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给《明星BIGSTAR》一条生路

《明星BIGSTAR》已经停刊不是一次了,因为他一直没有自己的刊号,三年来整天和这个合作和那个合作,好像有次租人家刊号被查处后连人家《都市天地报》总编辑张振兴都被撤了。今年7曰好像又被查了一次,这次被查是和《购物导报》的合作,不过两个月后的现在,这份报纸复刊

江湖上说《明星BIGSTAR》是当年《21世纪环球报道明星周刊》随母体一起被CUT后,投机者的一份产品,但无论如何,这份橙色报纸还是掀起了一些风暴滴,开创了大陆狗仔报纸的先河,把人家冯导家的地址给公布了,人家要怞丫的,人家偷拍十面埋伏……这是何等的敬业啊,大陆哪家媒体能让人家竞争对象把自己当成新闻啊,人家就能,所以人家敢说“俺们就是娱乐界”,当然随着它的不断变换东家,我觉得无论是从版式还是内容还是刚创办之初的好看,可能当时有明星周刊可以学习吧。

《明星BIGSTAR》的屡次被查与违规操作有关,与新闻环境有关,其实主管部门应该想一想,在四平八稳的报纸当中,在这么有意思的娱乐界中,人民群众是多么需要八卦一些啊,人民群众是多么需要生猛啊,但愿这次的复刊能长久一些。不过也无所谓,他们的生命力挺顽强的。

  • “唱衰”中前进?2006博客界发展的几个问题 #
  • 从穷人到大款的中国影响力 #
  • web2.0下资讯站发展走向 #
  • 互联网新闻编辑的三重境界 #
  • 阳光导航上市嘘声:电子杂志要玩工业化?-搜狐IT #
  • 南方都市报广州新闻编辑大纲(初稿) #
  • ]]>

    精品购物指南进军全国市场

    精品购物指南》新刊《风尚志》,创刊号7月25日上市,现在我手里拿到的是第5期。

    这本杂志一刊三册,分别为《女主角》、《星时尚》、《达人派》,有机整合了女性、男性、明星三大重量级版块。除去6个封面,正文136P,铜版印刷,推广价3元,虽然杂志目前宣称是周刊,但看出版日期,目前实际为旬刊。

    去年岁末,精品购物指南推出了同一刊号的所谓月末版《品位》随报发行,《品位》推出后有人说,精品想要做什么,现在答案出来了,他们想试水全国市场,《品位》仅仅是个试探而已。现在这本创刊仅仅5期的完全时尚周刊已经在全国一线城市的报摊上都可以见到。他们本身做时尚消费类杂志的经验和眼光加上3元的超低价,这份杂志对目前走时尚路线的城市杂志将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精品购物指南》号称单份传阅率为4.2人,每周影响着超过百万时尚人士的品牌认知、消费理念,并直接、决定性地影响着他们的消费决策,他们称雄北京市场那么多年,怎么能不对全国市场动心?而《品位》无论怎么说都是有违规的嫌疑,并且无法走向全国市场。再加上目前的时尚消费类出版物烂街,而时尚消费类正是《精品购物指南》的强项,所以他们要出一份新刊。

    顺便说一下的是,《风尚志》的前身是1991年创刊的《现代文明画报》,主管单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此前有媒体报道《现代文明画报》是国内第一家申请破产的媒体,现在关于假破产的帖子到处都是,原职工也在抗议,而这种抗议是很难有效果的。

    ]]>

    胡风:眼里朦胧望圣旗

    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现当代文学的研究是缕不清楚的乱麻,谁谁谁某某某,乱成一团,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不是干净的,人性使然,四年后重读“思忆文从”《六月雪》,见贾植芳先生文章,记下如下关于胡风的点滴,一个知识分子的命运在政客中间如是。

    胡风在1955年被逮捕后,在监狱里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空中悉索听归鸟,眼里朦胧望圣旗”。可惜的是,这面“圣旗”,直到他生命的最后,还是在那儿“朦胧”着。

    1966年,胡风的对手周扬一伙被打倒,胡风并没有按照监狱当局的要求,对周扬他们落井下石,反过来“揭发批判”一通,因此,他的命运不但没有改变,反而罪加一等,由已到期的有期徒刑改判为无期徒刑。

    1976年,“四人帮”倒台了,胡风却因新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中有毛批胡风的“按语”,又被与“四人帮”挂起钩来批判,而且似乎比“四人帮”还要可恶,起码是罪行不下于“四人帮”;“拨乱反正”后召开全国第四次文代会,一般文艺界的冤假错案都得到了平反,而胡风却仍然不能出席,直到所谓“胡风返革命集团”一案不得不被平反时,还对他的“政治历史”的问题和文艺思想问题留下了“尾巴”。

    1986年胡风去世,一篇小小的悼词, 闹了许多风波,以至在去世7个月后,追悼会才得以开成。1988年6月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补充通知》。至此,胡风才彻底平反。这么一件明摆着的政治迫害事件,却要平反三次,可以说是极耐人寻味。

    贾植芳先生说,“尽管有些当初迫害胡风的人后来自己也受到了迫害,可在这些人眼里,他们的受迫害是真正的冤案,而胡风却是活该”。

  • 脑子里的水——我所向往的平民《夜宴》之济南版 #
  • 富士康案忽略了最重要的主体 #
  • 内斗的结局——一本杂志的一年 – 西祠胡同 #
  • 英国的评论坚守,一天刊出8个版观点评论 – 西祠胡同 #
  • 忽然回到20年前(组图) – 西祠胡同 #
  • 南方三报业的“潜规则” – 西祠胡同 #
  • ]]>

    伶人、洪升、理学家

    自今夏迁崂山,杂事渐无,孤灯伴月,夜深无聊,茶一杯,书一卷,自是有趣,复是感慨,观今鉴古,观古鉴今其实一也。

    清代有个倒霉的伶人,给雍正演《秀襦院》,中有《郑詹打子》一折,表演的很好,唱念坐打都让皇帝满意,得赐食御膳一道的殊荣,但是这个家伙不识相,因戏中郑詹为常州刺史,就顺口向皇帝打听,如今的常州府台是谁。雍正大怒,你只不过是个卑贱的优伶,有什么资格擅自询问朝廷官员?立即命人将其杖毙戏台之下。

    康熙27年(1688年),康熙生母孝康皇后佟桂氏薨,次年八月,洪升和赵执信、查慎行等人宴饮,席间观看洪升新作《长生殿》,很快遭人告发,洪升作为编剧入狱,革去国子监生功名,永不叙用,晚年生活潦倒,醉酒落水而死。于是有“可怜一曲长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之叹。
     
    朱熹鼓吹“革尽人欲,复尽天理”,是为理学,但他自己却引诱两个尼姑做妾,他的大儿媳在丈夫死后却有了身孕。

    ]]>

    鲁媒近期动态

    一、多本一人杂志创刊

    近期,多本一个人编辑的文摘类杂志出现,编选者大多为不折不扣的才子……(略)

    二、《新鲁商》杂志自8月起改版

    新鲁商杂志在创刊后一直遭受刊号困扰,曾采取租用《青年记者》刊号、增刊号的形式进行出版。自8月份开始,改版后的新鲁商每月20日出现在各消费场所。

    改版后的《新鲁商》拟将现有版本拆分成A版(财经人物版,60页码)、B版(广告生活版,60页码),A版以财经新闻、评论、信息和人物为主,突出学术性;B版以广告和生活资讯为主,突出赢利性。实际上,改版后的新鲁商用DM杂志与内部资料准印证的形式捆绑上市,也就是我以前所提到的D+M的杂志盈利模式,这在一定程度解决其刊号困扰的同时,也能让广告额有所增加。

    三、家庭生活报划转大众报业集团主管

    8月14日,家庭生活报社变更隶属关系协议书签字仪式在山东新闻大厦举行,家庭生活报社整建制划归大众报业集团主管。

    家庭生活报社划转后,将由经济导报社作为主办单位具体接管(大众报业集团类似的情况还有《半岛新生活》杂志,集团主管《半岛都市报》主办)。在签字仪式上,大众报业集团吕德一表示,家庭生活报在划转后,在继续坚持生活服务类报纸特色的前提下,将更改报名,重新定位,在市场空间几近饱、新闻环境“坚持正面报道”的山东报业市场上出现一张什么样的报纸,现在还是未知数。

    经济导报为改变自身离退休人员过多,经济负担重的状况一直积极寻求经济增长点,此前就利用《经济导报》刊号推出文摘类报纸《他+她》周刊,独立发行,受到市场认可后,又推出《天下财富》,《家庭生活报》划转后成为一张新的文摘类报纸也有可能,《家庭生活报》本身也办有《环球》、《生活》、《家长》周刊,。

    此前,家庭生活报打算创办青岛版,看来没戏了。但是,划转后的《家庭生活报》网站上挂出了这样的内容:

    由于特殊原因,本报社行政公章已不在法定代表人掌控之内。为保护报社与个人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特此声明:凡本报社2006年8月28日以后签署的一切协议、文件、文书材料,未经本人亲笔签字并确认的一概无效,本人对此所引发的一切后果概不承担责任。
                         家庭生活报社法定代表人:谢遵祥
                         2006年8月31日

    ]]>

    从南周到经观

        昨天晚上,忽然想给大学时候一哥们打电话,他那里有全部的《21世纪环球报道》,我忽然想加深一下对这份无限休刊报纸的理解。但这个电话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打,一是时间忙不过来,再就是我觉得现在以事件报道为主要对象的时政类报纸还有多大的市场,前几天我说现在的人精神构建几近于无,所以在这种环境中人们会关心这类报纸吗?

        所以,有的时候说现在环球、南方周末这样的报纸大不如从前,应该也不完全是江艺平继任者们报道内容的原因,其实即使江当年以50人的采、编队伍带来了超过1亿元的广告收入,其让后人称道的是他的人文关怀,让人记住的也是她每年的发刊词,那些“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句子激励的不仅仅是中国的记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份报纸或者一份杂志,可以没有很惹眼的黑幕类的新闻,可以没有来自权力集团的消息,但你不能没有人文关怀,没有打动人内心深处的东西。

        从21环球扯到南周然后扯到经观,似乎有点远。但现在买《经济观察报》的人越来越多,报纸也有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味道,今天早上我去买报纸的时候连那个卖报的老太太都说,这张报纸现在特别好卖。经济观察报是给“有财富、有权力、有理想、有未来”的四有新人看的,这样的人群似乎不是太希望天天看到花花绿绿的时尚玩意,他们可以品味,但他们不会沉迷,那些时尚杂志是办给他们的情儿们看的,所以两者相对,前者更能持久并能赢得世人的尊敬。

        目前时尚娱乐类的杂志烂街,越来越趋向于画报或是杂烩,在广度上见长,深度上则越来越差,所以强调可读性以及迎合目标读者精神文化虚荣心的杂志更容易胜出。于是在“深度报道”和“公信力”之外,经观推出了增刊。《Life Style》《CEO》等,完全具备了一般杂志的特质,甚至在水准上超越了大部分杂志,其实,很多买这张报纸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完它所有的内容,只是寻找自己的兴趣点而已,而对于我来说,兴趣点是它每期的增刊,目前的增刊与我的阅读期望有点吻合。

        写的乱七八糟逻辑不清,当然只是一点个人想法,可能会对别人形成误导,但不要跟我提客观,这个世界客观的事有几个?

    ]]>

    冲那六块钱,你也要买

        上班路上,在翻新出的一期《半岛新生活》,封面不错,周什么伦,据说这个姓周的只要上了杂志封面就好卖,其实看起来还是怪好看滴,有味道,怪不得好卖呢。其实要是郭敬明做封面也挺好卖的,很多人买的就是个情调,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光着屁股的美女,你不觉的现在很多看杂志的人都得了审视乳房疲劳症了吗?

       有人在新闻网吵起来了,有个ID是本报评论员的哥哥发了张图片,于是就有个什么坛坛罐罐出来说风凉话了,于是俺也加入了,坛坛罐罐看来是做过很久时间杂志的人,他说新生活目前不入流,相对于全国杂志来说,他这样说有一定道理。但是他可能不知道,就是坛坛罐罐这样的“高手”基于某些原因他也不可能作出什么好的内容,此外加上这本杂志的运作体制很明显的阻碍了他的发展,虽然他的东家一向自称在管理上是最灵活的。

       但这本杂志还算是不错的,一点点的进步。本期没有买的话,尽量去买本吧,我看有个进5本的报摊还剩下一本了昨天,送周什么的大型海报,拿着杂志去买这个依然啥啥的的专辑的话杂志抵用6块钱,就等于白送了,好处多多,买了吧,否则会后悔的。

       比如少年创富的内容都是不错的,怎样能在20岁的时候身家百万,看看就知道同龄人是咋做的了。至于其他内容,私下交流,不多说了,出来混总是要站队的。

    ]]>

    愧对以及我的困惑与寂寞

         大学毕业后的这些年里,见很多的人经历很多的事,于是对于“愧对”这样的词很自然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和陌生感,但还是经常听到,在贪官或真或假的忏悔里,在官员的自谦里。

         于是,很自然的对这个词语缺少亲切感,时下大都觉得别人愧对自己,有谁能发自内心的说自己愧对别人?更何况是被人一直说来道去的鲁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在纷扰的文学研究中,对于鲁迅的研究特别是官方基调下的研究成了一门显学,言必称鲁迅却少读其文者如过江之鲫。但李新宇先生却在几年的时间里与鲁迅、胡适、陈独秀们你你我我的交谈,最后他说自己“愧对鲁迅”。

         在我所读书的大学里,李新宇先生已经是一个传说,我到达那所学校的那年,先生远走吉林大学,但是在校园里四处流传着关于他的传说,就仿佛那个身材高大的大胡子学者依然在满是落叶的校园里穿行,再后来读一些先生的文章,听一些关于他的故事,于是后悔没能亲聆教诲。

         大学四年后,关于曲阜冬天的记忆只有阴冷的天气,没有太阳,四处是灰蒙蒙的天,有些时候还能想起北操场里铺满煤灰的跑道,以及操场上跑步的学生和偶尔飞起的几只鸟雀。在这本书的后记里,我知道也是在1990年一样的的冬天,先生在寓所小小的书房里,一天天枯坐着,为了寻找一种平静的心境,他开始重读“五四”先驱们的书,其实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校园里,正在读大学的先生每天所做的事就是在图书馆的一角安静的读那些先贤的书,但我想那个时候该是敬仰或者膜拜。

         但10年之后的1990年,为了寻求平静心境的先生,一边读一边写下一些感想,断断续续的读,也断断续续的写,其实与其说是感想倒不如说是交谈,就象今日在网上论坛的帖子或者在冥冥中与先贤们通过MSN之类的工具交流,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是交流,其中也有倾诉的成分,现在看来,那个时候李新宇的心中一定极其的苦闷或者事孤独,看不清路径,否则他也不可能说“从15岁到今天,每当寂寞的时候,我总是走向你,每当困惑的时候,我总是走向你”,于是在寂寞的无路的孤苦中有了最初的、寻找路径的“倾听与倾诉”。按照钱理群先生“精神界战士”谱系的自觉承传的说法,这个时期应该是李新宇寻找传承道路的一个时期,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对于自身的处境的扣问和思索。这也是先生后来关于构建“现代知识分子话语空间”的论断和追求前的苦闷的平静。

         从先生写下这些文字,再过十年后的今天,我已经很难在校园里找到如同先生那样的问道者了,即使有好学者也多是力求使自己变一技术的奴隶,精神构建几近于无,钱理群所谓的“自觉传承”难道要靠那些虚假论文发表者来实现?这是我今天的困惑和寂寞。

    ]]>

    杂志专题≠同题作文

        有朋友曾说新周刊在制造一个概念之前往往要讨论很长时间,弄明白后再操作。这样做出来的专题采访扎实、内容丰富、资料详实,当然受到读者欢迎。

        杂志专题的兴盛是不是因为新周刊的影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杂志一般都包含2-3个专题,由专题构成主要内容的杂志成了目前国内杂志的主要特征,于是在专题上较劲成了杂志竞争的主要手段,有周报甚至在创刊初出现了专题回家连老婆都不能告诉的故事(当然,这家偷发我稿子不给我稿费的无良媒体现在景况凄惨)。在一个好的专题甚至能影响本期的发行量的情况下,令狐磊们成了抢手货。

        可很多杂志却大多东施效颦,有些编辑以为专题就是找几个固定作者写个“同题作文”而已,如此操作,除了省事,结果可想而知。

  • 朱学东能否再续《南风窗》的辉煌? – 西祠胡同 #
  • 2006十大国产经典语录 – 西祠胡同 #
  • 告杂志编辑的10句话 – 西祠胡同 #
  • 老报人谈“透明看报法” – 西祠胡同 #
  • 冯小刚学聪明了 #
  • 厅局级享受竟成卷烟广告语? – 西祠胡同 #
  • 李亚鹏的劣质精子与中国明星的人口素质 #
  • ]]>

    取消赠品是四大时尚杂志的胜利

        忘了哪天,说起哪期杂志好卖,负责发行的哥们很坚定的来了一句,这期送的东西不少,2包洗发水还有海报。本来我的意思是当期的内容不错,可他这么一说我也忽然想起来,俺唯一的一次买《时尚》还真是为了他的赠品,我说了超值,绝对超值,我写稿子都是为了给老婆赚点胭脂钱,更何况买杂志?

        9月4日,中宣部、国务院纠风办、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邮政局在2007年报刊发行季来临前,联合下发《关于采取切实措施规范报刊发行秩序的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切实采取措施,加强对报刊出版发行活动的管理,进一步规范报刊发行秩序(目前,我国有1900多种报纸,9500多种期刊,还不加一号多刊的行为),于是有人乐呵了。

        但话说回来,这个事情能不能执行下去还真是个事,首先,这有干涉市场行为的嫌疑,报刊出版者只要按照规定出版,那么我没有违法,我怎么发行,我送多少东西,都是消费者得到了利益,即使是消费者抛弃了精神享受追求物质享受,其实目前杂志制造的精神享受还不如物质享受呢。再者,相关的规定也不是制定了一次两次了,有几次是真正执行下去了?现在县市级报纸又在创办了,不知道大人先生们看到没有。此外,有没有可能报刊发行方采用其它形式促销?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可行的,比如刚刚结束的《扬子晚报》一报两投的形式呢(我甚至曾经开玩笑说,如果《扬子晚报》可以这样操作的话,我一本月刊我完全可以出成周刊,月初交一次的钱,可以分四次来拿杂志,扬子晚报说是“一报两拿”的便民行为,那么俺这叫“一刊四拿”,更有利于消费者)?

        有人说了,国内送赠品最多的四大时尚类杂志《时尚》、《瑞丽》、《世界时装之苑》、《服饰与美容》都签署协议11月份不再送赠品了,他们不怕影响发行量我们怕什么?的确,他们一向以赠品吸引人,但是现在就他们杂志的厚度和价格,取消赠品影响也不是多大,说不定他们本身就处在一个长期送赠品想停找不到机会的的局面呢,这次恰好是顺水推舟,因为他们目前已经通过赠品成长起来了,已经树立乐品牌、完成了原始积累,想超越他们是有一定难度的,再赠送赠品下去只会给他们增加成本。现在好了,好机会啊,大家都不送了,他们底下的杂志没有了翻身的机会。

        所以,在傻乐呵的杂志同仁们还是不要笑了,那是杂志贵族的胜利,不是你庶民的胜利,想个办法才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