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日报报业集团招聘

宋按:又是一年,多收了三五斗,毕业生找工作,僧多粥少。所以,我在做完足疗,吃完烧烤后,告诉大家这个消息。

前段时间半岛都市报招牌,要求年龄26岁以下,现在同城的青岛日报报业集团也在招牌,不过10人,年龄和半岛一样,是巧合还是欲与半岛试比高?只有天知道。

想应聘的抓紧了,切记,无论你有多少锋芒,现在一定装成小绵羊。有人参加某报面试,未过,问讯原因,人力资源部曰:以后……点。彻底晕倒,你到底是招绵羊呢,还是招记者?这口气听起来有点象宣传部官员。

青岛日报报业集团拥有《青岛日报》、《青岛晚报》、《青岛早报》、《老年生活报》、《青岛画报》、《读报参考》、青岛新闻网等四报两刊一网站,根据事业发展和工作需要,现面向社会选招10名新闻编采人员。具体条件如下:

26岁以下,全日制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国家“211”重点大学毕业生优先,要求政治素质高,思想品德好,有吃苦奉献精神,热爱新闻事业,有较强的语言表达和文字写作能力。

报名方式:应聘者可登陆青岛新闻网http://www.qingdaonews.com下载报名表,填好后发电子邮件至e-mail:qdrbs@163.com;也可发传真(0532-82864265)或以信函形式报名。报名时间2007年5月8日至22日下午6时(信函报名时间以邮戳为准)。符合条件的由集团组织人事处通知参加考试。请勿登门报名.

点击右键下载报名表格点击下载

联系人:青岛日报报业集团组织人事处 黄丽清 赵军兰
电话:0532—82864265、82933179、82933186
地址:青岛市太平路33号 邮编:266001

]]>

忽悠,请继续忽悠

“我看好Web2.0网站”,这是去年某网站总编辑跟我说的话。一年后,他从那家网站离开。

到现在,我也没有弄明白,在传媒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他,为何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否与其身在其中有关。但现在,关于2.0的泡沫基本破灭,最近一段时间,接连一堆创始人、总裁之类的人物辞职,然后就是很多大公司裁员, web2.0从一开始的革命角色到现在,这中间何其短暂。

Web2.0,当初的最大卖点是,人人参与,这让很多人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仿佛迎来了民主的高潮,仿佛人人都是主编,人人都有一块发言的地儿。当时之时,博客多么火爆啊,“个媒体”、“自媒体”一类的话被挂在了多少人的嘴边,可现在,那些当年的狂热分子已经不感兴趣,互联网上,一大片一大片的博客垃圾、博客尸体,这还不包括当年挖坑占地的原始垃圾。

当是之时,豆瓣拉到了多少风投、博客网拉到了多少美刀……一时间,仿佛只要你买一块空间、注一个域名,然后上传,再找几个人维护。再然后,就有天使们来撒钱了,就仿佛这些天使头上的光环是脑震荡后冒出的金星。但现在,风险投资被忽悠多了,他们变的日益谨慎,更加务实。

回想当初,所谓的Web2.0,是典型的概念经济,但我们也不能否认,经过一段时间以后,这些被重新洗牌的公司们总有一些是要存活的,但是,更多的是要被无情的淘汰,也虽然创业就是一个泡沫接一个泡沫的过程,这些对于创业人够不成多大威胁的破灭最终形成了他们的成功。但对于个人来说,这种过程还是残酷而痛苦的。

不过,现在新一轮的泡沫又来了,这次是一种叫做电子杂志的东东。这些内容单一、同质化严重、重形式轻内容的互联网新贵们再加上严重缺乏的赢利模式,他们是否会成为新一轮的泡沫,这个答案几乎是肯定的。

从网站到杂志,这些IT精英们似乎觉得还是媒体最赚钱,但他们不知道,这是计划经济条件下的后遗症,现在传媒的暴利时代开始削弱,再加上传媒是一种公信力经济,可这些网站或者说电子杂志呢?对于重形式轻内容的电子杂志们来说,公信力何来?

但现在,这轮泡沫又兴起了,从明星到个人,从政府机关到学术团体,操刀的操刀,探讨的探讨,监管的监管,风光自是无限,只是前浪已经死在了沙滩上。

]]>

一袋榨菜引发的思考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喜欢吃榨菜,我经常在没事的时候,喝白开水,然后吃这玩意。

深夜,我一个人穷极无聊,忽然肚子有点饿,在家里像鬼子扫荡一样转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吃的。就找到了一个苹果,可我不想吃这玩意。但是,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自己做饭的。于是,于是,于是我继续找啊找,找啊找。终于,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我发现了前几天去超市时候买的一堆东西里,竟然有2包榨菜。就是那个皇帝专业户代言的那个。

我当时的兴奋,不亚于去年的津贴发了下来。皇恩浩荡,天不饿我。于是,我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包。但是,打开一看,味道不对,一点辣味都没有。很失望,吃了两口就不吃了。

原本我是多么的期待啊,觉得这玩意和我平时吃的一样,很好吃,但我买的时候没有仔细看,买错了,还什么老四川的风味,还有什么香油,一点都不辣,于是,就不好吃了。

这让我很感慨,比如人际关系,比如……很多时候我的期望是好的,只能这么说。

]]>

这两天

这两天消失了,完成了两件大事,一种无所谓的事情,所谓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其一。面试。
心无挂碍 
无挂碍故 无有恐怖 
远离颠倒梦想 
究竟涅磐

有人问我,如何看广告与媒体的关系。我的回答让他说我商人办报。我靠,傻啊,没有内容的影响力来创造广告,没有广告来养活内容,如何成活?

其二。体检。
舍利子
是诸法空相 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 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 无受想行识 
无眼耳鼻舌身意 无色香声味触法 
无眼界 乃至无意识界 
无无明 亦无无明尽 
乃至无老死 亦无老死尽 
无苦集灭道 无智亦无得 
以无所得故 

眼耳鼻舌、色香声味,都还好,这让我比较放心。至于能否老死,那是另外的一回事情,说不准哪日被气死,也未尝可知。

]]>

其实,是大家疯了

昨天晚上,看剩下的那几页《激荡三十年》,顺便烧水洗脚,在热水里就是舒服,所以我用了两壶水,这能保证我在上床之前呆在热水里。

不觉12点过去,青岛台开始放夜半的节目,一帮半老徐娘大谈性爱、卖弄风骚,说自己的男人满足不了她们。我不知道这个点他们的孩子或者丈夫会不会看到这个节目,这和电台不一样,电台只有声音,这个什么都有,还那么露骨。对了,这个节目是卖药的,打胎卖药的“药”。不知道这个节目能持续多久,我一会就关了。

今天我醒的晚,快11点了吧,以前的时候我都是这个点起床,我一直认为我们是不应该坐班的,现在还这么以为,最近我天天六点半起床坐班车,这让我觉得很难受,但那不是我的妥协,是我觉得班车路上不停,还有我最近忙,没功夫解释我为什么迟到了,所以干脆就做了顺民。

醒了在床上半躺着,有朋友电话过来,说一起吃饭,于是起床。然后就到了办公室。有同事已经在这里了,写稿子。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周末写稿子,平时太忙或者太闲,其实是太噪杂。我不是一个记者,仅仅是对传媒有些兴趣,我已经错过了作为一个记者的机会,如果不能做一流的记者,那么都是一个烂的话,我就不如在高校里烂下去,醉死梦生,能看到未来。其实,我觉得吴虹飞的稿子写的不错,很喜欢这个姑娘人物采访的文字,语言简练、自成风格,这让我不能企及。当然,也没有练习的机会。我已经老了,转眼,连老年斑都要出现了。

今天吃了一天的饭,除了中间那段写稿子的时间。其实我现在几乎没有稿子可以写了,闲人一个。所以晚上的时候又和一帮朋友吃饭,一直到8点多,回来,对着电脑发呆、找资料。现在我和朋友们吃饭都是只谈风月不谈国是,更不谈媒体。前段时间有朋友在网上给我说媒体的事情,我说,我收费的。把那伙计气的够呛。

不错,最近我在做一项工程,所以性情不定,喜怒无常,也就是昨天无人驾驶在电话里说的,他们都以为我疯了。其实,我好好的,以前是说的多做的少,现在干脆就不说了。其实,我没疯,是大家疯了,我不敢问的是,这个世界好些了吗。

]]>

思考人生

今天上午,大正婚礼。先祝这哥们新婚愉快,早生贵子——这样我就又可以对一个孩子名正言顺的说,“我是你大爷”了。

本来说好,要上午八点去他家帮忙,结果昨夜喝酒太多,头疼,宿醉。到了九点半才醒。对不住了啊,大正,没能去帮你婚礼的忙,还在中午的时候给你准备了一碗酸辣汤。其实,那也不是我一个人准备的,很多人都有份,你可别到时候报复我啊。

从婚礼出来,在海边一个人走。不觉到了植物园那里,就去爬山了。在山下见一辆宝马的跑车,我哪辈子才能买一辆啊。所以我在爬山的时候开始思考人生了。我想了很多啊。我从山上下来,决定去坐302,走到荣成路的时候,想去好时光坐坐,很长时间没有到这里了。于是发生了以下情况。

给王学叉发了个短信,这家伙没回。回来后才发现,他手机停机了。
给无人驾驶电话,他说要陪一个叫什么乱七八糟的明星,签售还是啥的。驾驶问我,这两天做什么了,怎么大家在群里说我疯了。我靠,这帮家伙。我什么时候疯了啊。
给王音电话,他说在教琴。还说有时间让我去找他玩。哪有时间啊,关键是。

我本来想去海边逮两只螃蟹来着,可等我到了海边的时候,我就出来了,我老婆不在这里,我逮只螃蟹做鸟?我老婆在这里,我们还可以找跟绳子牵着螃蟹逛逛街什么的。

我坐302回来。从起点站开始,就一直站着,一直站到胜利桥,腰酸腿疼,是为一天。

]]>

财富时报欠薪案27日北京开庭

《财富时报》自创刊至今一直被资金问题缠身,负面新闻在坊间不断传播,假若有少不更事的朋友打算去应聘记者,也大多极力劝阻。

现在有了现实版,近日,去年在该报工作的20余名员工联名将其告上法庭,本月27日,此案将在北京宣武区法院开庭。届时将有《法制日报》等十余家媒体记者参与旁听。

一名在北京工作的传媒界朋友告诉我,这个消息传出后多家媒体对此都表示出了强烈兴趣,大致几十家已经有了前去旁听的打算,“至于到时候谁去,要到了现场才能确定”。其实,我倒是不应该旁听,倒是这些受害者们起诉的时候应该叫上我,也是去年,这家媒体盗转本人博客文章,既没有通知本人,也没有支付稿费,至今本人的博文还在他们网站上挂着,但至今本人也没有讨要过稿酬。

《财富时报》创办之初是要做一份以财经新闻为主打特色的立足山东、面向华东和京津塘地区的泛财经类周报。该报由山东黄金集团、山东黄淮海经济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和山东省企业集团海外发展促进会于2002年8月28日投资创办。 据称,山东黄金集团和黄淮海集团的第一期投资为600万。但实际上,这600万中有另一股东山东海促会的120万无形资产;也就是说,两大股东的实际投资只有480万左右。

显然,480万要做一份全国发行的财经周报实在是杯水车薪。而立足于山东,做全国性财经报道,也决定了投资项目在运作上的局限性。这一点可以跟同样是山东企业投资、在北京运作的《经济观察报》,形成鲜明的对比(山东三联的投资额据称是8000万)。 到2004年4月份,山东黄金集团宣布从中退出。而后,山东黄淮海经济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对报纸进行重组,但没有追加投资。

此后,这张关注“财富”的《财富时报》开始了一波三折的征程,并在经历若干波折后移师北京,其实此时早就不是最初的那批创业者了,只是刊号还是原来的而已。去年,五月中旬该报的第一次劳资纠纷就已经爆发。当时,不仅报社员工声讨总编辑杨博,及副总编辑钟呼顺,强烈要求拿回工资。还有其他债主纷纷上门,包括办公室装修公司,电脑公司,送餐公司等等,并且这些公司甚至带去了专业的要债公司。

其实,随着传媒市场化的到来,记者讨要工资已经不是什么轰动的新闻,事业单位、企业管理,这本身就是一种矛盾,更可怕的是在报社内部存在多种待遇,在编、不在编,待遇千差万别。此前就爆发过河北青年报的记者王甘霖讨薪事件,现在又轮到了没有财富的《财富时报》。

其实相对于这些能带去讨债公司的人来说,那些漂泊京城的文人们,更是衣食无着,处境堪忧。现在终于到了开庭的时候,谁是谁非,我们静待4月27日的到来。

]]>

《权衡》回归《新青年》

前几天写《杂志业面临洗牌》,说是新闻出版署最近要对杂志进行整顿,期刊界的朋友有人观望、有人故我,还是有人听话。

比如《权衡》,这本由经济类杂志目前回归到本来的刊名《新青年》,下面写了几个小字“经济报道”。

其实,刊名无所谓,内容最重要,否则,就算起的天好也没所谓。但目前期刊界也实在是太混乱,用鱼龙混杂,一点都不为过。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不过没有这把风雨也应该不错,让他们自然生长嘛,本身这制度就有点那个。你看人家美国大学生都开始办色情杂志了。可咱们的一个刊号还跟金子似的,有市无价。仔细想想,其实是先有这不合理的制度,才有了后来这混乱的市场。(删了剩余部分,没意思,好好干活,努力工作)

]]>

中国企业家的光荣与梦想

第一个无事的周末,昨天晚上开始看《激荡三十年》,至2点,出办公楼的时候楼门已锁,叫门卫打开,还算客气。在外面行走,四处寂静,灯光迷离,有超然之感。今天起床后,发现外面下雨,窗外雨中一片鹅黄淡绿,春雨竟无声的下了一夜。

很喜欢这本书,也很喜欢吴晓波的谋生方式,生存和工作乃至爱好没有冲突的时候,是一个人真正出成绩的时刻。在生存的前提下,不为五斗米折腰,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了经济上的独立。

发现吴晓波这本书写法有点类似《光荣与梦想》,我前几天刚刚看完后者,所以印象比较深刻。《激荡三十年》我现在还没有看完,但是感觉是在意识影响物质的指导下写成的,国家的风吹草动严重影响商业活动以及个人命运。我不知道那些被国家政策开玩笑的人有没有给他们国家赔偿,其实我知道这是妄想,在庞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个人的命运微不足道。

但是,还是有人在那个年代拼命寻找一道呼吸的口子,中国的企业家就像最容易发芽的种子,气候一旦合适,就迫不及待的发芽,虽然有的时候难免会有春寒。一大批的草莽之人在30年前开始创业,30年后,有的功成名就,坐拥亿万财富,而有些则穷困潦倒,泯然众人,甚至从此消失的无声无息。这30年里,能说公平吗,不公平,现实就这样硬梆梆的铁面无私,而又没有多少规则可言。于是,这三十年,成就了一些人的光荣与梦想,他们关于财富的梦想在今后的时间里还将继续下去。还要有一些人出现,还要有一些人消失。

另:前几天比较看完了《报道如何深入》以及南方周末的《后台》,前者是因内容而买,后者是因为私人而买,上大学时候看了四年的南周,师兄柴会群也在那里工作,所以就买了,阅读的感觉不如《报道如何深入》,前者让我看到了下蛋的母鸡,而后者则有卖瓜之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