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钓鱼

小兔子去钓鱼,不想空手而归。第二天,又是两手空空。

第三天,小兔子又来了。鱼从水里跳出来说,“再他妈用萝卜当诱饵,我一尾巴扇死你个小兔崽子”。

下午,俺老婆发来的这条短信把俺差点笑死了。仔细想想,其实媒体也是如此,一厢情愿,总觉得自己喜欢的那个萝卜,就是读者喜欢的。其实,读者烦得要用尾巴扇死那些小兔崽子们了。

当然,我也不代表读者,读者是谁,天知道。

]]>

看门狗

昨天晚上,要合上电脑的那一刻,看到了吴晓波的《商业的“看门狗”》 ,来不及看,就下载下来存在了电脑里,带回了家。睡觉前,又看了一遍,他写的很悲壮,符合他一贯的写作方式和风格,看的出来,吴晓波写作的时候有责任感在那里。

吴晓波说,“我们要当一条有尊严的死皮赖脸的看门狗”,而死皮赖脸是指第一堂新闻课上老师所说的,什么是好的新闻记者,“当猎物在屋内的时候,一条称职的狗被人从大门踢出去之后,就一定要从窗口再窜进去”。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晚上时候,群里渔夫和一个新闻研究生的对话。是关于某则新闻由于某些部门的限制,当地媒体不能报道的事情,而外地媒体都报了。于是,这个研究生对当地一些媒体感到失望,说如果是他做总编辑就一定要报道,顶风而上,大不了辞职走人。

看得出来,他是想捍卫新闻的尊严,也有高士挂冠而去的风骨。当然,也看的出来,他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学生,根本就没有新闻实践。可能他走上社会的第一年里就不这么想了,甚至在想,哪个同事的“口”好,是新闻的富矿,又能多拿红包。我所知道的是,很多有新闻理想的人,到了工作中,就将自己的所谓理想消磨的一干二净。当然,这是后话。

其实,他还不知道的是,有些时候,想做一条忠实的看门狗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大学时候很天真,曾经写了一篇叫做《午门城下太平湖中》的文章,里面推崇一种“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境界,觉得有些时候,大家都如何如何就好了。老师对此持怀疑态度,当时自己心里还觉得不舒服。但是毕业后的这些年里,我知道,那种理想状态,就是在共产主义可能也做不到。拿这个例子来说,看门狗不是想做就做的,第一,看门狗被人踢出去,再找个洞进去,这多么有诗意啊,至少有战斗性,但是要是没有洞了呢,要是这条狗都没有了呢?一个报馆被封掉,无限期的停刊整顿,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作为一个总编辑,他不仅仅是要编好报纸,他更多的是解决那么多人的吃饭问题,每个记者的深厚都有妻儿老小,所以在一篇稿子面前,他是有所衡量的。

其二,狗有生存的空间吗?就技术操作层面来说,这条狗对于新闻的执着,会让他的上司们高兴。但是,如果他的上司也不让他去钻这个洞呢?结果会是如何?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狗都可以去钻洞的。

]]>

我需要细节

青岛的夏天终于到来,一起到来的还有它的热,其实更应该被称作为闷,湿漉漉的空气夹杂着一些盐分,让人浑身发粘,以致于前来避暑的人们大呼上当。我所盼望已久的清爽并没有如期到来,当然包括我的假期。办公室里连个风扇也没有,当然有中央空调的那个办公室我懒得去,也算是活该。

生活总被断续的打断,今年的这个夏天,学校要评估,事情似乎特别的多,甚至离开青岛要请假的,间或有些诸如校友会召开一类的事情需要去做,似乎是永远的不得安宁,好在老婆马上就来青岛陪我。传媒三十年还在断续的写作当中,继续在网上以及在书中寻章摘据。当然,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帮助,复旦大学的张志安先生甚至把自己《媒介败局》和《媒介营销案例》两本书的电子版给我发了过来。与张先生的勤奋相比,我只有惭愧的份,其实他的各种事情要比我多出许多,而我这些年里东颠西窜,一事无成。在朋友们的帮助面前,我只有努力的份。

基本上将三十年的传媒时间整理出了一个目录。其实这样的目录在很多人那里都有,最近的《青年记者》还有一个这样的概述,但是这只是一个大体的纲,没有细分,就如同历史的大事年表,具体的实例呢?没有。其实我觉得一篇文章、一本书最容易吸引人的是他的细节,而不是一种历程,“性格决定命运”,这话说的没错,其实媒体是最容易带上其操作者性格的东东。在整理这些内容的时候,很明显的感觉出来,个人在媒体中的影响力。我们经常说“制度”,如果按照常理来说,制度这个词语当然也可以应用在媒体上,并且可以和老教授一般的来大段的分析,但是在具体的操作上,还真值得商榷。

所以,我需要细节,需要知道那些新闻背后的故事,而这些在目前我是没有的。但是我知道,那些最终写出来的文字,绝对不能像某些杂志的人物采访,写成了人物传记一样无趣(顺便插一句,人物类媒体现在终于冷了下来,冷的很大一个原因是他们把人物当成了传记,赶热点上,这点要学学《南方人物周刊》),我只好在网上和书中努力的找了,因为采访这些人的财力和物力都是有限的,更何况,他们可能根本就不会接受我的采访。这让我知道,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学会,有些时候流汗,不仅仅是因为天热,还因为惭愧。我倒是觉得《经济观察报》的那个三十年系列报道做的不错,如果结集,我是一定会买的。

]]>

期待如下杂志

诗人是这样写的:“满大街的车/象疯狗一样呼啸着冲锋 //砰/其中一个爆炸了//济南/是一个有故事的城市…… ”

可惜诗人不是我,诗人在泺源大街的十三楼上,看芸芸众生,叹浮生若梦。在这塞外苦寒之地,我只是听说,听说来的事,总是让人好奇的。百晓生告诉我,关于这首诗的故事,《凤凰周刊》做了一个专题,他还说,这期专题本期要出,但我我从头翻到尾,也没有发现只字片语。舆人击节而诵曰:秋水望穿,栏杆拍断,所谓凤凰,也被公关?

渔夫钓于趵突,大水忽至,百川灌泉城,泾流之大,虽经十之宽,泺源之广,一时之间,交通堵塞,不辩男女,有叫嚣东西,隳突南北之势。其死伤者以数十计。其银座者,商肆也,当是之时,洪水倒灌,水深数米,损失逾千万,坊间传闻更是骇人。盖济南泉水天上来乎?一时之间,举国震惊,济南大雨,哀思无限。坊间报章亦以寻死难者为题,专刊纷出。有《中国新闻周刊》者,远在京城,据闻有专文刊出。不妨买来一阅,操刀者秦轩也。

]]>

2006年度青岛人物评选

主办单位:XXX报、XXX杂志社
承办单位:XXX杂志社
独家网络支持:XXX网
协办单位:XXX、XXX、XXX、青岛相关媒体、青岛相关行业协会……
独家赞助商:XXX 活动特色:
权威性、专业性、公正性、开放性:本届活动邀请上级主管领导、业内权威机构领导组成评委会,确保评选活动科学规范,有效地保证活动知名度。活动的整个实施过程将坚持“公平、公正、公开”原则,活动信息高度透明,杜绝各类不正当做法,活动结果将由评委会予以监督。

隐藏内容 隐藏内容
该内容已经被作者隐藏,只有会员才允许查阅 登录 | 注册
]]>

一个叫做“城市通告”的栏目

某年月日,我给某份杂志帮忙做了一段时间的特约策划。特约者,特别节约也,不仅仅是我节约,杂志也很节约,很少有什么投入。因为投入少,再加上城市杂志是一个很热的话题,所以给这份杂志的定位是一本城市杂志。

我们知道,“关注城市、关注生活、关注消费,重视个性化的生活方式变迁,潮流更替,做城市事件的第三落点”,这些是城市杂志的标签。但是,城市杂志往往被陷入两个误区,一个是成为一本广告的DM杂志,另一个是成为一本国际大刊的仿制本,但是因为人才或者资金的投入问题,模仿的很拙劣。

目前的城市杂志陷入了一个盲目模仿一线杂志的境地,而没有在本地化上下足功夫,玩弄概念,贴标签成了他们的能事,而少介入市民生活,这些成了他们的致命伤,发行量每况愈下。当时,我的想法是,城市杂志要介入这个城市的生活,与这个城市有关,消费话题自不必说,还有一个就是杂志是用来阅读的,这和报纸不一样。于是,在做这个城市的可读性话题外,增加了一个叫做“城市通告”的栏目,这个栏目其实是模仿洪晃的《乐》,力图成为这个城市某些人群一个月的生活指南。接下来的一个月中,这个城市都有哪些活动,有哪些自己感兴趣的东东,到时候可以按图索骥。

但是,一段时间后,没有执行下去。说是这个城市没有那么多的资讯可以做。其实,当时的操作者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果这个栏目成功的话,必定能吸引一部分商家的关注,这些东西就等于软文,可以像报纸的分类广告一样收钱。这种想法无可厚非,办杂志就是为了赚钱,更何况资金如此的紧张。但是,及时这样都没有执行下去,我觉得可惜。因为在报纸上,我们都可以找出一些这样的资讯可以直接拿来使用,及时这样,也没有人去做这些琐碎的工作。这让我每每想起《读书》创刊的时候,招人的标准是“好人家的儿女”——大意如此,最近又有人提起——要求很简单。其实做杂志也是一样,踏实的俯下身子,脚踏实地、各司其职的做一段时间就好了,不行的是没有人在今天愿意做这样的工作,而只是想做“大选题”。

后来,我不做那份杂志的策划了,自然好话坏话都不会说了,只是每每收到他们送来的杂志,感到很愧疚,再后来好久没有看了。昨天晚上,在一个酒店,吃饭的时候,看见摆放广告的地方摆着一个单独的类似“城市通告”的东东,忽然想起当年的这个策划来。现在的广告公司真是勤快,一个栏目,他们可以做成一个项目。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那顿饭我吃的五味俱全。

]]>

什么也不说

已经说了,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弄的我有种兵荒马乱的感觉。不过,有些事经历的多了,就觉得很有意思。

我知道很多朋友来看我的博客,有些是想看看这厮最近又干了些什么坏事,有些是想看看最近传媒圈的这个杂碎又在做什么。其实,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我很多东西都不好说了。比如昨天,我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说起一件事情,言毕,这哥们来了一句“这个事你可千万不要跟别人说,更不要在博客上写哈”。

我忽然这么一愣,最近我好像听到了不少这样的话啊,仔细想想,我也没有在上面公布什么啊,我也不知道什么啊。其实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无非是张家把个选题发过来,跟我说,看看怎样,提点意见。李家说,我们最近要做什么什么,你觉得如何……这样都是朋友抬举我啊,我自己几斤几两还不清楚?可这些都是大家不想提前让别人知道的。哎,都什么世道啊。这样,我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但是能告诉大家的可能就不会太多了。不过您放心,该咋写俺还会咋写的,不能让大家白白点击鼠标啊。

最后说句实在的,要放假了,这注定是一个忙碌的夏天。安静的坐下来,看书、写字,除此已经没有什么要求。当然,也可能会走一些地方,沂水、济南、徐州的,呵呵。

]]>

忙碌,杂乱,无章

下午,去海卓集团,谈一些事情。约了三点,去的早了,没进去,等朋友的同时,在路边的凳子上坐着,前面是大海,烟水渺茫,有点下雨的感觉。想最近做的事情。

在学期末的时候,过了一次日报的生活,比日报还要累,采编一体的生活,十二点的夜里才回家。这是一种演练,9月份的这种日子好像要持续一段时间。这是工作,按下不表。接着还做了些什么?忘了,能记着的就是杂乱的忙,忙乱忙乱,越忙越乱。回来的时候,路上买了本新出的杂志,报摊的大妈说,现在就进5本了,卖不动,还不如外地的杂志卖得好,一个月一期,不方便往家里拿。想想很有意思,一本最初能卖几十本的杂志现在成了空中楼阁,意淫的产物。以前帮他们做东西不好意思说,现在其实也不好意思说,为朋友讳。

小范回来了一次,去他租住的房子吃了一次饭。来去匆匆,都不容易。和很多人都不联系了,累的困顿。依旧是胡说八道。今年五一的时候,我从我老婆那里拿了一串念珠回来,为的就是能按住自己的心性,安静的做一些东西,现在看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该怎么还是怎么,忙前忙后,一事无成。前两天忽然想起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的区别来,想想怪有意思的,我总结出的规律是,事业单位有位才能有为,企业单位有为才能有位,是不是很搞笑?

今年还是要考试,至少还有2次。庆幸的是前两次考试都过了,一次是计算机,一次是外语。接下来的考试都在10月份,前后相隔一周。如果可能的话,明年一月份还有一场。学校还没有放假,我老婆都放假2周了,今年假期特别的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可能还要去趟徐州,还有回家和回济南。良成最近要去潍坊出差。

]]>

房价过高纷乱的《房产专刊》难辞其咎

《华夏少年》违规出版受处罚
天山网讯(记者热米娜报道)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闻出版局对新疆青少年出版社主管、主办的《华夏少年》未经审批擅自改变开本和办刊宗旨,下达了警示通知书,并对杂志负责人给予通报批评和处罚…… 中国青年报:房价过高纷乱的《房产专刊》难辞其咎
由于经济欠发达,城市化进程缓慢,前几年,晚报、都市报的发行量持续下降,濒临倒闭,报纸几次改版甚至更改报名都无济于事。由于工资发不出,工作人员走了一半,后来两报均被并入党报报业集团,才没有被砍掉。这两年,房地产市场开始升温,不仅党报办了《房产专刊》,其他各报也都办起了《楼市导刊》、《××房产》等。 … 人民网:少儿报纸阵地萎缩多家报纸变身教辅读物
长期的应试教育不仅引得教辅图书”高烧不退”,就连许多报纸也纷纷改行变身为教辅读物。由新闻出版总署信息中心传媒发展研究所编撰、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最新出版的我国首部报业蓝皮书指出:教学辅导类报纸呈现过热趋势。首部报业蓝皮书披露,经过2003年报刊治理,中国的报纸总量已经得到严格控制,但在报纸纷纷调整定位的过程中,教学辅导类 … 《读书》换帅:旧怨新愁枉自多
说到底,《读书》换帅应是杂志与读者良性互动的结果。至少我希望看到,这件事情是在程序正义的前提下进行—-杂志编辑大多没有出席”换帅会议”,可以视作一种隐忧。至于结果是否是汪晖等人出局,尚非最为重要之事。在时代大变局面前,欲维持《读书》传统于不坠,实在是万分艰难的事。固然有杂志本身的原因,但国内学界竞相追逐欧风西雨,集体患 …]]>

群居生活

没劲,一言蔽之。大忙之后尽显疲态。现在人除了写博客、逛论坛以外还有一种生活,就是QQ群,我且称为是“群生活”,当然,暧昧一点可以称之为“群居生活”,其实,QQ群就是一部分人的网络会所,就是一部分人的私人聚会。你看人家带头大哥,虽然被抓,怎么也是因群被抓的第一人啊。这是一个选题,谁要是用了,我可要骂谁的令尊堂。 先介绍几个群。都是弟兄们几个建的,感兴趣的不妨加入。

山东新闻人,号码:8509067,一群山东媒体从业人员、传媒爱好者的一个群,也是青年记者杂志传播评论论坛的官方群,小生不才,与齐鲁人物周刊刊长渔夫,胜利桥报业集团总编辑、社长枕寒,湛山日报(都是便民报)社长小刀共同坐台,原某报总编辑自立门户,做了职业报人。

职业报人俱乐部,号码:38232027,什么是职业报人?简单的说,就是自认为是非传统体制下的以报为生的报业工作者。这是群主的解释,听起来像个新闻民工的群,非传统体制嘛。呵呵,玩笑少开,此群中藏龙卧虎,某报老总亲自坐台。

中国新闻人物采访写作群,号码:20606740,此群齐鲁周刊名记渔夫、某杂志编务总监、渣滓洞日报社长枕寒坐台,我偶尔也去客串一把。新闻人物采访写作,目标明确,定位准确,群里有全国各地写新闻人物类稿子的记者, 北京上海重庆深圳皆有名记入伙,日前正在热闹着。

传媒三十年(30NEWS.NET)官方群,号码:43072076,此群人少,是一个筹办网站的官方群,当然也欢迎传媒爱好者入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