不带感情通常干涩难明的经济文章,亚当·斯密所说,为私利而已”。文章合为时而著,身为经济学家的林山木自然清楚,在一个自由市场中,市场法则是任何个人和企业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对民众心理和社会环境的透析,让这份新兴报纸的风格切合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向现代社会转型的历史条件,其自身所表现出来的气质与新一代的知识分子的学术训练以及价值观的暗合,这让《信报》在经过短暂的艰难时日后很快将日趋保守的《明报》甩在身后,一纸风行。(《信报》的影响以至于《北京娱乐信报》的记者在创刊之初采访时多称自己是《信报》记者,很多人以为是香港报章,欣然接受采访,见报后才知道是北京新创刊的一张新闻纸。)

        虽然我说《信报》的创刊迎合了香港特定的历史环境,信报也一直站在中立或者是自身的立场上发表代表社会公利的言论,充当社会公器的角色。但我们还是不好把林山木的办报行为称为是文人办报或者是为了社会良知、正义之类的崇高,只不过媒体的性质使其必须遵守最为基本的道德规范,林木山办报的目的和任何企业一样,都是求利。

        《一脉相承》成书于十几年前,和他其他的书一样,是其在《信报》专栏“欣然忘食”的文章合集。林山木和他最初的老板金庸一样,在自家报纸上几十年如一日的亲自撰写专栏,吸引读者,这是香港报章的一个特点,大陆媒体近年有此迹象,但不明显。“欣然忘食”从经济学家入手,通过当时热点的经济学家,引出经济学理论的精髓,这于我以及于普通的读者,都不能说是一种经济学的普及,整本书的阅读过程让习惯了大陆学者先生们新八股臭气的我有一种清新之感,虽然这本书写于十几年前。

    ]]>

    我可能变傻了

        最近开始看电影,昨天晚上又到2点半,比以前从酒吧回来的时候还晚,加上喝了点茶叶,所以就更睡不着,大约要睡着的时候,开始下了小雨,夜雨闻铃断肠声,孤枕难眠想枕寒

        现在我基本上不去酒吧了,有些饭局不能去,有些地方不能呆,其实我本将心向明月啊,黎叔说的一点都没错,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打算做一好人,勤奋好学,一个人在青岛让俺媳妇放心。

        又他妈妈的扯远了,昨天我看《加勒比海盗2》,看了半天我还真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什么玉树临风英勇神武扮相前卫,什么情节离奇惊心动魄神秘莫测啊,我看简直就是装神弄鬼,目前这种装神弄鬼开始到了大陆电影了,怎么咱们的东西什么都落在人家后面啊,这帮不争气的孩子们,装吧,就使劲的装吧,最后装比到死!

        当然了,也可能和我所怀疑的那样,最近老年痴呆正在向我一步步的靠拢,谁能看懂这部影片的给我这弱智青年讲解一下啊,谢谢谢谢,再次感谢。当然,谁有好书好碟好电影请继续推荐,以后咱也做一有文化的艺术好青年,羡煞众生。

        还是昨夜,觉睡不着,电影也没了,只好看书,青春做伴不还乡,夜雨做伴好读书,那《光荣与梦想》睡了好久的觉了,我不睡也不能让它睡,拿来翻翻,不觉天亮,这次第,附庸风雅、不较锱铢,怎一个爽字了得。

    ]]>

    内容为王所以文摘盛行

        昨天晚上吃饭,去酒店的路上随手买了《读报参考》的增刊《当年事》,那个报摊位于台东,本月《半岛新生活》还剩下一本,因为比较脏了,进了5本,据称本月比较好卖(基本符合我的观察),《当年事》更好卖,进了50本,都卖完了。

        据朋友分析,这本增刊在青岛至少卖出5万份,全国至少20万,这本杂志48页,成本也就是9毛钱,也就是说一本增刊去掉发行、稿费等各种环节的费用,杂志社能赚20万,没问题。

        这几年文摘杂志盛行,我前面虽然说了一文摘未必就OK,但是为什么读者喜欢文摘杂志呢,这却是杂志人所需要思考的,个人认为,重内容者得天下,文摘杂志盛行只不过是个例子而已,文摘杂志由于没有花哨得内容,全是干货,加之价格便宜,故而能大行其道,当然了,不是所有文摘杂志都赚钱,就跟不是所有报纸都有人买一样。

        但是,文摘类杂志绝不会全部如《读者》或者如《读报参考》以人性或者猎奇来取胜,随着时间的发展,必定有更高档得文摘类杂志出现,这种文摘类杂志给读者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和可读的资料,是文摘中得文摘,其实国外得很多杂志都已经开始了。

    ]]>

    打算返乡

        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花一块钱买了份《网事周刊》,用《南方工报》刊号做的,翻翻实在没有什么意思,最近对传媒倦意渐生,倒是有朋友开始不断的问我,去不去哪里,很是感谢,最近没有什么打算。

        有打算也只是回家去看看,快开学了,一直没有回家,前段时间在家乡的某地下乡,也没有回去。上次妹妹五一回家后说起父母年龄渐增的事来,忽然有些许感慨,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回家了,虽然离家只有三个小时的路程,现在我有的只是近乡情怯,可能以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时间拖的越来越长。

    ]]>

    号外,两记者宾馆被抓

        本博讯   昨天晚上,山东第一人物周刊的反动分子渔夫同学和半岛X生活的头牌樱花第几桥同学睡在了一张床上,由于有同性恋嫌疑被我公安干警抓获,截至今天中午记者发稿两人手机仍在关机状态中。

        根据读者提供的消息,昨晚11点,记者经过长途跋涉,一路颠簸,冒着酷夏的严寒来到了位于青岛市郑州路的某宾馆,据宾馆服务员小妖精介绍,昨天晚上8时左右,两名男子来到酒店预定了一间客房,房号为726,据介绍这是一张大床房(也就是不是两张床的标准间啦),其中一名男子自称渔夫,携带一台IBM笔记本,据估计为间谍器材,另一男子携带相机等器材,估计是想拍黄色照片继续毒害我国广大有为青年的。

        记者随后跟从公安人员来到了726房间,通过宾馆的监控设备,记者发现渔夫同学酥胸裸露,而头牌不知去向。这时,我英勇无敌、功夫超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公安干警打开了房门,记者发现头牌正在洗澡……(此处删去800字)。通过审讯,渔夫同学以采访蜡烛大王的名义来青勾引大名鼎鼎的头牌,加上头牌的意志不坚定就上了渔夫的钩……(此处删去10000字),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记者就此事专门采访了涉案双方单位,两家杂志编辑记者纷纷拍手称快大声叫好,但两位也存在犯罪嫌疑的主编却表示了对两位犯罪行为的痛心,仅表示等公安人员将两人放回后将罚其打扫女厕所一年。此事的进展本博将进一步关注。

    ]]>

    关于自由或者公正

        这些词儿现在在字典上还有或者是没有,还真不清楚了,生活让我对这些东西日益麻木。

        昨天晚上看《刺激1995》,也是以前买的,最近才看,但是我想这个片子我肯定还会在日后的某一天还会看,比如现在,我感觉到道之不存的时候。

        安迪入狱是冤枉的,但这又能说明什么?20年,人的一生能有几个20年啊,即使你没有什么罪,但误判了,这样的例子多了,所以倒霉的还是自己,所以我有时候就想,万一哪天我也进去了,那种时光怎么打发啊。

        在监狱里很多事情是由不得自己的,安迪要给典狱长做假帐,并换取了一点短暂的自由,他自己愿意吗?但是他能不这样做吗?他的学生被杀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

        正义,很难存在的,安迪最后是越狱出来的,即使是不替典狱长做假帐,他也很难冤案昭雪,他越狱的时候还剩下一年,用的着逃亡吗?回答是肯定的,要是主旋律的影片肯定是政府发现了错误,勇于改正,甚至给个国家赔偿什么的,但这在现实中可能吗?最终安迪成功越狱重获自由,并且揭发典狱长贪污谋杀,自己到了和瑞德说起过的太平洋的海边,静静的等待瑞德出狱开始新的生活……

        其实安迪告诉我们的是:假如你要做的事是制度是无法允许的时候,就要去寻找自己的方法——如果你确定你想做的事是正确的。

    ]]>

    让余秋雨重走长征路怎么样?

        昨天下午,齐鲁周刊渔夫说最近可能去采访余秋雨余大师,我说你要是见了他就问问大师有没有打算重走长征路,象人家小崔那样。

        我的险恶用心是看看余大师在长征路上会不会也来一下文化苦旅?我不是说人家大师的作品不好,我是觉得中国文人就那么个臭毛病,包括我这个不是文人的人在内,遇上什么事情总想装孙子,总要显示出一种姿态来,让别人觉得自己很文化,还很苦旅。新千年还到什么国外走一圈,边走边写,显得自己就成了现代的唐三藏?要我说呀,其实你啥都不是,有种的走一遍长征路试试,看看是不是还闲的蛋疼哼哼唧唧?

        秋风秋雨愁煞人,不好意思,我又借了一次名人的光,但愿是最后一次。

    ]]>

    关于时尚的几个问题

        昨天晚上逛街的时候,顺手买了本《时尚》,500P,定价20,实际18。

        时尚集团的杂志只知道很牛,但很少买,太贵,再者不是很喜欢,前段时间看瘦马的书后才找了《男人装》来看,发现还值那个钱。昨天晚上买了时尚后觉得20块钱应该值吧,但我不会经常买,关于时尚我有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买这本杂志?我发现很多人其实是冲着赠品去的,其实昨天晚上我也是,送了一个帆布的包,我老婆喜欢,于是就买了,买了后发现还很值。于是想起来以前别人说曾经见过买了杂志取出赠品把杂志扔到垃圾箱的事来,我想应该是真的。问题是,没有了赠品,杂志还能卖出去吗?

        第二,你会从头到尾看完吗?这一期不加别册500P,很沉的一本书,跟字典似的,谁会认真的看完?仅仅是就自己喜欢的部分看看罢了,但这些部分的厚度已经超过一般的杂志了,所以有人买。

        第三,向时尚学习什么?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对于任何杂志来说,都应该向时尚学习。首先,时尚的发行到位,每期必有海报,作为半月刊,九月份的杂志现在就提前出来了,不是一般的提前。其次,看本期时尚的几个选题,“2006秋冬发型流行全公告”、“15流行热点,把握秋冬风向”、“初秋办公室最佳着装 ”、“走出夏日困乏症”……这些玩意不说是不是真的有前瞻性,但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虽然无法作为一本杂志不能采访到一流的设计师,但能不能从服装的新款中推断出今年的流行趋势,这是个问题,作为一本杂志要是在潮流的屁股后面说我发现了什么,那就没有意思了。还有,时尚虽然500P几乎全部是广告,但是他们的广告也拍的很好看,赏心悦目,所以做广告能不能也学习人家一下呢?

        第四个问题是,这本杂志我昨天晚上就看完了,是扔了呢,还是5块钱卖给门口卖旧杂志呢,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

    《猎人之夜》及《鲁南商报》

        昨天晚上在看《猎人之夜》,买了很久了,一直没有看,现在可以说,如果谁有兴趣可以找来看看,拍的不错。

        这部1955年的影片是传奇影星查尔斯·劳顿(曾主演《叛舰喋血记》、《巴黎圣母院》等诸多早期经典影片)独立指导的唯一作品,这部出色的黑色影片也足以证明劳顿过人的编导才能。

        它以令人难忘的表现主义摄影,无可挑剔的表演,如诗如歌的叙述,讲了一个动人的故事:本·哈勃为了一万块钱杀人,他藏好钱,然后嘱咐两个孩子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他们的母亲薇拉。不久本被捕,判了死刑。他死后,一个神秘男子出现在薇拉身边,娶了薇拉,原来他是曾与本同房的囚犯。两个逃避罗伯特·米特纯饰演杀手追杀的小孩,在一位既刚强又慈爱的妇女(丽莲·吉许饰演)的家中得到了庇护。在恐怖之中,这部电影揭示了爱的伟大力量,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令人作呕的矫情。

        刚听说的消息,据说《沂蒙生活报》要改《鲁南商报》。本来生活报在临沂不错滴,谁让你叫人家划转了呢,划转了谁让你叫人家有个沂蒙晚报了?不过改名、转向应该是迟早的事情,生活报和晚报同城竞争,都是自家人,也不是长久之计。

        窃以为改《鲁南时报》要比所谓的商报好。商报做日报,呵呵,扯吧你就,当然了,做成山东商报也不错,但如果想着临沂是批发城,做经济肯定赚钱,我想那是做梦,青岛还都是大企业呢,财经日报也没怎么赚钱。要是临沂日报想做个名声,干脆传说中的《齐鲁晨报》你们叫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