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台商注资《中央日报》,明年或复刊

核心提示:东方网消息去年6月停刊的《中央日报》新近获得亿大机构、冠华集团以及另外一家台湾企业投资,有望在2008年复刊。

据小村了解到的信息,投资者之一亿大机构负责人邓文聪为国民党党员,在上海长宁区经营着一家名为佰威的大酒店,并无媒体经历。同时,小村从《中国台商》杂志了解到,作为《中央日报》的合作伙伴,他们为该报网络版长期提供关于大陆台商走向的商业内容,这在大陆台商圈媒体中尚属独家。

去年6月停刊的《中央日报》新近获得三位台商投资,有望在2008年复刊。

“三家共同出资组建了一家新公司,受国民党中央投资公司委托经营《中央日报》。”《中央日报》现任社长、总编辑江伟硕昨日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

上述三家公司为亿大机构、冠华集团以及另外一家台湾企业。

亿大机构负责人邓文聪向记者透露,获取《中央日报》的经营权,让其民营化,转型到比较适合大众需求的报纸,以两岸经济、经贸、文化等各方面交流为主轴,目的是保障、保护台商权益,借此平台与大陆台商保持密切的联系。

邓文聪没有透露此次获取《中央日报》经营权所花费用。

因经营不佳,去年6月1日,《中央日报》宣布停刊

中国国民党政策会副执行长兼大陆部主任、现任《中央日报》董事长张荣恭告诉本报记者,有了台商的支持,该报网络版去年9月13日正式开始运作。“用网络报的形式,一是比较经济,二是不受地域限制,成为两岸人民沟通的平台之一。”

停刊之后,《中央日报》此后曾多次传闻将被收购。江伟硕透露,国民党方面有自己的考虑,更希望由与国民党关系较好的企业界人士来介入,且比较关注出资企业的背景。

江伟硕透露,现在《中央日报》只有15名员工,要维持网络报的运行,工作强度很大。

一直在上海从事房地产、酒店等事业的邓文聪并无媒体投资经验,这次却选择投资《中央日报》出于何种考虑?

对此,邓文聪的说法是:《中央日报》是一份比较老的中文报纸,很有历史意义,如果就让它这样消失,是文化资产的流失。

邓文聪称,投资媒体本身不打算获利,更多是一种公益事业,开始每年赔上2000万元新台币是很正常的。他希望在两三年里《中央日报》内容不断丰富,获取大众的认同,才会有广告收入进来。

目前,《中央日报》的广告、出售资料照片每月收入不足5万元新台币,而支出超过100万元新台币。

江伟硕表示,很多读者期待《中央日报》恢复原有形态,2008年如果国民党能够重新执掌政权,不排除再做平面媒体。

]]>

越狱

我前段时间在博客上可能把一部与越狱差不多的片子说成了越狱,引起了很多人的不平,具体是什么我忘了,没有这个耐心去查找。

但是,我一直以为申肖克的救赎与越狱有着类似的情节,比如在监狱里面挖洞,比如在监狱散步的时候把挖出来的沙子运送到外面,再比如,最后他们成功了。

但是,这次看的这部叫做越狱的电视剧则将此增加了难度,增加了人员,更重要的是,在美国的电视里面,他们开始了对于国家的不信任,其不信任的目标是总统,这是在是一种突破,以往的美国电影中,美国总统往往是能拯救地球的,现在却是总统是某个利益集团的一个傀儡,是集团在操纵着冠冕堂皇的一切。

权力的阴谋,个人的命运沉浮,于是好戏上演了,他的名字就叫越狱。

前段时间,办公室里痴迷越狱的时候我压根就没有看,一是那个时候实在没有时间,二是虚荣心让我不想随波逐流——虽然听说北京卖黄碟的小贩都开始卖开了越狱,并且你要是不买他还会讽刺你一句,连越狱都不看,一看就是民工。

是的,我是民工,所以我不看越狱。我是在快放假的时候开始看的,一直看到现在,到目前第二季都看到了13集。感觉不错,中国的那些导演们肯定拍不出来,或者是说,我压根就没有指望他们能拍出什么来。

看起来,越狱的制作成本不是很大,看他们拍摄的场景肯定不用破坏自然保护区,当然我不知道麦克在防风的时候洒落的那些沙子是不是污染环境,或者他们挖的那个洞是在破坏公共建筑,如果是的话,那么他们太不道德了,他们要像中国导演学习,学习他们大兴土木的精神,由此看来,所谓的美国大片简直是想欺骗广大劳动人民的眼睛,我原来以为大片就必须有大的投入呢,看来我错了,我向全国人民道个欠。

还有中国的编剧们,虽然我知道,很多剧本都被雪藏了,但是不要总写一些低级的玩意行不,不要总以为性就是上床,就是要有黄金甲一样的大乳妹,不要总是戏说好不好?

皇上微服私访,京城官员作乱,地方官员不知,一旦青天大老爷和皇上出现,于是一切皇恩浩荡,千错万错,一把手他不在家。

多么弱智的把戏啊,学学越狱吧,看看人家的主题,看看人家的情节,看看人家的效果。在农历新年要来的时候,我号召大家看越狱。

]]>

那本叫做《读库》的东东

没有什么意外不意外,今年肯定带着这本叫做《读库0700》的东东回家过年。

今天下午去收发室,一大堆的杂志报纸,其中有老六寄来的这本《读库0700》,这本类似于杂志和书的东东在过去一年我不多的阅读记忆中占有不小的位置。

老六寄来的0700和0600一样,没有用书号,是内部交流的形式,在信封里还有一张明信片,是关于读库的,虽然能够兑奖,但是不打算寄出去了,算是自己的私人收藏了。里面的内容大体是《读库》的出版经过,今年在老家的日子,一定要好好的看一下这本书是怎样诞生的,也是一种学习。

这本书对于我来说,他是一个人的产物,京城文化名人老六的孩子,是一种尝试,是书,但是连续出版,是杂志,开本不像,说是以书代刊,是也不是。中国出版事业就这样,一个怪胎,但是一个不错的怪胎。这样说可能不是多么的确切,但在法规上来说是这样的,不过这确是中国文人的聪明之处,他们总能想出办法。就比如《读库》,这是一种不错的尝试。

说是圈子也好,同人也罢。这些年看够了乱七八糟的杂志和书,没什么意思,翻翻大体相似,所以很为那些为此做出贡献的大树感到惋惜。于是,我所需要的是读值得阅读的东西,就比如经过老六同志筛选之后的《读库》。

不多说什么了,感谢一下吧,祝老六以及每一个读书的人过的快乐,有好书读,有《读库》读,有自己的私房书。

]]>

万物都有另一半

2月14,情人节,各报各刊,特别是号称时尚小资的杂志们更是“处心积虑”的制作所谓的情人节大餐——虽然事后往往被证明为连快餐都不是。

2月9日,《城市画报》为情人节献上《万物都有另一半》,买到这期杂志的读者,打开白紫封面,即有突破尺度(自己的)照片可看。这将是一种何等的惊艳?

《城市画报》2月合刊又是“情人节”专题,其中包括“寻找我的另一半”个性留言板和“情侣大头贴”两个部分。

“个性留言板”,是本期《城市画报》为单身读者推出的贴心的个性化服务。读者将有机会在《城市画报》上免费霸占一个6厘米(宽)X8厘米(高)的留言板,畅所欲言地在这个性化空间里写一段话,画一张图,或创作任何他们喜欢的形式,去公开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当然,这些“告示”要真的独具创意,才能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霸得一席,求得佳偶。

而“情侣大头贴”则要求是读者和爱人同志亲密的、温馨的、搞怪的、有趣的、扮酷的……大头贴照。并注明情侣姓名、年龄、居住城市,并写下一句对爱情祝福的话。

余下的就不说了,我们可以想想这样与读者之间进行互动的杂志会给读者留下怎样的印象?就是那些落选的读者也必然会期待下一次的此类活动。

而这些情人节创意和选题,不知道某刊的弟兄们是否熟悉,是不是还记得? 

]]>

华夏时报停刊这事

中午起床,看王小峰的博客,说华夏时报停刊的事,本来标题就是《忽悠》,也没有怎么相信,但这消息据说是从号称“新闻出版署”的小强处得来,就不得不考虑一下。

到网上一搜索,倒是相关传闻不少。得,找枕寒确认一下吧,这厮是华夏时报深度报道的记者,怎么差点把这事给忘了。枕寒在群里严厉声明,没有的事,华夏时报肯定不会停刊……

其实,停刊不停刊,真真假假也是很难说的事情,华夏时报缺钱倒是事实,不用找任何人打听。所以,华夏时报从来事情就不少,今天改版明天没钱,过一天凑一天,找点钱就发点工资,没有钱就凑活着过,天天帮民工讨工钱,到头来记者自己没工钱。

钱,这是个大问题,没有金刚钻你就别揽瓷器活,这两年媒体经营市场化了,所以投资媒体的事情也多了起来,于是现世宝们也三三两两的出现了,弄点钱,拉伙人,用一个哥们的话说,“咱也弄本杂志(报纸)玩玩”,我靠,你以为那是你玩小蜜呢,到头来,打水漂倒是真的。这活生生的例子,在刚刚过去的2006年里,我就亲眼目睹了一番,好在也没有花多少钱,倒是挺为之惋惜。这些钱买青岛大包,够我吃一年的了。

跟王小峰说的一样,这两年,中信投资的媒体倒是不少,但是几乎没有见几本杂志几张报纸活下来的,大多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下落不明的事情也出现过。的确中信有钱,但是为什么就打理不好一家媒体?是投的不够还是原本以为这是个和房地产一样的行业?只要弄块地,傻子也能赚到钱?暴利行业和非暴利行业,这是个问题,是矛盾的,不是绝对的,做房地产的有几个最后能全身而退,没有任何问题的?江湖险恶啊。

做媒体不是有钱就行的,也不是没有钱就不行的,关键是你怎么做,怎么生钱,否则记着:现在不是那种做媒体过把记者瘾,有人替你买单的时代了。去死吧你。

]]>

寻找女性的知性之美

朋友杂志创刊一周年说是做个什么样的活动比较好(大体如此,记不太清了),那本杂志是给女人办的,受众很清楚。

一说到女人杂志,印象中的立马是化妆美容、服饰打扮一类的玩意,还有就是一些胡编乱造、感情错乱的情感故事,如此一来所有的女性杂志大同小异,放眼望去封面都是那张明星脸,内容自然也都差不多,你抄我我抄你,长期下去除了审美疲劳,阅读疲劳意外一点新意也没有。

这些内容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个词,那就是“恶俗”,难道女人除了这些奢华以外就没有一点的可取之处?几乎所有的女性时尚杂志都在标榜自己的高端,但是到底什么是高端,穿件好衣服吃两顿火锅做个拉皮再隆个胸就成了高端女性,扯淡吧你就,这样的女人花瓶还勉强,至于女性的知性之美哪里去了?天知道。

记得上次在北京,在一家服装店里看到一张海报,照片上是一个身穿深蓝色蜡染衣服的女人在芦苇丛中,就很有味道,素面朝天荻花瑟瑟,宁静而不张扬,高贵但不恶俗,应该说这样的广告是成功的。做女性杂志的能不能寻找一下女性自身的知性之美?这是个问题。

以为女性仅仅关注时尚内容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话题,一个在中国新闻周刊工作的朋友曾经透露过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调查显示他们杂志的女性读者比例正在逐渐上升。这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在印象中,女性是不关心这些新闻类的话题的。后来他们发现自己错了,其实随着生活质量以及女性素质的提高,她们和男性一样在在寻找一种自身的执行之美。

女性的高档生活元素是由其自身的内在气质决定的,穿着打扮最多起到部分的衬托作用而已,谁在这个城市里关注茶艺而不是酒吧以及夜色,谁在这个城市里关注古琴而不只是吉他摇滚一类的噪杂,谁在这个城市里关注手工而不是穿金戴银的迷离,谁在这个城市里过的优雅,谁是城市中知性而优雅的女人,这才是最为根本的问题,女人不是灵魂空洞的花瓶。

话也说回来,如果一个女人不进取上进寻找知性之美,也够呛能买得起那些奢侈的时尚用品,没有购买力,广告商也不是太看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