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不完全编年史

1999年一月《萌芽》杂志主办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首届大赛一等奖的获得者韩寒时年17岁。作家出版社随后推出《新概念作文大赛作品集》,印刷60多万套。
2000年论坛《诗江湖》创办,成为下半身诗歌团体的先锋根据地,集结着后来成为80后文学概念的重要人物,春树、李傻傻、巫女琴丝、水晶珠链、他爱、余毒、刘脏、秦客、莫小邪、刘东灵、张进步、西毒何殇等开始从观看江湖厮杀到参与其中。
2000年7月,《诗参考》推出“80年代出生的诗人的诗”专栏。
2000年12月1日韩寒《三重门》出版,迄今为止已发行逾110万册。
2001年1月1日水晶珠链(陈幻)《偏要是美女》一书出版,80后作为写手的叫卖招牌首次在大众媒体宣扬。
2001年初,安徽80后诗人老刀(曹鸿涛) 创办民刊《冬至》,口号为“80年代出生诗人力作展”。
2001年6月,刘东灵、汤成伟在四川创办民刊《诗与思》,推出“80年代后少年诗人力作展”。
2001年10月,张进步、冯昭等在西安创办民刊《新文学观察》,专门发表80后写手作品。
2001年10月,吴默创建“南方诗谈”网上诗歌论坛,成为第一个80后写作者的聚集地。
同年,四川熊盛荣、田乔在成都创办《80年代》民刊。
2001年新概念获奖作品合集《白衣飘飘的年代》出版发行,“80后”一词被正式提出。
2002年开始,刘川主编的《诗潮》杂志开设“80后诗歌大展”栏目,同时老牌诗歌刊物《星星》诗刊等也开始扶持新生力量,同时,星星诗歌网开辟第一个具有官方文学意义的“中国80后论坛”,刘东灵、西毒何殇出任斑竹。
2002年第三期《青少年文汇》杂志开设的“80后诗歌大展”。张进步主持。
2002年5月春树《北京娃娃》出版,成为80后人群中的备受关注的先锋写手和“问题少女”。
2002年5月符马活编(《诗江湖——2001中国先锋诗歌档案》,由青海人民出版社。
2002年高三学生胡坚,把自己在网络上受到很高评价的三篇小说和一篇在《东方》杂志上发表的教育论文结集为《愤青时代》出版,公然声称出此书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北大的特招,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2002年张悦然被《萌芽》网站评为“最富才情的女作家”。
2003年张悦然第一本书《葵花走失在1890》在作家出版社出版,由著名作家莫言写序推荐,并由一手捧红了“哈佛女孩”刘亦婷的知名出版人杨葵任责编,发行20余万册。
2003 《诗林》推出“80后九人诗选”,并发布80后诗人泽婴《关于80后》一文。
2003《海峡.大校月刊》连载“80后诗展”。
2003《诗选刊》第9期推出“80年代出生的诗人作品展”,共有80余人入选。
2003年易术《陶瓷娃娃》出版,被《亚洲时报》指为“易碎品”,香港作家李碧华更赞扬其文字是“饱沾爱情之毒的苍白药丸”。
2003年甘世佳推出作品《十七岁开始苍老》。
2003年12月李傻傻长篇《红X》开始在网易连载。
2004年1月米米七月在天涯社区开始连载《他们都叫我小妖精》,经过一年周折,终于在2005年1月得以出版。
2004年年初孙睿《草样年华》在远方 出版社出版,传言发行30万册。
2004年2月2日,春树上了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封面,与韩寒、曾经的黑客满舟、摇滚乐手李扬等4人被认为是中国八十年代后的代表,并与美国六十年代“垮掉的一代”相提并论。
2004张悦然《樱桃之远》在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
2004年2月郭敬明在《福布斯》发布的2004年“中国名人排行榜”上名列第93位,收入为160万元。
2004年2月李傻傻开始在天涯社区连载其长篇小说《红X》,并得到慕容雪村的赏识。
2004年易术高调出版长篇小说《孔雀》,因为涉足情色写作禁区又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2004年6月6日,郭敬明发起成立“岛工作室”,推出“岛”系列读物。
2004年7月易术长篇小说《再见萤火虫》在《萌芽》上连载。
2004年7月,张进步流浪很多城市后最终到成都《科幻世界》杂志做编辑。
2004年《羊城晚报》刊出《80后人气排行榜》。
2004年张悦然以其作品《十爱》获得“2004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
2004下半年《十少年作家批判书》热炒。
2004年12月法院判决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圈里圈外》。《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者春风文艺出版社背上了“袒护抄袭”的指责和共同赔偿20万元的债务。
2004由何睿、刘一寒主编的《我们,我们——80后的盛宴》一书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
2004年12月22日,湖南文艺出版社在广西阳朔西街建立全国首个青春文学创作基地。其社长刘清华称,湖南文艺社这次将对青春文学从单品种到系列书全面发力。
2004年彭扬完成了采访20多个城市、130名边缘少年、花费四年的独立摄影采访《天黑了,我们去哪?》(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国第一本电影大学学生的生活笔记《16mm的抚摩》以及小说集《洞》。主演的电影《小提琴》入围了法国里昂电影节和韩国短片电影节。
2005年1月26日《时代人物周报》、4月28日《新京报》揭穿彭扬骗局。
2005年4月14日《解放日报》、4月15日《联合早报》、4月28日《新京报》揭穿易术。
2005年05月“80后”写手告别“80后”举行公开告别仪式在北京举行。 ]]>

在京的朋友支持一下

开始时间: 2008-06-29 星期日 14:00
结束时间: 2008-06-29 星期日 17:00
地点: 北京 中关村第三极书城。
发起人: TUU。| 六月糖果大party,艾成歌、猫七、澈、安宿、九月等儿童团主力成员齐聚首北京中关村第三极书局的《花风》发布会。 近距离接触糖果创作团队,请与我们一起见证《花风》初长成。
第三极书局:北京市北四环西路66号,海淀图书城的东北角,(海淀桥的东南角),第三极大厦。 ]]>

天鹅肉

上午。去荣成。此地以天鹅为外人称道。所以说此行是吃天鹅肉。上午从青岛出发,没有想到,这车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竟然走了五个小时。加之前些时日,感冒未愈,端的是累煞我也。

在路上,忽然发现今年的麦子都割完了。想起以前割麦子的日子,那个时候小,那个时候挥汗如雨。想起那些诗人们从海子开始开口麦子,闭口麦子。想起伊沙说饿死诗人,想起他说“那样轻松的 你们/ 开始复述农业/ 耕作的事宜以及/ 春来秋去/ /挥汗如雨 收获麦子/ 你们以为麦粒就是你们/ 为女人迸溅的泪滴吗/ /麦芒就像你们贴在腮帮上的/ 猪鬃般柔软吗……”

下午,到威海。住如家。离海很近,司机说此地房价七八千而已,且大多是外地人在购买。到如家的时候,已经没有房间。也不想再投他处,我现在住宿一般都找连锁酒店,安全,且比较卫生。在大厅里歇息,没有想到有人退房,连忙去办了入住手续。这两日出行,让我对自己在谋划的一件事情越发的有了信心。此事可成。

所谓天鹅肉不过是玩笑而已。想吃那玩意的是癞蛤蟆。您见过吗?我见过。

]]>

1930年的天涯社区

宋按:开个玩笑,转自爱早报。不过仔细想想倒是有趣的紧。时下传媒,不过如此。所有有些时候,觉得我们并没有进步多少。现在所做的,仅仅是对于传统和记忆的恢复而已。

[娱乐八卦] 昨晚9点 阮伶玉与一神秘金发男子相拥进入大世界娱乐城
[体育频道] 精武长存–霍公元甲逝世20周年祭
[贴图专区] 嘿嘿,偶太不厚道了。发两张偶和蒋*介*石*先生小时候的照片
[地下广场] 邓xiao平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并兼任政委
[开心调查] 各位都過來講講有幾房小妾啊
[娱乐八卦] 是邪教还是鬼怪……八一八煤粉(梅兰芳的粉丝)们的龌龊表演。
[天涯头条] 井冈山支教回来谈感受 (此帖被封)
[天涯杂谈] 黄世仁 :杨百劳欠钱不还,我该怎么办?
[天涯杂谈] 昨晚俺理完发路过英租界,一个金发美女冲我喊什么”哼得色母”,我很生气,回了句操你吖的,差点没被巡捕抓进去!
[天涯杂谈] 请务必关注–湖南四川,土匪猖獗
[管理前线] 周扒皮新书:《执行力》,《你没有任何借口》
[娱乐八卦] 林小姐与徐诗人到底有没有戏?
[国际观察] 小日本已经掌握转基因技术,用小龙虾来坑害几十年后的中国人!不顶不是中国人!

广而告之:我正在致力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传媒史的梳理和创作,预计年内出版《媒变:1978-2008年的中国传媒》,欢迎曾经传媒人与我联系,也欢迎提供采访线索和资料。
我的MSN见博客右上角,我的QQ398752089。 山东新闻人群8509067 中国新闻人物采访写作群20606740

]]>

草莽或江湖

2008年的夏天,在南方行走。身边忽然多少的不适应,慢慢想来,觉得没了燕赵之气,多的是务实——甚至这种务实多少让人觉得“不自在”。

他们的性格与北方迥异,他们可能也身价过亿,但车更多的时候被用来代步;他们也有朋友,但他们交情只是交情;他们也会喝点酒,但点到即止,他们也会在酒桌上谈生意,但不会在酒桌上签约……相对于北方人来说,他们更注重的是成长,他们更注重追求财富的积累。

而很多年前,财富和南方几乎是无缘的。回顾历史,我们可能会从齐国的鱼盐之富,想到晋商想到陶朱,但再往南,那几乎是一片蛮荒之地。但忽然有一天,在蛇口工业区微波山下,一块上书“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标语牌矗立了二十余年。这个标语牌吸引了无数的人开始将目光投向南方,从此孔雀东南飞,中国改革开放就此起步。这其中也包括那个叫徐明天的淄博市委研究室副主任。1997年,38岁的徐明天到深圳考察,3天后就决定放弃大好仕途,来到深圳商报社做一名普通记者。

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回头来看,其实在这这场被称为“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变革中,最明显的代表是中国的城市化的进城,这点在深圳表现的更为突出。1979年,她还只是“省尾国角”的一座边陲小镇;2007年,已崛起为国内继上海、北京、广州之后的第四座现代化城市。自1980年被批准设立经济特区,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和“窗口”后,改革创新已成为她的灵魂。这是深圳的故事,也是全中国的故事。

其实,说到城市化,我们更熟悉的是进城。但进城不仅仅意味着高楼大厦和民工潮、金钱与风险,他更意味着“期望与幻灭”。或者有人干脆说“城市是传统尚未愈合的坟墓,是朝拜者的绝望之途,是人类欲望和意志搏斗的战场”。在城市化的进程以及中国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中诸多故事开始上演,那些叫做王石,叫做史玉柱,叫做任正非,叫做赵新先的名字被今天的记录者记录了下来,但更多的则成了他们的配角,甚至有些时候连配角都不是,短短的三十年,我们已经把他们给遗忘了。这是成王败寇的历史选择的残酷,但他们却毕竟在这个舞台上表演过。

还有,那些舞台上的表演者,在我们的记录者那里几乎只剩下“故事”,甚至有的时候连故事也没有,仅剩下史志。在改革三十年后的今天,各种记录性的文章开始大量涌现,但很少有人写这些风云人物故事背后的“故事”。在大量流行的商业写作中,我其实很少看“企业书籍”,那些充斥着企业家的豪言壮语或是貌似深刻的文字,事实上很难找到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虽然那些所谓的“商业标杆”本身就没有丝毫的意义,好的作者可能会让自己的读者从中多少获得一些精神的激励,但没有人能从“标杆”们身上能够克隆出什么。

所以,我们的阅读更多的限于对于此种精神的获得。同偶然的过客作家不同,徐明天自1997年以来就生活在这个城市,如今已然10年有余。这10年间,他作为一名商业记者,谋稻粮于这个特区城市,同时写文章臧否公司与人物,他自然深知这座城市的性情和秉性。恰好,徐天明说,“我要记录一代人的命运和一座城市的崛起。”在这本叫做《春天的故事•深圳创业史》的书中他所写的是一代人和一座城市的命运,这比较适合我的阅读趋向。这本书在一定程度上算作是一座城市的“光荣与梦想”,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中他只不过是一瞬而已,或许这也仅仅是中国变革的一个开始,或许以后要走的路还有很多。但这样的一本书在这个不平凡的2008年里似乎显得更有无限的意义。

我所相信的是,在这一年里,注定会有很多城市,会有很多人,在用自己的文字记录着身边的变革。但徐明天给这些记录者们至少是开创了一种写作的思路。

]]>

填词事件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菩萨蛮——读词有感
堰塞湖里离愁水,怎堪滴滴国人泪。
西南望汶川,可怜一兆山。
寂寞旧文苑,颂阿新欢场。
坟头曲鬼意,羞煞江城子。 菩萨蛮作法:本调四十四字,为词调中之最古者,即以五七言组成;通篇两句一韵,凡四易韵,两平两仄。第一、二句即为七言仄句。第三句为仄起之五言句,换用平韵。第四句为五言拗句。后半第一句为平起仄韵之五言句。第二句为仄起仄韵之五言句。第三、四句与前半第三四句同。 如此看,我写的第三句后半句不压韵,但考虑半天,也未必拘泥古法太死,此两句化鲁迅先生:寂寞新文苑,平安旧战场而来,所化用改动处,窃以为还算妙哉! 若改为寂寞旧文苑,颂阿有新欢虽和平仄韵,但问题不是新欢不新欢,而是在灾难面前,文坛已经成为一些人的秀场甚至欢场,热闹得很!
]]>

中国,我的存折丢了

        那是很长时间以前,
  我从青岛的某个银行出来,
  后来,
  我的存折丢了。

  生活,苦难的生活,
  你总是这么雪上加霜
  我跑回家,
  打开抽屉、翻一翻我的乱七八糟,
  我只看见环佩叮当
  但没有我救命的存折。

  而且,
  我还打开了书橱,
  我取出了一本《光荣与梦想》
  在这本书上已经满是灰尘
  那美好的一切都无法寻找,
  中国,我的存折丢了。

  天,又开始下雨,
  我的存折啊,
  你躺在哪里?
  我想还没有人捡起了你,
  银行的小姐说钱还在。
  不,我不那样认为,
  我要顽强地寻找,
  希望能把你重新找到。

  太阳啊,
  你看见了我的存折了吗?
  愿你的光芒,
  为它热烈地照耀。

  我在胜利桥和松岭路行走,
  我沿着几个月以来的足迹寻找,
  那一切丢失了的,
  我都在认真思考。

]]>

给毕业生

毕业了,他们说,天堂往右,现实向左。毕业了,才发现所有的一切早已繁华落尽。按照王小波先生的说法此后的日子将是“日渐沦落”。 一个毕业生的关注对象注定不再是大街上漂亮的MM,也不会是最近好玩的游戏,更不是又有什么功课在等待复习。属于他们的将是工作、待遇、老板的讲话、领导的爱好以及他们背后隐藏的房子、车子“五子登科”,在现实生活面前这些似乎显得理所当然,他们的挤兑让当年的书生意气一点一点的消失,一直到成为一个自己当年深恶痛绝的对象,只有等年华渐老对影感叹“原来这就是生活”的份。 某某人出国了,某某人上研了,某某人找到了一个肥得流油的工作,某某人回到偏远的家乡。毕业后,这些曾经在宿舍里讨论的话题已经不再重要,因为过来人说10年之后是一群人重新排座次的时候,这话一点都不假,其实大学在现在看来都只是一种过程而已,10年之后,当年的高考状元也可能操刀卖肉,当年勉强毕业的同学也可能早已在社会上呼风唤雨,但这也不是意味着结束,等时间再远,一切还有变数。社会就是这样让人们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拥有这种可能的是一个人的奋斗和激情。 教育的大众化一直让人们产生着误解,觉得高等教育的普及是在以牺牲质量作为代价,其实正好相反,教育的大众化是有更多的人能够接受教育,所产生的社会精英越来越多,更多的人将拥有先进的思维,并在以后的生活中加以运用。还有,这种教育的大众化让受教育者有了在走出校园后相互学习的机会,在这种环境中,最后的胜出者只能是不断努力和不断学习的人,大学已经不是一劳永逸的天堂,一直停留在过去的人,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永远的留在过去。这样的过程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通俗一点说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要期盼依靠父辈的恩泽延续生活,有句话还叫做“君子之泽,三世而斩”。所以前行的路还是要继续。 记得当年毕业的时候,一位老师对我说,日子还要继续,所以你不要回头,要记住不停的往前走……在离他说那句话恰好还有2周就一年的那天晚上我和他在济南大街上的一个地摊上吃练摊,他向我盘点一年来的成果,发了十几篇有分量的文章,也跟一位著名学者在读博士,他说自己用10万块钱买了3年的时间,并且感到无比的满足。在他的面前我为自己的无所事事追逐眼前的名利所感到无地自容,因为我在一种横向的比较中看到了自己的倒退。在那天晚上将近子夜尘土飞扬的凉风里我忽然有种发奋图强的冲动,我觉得如果让我现在去赴十年后的那场约会我将一无所有。所以我不能在互联网铺天盖地的资讯里扑腾也不能在永无休止的茶水和报纸提前退休的生活中沉迷,未来属于自己别人抢也抢不走你扔也扔不掉。 一个人到来,同样是一个人离开。期间间隔的四年,它可以教会一个人坚强,但不一定能让明天的一个人可以在每一天里洒脱地上路, 无所牵挂,只知道随着时间向前走。 毕业了,无论肩膀多么再瘦弱,风来雨挡,所有的一切都靠自己,还要勇敢的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