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7

新版《财富时报》


新版的《财富时报》终于出现。定价五元。这个定价多少有些不伦不类,这个定价已经不能让别人形成“最贵的报纸”的概念 […]

向日葵


昨天晚上夜不归宿。和叉叉在向日葵。至夜里两点,方才离去。在座的还有《凤凰周刊》一个刚认识的朋友。 他们在说江湖 […]

我无意放浪江湖


昨天晚上,和同事在朗园。看烟花绚烂,清风明月。此间更有小儿女,笑语欢颜。去的时候,车在八大关里差点迷了路,曲明 […]

1999年亚都事件


1999年,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国人的民族情绪被再一次的调动起来。此时,中关村正在进行第二届电脑节,号称“ […]

见鬼了


我一再的告诫自己,要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没事少出门,下班就回家,雪夜闭门读禁书,拔掉网线写博客。我还一 […]

再说半岛


很久没有评论报纸了。因为我这两天的QQ签名是“多读古书开眼界,少管闲事养精神”,也虽然有人上次逼得我写了个告傻 […]

韩非的大学同学李斯


秦十四年,韩王纳地效玺,请为藩臣,使韩非来聘。 读通鉴。每次读到这里,我都会心悸。韩非想必大家都很熟悉,是贵公 […]

错过胡适多少年


文是胡适写的,书是李敖编的。 一向狂狷的李敖放下以往的放纵,从浩如烟海的胡适著作中翻检,于是有了眼前的《胡适语 […]

理财媒体,你给读者一张什么样的网?


应《青年记者》杂志之约写的一个稿子,发在该杂志12月号。时下理财媒体的大量涌现,让我想起了四年前,山东某份财经 […]

家国三十年


1978年1月1日,周日。这天,中国三大媒体《人民日报》、《红旗》杂志以及《解放军报》同时刊发元旦社论《光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