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死冯小刚丫的

不好意思,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去看《夜宴》,没有为国民生产总值的提高做一点贡献,这让我觉得很愧疚,所以我要交代一下。

按说,一个要抽记者丫的导演导出的电影是应该去看的,既然他要抽丫的记者,说明他就不打算让记者说他电影的好话,说明他对自己的电影是有充分自信的。再者,不看冯导电影,他还在精神上连我也抽了?但是我同事看这个电影回来后他说他睡着了,怪不得前段时间青岛报纸上说看这部影片的时候,青岛人民没有笑,现在看来,有一部分青岛人民睡着了,这个记者没有说慌。我同事说他听着声音就知道演了些啥,所以他就见周公去了。

我没有看这部影片的另一个原因是我这个人胆小,我看这电影的海报,我就知道又一部鬼片诞生了,我害怕晚上做那些西方风格的恶梦,所以我就没有去看,你想啊,本来你梦见些中国风格的鬼还好些,但是你要是梦见一些长着中国脸画着西洋妆的玩意,你还不吓死?《无极》就让这些无国界的鬼把我吓了个半死,我可不想去受这个罪。不过想想,中国电影装神弄鬼不是一天了,紧跟潮流的冯导也难免这个俗,不过以前冯导抓住时代脉搏、反映时代精神拍《手机》,那倒是赢得喝彩一片,可现在咋就不学好呢?

这不电影请别往什么《哈姆雷特》上靠,你看海报中面色潮红二目痴呆的周迅就知道演员演了些啥了,别那么木讷好不好,学西方影片不是学的他们的化妆,学学他们的风格好不好?我那意志不坚定的害怕挨抽的同事回来说,西方影片让你整部影片精神紧张,自始至终紧绷着那根神经的弦,可我们这些国内大师们所谓的大片半死不活的,除了催眠之外没有什么作用。

我不去看这部电影的另一个原因是,心疼啊。国内现在动辄大片,从《无极》到《夜宴》再到《满城尽带黄金甲》,那可真是带“黄金甲”了,动辄投资过亿,你投资这么多,拍出好东西也行啊,这些钱白白浪费了,中国还不是一个可以让你拿出这么多钱拍电影的阶段吧,你学学人家宁浩好吧,用那么少的投资,拍让大家叫好的影片,省下点钱好不?

所以,俺到现在还没有去吃那顿晚饭,目的很明确,饿死冯小刚丫的。

]]>

老师让他们多看《参考消息》

今天很困,昨晚依旧是快三点的时候才入睡。

早上妹妹来青岛,学新闻的她比其他同学晚一个月开学,这一个月用来实习,现在快开学了。

买去济南的车票,好不容易搞到,我甚至怀疑车票紧张是不是有车站人为制造的因素,从青岛到济南现在大家都开始喜欢做火车了,比汽车快一个小时,还便宜一半,过段时间要快2个小时了,不知道汽车的日子怎么过,当年汽车是多么的风光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看来不假。

中午去发报纸,顺别给学生开会,其实有很多大二的了,他们基本都是学编辑出版或者是新闻的,问他们都看些什么报纸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老师推荐他们多看《参考消息》,吓的我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再问,说该老师是博士,于是无言,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这样培养的学生毕业后能做什么,更可怕的是他们告诉我,毕业后他们要去报社做编辑。

我说你们写过新闻吗?他们说没有,没人给他们机会。

  • 职业线人,让我欢喜让我忧 – 西祠胡同 #
  • 美国财经编辑记者行为守则及《财经》杂志的补充规定 – 西祠胡同 #
  • “厚黑记者”的七大黑招 – 西祠胡同 #
  • 南方周末记者傅剑锋采访手记:一篇没有见报的富士康案报道 – 西祠胡同 #
  • 第一财经日报北京分社产经部记者许金晶辞职报告 – 西祠胡同 #
  • ]]>

    谢谢法拉奇

    上午在和朋友聊天。

    他问我最近在做什么,我说晚上两点睡觉,白天10点起床。

    他开玩笑的说,真幸福。

    其实,我知道,对于我这样的一个人来说,这种幸福有他的好,也有他的不好。这几乎是我做新闻6年以来的第一次修整,其他的时候都是在忙碌,现在有时间可以想一些事情,来路或者归途。每天晚上看一些书,相熟的朋友写的,还有陌生的作家写的,下午老婆说国庆节带些书回济南,我在书架上找了一下,竟然除了学术就是传媒,除了思想就是历史,不禁害怕,我的知识结构这些年来竟然一点没变,怪不得没有什么长进。

    我知道法拉奇死去了,对于她我仅仅知道名字,但是没有仔细的读她的书,虽然我知道她两次采访邓小平,所以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因为对于一个自己陌生的人,最好的方式就是闭嘴,这样很安全,让别人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最近在读的书是尼古拉斯…科瑞奇的《纸老虎》。

    晚上翻最近的报纸,《南方周末》和《经济观察报》都有关于法拉奇的文章,南周是袁蕾的,经观是柴静的,都是中国意义上的名记,但我认为袁蕾的文章更好一些,虽然柴静的第一段写的非常好(所以,我甚至怀疑经管的稿子是不是来自于她的博客)。

    看完这些文章后我想,法拉奇的那种新闻工作方式是我所喜欢的,虽然在中国当下可能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记者存在。南周引用了展江对于法拉奇和华莱士的对比,华莱士是一个美国记者,顶多提问尖锐,一般不发表意见,而欧洲以法拉奇为代表的记者则会将自己的观点加入其中,让新闻和意见交织在一起,“在欧洲,报道和言论很难区别,跟美国以信息为取向的新闻业很不一样”。在这一点上法拉奇更象是一个独立作家,因为她基本上是一名独立记者,为不同的媒体撰稿,不从属于任何机构,所以她的采访更多的可以说是为了“写作”,而不是新闻。

    观点以及倾向实际是很难说清楚的事情,对于中国记者来说也是很矛盾的,无论是邵飘萍还是范长江,其实他们都与法拉奇有相似之处,给后世新闻史留名的基本是知识分子作家型的记者,很少有真正的客观者,所谓客观,大多是一种追求或者是梦想,或者也可以这样说,他们的倾向是建立在客观的基础至少的,这似乎更为合适。当下的记者更多的是“纪事”,生活类报纸烂街,严肃媒体几近为零,所以就很少有这样的名记出现,中国要是按照法拉奇的模式来说的话,在经管的一些记者算是,许知远应该在努力向法拉奇的方向努力(当然我不是说在采访政要方面,我是说新闻操作方式上),迟宇宙也有过这样的迹象……但他们也因为客观环境以及自身条件达不到法拉奇甚至是一些香港媒体人的高度。我们对于记者的关注和民间的评价标准更多的是揭黑,对于媒体更多的是是否赢利,专家型记者和严肃性媒体的缺失其实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

    大学毕业后的初期在一家排名非常靠前的报纸做记者,每天所做的工作是下水道堵了,宠物跑了,最多就是做用地下水洗车浪费了水资源……我的同事们做了十几年记者还是写同样的稿子,某位同事离开了那家报社到了另一家临走时只带走了他几年来所有的电子版,他私下说,到了另一家改改日期都能继续用,反正每天发生的事差不多……我感到了一种恐惧,我不想做那样的记者。但是,今年夏天在某地遇见当年面试我的老总,谈及离开的时候我没有说这些。

    其实,我也知道,并不是没有人不想做一个好记者,“书生报国无长物,惟有手中笔如刀”,这几乎是每一个新闻人的梦想,但谁也成不了法拉奇,虽然也可能和许知远一样焦虑的有了白发,但我想我还是要努力,不再以前那样的懒惰,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至少要积蓄力量,不像现在很多年过去了,没有长进。应该说,谢谢法拉奇。

    ]]>

    应该给《明星BIGSTAR》一条生路

    《明星BIGSTAR》已经停刊不是一次了,因为他一直没有自己的刊号,三年来整天和这个合作和那个合作,好像有次租人家刊号被查处后连人家《都市天地报》总编辑张振兴都被撤了。今年7曰好像又被查了一次,这次被查是和《购物导报》的合作,不过两个月后的现在,这份报纸复刊

    江湖上说《明星BIGSTAR》是当年《21世纪环球报道明星周刊》随母体一起被CUT后,投机者的一份产品,但无论如何,这份橙色报纸还是掀起了一些风暴滴,开创了大陆狗仔报纸的先河,把人家冯导家的地址给公布了,人家要怞丫的,人家偷拍十面埋伏……这是何等的敬业啊,大陆哪家媒体能让人家竞争对象把自己当成新闻啊,人家就能,所以人家敢说“俺们就是娱乐界”,当然随着它的不断变换东家,我觉得无论是从版式还是内容还是刚创办之初的好看,可能当时有明星周刊可以学习吧。

    《明星BIGSTAR》的屡次被查与违规操作有关,与新闻环境有关,其实主管部门应该想一想,在四平八稳的报纸当中,在这么有意思的娱乐界中,人民群众是多么需要八卦一些啊,人民群众是多么需要生猛啊,但愿这次的复刊能长久一些。不过也无所谓,他们的生命力挺顽强的。

  • “唱衰”中前进?2006博客界发展的几个问题 #
  • 从穷人到大款的中国影响力 #
  • web2.0下资讯站发展走向 #
  • 互联网新闻编辑的三重境界 #
  • 阳光导航上市嘘声:电子杂志要玩工业化?-搜狐IT #
  • 南方都市报广州新闻编辑大纲(初稿) #
  • ]]>

    精品购物指南进军全国市场

    精品购物指南》新刊《风尚志》,创刊号7月25日上市,现在我手里拿到的是第5期。

    这本杂志一刊三册,分别为《女主角》、《星时尚》、《达人派》,有机整合了女性、男性、明星三大重量级版块。除去6个封面,正文136P,铜版印刷,推广价3元,虽然杂志目前宣称是周刊,但看出版日期,目前实际为旬刊。

    去年岁末,精品购物指南推出了同一刊号的所谓月末版《品位》随报发行,《品位》推出后有人说,精品想要做什么,现在答案出来了,他们想试水全国市场,《品位》仅仅是个试探而已。现在这本创刊仅仅5期的完全时尚周刊已经在全国一线城市的报摊上都可以见到。他们本身做时尚消费类杂志的经验和眼光加上3元的超低价,这份杂志对目前走时尚路线的城市杂志将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精品购物指南》号称单份传阅率为4.2人,每周影响着超过百万时尚人士的品牌认知、消费理念,并直接、决定性地影响着他们的消费决策,他们称雄北京市场那么多年,怎么能不对全国市场动心?而《品位》无论怎么说都是有违规的嫌疑,并且无法走向全国市场。再加上目前的时尚消费类出版物烂街,而时尚消费类正是《精品购物指南》的强项,所以他们要出一份新刊。

    顺便说一下的是,《风尚志》的前身是1991年创刊的《现代文明画报》,主管单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此前有媒体报道《现代文明画报》是国内第一家申请破产的媒体,现在关于假破产的帖子到处都是,原职工也在抗议,而这种抗议是很难有效果的。

    ]]>

    胡风:眼里朦胧望圣旗

    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现当代文学的研究是缕不清楚的乱麻,谁谁谁某某某,乱成一团,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不是干净的,人性使然,四年后重读“思忆文从”《六月雪》,见贾植芳先生文章,记下如下关于胡风的点滴,一个知识分子的命运在政客中间如是。

    胡风在1955年被逮捕后,在监狱里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空中悉索听归鸟,眼里朦胧望圣旗”。可惜的是,这面“圣旗”,直到他生命的最后,还是在那儿“朦胧”着。

    1966年,胡风的对手周扬一伙被打倒,胡风并没有按照监狱当局的要求,对周扬他们落井下石,反过来“揭发批判”一通,因此,他的命运不但没有改变,反而罪加一等,由已到期的有期徒刑改判为无期徒刑。

    1976年,“四人帮”倒台了,胡风却因新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中有毛批胡风的“按语”,又被与“四人帮”挂起钩来批判,而且似乎比“四人帮”还要可恶,起码是罪行不下于“四人帮”;“拨乱反正”后召开全国第四次文代会,一般文艺界的冤假错案都得到了平反,而胡风却仍然不能出席,直到所谓“胡风返革命集团”一案不得不被平反时,还对他的“政治历史”的问题和文艺思想问题留下了“尾巴”。

    1986年胡风去世,一篇小小的悼词, 闹了许多风波,以至在去世7个月后,追悼会才得以开成。1988年6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补充通知》。至此,胡风才彻底平反。这么一件明摆着的政治迫害事件,却要平反三次,可以说是极耐人寻味。

    贾植芳先生说,“尽管有些当初迫害胡风的人后来自己也受到了迫害,可在这些人眼里,他们的受迫害是真正的冤案,而胡风却是活该”。

  • 脑子里的水——我所向往的平民《夜宴》之济南版 #
  • 富士康案忽略了最重要的主体 #
  • 内斗的结局——一本杂志的一年 – 西祠胡同 #
  • 英国的评论坚守,一天刊出8个版观点评论 – 西祠胡同 #
  • 忽然回到20年前(组图) – 西祠胡同 #
  • 南方三报业的“潜规则” – 西祠胡同 #
  • ]]>

    伶人、洪升、理学家

    自今夏迁崂山,杂事渐无,孤灯伴月,夜深无聊,茶一杯,书一卷,自是有趣,复是感慨,观今鉴古,观古鉴今其实一也。

    清代有个倒霉的伶人,给雍正演《秀襦院》,中有《郑詹打子》一折,表演的很好,唱念坐打都让皇帝满意,得赐食御膳一道的殊荣,但是这个家伙不识相,因戏中郑詹为常州刺史,就顺口向皇帝打听,如今的常州府台是谁。雍正大怒,你只不过是个卑贱的优伶,有什么资格擅自询问朝廷官员?立即命人将其杖毙戏台之下。

    康熙27年(1688年),康熙生母孝康皇后佟桂氏薨,次年八月,洪升和赵执信、查慎行等人宴饮,席间观看洪升新作《长生殿》,很快遭人告发,洪升作为编剧入狱,革去国子监生功名,永不叙用,晚年生活潦倒,醉酒落水而死。于是有“可怜一曲长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之叹。
     
    朱熹鼓吹“革尽人欲,复尽天理”,是为理学,但他自己却引诱两个尼姑做妾,他的大儿媳在丈夫死后却有了身孕。

    ]]>

    对不起,青岛没生活也没质量

    按理说,我在别人的眼中应该是有生活的,不是高校教师一度都进了高收入阶层了吗?最近又来了个青岛的生活质量全国第二,我是他们两者中的交集,那么我应该是幸福的。

    但现在我告诉你,在这个叫做青岛的城市,我和我的朋友们从来没有所谓的幸福感,甚至说,我们活的很凄凉。据说这次评价是“在对287个地级及地级以上城市的居民收入、消费结构、居住质量、交通状况、教育投入、社会保障、医疗卫生、生命健康、公共安全、人居环境、文化休闲、就业几率等12项评估子系统”中进行的,专家学者们上百了吧,他们收的这些城市的钱也不少了吧?

    说钱,最近阿忆说自己月收入4786元,不走穴就活不下去,本来我想骂他,一个副教授,收入应该不错了,你到青岛看看大多数副教授收入多少?青岛的消费水平我觉得快感上北京了。在高校里,别看那么多人都有车,把每个人的工资算算你会产生怀疑。其实,高校也是中国贫富差距的重灾区。那么青岛的普通职工呢,去问问就知道了,如果能在全国名列前矛是真实的话,我对这个国家的发展状况持怀疑态度。

    居住质量,青岛房价现在平均快7000了吧,济南才多少?老百姓买的起房子吗?反正我工作三年了,连首付的钱都没有,就是那些买了房子的,多少不是透支了未来的青春?他们连房奴都不如。所以,有时候我觉得,中国目前经济发展是在透支未来换来的,因为拉动经济的很大一块是房地产,而房地产是在透支未来的。

    其他所谓的居住环境什么的,扯淡吧就,没有听说过这座城市是镶在金边上的破抹布?专家们是不是在海边转了一圈就走了啊?强烈建议到四方等走一走看一看,大人先生们。这个事出来后,各种媒体都在头版报道,不错,这是一个讨好政府的机会,但中国各种奖项多如牛毛,怎么评出来的,相必都清楚,媒体是“卖良心”的,可现在他们连良心都没的卖了。

  • 法拉奇新闻作品中文学技巧的运用 – 西祠胡同 #
  • 美联社最优秀的特写作家佩尔.皮特关于写作的经典语录 – 西祠胡同 #
  • 《新周刊》青春期还是更年期 – 西祠胡同 #
  • 如何让“非合作型”采访对象开口 – 西祠胡同 #
  • 记者手册1-10 – 西祠胡同 #
  • 写给大学新生的一些感言 – 西祠胡同 #
  • ]]>

    鲁媒近期动态

    一、多本一人杂志创刊

    近期,多本一个人编辑的文摘类杂志出现,编选者大多为不折不扣的才子……(略)

    二、《新鲁商》杂志自8月起改版

    新鲁商杂志在创刊后一直遭受刊号困扰,曾采取租用《青年记者》刊号、增刊号的形式进行出版。自8月份开始,改版后的新鲁商每月20日出现在各消费场所。

    改版后的《新鲁商》拟将现有版本拆分成A版(财经人物版,60页码)、B版(广告生活版,60页码),A版以财经新闻、评论、信息和人物为主,突出学术性;B版以广告和生活资讯为主,突出赢利性。实际上,改版后的新鲁商用DM杂志与内部资料准印证的形式捆绑上市,也就是我以前所提到的D+M的杂志盈利模式,这在一定程度解决其刊号困扰的同时,也能让广告额有所增加。

    三、家庭生活报划转大众报业集团主管

    8月14日,家庭生活报社变更隶属关系协议书签字仪式在山东新闻大厦举行,家庭生活报社整建制划归大众报业集团主管。

    家庭生活报社划转后,将由经济导报社作为主办单位具体接管(大众报业集团类似的情况还有《半岛新生活》杂志,集团主管《半岛都市报》主办)。在签字仪式上,大众报业集团吕德一表示,家庭生活报在划转后,在继续坚持生活服务类报纸特色的前提下,将更改报名,重新定位,在市场空间几近饱、新闻环境“坚持正面报道”的山东报业市场上出现一张什么样的报纸,现在还是未知数。

    经济导报为改变自身离退休人员过多,经济负担重的状况一直积极寻求经济增长点,此前就利用《经济导报》刊号推出文摘类报纸《他+她》周刊,独立发行,受到市场认可后,又推出《天下财富》,《家庭生活报》划转后成为一张新的文摘类报纸也有可能,《家庭生活报》本身也办有《环球》、《生活》、《家长》周刊,。

    此前,家庭生活报打算创办青岛版,看来没戏了。但是,划转后的《家庭生活报》网站上挂出了这样的内容:

    由于特殊原因,本报社行政公章已不在法定代表人掌控之内。为保护报社与个人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特此声明:凡本报社2006年8月28日以后签署的一切协议、文件、文书材料,未经本人亲笔签字并确认的一概无效,本人对此所引发的一切后果概不承担责任。
                         家庭生活报社法定代表人:谢遵祥
                         2006年8月31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