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财富时报》

新版的《财富时报》终于出现。定价五元。这个定价多少有些不伦不类,这个定价已经不能让别人形成“最贵的报纸”的概念了,《理财周报》已经捷足先登。再者,《经济观察报》才从下期开始3元呢。看来这张创刊之初的“金钱豹”现在又想进钱了。这应该是这张报纸的第三次改版了吧(还是第四次?记不清了)。这张报纸这些年来南来北往,实在不易。

出版人张忠说“我们并不是出于报人对报纸根深蒂固的热爱着手改版2002年创刊的《财富时报》”。而是要“通过面对面的采访调查,详细的财务图表分析、深度的报道、反复地论证,以制作出这些信息。诚实和不断的质疑的精神是我们宝贵的财富,我们同时也坚信这样的财富也必定会让我们报纸持续充满价值。 ”虽然史彦谈及这份新出报纸的前途时候说,“在全世界都 “围观”大国崛起的时候,做出一份与这个伟大的转型时代相匹配的报纸,拥有严肃、可读、广阔和中正的特质,这是《财富时报》的机构使命”。但是,我前几天好像还见到一张以这个刊号出版的一份医药导刊,不知道是否会停掉。

新版报纸的版式还算可以,看来下了一番功夫,但愿不再继续创刊之初的版式空洞。但是仔细看了这张重新出生的报纸板块,在我看起来却总是觉得乏善可陈,虽然我希望这张山东的经济类报纸远走京城后能有一条活路。经济类报纸的标题要么务实要么充满诱惑性,但是这张新出报纸的标题却显得很空洞,比如《孙德良:与马云狭路相逢》、《通往梦工厂之路》,诸如此类的标题对于读者的吸引力来说是弱了一些。可能如它的改版者所说,他们想寻求一种与大时代的精神气质想契合的大气,但很不幸,这种效果并没有达到。再者,从栏目设置来说,并没有其他经济类媒体出现之初所给人的某种阅读期待。几乎所有的财经媒体都是他们这样的版面设计。没有《经济观察报》当初的理想主义、《21世纪经济报道》脱胎于《南方周末》“新经济”板块而来的权威经济报道,也没有《理财周报》那样明确的办刊指向。我不知道这张报纸到底能带给我们什么。他们的六大板块设计让人看起来杂乱,却没有指向:

一、新闻NEWS:你需要知道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变化
在这里,读者能找到上周发生的最重要的新闻,观点清晰、视角独特。我们希望告诉读者中国发生了什么变化,更希望告诉读者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希望呈现这些变化之间的关联,以及跟每位读者的关系。
1版 —— 每周最重要的新闻。
2版 —— 用很短的时间让你了解一周重要的变化。
3-7版—— 对财富流转的影响力,是我们重要的判断标准,我们以此选择世界范围内最重要新闻;对经济政策、贸易争端、重点事件、重点公司、热点人物进行报道。
8版 —— 报告:以数字变化为线索展开的特别报道。特写:对重要事件展开的调查。

二、金融Finance:财富人物的价值观、方法论
渴望财富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特征,我们希望用更简明的解释和最清晰的观点来表明财富流转的趋势,这个领域的重量级人物会在这个版组不断出现。我们不会告诉你明天该买那只股票,但我们会帮助读者建立更稳固的财富观念。
1-3版 —— 一周最重要的财经新闻。
4-6版 —— 专业报道银行、证券、保险,涵盖最重要的金融领域。
7-8版 —— 投资,了解世界热钱轨迹的窗口。

三、公司Company:商业不仅仅是累积财富
我们希望呈现给读者一个个活的机体而不是商业机器,我们会把重要公司的重要变化告诉读者,我们还会清楚的说明这些变化带来的后果或者预期。我们以公司为出发点,对行业有梳理,对未来有判断,对过程有解释。我们相信商业不仅仅是累积财富,还要带给人幸福的感受。
1-4版 —— 一周重要的公司、产业新闻。
5-8版 —— 针对IT、汽车行业,提供行业分析与趋势判断。

四、 观察Week in review:一切值得付印的观念
观察一个时代,重要的不是人们如何行为,而是人们如何思考。这是一个全球化的话语平台,同时是中国社会变迁的观察哨。
头条 —— 社会变迁的来源包括技术变革、意识形态、竞争、冲突、政治、经济、全球化以及社会中存在的结构性压力。我们通过采访、调查和观察,寻找这些因素在现实中的具体体现,用人物、语言、场景来展现社会变迁的图景。
社论版 —— 展示本报立场的评论。
评论版 —— 由全球性的专栏作者构成,关注全球事务中最激动人心,最有趣味的事件,比起社论版的选角,评论版的文章更注重个人观察和体验。
未来版 —— 绿色科技和医疗新突破是主要内容,它关系到人们未来的生活质量,也是最富想象力的智慧杰作。
大学版 —— 追寻大学精神的本原;展现今天大学教育中最富活力的商学院风貌。

五、人物People:记录时代人物和我们的时代
他们是成功的企业家,他们是职业经理人中的佼佼者,或者他们只是处于创 业期的创业伙伴,但是,他们用他们的所作所为,改变着自己,改变着另外很多的人的生活。他们的故事,浓缩着商业社会得以传承的智慧和经验,他 们的眼中,折射的是属于未来的光华。
1-2版——重磅人物。关注红人、企业家。
3版 —— 人事/对每个星期国内外企业界,经济界重要的人事变动,以及围绕人事变动而发生的事件进行梳理和总结。
4-5版 —— 职场/创业者。系列选题:那些离开的人们、国企经理人系列。
6版 —— 团队。
7版 —— 技术先锋/创意头脑。
8版 —— 品格/镜像。工作之外,让生意人讲述自己的爱好。历史的印记总是不断闪回,我们希望历史人物跟现实世界不断照应。 

六、世界World:让我们的视角来自全球
1923年3月3日,《时代》周刊的创刊号用了28个页码报道世界事件,这是“美国世纪”到来的先声。中国正走在跨越了三个世纪的现代化道路上,这是一场融合普世价值和东方智慧的伟大试验。这个时候对全球事务的习惯性关心不仅有益,而且必要。 

当然,如史彦所说,这张报纸有一个不错的团队。
★ 出版人:张忠,CEO 。曾为国内某著名财经报纸创始人之一、总经理。之前的经历还包括担任《中国经营报》新闻部主任、助理总编辑;中国沃天体育集团(香港)创始人之一。
★ 副总编:史彦
★ 副总裁:杜蕙 
★ 编委:黄一琨 
★ 副总裁:林晓东 
★ 编委:黄一琨
★ 人物周刊主编:张梦颖


附:
《财富时报》宣言:智慧·商业·生活
张忠
 我们并不是出于报人对报纸根深蒂固的热爱着手改版2002年创刊的《财富时报》。2005年,我在美国纽约访问学习,惊奇地发现美国的报纸几乎每天都在重要的位置刊载有关中国的新闻,这在国内是未曾预想的。我从未感到今天的中国与西方是如此的邻近,但同时,由于西方媒体不同文化背景和立场,对于同一新闻事件的分析和评论,又让我感到中国与西方是那么的遥远。作为一个媒体人,我觉得有责任创办这样一个媒体,融合中西方媒体的观点,给正在走出国门的企业家、需要国际思维进行决策的政府人士、进行知识传播的学者和专家们提供必要的参考。   现在很多人都在谈论纸媒体在新媒体的冲击下的衰落,但纸媒体的衰落最主要的原因是来源于自身,而不是新媒体的冲击。纸媒体的发行量在上世纪的1985年以后就呈下降的趋势,可那时互联网媒体还没有出现。纸媒体发行量的下降与其身的风格、定位、内容制作的思想不能适应市场的变化相关,是因为读者对林林总总的纸媒体更加挑剔的结果,并不是所有的纸媒体的发行量都同时下降了,而是有些媒体被淘汰了,而有些纸媒体却仍在大幅度的增长。   正在成长的中国需要一份真正具有国际化视角的媒体。如果把当今世界分成“创富”、“守富”和“财富重新分配和流转”三个板块,中国无疑是属于“创富”的板块,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现在则大体属于“守富”的板块。美国曾经是“创富”的典型,他们用移民文化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新大陆。但各国移民带给美国的是全球的视角,使美国得以在全球的战略下考虑自己的经济策略。中国曾经以“中央帝国”自居,以为富庶天下,但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和决断,中国的财富缩水了。中华民族要想重新崛起,全球视角不可或缺。   在新的媒体的环境下,我们力求使我们的媒体做到视野更广阔、思想更深刻、观点更权威、定位更清晰、设计更精美。人们对这样的媒体的视觉冲击力的需求大于以往,对报纸品牌和影响力而产生的心理的诉求大于以往。在新的媒体环境下,传统的纸媒体如果能够重新思考并掌握好一系列的矛盾关系,比如,快与慢、取与舍、轻与重、图与文、面与点、史与鉴、义与利的关系,它就一定能够赢得写者的响应,并继而获得读者的支持,以及客户的支持。   每个人都可以从各种渠道获取信息,但我们相信只有那些客观准确的信息才可以帮助智慧的商业人士更多更快地创造财富。我们致力于成为使信息方便人们获取的制作专家,《财富时报》的宗旨就是通过面对面的采访调查,详细的财务图表分析、深度的报道、反复地论证,以制作出这些信息。诚实和不断的质疑的精神是我们宝贵的财富,我们同时也坚信这样的财富也必定会让我们报纸持续充满价值。

 

《财富时报》的前途 
作者:史彦
发表评论(0)支持(0)反对(0)让读者更明快地了解一个信息所能带来的变化,《财富时报》编辑部正在努力中。这里不倡导堆砌新闻,不沉迷于花边。我们需要从一个新颖的视角对变化做出反应,更需要一双发现的眼睛,对那些真正的变革力量做出报道。 采编团队的成员大都具有骄人的履历,他们的组成兼顾了我们这家媒体对于通才和专才的多重需求。我们希望《财富时报》呈献给读者的文章拥有 戏剧化般的动人力量。 文章只有可读然后才会拥有价值。所以,我们把“容易阅读、更方便的导读”当作对于编辑的基本要求。当然,我们同样重视专业性和有用性,我们希望展示出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变化,同时告知读者这些变化怎样影响每个人的生活。 正如凯恩斯所言,观察一个时代,最重要的不是观察人们如何行动,而是人们如何思考。在这个信息过渡丰裕的时代,我们选择提供观察和立场,而不仅是瞬息万变的事实;我们归纳、推演出趋势和方向,而不囿于现实的过度诠释。 我们致力于在信息丛林中提供高附加值的新闻产品,它令你拥有阅读快感,厘清事件逻辑,并能提前感知未来方向。 每一个国家的崛起都伴随着媒体力量的勃兴。在全世界都 “围观”大国崛起的时候,做出一份与这个伟大的转型时代相匹配的报纸,拥有严肃、可读、广阔和中正的特质,这是《财富时报》的机构使命。

]]>

2007,江湖日远

2007年12月29日下午,大约三点多,考官大人让我用人本思想评价农民工问题。那一刻,我知道,我又要开始坐而论道了。对于这种无谓的论道,我有种天生的倦意。十分钟的面试时间,连自我介绍,我说了不到五分钟。院长大人说,还早呢。我最后说了句,其实从称谓上来说,去年开始,他们就开始被称作新市民,这更是为了体现对于他们的人文关怀。这时,他们说好了。我看到一个人给我打了74分,这个数字记得不是很确切了。从里面出来,我知道,2007年真的要过去了。在剩下的几天里要盘点自己的生活。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把这一年定义为自己的考试年。你要知道的是,自从大学毕业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打算考试了,因为在我看来,考试毫无益处。但是,在前几天收拾桌子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这一年里我参加了这么多的考试啊,职称外语考试、计算机等级考试、教师资格证考试、出版专业中级职称考试、在职攻读硕士学位考试以及乱七八糟的各种考试,除了出版专业的还没有查成绩以外,其他的考试竟然都稀里糊涂的过了,这让我觉得很滑稽。我原本就是一个懒惰的人,今年我却将原本明年才考的一些东西都给解决了,这让我在年末的时候不由的为自己感到惊讶。本来还有一些其他的考试的,今年都没有参加,最后的时候放弃了。机会这东西,虽然在传说中很是神奇,但还是有的。

因了各种各样的考试,因了名目繁多的事情。这一年里,我基本没有外出。夏天的时候回了一次老家,那个时候过敏,身上起了一些疙瘩,这让我觉得命不久矣。让老婆回了济南,我则回了老家。在老家,我发现时间仿佛静止,日子过的缓慢。我原本从小就不是在老家里长大,回到家里就发现能够说话的人已经很少,在家里把带回去的书和碟看了一遍,过敏竟然飞速的好了,这也让我再一次的怀疑,青岛这个城市是否适合我。接着去了济南,一直到开学的时候才回来。本来今年还要去一次徐州,但现在看几乎是不可能了,转眼就是08年了。在过去的一年里,又有一批朋友结婚了,先前结婚的都有了孩子。年前还有朋友良成的婚礼,在这一年里,他竟然飞速的要结婚了。

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我不停的看书。有人看到我拿着一些书,然后问我,那些你写的评论你都看过啊,是的,我几乎全都看过。所以,这即将过去的一年,甚至是我大学毕业以来看书最多的一年。从《激荡三十年》到《中国的新革命》,全部是与经济和传媒有关的一些东西,我甚至一本一本的看《南方传媒研究》。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我再一次的对“空谈误国”这个词有了深刻的认识,百无一用是书生,牢骚满腹于事无补。当然,我的这种阅读历程是为了让自己对于中国过去的三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能有一种更为直观的认识以及判断,即使这种判断仅仅是个人的。这种阅读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在年末的时候,在很多媒体的年度阅读盘点里,很多所谓的十大好书,在报纸上我都跟学生们做了介绍。这一年来,我阅读的杂志是《南方人物周刊》、《青年记者》、《中国新闻周刊》、《财经》、《新世纪周刊》,这种近乎偏执的阅读让我对于传媒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我知道怎样可以在市场和政策的边际游走,而不失足。当然,这一年里,我也应该向长期向我赠阅的《齐鲁周刊》、《半岛新生活》、《中华名人》、《SOHO小报》以及《读库》的编者老六表示一下感谢。谢谢你们,每次都能让我从收发室里拿到我的信。

在前些天,《齐鲁周刊》和我开了个玩笑,在一组文章的后面写了一行“本专题XXX亦有贡献”,我只不过是给他们这组选题提了一些建议而已,所以这让我觉得他们实在是太有才了。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几乎与传媒没有任何的关系,所谓江湖日远。我虽然熟知他们中间发生的故事,但是这一切已经于我无关,我刻意的保持与他们之间的距离。我的评论受到了一些人的关注、争论,但这只是我私人化的一种解读。这些年来,我觉得,任何的纷争都毫无疑义。当然,在将过去的一年里,我差一点重新回到媒体中去,我一直相信,我并不是一个毫无用处的人,我也不相信从事某份工作属于别人的悲悯,虽然我知道,现在大学生找工作非常艰难,但这与我有很大关系吗?我好像记得,在今年春天的某个时刻,我和某报的一位朋友,两个人在湛山附近一家店里吃完饭后,将车停在路边说话。那张报纸第二天就要招聘了,他说,你年龄已经超了,要不你来我们广告处?我当然不会去。但后来,我知道这张报纸去了很多比我年龄大的多的人。我还听说,这张报纸的很多新记者连稿子都写不顺。这让我觉得很是有趣。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我的职业道德的排行中,记者是第一位的。在这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还差点去了另外的一张报纸,看起来很有前景,也可以和老婆团聚,但最终没去。

在这一年里没有写什么好的文字,曾经说“少小知名翰墨场,不肯卖文博功名”,但是今年在找文章评新闻奖的时候却发现,写了那么多的狗屁文字。这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耻。

2007年就要结束了。在结束的时候,发现还有两个烂尾楼没有完工。一个是网站,那个传媒资讯站开了一阵,然后又让我自动关了,因为关的时候有不止一个朋友说帮忙重新做界面的。而现在也没有做好,好在Applecut的界面,在最近应该能完工,说是三号的时候一起调试一下,但愿这次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另一个烂尾工程是传媒三十年的这本书,一直都在断断续续的忙碌。最后一次没有离开也多半与他有关。在这年最后的日子里看来要突击一段时间了,不想让他过去这个春节。

]]>

向日葵

昨天晚上夜不归宿。和叉叉在向日葵。至夜里两点,方才离去。在座的还有《凤凰周刊》一个刚认识的朋友。

他们在说江湖事。而我在看夜色里的栈桥,灯光明灭,空气湿冷。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又一次想起达夫的诗,让我感到奇怪,“朔风吹雁雪初晴,又向江湖浪里行。 一曲阳关人隔世,衔杯无语看山明。”我记得第一次来青岛的时候,也念叨着达夫的“夜半来天明去”。 时隔四年,心境竟然如此的相似。

这个叫做向日葵的酒吧最近修了一个看台,可惜冬夜太冷,没法坐在外面看冬夜的大海。很久没有去向日葵了,最近的一次是和《半岛新生活》的主编龚程、叉叉、还有我老婆。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这几天,在年终的时候去了这么多的地方,让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又有朋友即将离去,这个城市不可避免的让我觉得知音寥落。

]]>

老婆的文字:清欢。寡淡。别无它。

宋按:看到老婆更新了博客,曰《清欢。寡淡。别无它。》,关于大学的时光。虽然我在编副刊,但很多年没有读到如此细腻灵动的文字了。她的文字,我写不来的。若论文字,她比我强多少倍。全文如下:

  那四年,逃课。占位。挂科。11点吃中饭,5点晚饭,长时期固定的去一个食堂,打饭再回来,行色匆匆。早饭去学三,买煎鸡蛋,小米粥,巴掌大的小咸饼或者拳头大的馒头。中饭去学二,红烧茄子,红烧土豆,或者卷心菜,翻来覆去,基本没什么花样的吃了四年竟没生厌,所以我认定那里的食堂还是尚佳的。
  中饭后去打水,经过鱼池,树荫和静谧的午后时光。若是晚饭后去打水,就会有朦胧的雾气笼罩着暖黄的灯光,特别是冬天。人群熙攘,时光悠长。
  周末有一元钱的电影场,周五的中午贴出海报,遇见总会习惯的看一眼,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和他们一起挨个走过学校里所有的放映室和礼堂,到门前的宣传栏看海报。但是电影却很少去看,回忆起来似乎总是很忙。只是零星的看过几次,要早进场选址,占座,关灯之后找不到座位总是让我很慌张,所以坐在原地,并不走动。每个周末的晚上全部都是电影院散发蔓延出来的奶油瓜子味,甚至毕业后长久的时间回忆起我的大学时光,竟是那般浓厚的散漫的奶油瓜子的味道。

  学校两侧的林荫路每到黄昏都有大片大片的鸟飞过,铺天盖地,那是禁地。每次抬头看天都会让我毛骨悚然,但就是有人惊讶于它的美丽,所以我认定那人有极为独到的审美眼光,直到如今。
  四年的饮食男女,冬凉夏暖,飞短流长,就这样过去了。
  曾经那么盼着离开那里,甚至直到大四,每当回到学校的头一周还必须依靠眼泪来排遣心里的压抑。我以为来来回回,直到彻底离开都不会有任何改变,我只是开了个小差,然后再照旧生活。谁知道,就这样消耗掉了我最美好的清润时光。

  曲阜果真是个好地方呢,上学之前我以为那里只有乱坟岗和马粪。我如此寡闻。所以第一眼看到学校,让我惊喜。我喜欢一进校门就是一条林荫路,然后眼界开阔,他便如此,正中下怀。
  这四年,我庆幸学校如此,庆幸时光安逸,庆幸过的如我所愿,庆幸认识了一些朋友,庆幸有和我相似的不咸不淡不积极上进的室友朝夕相处,庆幸在上课时间走在学校主干道上只有轻薄时光和落叶坠地的声音。
  实在是个太小的地方,又安逸,待久了,会让人觉得世界很小,人很大,所谓功成名就也不过如此而已。时间走的很慢,衰老遥不可及,朝气蓬勃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整片的天空就那样尽在眼底,连走在草坪里的鸟都比别处骄傲几分。

  想起冰虹。当时在学校遇见我们总会看着她远去,然后像受惊一般的相视傻笑,再端然离开。印象中她高且瘦,梳两条辫子,喜穿带花色的裙子,走路轻盈却骄傲,每天都像一只孔雀。即便美丽也是二十年前的了。蒙了尘。
  她的衣着和色彩的偏好大约是少女时便喜欢的,始终没有改变。
  其实是精致和敏感的女子。
  因为在此般的大学里生存,所以一直生活在自己最美妙的时光里。始终浓郁。
  流年真地像静止了一样。果真如此。

  我以为那四年只是一瞬,转眼离开,整个青春岁月却不见了。消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一无所知,哪怕是在经过的时候多看一眼。曲阜师范大学是针麻药,沉醉着过去了。一个长梦。
  我以为会永世不醒呢。
  于是全都留下了,在我走后,那里就是一座华丽的沉船,某年某月,某时某地,物依旧,人不在。我想我走后,他的改变定是寥寥,这样便会完整的保留下我所有的美好时光。
  真的很好。

]]>

我无意放浪江湖

昨天晚上,和同事在朗园。看烟花绚烂,清风明月。此间更有小儿女,笑语欢颜。去的时候,车在八大关里差点迷了路,曲明打了好几次电话才寻的去处。八大关里面松影孤灯,一片死寂,行人稀少,却四处单行,但愿边爷的车不要收到警察叔叔寄来的明信片。

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在朗园。不过是跟另一帮朋友。前后间隔了整整一年。这一年里我很安静的呆在学校里面,最多写一下自己的博客。很老实。主要是我无意放浪江湖,不想有任何的争端,生活原本短暂,何苦去添那么多的无趣和论争?想起龚自珍,他说,“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田横五百人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这最后的一句实在太妙,田横五百士如果真的归来,难道会真的裂土封侯?

很久没有和媒体有多少关系了,敬鬼神而远之。没有想到写的一些东西能引起这么多人的注意。其实,这是没法公允的一件事情,对不起,我不是鹅卵石,实在是太硬了。所以,也不会讨得别人欢心。生活而已。虽然每个人都跟我一样,容不得别人的批评。这一年又快要结束了。这个叫做2007的年月,见很多人,遇到很多的事情。是该总结一下,然后打包放下,然后再上路。

这一年,日本的年度汉字是一个“伪”字,韩国的年度成语是“自欺欺人”,那么我们呢?我们的年度大片被网友戏称为,《苹果》: 男人不可靠 ;《色戒》: 女人也不可靠;《投名状》:兄弟同样不可靠;《集结号》:组织更加不可靠。那么中国的年度汉字或者成语会是什么?我不知道。这个被华南虎娱乐的一年。

]]>

去年今日

我已经很多年不写诗歌了,我甚至忘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曾经想做个诗人。下午与朋友聊天的时候忽然想起去年今日来。去年今日,我和几个朋友在八大关里面一个叫做朗园的酒吧里谈一些事情,海面上有很多烟花,煞是好看。所谓“去年今日朗园中,窗外乎传落马声。起身遍寻青岛港,不见阿杜旧音容”。如果写成现代诗,则是这个样子:

时至今日
我所能记得的,是去年
疏落的鞭炮
和漫天飞舞的流言

时至今日
我所能记得的是那个夜晚
我,以及我的那些朋友们
在朗园
看涛声以及圣诞的月亮

其他的还有什么
一个官员的落马?
它真的能够惊醒一座沉睡的城池?
还是一座梦醒的城池
再也承担不起一位官员的欲望

我所知道的是
已经很多年没有下雪了
在这个城市
我期盼一场纷纷扬扬

]]>

1999年亚都事件

1999年,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国人的民族情绪被再一次的调动起来。此时,中关村正在进行第二届电脑节,号称“发展知识经济,建设中国硅谷”。三万多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后,朝着秀水街走去,砸了美国大使馆的玻璃。

根据凌志军《中国的新革命》的记载。这个时候,微软正在中国推行“反盗版”计划。虽然在这次民族主义高涨的时刻,中关村里面计算机系的大学生们在北大的三角地贴出了一张“抵制美国货,计算机除外”的标语。但是,微软此时执行这个计划,实在是太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了。虽然法官是中国人,他们不得不站在法律的一边,但民意还是让他们进退两难。再者,中国自古就有法不责众的传统。

被微软起诉的企业中,有一家叫做亚都科技集团,这家公司曾经在中关村里出尽风头。现在却因为使用微软的盗版软件被推上了被告席。5月27日,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一案件。法官戏剧性的驳回了微软的起诉,理由是微软起诉的是“亚都科技集团”,但所提供的证据却是“亚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虽然两家都在上地亚都大厦,是母公司和子公司的关系,但却不是一家。也就是说,微软告错了人。这虽然在今天看起来,是一种诡辩,但在当时却让法院也避免了一场难堪,毕竟正处于民族主义空前高涨的时刻。

亚都的何鲁敏在此前的很长时间都很紧张,以为这场官司必输无疑,所以法庭上态度也算是温和。但法庭上最后陈述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占了上风,满心怒火喷涌而出。他面带讽刺的说,“我跟你实话实说,‘盗版’是事实。我本人虽然并不负有法律责任,但是我不反对这种事情。我不反对使用盗版”。旁听席上一大堆人,都被这话惊得张大嘴巴。他又自问自答:“为什么?这个和我受的教育有关。我在清华大学读过书,前后十年间,每天下午我的体育活动就是到圆明园去跑一圈。圆明园告诉我,别人的东西是可以抢走的。包括美国在内的八国联军,是可以杀、可以抢、可以偷的。知道现在也没有人说这是犯罪。我就是受了这个教育。这个教育告诉我,可以偷,可以抢,没有什么问题。”这是中关村司法史上最不讲理的一篇大道理、最无视法律的一套辩词,也是好多中国人的真实情绪。根据在场者的回忆,当时庭上掌声雷动。被告受到鼓励,转过脸来,面对原告,继续说:“我这个观点纯粹是你们教的——无论对还是错。”这时掌声又起,好像他不是被告,而像是个伸张正义的英雄。

可惜,凌志军没有告诉我们原告的表情,是后悔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官司还是别的什么。他只告诉我们,新华社后来要求自己的记者在公开报道中不得提起这些话。好在凌志军这个人民日报记者在快十年之后,提起了这些事情。

]]>

见鬼了

我一再的告诫自己,要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没事少出门,下班就回家,雪夜闭门读禁书,拔掉网线写博客。我还一再告诫自己,宁愿看《红楼梦》、《金瓶梅》也不要读《史记》看《三国》,要与人为善,远离是非,不要因为自己的利益就不顾别人的死活,大家都不容易。可这乱七八糟的事你不找他,他找你。人不走运,喝凉水都塞牙,这两天的事情,千头万绪,弄得我晕头转向。

早上一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发现我的博客上被放上了N多广告,乱七八糟的广告啊。问了其他的几个人人家还说没看见,在外地的哥们没看见,在青岛的也没看见。谭玉平还说我见鬼了,可不是嘛,见鬼了。现在我怀疑是IE出了问题。可现在又忽然不见了。难道是我真的见鬼了不成?更可气的是让一个伙计看一下是不是也看到广告了,他竟然数落起我怎么又写半岛了。我靠,我以前没有怎么写半岛啊,那伙计说你应该关注大媒体啊要。弄的我跟个什么似的,我这差点失业的小小的校报编辑还能关注大媒体?扯淡吧,现在哪个媒体不是大媒体,哪个媒体不是和利益集团结成铁板一块?我以后什么媒体也不关注了,海子告诉我,以后不关心人类,只关心自己。关心自己?昨天晚上有朋友在网上问我,怎么没去商报,还结不结婚了?我说结,贡献给动车了。

然后我就去了银行,上周我不是把身份证、银行卡、信用卡乱七八糟的东西给丢了吗?我去补办一张中国银行的工资卡,拿着学校的集体户口去了。一个小伙子说不行,你要拿派出所的户籍证明。于是我去了,花5块钱,户籍证明出来了。挂失成功,我好好高兴啊。挂失的时候,一个银行的姑娘拿着户籍证明看啊看,就跟看一多年不见的老情人似的。然后去他们的系统有查询了半天,终于确定这个人没错,是我。然后说,下周拿着这些东西来补办就可以了。于是,我今天去了,为了确保能补办成功,我还打了他们的用户热线,电话那边说,去就行了。于是我屁颠屁颠的去了,等了一个小时,还是那个小伙子说,不行,你要带身份证来,身份证丢了,你要带临时身份证。我说我打你们银行电话问了,说拿户籍证明可以啊,那小伙子说,那我不管,他们接电话的不懂。我彻底歇菜,这是你们应该对客户的态度吗?于是,我决定不在中国银行存钱了以后,什么态度啊,不知道我现在都借贷度日?

说起不顺和借贷度日。这些天不是没有钱吗?我想,算了等办好银行卡自己取钱吧,结果手机停机了。于是我早上就抓紧去把自己吃饭的钱给拿了出来,结果交了钱还是不能使用。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我打了两遍投诉电话。说也奇怪了,就是我写这博客的时候,他们竟然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好了没有,联通真可以啊。都过去两小时了,要是还不可以,我就去换卡了。

再倒霉的是笔记本电池又坏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破船又遇顶头风啊,我还指望我这本书能用这个破本子写完呢,看来我真应该摔了它。什么世道。

]]>

再说半岛

很久没有评论报纸了。因为我这两天的QQ签名是“多读古书开眼界,少管闲事养精神”,也虽然有人上次逼得我写了个告傻逼书,但这次还是说半岛。谁让他们树大招风呢,呵呵。半岛的周刊一直是很出色的,比如周四我买半岛看看房产、周五看看娱乐、快读以及便利。其他的新闻各板块,打打杀杀虽然有趣,但实在多了就显得疲劳。

不过,能看的出来,半岛在朝着主流报纸迈进,这能在他们记者的新闻采编理念上嫩感觉出来。比如上次,青岛某报的视频事件以及青岛某报说大学生招聘会多少学生在争一个美甲的岗位。其实,那场招聘会我也去了,我发现即使是炒作新闻也不能如此炒作,这会对大学生很不利,至少这份报纸显得没有社会责任感。虽然众生喧嚣、人心浮躁,但最终能够生存下来的报纸还是那些在骨子里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我上次在博客上也说半岛不好了,其实,山东媒体里面,我和半岛的人最熟悉,上到他们的当家人,下到普通记者,很多朋友在里面,但我还是说了几句刺耳的话。但有天夜里,和几个朋友在台东一个酒馆里吃饭,其中有一半岛伙计,他说了句,“我们报社要求做大学生新闻要正面引导为主”,忽然我就觉得,这张报纸至少还是有良心的。做媒体不仅仅是为了钱不是?

说多了。其实我主要是想评论今天的快读和娱乐周刊。这两份周刊今天一直不错,徐爽的《闲话2007》一如既往的有态度,“我这一年”的策划也不错,不过都弄了些姑娘。其实,娱乐圈不仅仅是红粉的天下啊。就这么几个版面,稍微显得有些单薄了。说单薄,就要说到快读了。今天的快读还是不错的,都是自己家生产的,不是文摘版。其实读者有时候看报纸,要的仅仅是一种态度而已,而自家记者的文字是这张报纸最好的态度。如果再配上编辑的评论就更好了。但是,《快读》说是“B53版到B60版”,但是到了57版就成了健康资讯了,再往后就是分类广告了,难道这也需要“快读”?不用说,俺知道,广告多了,俺还没有那么傻。当然,这些周刊们如果能和《新京报》萧三郎做出来的书评周刊那样,那是最好的事情了。

昨天晚上,和岛城号称是新锐媒体一伙计吃饭,我差点喷饭。那张报纸我长时间关注过,我不知道那些记者编辑们有没有新闻采编经历,稿子写的是惨不忍睹,好在他们心态很好。也有很多朋友在他们家,所以说多了不是很好,我就先闭嘴吧。还是看半岛吧,至少他厚啊,人多也能操作出个玩意来。虽然这次他们家招聘的人哈哈哈。

不过,不知道读者有没有发现,其实半岛的新闻质量时好时坏,后来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什么原因。看来,风格还没有完全统一啊,这不利于长期的发展。最后说的是,这不是本人的马屁文字。本人从来不屑马屁文字。

]]>

几句话,几首诗

一,吴晓波的《历史学家都是远视眼》,其中写到:“上周,上海一位明星教授开讲《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得失》,因为这个课题与我当前在做的事情有关,便在周末专程赶过去。教授从1976年前后讲起,关于文革讲了大半的时间,他似乎记得住那个荒唐时代的每一个细节,听者津津有味。自然让我也得益颇多。而讲到最近二十多年的改革,则粗枝大叶起来,基本从结论到结论,好象在大雾中行走。历史学家大概都是远视眼,远的看得很清楚,在眼前的则越来越模糊”。

现在很多人在做三十年的整理工作,但是有些当说,有些不当说,所以,学者中的聪明人士很多人都做了远视眼 。最近也在翻阅这些资料,在重新翻看当年的人民日报,里面的内容很有意思,当时意识形态的产物嘛。学者说起前朝甚至更加往前的时候,却总是在下着所谓的“铁论”,简直就是不刊之论啊。因为当事人已经死去,也少了些政治的牵绊,所以自然可以从容一些。不过,那些所谓的结论,实在是太多文字游戏了。

二,辛词。其中《清平乐 独宿博山王氏庵》中,这样写到,“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 

是在前些天的时候,忽然就想起来其中的两句,“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辛弃疾一生书剑飘零,倒是也可以用这个句子了。说是自古文人侠客梦,这人往往都只能做到其一,但辛弃疾二者兼具。记得夏天的时候,和老婆去大明湖,一起去了辛弃疾纪念堂,当时我所想起的句子是,“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还有“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至于“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倒是在耳边忘得一干二净。虽然这个山东老乡“壮声英概、懦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