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小说》是杂志吗

怎么说来着?做记者要观察仔细,不要让采访对象牵着你的鼻子走是不?

嘿,给个好脸你就陶醉,给个红包你就OK,人家怎么说你就怎么写,这样的记者留着你说还有啥用?知名青春文贼郭敬明做主编了又,其实这本不是新闻,他以前做《》系列的时候不也是主编吗?

现在的新闻说是,人家“郭抄人”做的是杂志主编,对,人家《北京娱乐信报》说的是杂志执行主编,厉害啊,少年有为,掌握社会公器了(如果把媒体还作为社会良知代言的话,是否可以这么认为?),于是我就一直在等待啊,这小子编了本什么杂志啊,是胸大无脑的青春时尚还是凶杀暴力的“法律文摘”啊?还是一本新闻杂志啊?

今天终于见到答案了,原来编了一本叫做《最小说》的书,充其量说是杂志书,为了逃避国家的打击你也可以说是MOOK,但即使是赖昌星改名叫alai,这都是不能逃脱国家的制裁的是不?你说洋人都是这么弄得,洋人还不要刊号呢,在一些洋人的部落还可以吃人呢,这些难道也是理由?但是我们的记者同志却这样写青什么杂志市场的“黑马”什么“它的出现,与已有50年资历的《萌芽》形成了对垒之势。”这不是扯淡吗?一个系列丛书,怎么和杂志形成对比?

不要跟我说什么出版政策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不合法你就告他违宪啊,要么你就遵守他。写稿子的时候看清楚了,不要帮着郭“抄人”继续欺骗广大的青少年。根据国家的出版管理规定,这本书是有违规嫌疑的,而《郭敬明执掌<最小说>叫板<萌芽>》很明显的是新闻不实,连国家的新闻出版制度都不懂,新闻从业资格考试怎么考的?

在这一点上《京华时报》做的比较靠谱,人家说“青年作家郭敬明主编的杂志书《最小说》,上周刚刚上市就势头凶猛,裹挟着逼人的青春气息冲决上榜”。哦,郭敬明是一青年作家了?成年了?该负法律责任了吧?

]]>

欢迎庞龙当教授

今天早上真该用和珅的语气说两声,头痛欲裂,头痛欲裂啊。

早上起来头很疼,一夜没有睡好,做恶梦,昨晚和同学一起喝酒了,其实也没有喝多少啊。到办公室的路上去收发室拿报纸,呵呵,青岛早报,最后一版《口水歌手竟成终身教授》。

吼吼,亲爱滴,你张张嘴……你听这歌唱的多好,多么具有淫词荡曲的味道啊,想当年那可是红遍大江南北长城两岸啊,从白山黑水到南海椰林,人家那只蝴蝶可是要多牛就多牛啊,怎么也是各领风骚三两天啊。

现在人家当教授了,肯定有人质疑。这年头,屁大的一事儿就有人嚷嚷,我欢迎庞教授主要有两层原因。

第一,庞龙人家唱歌的实力在那里呢,虽然人家没有一直红着,但一直红着,除了权力作用,几个是自己个人原因红的?戏子嘛,各领风骚三五天是正常的,否则才是不正常的呢。既然红过,发过光散过热,就要给人个名分,是不?再说,人家说不定能给音乐学院带来新鲜血液呢,这多好的事儿?文人骚客你别瞎嚷嚷,还是早点回家去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也好让大爷们赏口饭吃。

第二,即使是庞龙没有水平,可教授我见多了,垃圾太多,也不多他那一个。我从上大学那年开始,就满眼是教授,连研究古文字的老教授找个小老婆的名片上也是教授。就是真教授又干了些什么?我见到的这些人精们做得可都是剽窃同门,相互压榨,欺负学生亚似家奴的事,看他们满口的仁义道德,其实一肚子的男盗女娼,庞先生这么年轻就是教授,还没有在爬向教授的过程中学会蝇营狗苟,所以还是处子之身,值得期待啊。

鉴于以上观点,本人欢迎庞龙教授给大伙儿哼个小曲,亲爱的你张张腿~~~~~

]]>

领导说了,书记不让上捐款稿子

一个学生得了脑瘤,正在打算做第三次手术,前两次手术已经花去了35万,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正打算将房子卖了,学生所在的学院以及她的同学发起了一个捐款,场面很感人,采访了2天,昨晚熬夜到一点写出稿子来。但今天领导说,学校书记说了,所有捐款稿子一律不能上,原因是不提倡,这种事情太多了,学校还有很多特困生……

有种很失望的感觉,冰冷冰冷的,忽然想起朱德泉先生写的一篇文章《让新闻的社会功能最优化》,市场化媒体尚且要尽最大的努力尽可能的对别人进行帮助,更何况这种口口声声培养学生的校园媒体?其实写这个稿子的时候也很矛盾,稿子写的很艰难。一是患病同学的舍友,采访的时候一直想透露一些东西,她们既想求助媒体,赢得大家的同情,但同时却又遮遮掩掩,其实我知道,她们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位同学的爸妈一位是医生,一位是老师,可这又怎么了?这也不是见不得人的职业啊?这样的家庭也不富裕啊。二是在捐款的过程中出现的场景不好写,有个曾经被评为感动青岛十佳人物的先生去了,带着记者去的,捐出了500元,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老师的捐款其实也不多,有人说是4000多,有人说是3000多。学校工会拿出了2000元,而学生一天的捐款一个校区是15752.68元,有的宿舍都是把自己所有的零花钱拿了出来,一位学院领导在接受我采访时候说,学校很多年没有这样的场面了,是啊,当所有的热情和爱心都不值得提倡,上那去寻求这样的场面呢?

原本想深入的做学生医疗保障的问题,但也知道这样深入下去,这个稿子更发不出来,采访的时候才知道学校的整个医疗报销才75万,其实平均到每个人的手里已经非常少了,更何况很多时候生病所用的药物根本就不在报销范围之内……

不想说了,反正稿子已经被灭了,连同我的热情长捐箱底,纸上一片歌舞升平,耳边一片阿谀奉承。我只希望接受我采访的学生不要骂我没有写这个稿子,谁要可以发邮件找我要。

  • 两名调查记者将笔尖刺向性与政治 #
  • 我们有什么品牌让美国《商业周刊》看得上 #
  • GE前CEO韦尔奇萌生经营报纸的念头 #
  • 黄永玉是这样对付记者的 #
  • 满城尽带黄金甲:满校尽是大波妹(多图) #
  • 李良荣:论中国报纸的两种写作风格 #
  • 杂志的作用 #
  • 关于中国传媒大学女生的两个极端误会 #
  • ]]>

    作为记者的限制

    昨天说了,整理谈话记录,但是今天又听了2遍,在赶一个稿子,谈话就没有仔细整理,写一点点关于记者的限制吧。

     

    仲伟志昨天在齐鲁周刊说,作为一个记者,要有正确的价值观、悲天悯人的情怀、用脚走路的体验。但同时刘彦说,一个记者的体能、知识体系、外语都限制着自己的发展,有些时候想做的很好,但由于这些限制了,在中国做记者需要的韧性和毅力。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在问自己,到底需要什么,现在,我对于刘彦的观点很赞同,恰好,这三者都是我所缺少的,这就意味着在目前,我不能做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好记者。

     

    今天在写一个稿子,但很久没有写这样的长稿子了,写的有些吃力,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在写新闻八股,我相信我的很多同行也是是这样,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新闻。所以,我需要改变。

    ]]>

    很久不去书店了

    绝交流俗因耽懒,出卖文章为买书。达夫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最近真是懒的可以,薛易说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好不好,那是昨天我把一段古文让他替我翻译过来。其实我觉得,这倒是我的正事,呵呵,很有趣。

    也很久不去书店了,其实青岛是有学苑、汉京这样不错的人文书店的,书城很少去,那些书让我眼花,最近我都是在网上买书,今天收到当当的书。计有老六所编《读库》0603、0604,令狐磊《杂志癖》、钱钟书先生《七锥集》(三联版)、李泽厚《中国现代思想史论》(天津社会科学院版)、王小波李银河《爱你就像爱生命》、桑德拉西斯内罗斯《芒果街上的小屋》、黑可可《艳遇昙花一遇》八种。除最后一种品相都不错。

    今天经济观察报的仲伟志、中国新闻周刊的刘彦、经济观察报的首席评论员邵颖波以及孟雷等在齐鲁周刊讲新闻,有时间把记录发上来。

  • 《外滩画报》与迷失的精英 – 西祠胡同 #
  • 西方记者如何用事实包装立场 – 西祠胡同 #
  • 中国杂志传媒的春秋时代已经来临 – 西祠胡同 #
  • 我们面对的是什么困难?——《深圳晚报》杨黎光 #
  • 能不能让你们的报纸有因有果,各种报纸主编们 #
  • 财经杂志十大批判 #
  • ]]>

    房地产杂志引发的思考

    上午上网,发现一叫JANE的网友发来的邮件,他说要讨论一下房地产方面的杂志,并打算把杂志分成宣传公司楼盘、传播居住文化、沟通业主这几个方面。房地产杂志,这是个问题,基本没有涉猎过。

    想起昨天晚上从百盛到了台东,然后坐30路回家,座位上吊着一些房产广告,是些DM,虽然夜间,但是很多人还在灯光下看,我也看了,觉得不错,很多时候买报纸是为了看房产,现在有真正的DM了。做杂志要考虑到刊期、受众等问题,再去考虑他的定位、风格,否则很可能出现那种叫好不叫座的情况。房产杂志也是如此。

    第一,刊期和内容,现在的杂志周刊基本是不可能,那么房产杂志如果是月刊的话,用什么来吸引读者?资讯可行不可行?低端杂志是给报纸读者看的,而普通百姓看房产,一般都是看报纸的房产广告,除了楼盘以外,很大程度上是看二手房价格,那么月刊的话明显滞后,即使是楼盘广告,花几毛钱买的报纸广告和几块钱的广告应该是同样的效果获得足够的信息。第二,定价和定位,一个人除非很有钱买房子投资,他一声可能就看那几次房产广告,但这并不是说和孕妇杂志一样,不受欢迎,但是房产杂志和育儿杂志是有区别的,育儿是一个长期并且很小心的事情,房产则要轻一些,所以不要拿育儿杂志来抬杠。那么,房产杂志究竟给谁看,这也是个问题,还是第一个问题出现了,一本杂志特别是房产杂志,定价一般是10块,那么这个价格读者接受吗?在我看来是否定的,至少我所接触的2家房产杂志都不是很成功。

    于是,是不是可以换一下思路,房产杂志能不能用很独到的内容办给给房地产开发商看?作为他们投资、推广楼盘、政策解读的内参性读本?比如,山东的楼盘在山西煤老板甚至是市民那里是非常受欢迎的,能不能给开发商提供这样的内容,而不是给百姓看的房产资讯?当然这需要专业的水准。此外,即使是咨询类的房地产杂志能不能做成家装杂志?每期用相对集中的方式推出不同风格的家装内容,吸引更为广泛的读者?

    说了,对房地产杂志不是很了解,小村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希望更多的了解者讨论,请给我发邮件。谢谢。

  • 媒体广告新趋势(9)(by 方军) – 思维的乐趣BLOG #
  • 男人装杂志回应超女性感照 称邵雨涵母亲不理智 #
  • 十大新媒体前途与命运之一:电子杂志 #
  • 自考新闻学(专)《报纸编辑》名词解释汇总 #
  • 一本杂志如何成功 #
  • ]]>

    立此存照,且去睡觉

    最近的事情不多,也不算少,有了新的发展很欣喜,但爱老婆才是最大的事情。

    第一,据说本期杂志只退了700册,自己很无耻的认为比几千册的时候要好——如果以读者是否买账来计算杂志好坏的话,这应该找各时间和龚程一起喝个小酒,庆祝一下。

    第二,对商业杂志开始了兴趣,这应该对于我的业余生活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开始看《财富》、《福布斯》以及大陆出的《东方企业家》、《新财富》、《财经》。

    第三,可能要稍微做些转型,策划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所谓策划其实就是对于读者以及受众心理的把握,而不是策划者自身的心理感受,这是我最近的感想。尝试企业营销以及形象系统的策划,并有了进展,至少在物质上能有所收获。如果杂志和报纸是理想,那么这是生存。

    ]]>

    传说中的《鲁南商报》试刊号

    传说中的《鲁南商报》试刊号,看起来不是很好,版面显得比较单薄,报头显得不大气,内容也没有体现出商报的特点来。试刊的头版广告竟然是驾校的广告,对于拥有众多品牌企业的临沂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信号,是否也说明了商家对于这份新刊的不认同?

    据称,这份报纸将在鲁南地区,也就是日照、枣庄、临沂等传统意义上的鲁南地区同步上市,与当地日报社联合办刊,有地市新闻版块,当地日报社操作,这倒是一种全新的新闻操作模式。但本身拥有自己报纸的日报社能否共同经营这张报纸来削弱自己品牌?这是个未知数,还不如直接建立自己记者站进行新闻采编工作。

    临沂作为一个物流经济特别是小商品批发发达的城市,出现一张商报也未尝不可,但是要走商报高端路线的话恐怕很玄。同时,既然改商报,如果试刊没有体现出商业的特点,还是走以前《沂蒙生活报》的路子,可能不仅失去了原先生活报的品牌,也会失去很大一批读者。据透露,商报的目标是在临沂地区发行8万份,这个数字和《沂蒙晚报》将基本持平,加上在其他三地计划发行的三万份,这将是鲁南地区有影响力的媒体。

    据网友蓝色诱惑称,试刊发行不是很好,按常理,报纸试刊应该是收藏对象,读者至少也抱着新鲜的角度买份,这也是一个不好的信号。据称,后天也就是27日,将出试刊2期。

    ]]>

    博客实名年度头号扯淡

    按理说,我不应该说他们扯淡啊,反正我的博客早就实名了,但我的实名是我个人的意愿,就跟人家不愿意实名是人家的意愿一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说的很明白了,我想叫什么名字,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这和笔名一样,只要我不用这个名字去上户口就是了,就算是上户口,只要我履行了法律程序,那么我就是合法的,什么时候见过笔名也要备案了?要是笔名也要备案的话,那麻烦大了,我用过的笔名海去了,我一个一个的备案,那还不把我累死?或者,套用那个互联网协会的说法,要编辑知道你就是了,要是编辑不知道怎么办啊,批评某个部门的,那还不等着秋后算账啊?

    博客出现的时候,网上流传着一个写博客的注意事项,其中的一条就是不要写自己的工作,特别是不要在博客中写自己的同事啥的,要是这一实名制,和你写新闻一样,即使是你没有批评A,可能因为对于一件事上对于合作者B的极力赞扬,也可能引起A的不满,更何况是你在博客上可能发牢骚?那样好了,等着吧你就。

    以前只有印刷技术的时候,可以实行报禁,但后来网络出现了,不能实行报刊那样的管制啊,也管不过来,这个时候着实头疼了一阵,但后来发现管住那几个网站就行了,他们也不敢等什么过激言论,因为这些网络公司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无论好的坏的,敏感字符有一大串。再后来,个人博客出现了,这是一个强大的媒体,我的博客现在几个月的点击量也到了18万了,忽然发现不是那么好管理了,于是非营利性网站要备案了。可是,我既然备案了,本身就是实名制了,我的域名你到信息产业部的网站上一搜索就能搜到,你凭什么要我再去实名?这不是典型的扯淡吗?又有些专家学者闲着没事干了?话又说回来,那些没有备案的服务器在国外呢,你难道让所有用中文写的博客都来个实名制?这不利于汉字文化的传播吧?我的学者先生?

    还有,我知识很有限,互联网协会是个社会团体吧?社会团体能立法?这个问题有知道的给解释一下。谢谢了先。

  •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品牌战略解析 #
  • 闵大洪:个人博客影响有限 不会过度商业化_互联网_科技时代_新浪网 #
  • 强势报纸应当强在哪里? #
  • 重温久远记忆 文革文章:智擒王光美 #
  • 男人穿衣服的杂志和女人不穿衣服的杂志 #
  • 传媒公司怎样玩转WEB2.0 #
  • 闾丘露薇:中国媒体为何热衷报导“百富榜” #
  • 那些正在新媒体打滚的传媒精英们 #
  • 防止新闻失实的八个方法 #
  • 点准“好新闻”的“穴位”——读普利策新闻奖作品 #
  • ]]>

    中国杂志的幼稚病

    对于杂志业,国内的发行人们正在经历着一场从内容到形式上的幼稚病,这场幼稚病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并让一些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我们的杂志发展比国外晚,无论是在办刊理念、办刊思想以及操作方式上远远落后于西方,学习是好事,但我们的学习有些滑稽。现在的杂志发行人总是喜欢跟在国外同行的屁股后面,一边用三两个员工拷贝国外上百个员工制造出来的杂志风格,一边沾沾自喜的向国人宣布,“合作了”、“国际化了”、“世界一流了”,这样制造出来的杂志胸大无脑,看起来华丽无比,实际上不堪一击,很多公司制做的杂志,本身员工在花着三四千元的工资,而宣称去教那些资产过亿的资本者怎样享受这个物质时代,我不知道杂志发行人有没有觉得本身就显得很荒诞?而国外的时尚大刊就不是这个样子,他们都是做给收入和自己相当的人,编辑和读者一期分享自己的消费体验,这和我们的拷贝是两种不同的精神。

    我们的杂志还陷入了制造概念的误区,新周刊的成功让制造概念成为许多办刊人心目中的利器,制造概念一哄而上,岂不知,新周刊所谓的概念或者是策划,实际上是对时下读者流行思想的一种敏锐的把握和体验,而不是一堆内容的集合,同样的内容如果在不同的时机出现,那么结果的差别是非常大的。

    说到学习,国内的杂志在前面都开始开设了盘点一类的栏目,但是那些没有脑子的编辑,做这些栏目的时候丝毫没有自己的主见,没有目的,随便从网上整合一下就放了上去,甚至我发现一家杂志06年10月放上了04年就已经为大家所熟知的内容,这样的编辑早该回家了。这样的栏目如果我是做一本区域性的杂志,不如做这个区域的新闻大事盘点,再自己分小类整合,区域外的只有大事才也作为一个小类整合分析一下,这里面一定要用心,否则一个苍蝇坏了一锅汤的效果是会出现的。

    我以及和我出生在同一个时代里的人被称为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互联网的到来以及传媒业的发达让海量的资讯蜂拥而至,但是现在我却发现,我的知识量以及视野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少了很多,我甚至不如上中学时候知道的问题多,也不如中学时代知道的范围广,即便是天天在电脑前呆着,每天翻阅大量的报纸杂志,也没有多少能够进入视野中来,现在的阅读只是看看报刊的标题就够了,我不需要知道太多,并且那些记者的文章也不会告诉我太多。

    或者是我们现在又到了《时代》创刊的时代,这样的时代里我们需要这样的一本杂志,繁忙的生活结束后,翻开他我就能知道最近所发生的一切,前面是精炼的新闻盘点,接着是眼光独到的分析,接下来的新闻、财经、文化以及时尚内容都是精心雕刻而又绝对权威的内容,这些内容能够直达读者的内心,无需忍受冗长而又无聊的杂志记者编辑的唐僧式聒噪。很可惜,这样的杂志还没有出现,寄希望于许知远、令狐磊们?其实我觉得他们精心打造一本杂志就够了。

  • 程益中:还原与再现——南方都市报发刊词 #
  • 我离大记者还有多远 #
  • 冷眼看南都十周年改版 #
  • 时尚类杂志总评榜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