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期刊市场依旧存在

学术期刊收费发表论文已经成了一个社会的公共话题,学术期刊的这种行为让学术的公正性和神圣性荡然无存,同时让职称评定等一系列的行为丧失了平等性,于是表面上,学者们纷纷对其口诛笔伐,暗地里依旧交版面费发文章。

但学术期刊也有其自身的难处,如果不版面费,那么杂志社的生存就存在问题,据我所知,一般的学术期刊现在发行都在几千份甚至更少,在没有拨款的情况下,生存是第一要义,所以在先保命的情况下,只能收费。

但是,最近CCTV.com引用了《基督教箴言报》的一个消息,说是

在博客发表科研论文和出版电子书非常容易,以至于人们开始怀疑那些学术杂志是不是要被荒废了。互联网提供了一种新渠道,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络查找和阅读科学论文。博客和电子书提供的自我出版方式,网民对论文的使用放大了科研的价值,因此一些人推测:行业性的学术期刊要被闲置了。

我个人觉得,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至少是在中国目前的环境下不可能出现。理由如下:

第一,中国的刊号还是稀有资源,是“特许经营”,虽然目前进行了一些改革,但传媒的基本属性没有改变。所以,目前媒体依旧是国有的无形资产,虽然现在存在各种合作出版的情况,但事实是,公司和媒体之间的出版合作,一旦发生纠纷,最终倒霉的是公司,原因就在于这种合作本身就处于灰色地带。在这种情况下,刊号的拥有方会为保留手中的刊号默许他本身的违规行为。

第二,中国的职称评定制度没有发生改变。依靠论文等对一个人的学术水平进行衡量存在不合理性,这是事实。但是,这如同高考一样,在没有新的、更合理的评价方式出现以前,还要采取这种评价方式,至少这还是一种客观的标准,还能多少减少目前职称评定中的人为因素。所以,论文的市场依旧存在。

第三,学术期刊没有市场。在中国的媒体改革中,是不可能所有媒体走市场的,因为有些媒体根本不可能在市场中站稳脚跟,比如学术杂志,一年能看几本学术期刊?但是杂志要生存就必须用钱来支付印刷费、发行费各种费用确实不少。

第四,我以前说过,有些学术文章写的就应该收钱,不收钱对不起天下苍生。在此不再赘述,可以看我以前的博客。

第五,在时下的职称评定中,看的是有国内统一刊号的学术期刊,而只有国际刊号的杂志在大陆是得不到承认的,这就更不用说《基督教箴言报》中说的互联网出版,这些都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博客还是电子书等新的形式,都不是国家资源评定的结果,而学术期刊是。

所以,在目前的媒体管理制度以及职称评定标准存在的前提下,学术期刊的末日就不可能到来。报道中只是一种学术期刊理想化的状态——用于学术交流——下的理想化的结果。如果学术期刊仅仅是一种学术交流的作用,那么我承认,他很快就会消亡。

]]>

专家办刊商人办报

昨天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顺手拿起了一本商业类的杂志,本想仔细利用这段心情不烦躁的时间看看,但是没有看完一篇文章,我嗖的一声扔了出去,拿起了一份旁边的旧报。这份垃圾报陪我度过了这段时光,真是谢谢啊。

当时我觉得,杂志上的文章写的比我拉的屎还要臭——虽然这样说有点俗有点恶心,虽然这份商业类的杂志在国内享有盛名,但确实如此。我看到的那篇文章在我这样的外行那里看来都是不仅胡说八道而且文理不通,看这样的东西简直是受罪,比我读到的学术论文还要折磨我,还在我看来不如看快速阅读的报纸,打打杀杀,声色犬马,一会就过去了,心理至少不觉得那么难受。

想起我当年找工作的时候,有些人说你适合去家周报或者去杂志,不适合去日报,因为日报不适合思考,后来我还真在日报呆过一段时间,做了一名扫街记者,我们自称写的都是“垃圾稿”,所谓狗撕猫咬人上吊,一点与新闻道义有关的东西都没有。

而周报和杂志呢,能够深入,特别是当时的《南方周末》风头正劲,于是觉得却周期长一点的媒体更好,最起码不会让自己废了,时间长了在某一领域不成专家至少还能了解问题的实质,让自己活的明白,至于后来到了高校这是后话。

但是现在,我发现媒体中人不是这么想的,投资商选择杂志是因为杂志的投入要少,不像报纸,几千万唰的就没了,而杂志呢,几百万,说不定能维持一年。至于记者,周期长的媒体,不是那么急于催稿,所以可以偷点懒。但是他们忘记了周期性长的媒体的生命特质,周报或者杂志,其生命力恰好在于他的深度,没有了深度,没有了权威性,就一切玩完。

而报纸是快餐类的产品,他是眼球经济,读者在报摊前5秒钟,两眼把标题一扫,基本确定了自己的这几毛钱给了哪张报纸,这时候他们是不需要深度的,他们需要的是刺激,凶杀色情曝光揭黑,什么刺激眼球上什么,于是这是很适合商人去哦操作的东西。

所以,窃以为,对于媒体来说,应该是专家办刊商人办报,这样才能各得其所,读者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傻,其实他们比猴还要精。

]]>

凤凰周刊VS杜世成

很少推荐哪本杂志,说哪篇文章,主要是害怕给大家产生误导。在这个书评要给编辑交钱的时代,看推荐是很可怕事情。

不过今天还是要推荐一下本期的《凤凰周刊》,虽然封面是最突出的是“小姐问题”,这个不构成吸引力,主要是这期有关于前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的内容,题目是“杜世成折戟青岛”。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查看我的博客访问统计,很多的一个关键词就是“杜世成”,其实我在博客上没有写什么,就有一个被抓的新闻通稿。在这层意义上,如果我是主编,我会把大标题做成“杜世成折戟青岛”,并且本期在青岛多发,作为一份时政杂志,这比“小姐问题”更有吸引力。

这期吸引我的另一个话题是“大陆官方智库崛起”,好像此前他们做过“民间智库”的内容,其实这是比较吸引人的地方,看看中国到底有哪些学者。

其实,中国说“人走茶凉”、“墙倒众人推”,每次说起杜世成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原来天天说他多好多好天花乱坠的人怎么就忽然也说起他的坏话呢。难道以前一点察觉都没有?这样的木头人活着还有啥用?我还不知道以前天天给杜写歌功颂德的稿子的记者,是不是后来杜被抓的新闻也是此人所写,也不知道写的时候有何感想。

就这样,还有什么新闻可言,我曾经说过我不相信现在所谓新闻人的操守,他们靠自己的公信力换广告,并逐渐的将自己杀死。

凤凰周刊是本不错的杂志,我有厚厚的一大摞,“为全球华人提供独立评论”是这么说的吧?具体忘记了,没有杂志在身边,反正在大陆看不到这样的时政杂志了。有空的时候看看吧。

]]>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话说的有点绝,但是有点道理。

左上的报头是《经济导报》办的《新晨报》,由《他+她周刊》取得统一刊号后转变而来,原来这个刊号是《家庭生活报》,右上是上海《新闻晨报》。

左下方是《北京现代商报》变来的《北京商报》,北京日报社主办,2006年8月改版。右下是由《沂蒙生活报》改版而来的《鲁南商报》,临沂日报社主办。

如果什么时候有位北京商报的读者到了临沂,在报摊上买了一份《鲁南商报》,是不是会有一种迷离的感觉?只觉得时空错乱,不知身在何方?到底是北京还是临沂?是不是在做梦?掐掐大腿,还挺疼。

那么一个上海人到了山东呢?大街上一看,吆,不简单,《新闻晨报》发到山东来了,到手一看原来买了一份文摘报纸《新晨报》,不知道会怎么想。作为一张发行量不小的《新晨报》,不知道有没有攻占上海滩,要是攻占了,你说《新闻晨报》的伙计们会怎么想?

其实,只要新闻不相同就好,这些都是版式类似而已,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黄金时间是几点?

我刚才特意的问了一下,原来黄金时间是晚上演完新闻联播后的一段时间,但没有人告诉我个准确的数字,有说8点,有说9点的,无论几点了,反正不是11点。

黄金时间,从字面上来看就是和金子一样珍贵的时间,但是到底按照什么来评价是否珍贵倒是个问题。但无论如何,中国人按照一档电视节目来作为黄金时间的标志倒是一个创举,中央一套简直是功不可没啊。

因为重要所以重视。真理啊,于是,广电总急这次说,黄金时间不能播放非主旋律的电视节目了。主旋律和非主旋律怎么区分呢?这个问题是一个哲学问题,比喜剧电视还是悲剧电视区分起来难度要加大了很多,是不是只有红色的电影才是主旋律的?说不清楚。后来我仔细的看了下,说是卫视,就是上天的电视,当然了这种电视频道一般播出的都是歌舞升平的节目,因为外省人能看到嘛,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很多电视台都会有以批评为主的栏目,但这样的栏目一般都不上星,自己家里看看,收点广告费得了。

按照我同事们告诉我的这个黄金时间,这段时间我肯定不会在电视前面,我可能在电脑前面,只有晚上上床睡觉洗脚的那段时间我才会打开电视,那个时间早的话也是在11点左右,所以我这样的人适合在报社值夜班做编辑。但是我现在想,是不是以后也发布一条规定,晚上黄金时间网络上不能出现非主旋律的内容?这样多好。

其实我觉得,所谓黄金时间的确定根本就是若干年前的标准,现在像我这种苦大仇深的劳苦大众,可能只有到了快11点的时候才能安心的看会电视,这个时候叫做“夜深人静”。

当然了,也有人说,深夜的电视节目才最有影响力,因为按照国人的习惯,在外应酬的人刚刚回家,如果不是喝成我昨天那样,可能会老老实实的看会电视,放松大脑思考人生,至于那八九点的夜晚,说是家庭主妇们的“黄金时间”倒比较合适。

再延伸一点,现在都市报强势,而当年强势的晚报类报纸如果不是改成上午出就成了没人看的弱势媒体了,定位不准确吧,现在哪有功夫去品味那么多版面的闲情逸致?清茶一杯晚报一张的惬意生活除了退休在家的人,谁能做到?所以,晚报不妨学学深夜的电视节目,说不定能拾回影响力。

]]>

兰成长案,一二三四五六七

老百姓被打不是新闻,记者被打就是新闻,记者被打死更是天大的新闻,借此可以说很多事,比如舆论监督,比如记者采访权,比如打人者的凶残……如此,死者长已,生者说事。

这次,兰成长一案众说纷纭,好像又给了大家谈资,什么黑煤窑黑矿主,什么记者采访被打,什么真假记者。但是,我想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的简单。这次的事件是不是可以如此的分析。

第一,我们知道山西是新闻的重灾区,当然这与那里的煤矿有关,大家都知道,煤矿多了,容易出事故,煤老板们有钱,但害怕被曝光,于是就出现了记者排队领红包的丑闻。这对于报社来说是有利可图,所以在山西的记者站特别多,在山西的各种与“安全”有关的报刊记者特别多,当然假记者也特别的多。

第二,兰成长的试用人员问题。《中国贸易报》的名头不小,国家级的吧?现在大学生就业如此困难,不会连一个国家级媒体连一个高学历的员工都招聘不到吧?竟然沦落到一个初中生做专题部主任的地步?这是否有点不正常,当然,非常出色的新闻工作者是不需要什么学历的,但是这次好像不属于此列,我们在网上搜一下却没有发现这个记者站主任兰成长的任何新闻作品,这是一个怪事。同时,报社主任应该是报社的中层吧?中层还是试用期倒是第一次听说。

第三,试用期人员有无采访权?即使是这家报社确实很特殊,记者站的中层干部还要让试用期的人员担任,但是有人说兰成长是试用期人员,试用期人员没有采访权,怪事,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试用期人员没有采访权,没有采访权怎么对试用人员进行考核?没有采访权,兰成长手中的介绍信怎么解释?

第四,兰成长的采访任务问题。我们知道,记者很多时候是要自己找选题的,没有任何报社规定记者只有被安排采访才是真正的采访,也没有任何条例规定只有报社安排的采访才不是“个人行为”,才受报社的保护。

第五,兰成长是正常的采访吗?虽然我说了,试用期人员有采访权,记者不仅仅是有采访任务才能行使自己的采访权,但是兰成长的采访正常吗?这个事件中,根据报道来看,兰成长是奔着去敲诈的目的前往出事地点的,因为根据报道,兰成长对常汉文说“亮出我们的证件,对方至少得给我们一千元钱”,当然我们无法判定常汉文的回忆是否真实,兰成长已死,所谓死无对证。

第六,不能以“打击假记者为真凶开脱”,《江南时报》和《南方都市报》的评论者说的不错,即使他们是假记者,矿主也无权把敲诈者打死,更何况他们身上有工作证,虽然这种工作证不是国家新闻出版署颁发的,也虽然他们的记者身份确实耐人寻味,但矿主理应得到严惩。矿主如此嚣张,在这层意义上,假记者还是太少了。

第七,个人的推测:无论是矿主还是兰成长,都不怎么光明正大,如果常汉文的说法可信,同时根据兰成长的经历,可以断定他不是真正去采访,所以矿主才会公开的打人。但在矿主这里,他一定打发了不少这样的记者,但是还应该回到不能以打击假记者为真凶开脱的起点上来。

]]>

图书合作出版常见几种方式

转自孤帆萧木博客

一般说来,文化公司与出版社有以下几种常见的合作方式:

A.书号合作:文化公司向出版社缴纳管理费(书号费)10000元,编审费若干,样书若干;出版社为文化公司开具书号、委印单、发行委托书;文化公司负责印刷与主、二渠道的发行,单独享受发行收益,亦单独承担市场风险。

B.选题合作:文化公司提供选题、书稿,出版社负责选题审核及书稿编审,并免费提供书号;文化公司负责投资以及印刷;出版社从文化公司以成本价进货,或者单独组织印刷,之后发主渠道;文化公司发二渠道;双方各自获得渠道利润,并承担相应风险。

C.图书合作:文化公司提供选题、书稿,并向出版社缴纳管理费(书号费,可以以书抵号);出版社负责选题审核和书稿编审,并提供书号;文化公司负责全部图书的印刷,并以一定折扣(一般为35%)返售于出版社;出版社负责主渠道的发行,文化公司负责二渠道的发行;出版社可向文化公司加货或者退货;双方各自获得渠道利润,文化公司承担较多的市场风险。

D.全面合作:文化公司与出版社结成利益共同体,以内部参股出版社、为出版社聘用(采取工资加收益提成的方式)、下挂工作室/编辑室。

各种方式的优缺点简述:

A.简单明了,出版社不费时费力,但须承担主管部门检查的风险;

B.安全,并能获得相应的渠道收益,不足之处在于承担市场风险,适合拥有较好发行渠道的出版社或者亟待建立、壮大发行渠道的出版社;

C.安全性一般,不及B,但超过A,出版社可以获得相应的发行利润以及书号费,同时可以部分的规避上级的检查以及市场风险(可以退货);

D.最为市场化,能获得利润最大化,并能在日后的长期竟争中站住、站稳脚跟,适合与文化公司合作过一段时间、拥有一定经验和实力积累的出版社。

相应的风险:

从市场风险来说:D>B>C>A

从政策风险来说:A>C>B>D

]]>

MOOK是个啥东东?

郭敬明的《最小说》出来后,我曾经和朋友开玩笑,说如果我愿意,我会编一本叫做《TOP小说》的仿冒品出来,郭小四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并且我还可能把他的《最小说》给注册了文化产品类的商标,反咬一口。(够无耻吧?)

这是因为,《最小说》也是以书代刊的产品,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杂志,别人应用相似的名称,甚至相同的名号,在法律上都比较难以界定。其他的一些同类的一些MOOK也大多处于同样尴尬的境地,因为法律没有界定,在相关规定出台之前,仔细推究起来,这种出版形式属于违规。

最新出现的一本MOOK是《良友》丛刊,由湖南出版集团营盘兄弟文化(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和青岛日报报业集团联合出品,他们在青岛注册了营盘兄弟文化(青岛)有限责任公司。其主要编辑人员为原《书屋》杂志的创办人周实、王平,还有《青岛日报》报业集团的编辑薛原和臧杰。前两天朋友说,这本杂志书已经出了,一起坐坐,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加上最近日益慵懒。

MOOK这种东西,虽然有人给了所谓的舶来品的解释,说是一种创新。这是纯粹的扯淡,国外?国外报刊刊号管理以及新闻出版条例和国内还不一样来着,在国外根本不需要国内一样的刊号管理,你能说在国内你也可以这样做?所以,不要这样忽悠国内的老百姓。谁敢站出来说,自己在做的不是新闻出版规定中明令禁止的“以书代刊”行为?所以,虽然国家现在没有真正的进行管理甚至是默许这种行为,只能说他的存在有一定的合理性而已,还是低调为好。最近,新闻出版署正在做这方面的调研,相信不久就有针对这方面的政策出台。

在政策出台以前,也就说说,如果和出版社进行内容合作,还是有一定的出版空间,如果国家想进行整顿,也会先对《老照片》、《岛》、《最小说》一类的知名MOOK开刀。前提是,不要用这种形式刊登广告,如果实在想刊登,也不是没有办法,再申请个DM杂志的广告许可证号,捆绑在一起,就基本实现了一本杂志所有的功能,这是目前政策的一个真空或者灰色地带,当然这样操作起来比较麻烦,也要和新闻出版部门有不错的默契或者说是关系。不过,这种以书代刊的形式更多的应该去侧重于阅读,所以现在的所谓文摘类杂志完全可以用丛书的形式出版,既可以走图书发行渠道,也可以走报刊的发行渠道。这甚至比杂志在调整思路上来说,更加灵活。

至于经营,买卖书号违法或者违规,但基本都在如此操作,至于说是要稳妥一点,合作出版就是了,帮出版社组稿不违规吧,承包经营权不违规吧?总之,办法要比困难多,这是事实。

MOOK还是个不错的东东,只是不要太过分了,是书你就干脆说是丛书好了,不要遮遮掩掩的,那样没有多少意思。老六的《读库》就很好嘛。

]]>

《炫客》暂停,《月色冰蓝》出生

前几天,在泉城路新华书店看到《炫客》的时候,觉得这本杂志还不错,看了一下真实的面目,原来是《中学时光》的,呵呵,没有想到刚过了几天,这本杂志就被亮了黄牌,暂时停刊。

1月9日,由山东出版集团主办、中学时光杂志社出版发行的《炫客》暂停,进行全面改版调整,待4月重庆书会时再复刊,同时,一本以情感小说和两性故事为主要内容的MOOK《月色冰蓝》出生。

这本杂志自策划之初经历了《第9频道》、《第9季》、《涩-Zone》、《炫客》等阶段,80页彩色印刷,4块9,号称国内首家面向“泛90”的杂志,主张在新媒体时代下,草根也能像明星一样,拥有自己的话语权。其总策划、主编吕晶今年23岁,刚刚大学毕业。

这本杂志在北京新书订货会一回来就被宣布暂时休刊,原因是自2006年10月试刊发行以来,让投资者看不到希望,发行数月一直在3万份的发行量上徘徊不前并且退货连连,吕晶对此的解释是,“操作模式整体滞后,若操作模式仍不改变,依旧延续这种传统办刊的方式,即使做出再好的刊都无法在残酷的市场中生存”。

按照常理,一本杂志刚刚出版几期很难判定它的市场潜力,市场是需要培养的,促使他们暂时停掉这本杂志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推出的一本MOOK在这次订货会上收到了奖金4万元的预定款,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新的MOOK以情感小说和两性故事为主要内容,是一本小开本的Mook,据透露,这本杂志书可能叫做《月色冰蓝》,宣传语是“都市夜读本,少女枕边书”、“国内唯一为少女量身定制的MOOK,专属时尚青春女生的私密情感地带”,年底出刊,目前已经进入细节调整阶段,并开始陆续邀约两性私密情感稿,这块是重点主打内容。

]]>

经观商业评论,未曾谋面

从2007年第一期开始,《经济观察报》增刊《CEO》改名叫做《经观商业评论》,以前的《研究院》早就改成了《YOU MONEY》,不过改的却是不是很好,我还是比较喜欢《研究院》,当然这也可能与个人的喜好有关系。

新改名后的第一期《经观商业评论》没有买到,可能青岛所有的报摊上都没有,今天下午我恰好去了台东,也没有发现那里的报纸送本期的增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前的增刊都能够看到,要是从此后买不到了,那么我只能开始定这份报纸了,倒是全年也不贵,我主要是嫌订的报纸来的一般都比较晚,不如买着方便。

从飞猪的博客上看到,本期的封面主题是“从创新到创收”,应该读起来还是比较有意思,以贩卖观著称的经济观察报也就是它的这本增刊还比较有意思,还能适合于阅读。以前许知远式的政论体虽然也有人喜欢,但更多的是让人不知所云,问题是,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阅读?

昨天晚上为了写一个约稿,我一直在想,这些年的阅读经历,虽然资讯日益发达,但是能够在大脑中留下记忆的越来越少,这个时代的科技发展,对于人的智力来说,究竟是一种进步还是退化?对于我们的报刊操作者来说,究竟给读者什么,这些都不好说。

在飞猪的博客上,我还看到,他们的这本增刊最近还要做网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只要不做成增刊的电子版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