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夜写的文字

宋按:大年夜在家里写的东西。看春晚呢,无法免俗。当时没有发上来是因为以为自己日后还能写一些,但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情了。贴上来,大家看着玩吧。

首先感谢几位叔叔阿姨,给我们带来了这么精彩的节目。可怎么全是老人啊。你说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坚持上春晚,真不容易。你看人家蔡明,蔡明大姐那么大年纪了,还要出来卖房子,你说郭达也都秃顶了还出来折腾。都说春晚难上,我怎么觉得看他们几个挺容易的啊,他们没有本山大叔的魅力啊。为什么呢,喂什么吃什么。主持人说,为什么呢,今年可能成为流行语。我说你是说中国又产生了一代迷茫的人吗?照你说,明年流行的文学体裁会是朦胧诗?难道顾城、舒婷他们今年要超过郭敬明?

章子怡阿姨,真没想到会在春晚看到您美丽的影子。自从俺从十面埋伏见您卖笑以后,我就见您被日本的那个谁谁谁压在了身下,我还以为这段时间您还在回忆您的艺伎生涯呢。实在没有想到在这里又看到您,全国人民又看到您了,看到阿姨您又在装嫩了,都这个岁数了实在是不容易。我以为你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青春年代呢。章阿姨,您以后能不能省省啊,好不?后来,有人说您老在春晚上是假唱,你拿全国人民玩呢?按照我对于春节的理解,大年夜是不能骗人的,你要是骗人就会骗人一年,我靠,感情是大妈你要在下一年里也拿全国人民玩啊。

主旋律啊,主旋律。军人,又是一次无法完成的探亲,能不能搞点有创意的节目,给我们的子弟兵更多的温暖。你说这三个军嫂的故事是不是有点陈旧了。你还在让他们在除夕夜对老婆更加的思念?我的导演哥哥,你怎么想的啊这是。不出意料的,你们又在折腾股市了,我还真猜对了,中国股民都让央视的大腕们给嘲弄了一番。股民们就真的和你们说的那么无知吗?

我怎么也在觉得,这是春晚吗?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像是中国的演艺界的一次对南方雪灾的宣战?他们也到了九点四十的时候,我老婆跟我说,怎么全是朗诵啊,雪灾啊,连黄晓明都上了。我是不认识黄晓明,但我是看见张国立他们在上面。可我觉得好意思在这里慷慨陈词,你们觉得你们的宣言他们能听到吗?你们说要温暖2008最美丽的春光,这场大雪可真给你们带来了春光。

招商银行得给了多少钱啊。我看到冯巩手里的招行银行卡的时候,我忽然这么想,可是没想到我媳妇也这么说,我忽然觉得,我们两个怎么有这么多的共同处呢,难道真是她把我给培养出来了?我觉得,这张银行卡应该再给个特写,多给几个,就跟那位神秘姑娘的脸一样,谁让人家出钱了呢,出钱了就是大爷,大爷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大爷愿意在春晚上做广告,我就得让你们看。靠,去你大爷的。

飞天,这个节目,让我想起了去年的千手观音。明年干脆把敦煌搬来算了。但是及时是再怎么摆弄,也不如去年的千手观音啊。 花式投篮我怎么想起了少林足球啊。这是哪个有创意的哥哥想出来的啊。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说你自己有创意,你要是说你自己有创意,那周星星还不得气死啊。凭什么我拍的少林足球你们不让我在大陆放,你们的花式投篮就放在春晚了?有点忒欺负人了吧。不过周星星,气死你你又能怎么着,这是国情啊,有中国特色的官员文化,说你不行就不行。

黄宏也太有意思了,有点黄啊。过去进门脱鞋,现在进门带套。

最后请接受来自东山上的猴子,西山上的狗熊,南山上的兔子,北山上的野猪以及河里的蛤蟆地里地瓜的问候。同时,向全国人民拜年的兔子不拉屎集团、狗熊掰玉米公司也发来了贺电。

有事请拨110,有病请拨120,有火你就拨119吧。

]]>

王音与这个城市的关系

有些时候,我不知道王音是清醒还是沉醉。比如在酒桌上,他会很照顾我的说,小村别喝了,他不能喝酒。这让我很是感动。其实,往往此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喝高了。我不知道他是众人皆醉我独醒,还是别的什么。

这就如同王音和青岛的关系。在严格意义上,他仅仅是青岛的第二代“移民”,但这个从小在青岛长大的土著,这中间除去短暂的外出读书以及走穴演出,他一直和这个城市无法脱离各种各样的关系。虽然王音说,“青岛,鲁迅没来过”,虽然消失的电车让他觉得自己的想象力没有了。但我们还是很清楚的感觉到他对于这座城市的热爱。看的出来,这是一个让他爱恨交加的城市,无论爱还是恨都让他有一种切肤之感。他把这些在生命中划过的地方命名为《青岛符号》,其实,这不仅仅是他,也是很多青岛人的记忆符号。

对于这座叫做青岛的城市来说,除了它的自然环境引人注意以外,还因了上世纪的诸种机缘,与中国的近现代史有了诸多关系。那些叫做大学路、观海X路的地方曾经聚集了大量的中国近代文化、政治名人。他们因为各种关系曾经来到青岛、购屋居住,但都很快的离开。于是,时下各种介绍青岛的人文书籍中,总是离不开那些叫做康有为、老舍之类的名字,或者是那些叫做花石楼一类的建筑。是啊,这些人和物都曾经在影响着中国,他们声名显赫、功成名就,他们看以让我们这些后人驻足、观看、然后感叹。但这些我想象不出能与老百姓有多少的关系,他们曾经与青岛有过交集吗?即使是前些年,那个叫做张楚的摇滚歌手在青岛都把自己隐藏了起来,更何况这些声名显赫的大佬们。对于青岛百姓来说,那些大佬们在青岛的确存在过,但与自己没有多少关系。青岛的原住民们还是在那些歪歪斜斜的路上过自己的日子,很少能去一次春和楼或者大光明。

青岛百姓们记住的是那些叫做四方路、市场路、大窑沟的地方,他们甚至和王音一样,能记住儿时台东六路那个水龙池子,因为那是他和很多人儿时的道具。他们能记住栈桥、能记住一些老门洞,甚至是大港火车站的地下通道,因为这些地方与他们发生了关系,永生难忘。他们能记住平原路上的那些石阶小巷以及听邓丽君的夜晚,因为那是他们的浪漫记忆。

当然,虽然王音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民风观察者,但这个20年前就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艺术系的音乐人来说,他的书中自然也少不了关于文化的记忆。我第一次认识王音,是做一个采访。那个时候我刚到青岛,并没有深入到青岛这个文人的圈子,跟朋友一起,做一个叫做“青岛文化老青年”的采访,认识了青岛文化圈里面的各位前辈大佬。此后,若即若离的有了各种关系和联系。王音即使其中的一个。他曾经作为很多摇滚艺人来青演出的艺术总监出现。这个上世纪即辞去公职以教琴、写作为生的人曾经以梦为马,在南中国的小镇上走穴演出,那些日子让他想起波西米亚,他觉得那是一种喜欢的生存方式。所以,这个满怀梦想的人记忆里自然少不了那些关于音乐、阅读一类的记忆,其实在他所有的记忆中,都能看到文化的影子,只是他的解读或者是记述的对象避开了那些显赫的声名,避开了那些在所有的书中都能看到的名字。

这本书很出彩的一个地方还有,书中的插图大多来自岛城知名摄影人之手,王挺、张岩等都曾经有过交流,而无人驾驶、张亚林更是自己的朋友,他们的照片还原了这个城市的日常百态,加上王音极富节奏的文字,阅读起来也是一种享受。

]]>

年后

 买了一大堆财经类的杂志,在床上抱着看。以前关注财经类杂志,但没有深入研究,我是一个连银行都懒得去的人,现在却必须充电。

总睡不好觉,每晚不停的选台、换台。没有什么好东西。有天晚上听到了一句词,什么“戏中两茫茫”,大致如此。晚上做了个梦,我当了和尚。醒来就忘了,今天才想起来。

每天路过建设路,这条路比阳光新路好走,更何况我每次都能想起07年的那个著名的小三。这个不知足的小三啊,从一个招待所服务员上位为国家公职人员,还不满足,还要扶正,你这不是找死吗?这件事应该给那些有“远大理想”的小三们上了一课,为和谐家庭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她们不再想成为鸿鹄,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燕雀或者野鸡。

越发的懒,家里的水仙都干了。在济南的大街上,接郑律师电话,要一起聚餐,我说等另一个伙计聚齐了再说吧。郑是我高中同学,当年一起受大老王的蹂躏。我老婆说,郑的事务所还挺有名气。我那些有出息的狐朋狗友们啊。

见到了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下,翻了一下,不是很爽。因为这些内容似乎太熟悉。没买。等回去在网上买吧。又快上班了,时间过的真快,怪不得叔叔说他老了,连侄子都快三十了。

]]>

新年快乐

过年了。不免要客套一下,我只好用这1999年的网速,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来了。依旧要做很多事情,先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的关注了。明年,相信每一个人都会更好。

另外,我在老家,感冒了,很不爽。现在才知道,感冒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