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杯酒是十年
一壶茶又是十年

很高兴十三年之前认识你们
很高兴十年之后还能见到你们
希望下一个十年还能见到你们

谢谢时间

PS:昨天晚上,我发现酒店的老板是个有故事的人。比我们的这十年还要精彩。虽然我只和他说了几句话。

]]>

提前拜年

新的一年来了,万物复苏,狗熊撒欢。在大年夜的前一天,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这种祝愿很俗,但还算真诚。所以,我明天就不给大家转发或者改写别人发的短信了,那样怎么像是完成一种任务不是。

下一年是牛年,我倒不希望大家在下一年里有多么的牛气。我想,老祖宗设置十二生肖的初衷,不是因为牛气,而是因为任劳任怨,只是这种精神没有多少人提倡了,大家喜欢溜须拍马,偷奸耍滑……希望在牛年里没人这样。希望所有的人在新的一年里埋头干活,但也要抬头看路,因为路在自己的脚下,没有任何人会为我们负责。

我的朋友大多与传媒有关,记者、编辑、学新闻的学生、与媒体有关的公司以及传媒研究者……这一年我也结交了很多行走在新闻道路上的朋友,我甚至前往北京参加一些会议。时下,虽已初春,但依旧春寒料峭,在仗剑走天涯的时候,我祝愿他们的心中永远有龙灯花鼓之夜。也希望在下一个年头里,记者被抓的新闻少一些,记者排队领红包的新闻少一些,我更希望记者讨薪的新闻绝迹。

于我个人,明年依旧是变数之年。但作为一个卖文为生的人,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依旧在路上。

]]>

这几天

老天真给我面子。昨天到家,今天就变天了。这个世界就是反复无常。昨天从楼上下来,在小区里走的时候,俺想,今天可真暖和。没想到,回老家之后就这样了。

有银昨天的时候给俺发短信抗议,说俺重色轻友。是这么回事滴,俺放假后就到济南料,本来想年前和青岛的弟兄们聚会一次,但是因为书还没有到,也就没有叫大家。事实上,俺的书腊月二十五那天才到济南,此前俺手里的是梁建华老师快递给俺的。俺用稿费给弟兄们买的书,年后会陆续的通过各种方式给大家送去。但是无法满足王音老师年前看到书的愿望了。年后吧。年后向弟兄们谢罪。

腊月二十五的晚上,我还有俺老婆以及如若还有周传虎兄,在济南的圆缘园待到很久,半夜的时候才回家。俺不知道济南还有没有好的喝茶的地方,俺老了不重用了,而你们还年轻。在济南的这几天,对济南的媒体进行了新的思考,我觉得现在山东的媒体确实比较落后,我现在相信这个论断了。各位,原谅我以前的无知。

这几天一直呆在济南。在家里安静的看书,想如何把下一本书写好,我不想制造文字垃圾,我更不想活的像个垃圾。我看《城市画报》,今年他们第二年做“荒岛图书馆”,我真羡慕他们,写书读书的生活是很好的。也不用活的象一条狗一样。但是,有人说了,我去年一年不务正业,在写论文和写博客,据说我还有一项罪名就是在写书。这让我很是感到莫名其妙。不过这样的生活才有意思啊,堪称丰富多彩。不过告诉大家的是,据说今天晚上奥斯卡颁奖了,俺也获奖了,最差编著奖。无论如何,怎么也是个奖啊不是。

我在《传媒三十年》里,将某一年定义为“悲欣交集”,2008年,对我来说也是这样。但在年末的这些沉寂的日子。我想好了明年到底做些什么,并且想的很清楚。唯一没有想好的是,明年最大的一件事情。上朝廷还是走流沙,如是。

]]>

被一湄点名,回答如下

一湄点名好几天了,才回答,不好意思啊,这两天不是忙,是乱。不过我发现很多答案是类似的。

游戏规则:
First:被点到名字的要在自己日志里写下自己的答案,然后去掉一个问题,再加上一个问题,仍然组成20+10个问题,传给其他10个人,列出 10个需要回答问题的人的名字,还要给10个人留言通知对方——你被点名了,被点名者不得拒绝回答问题。

Second:这10个人要在自己的日志里注明是从哪里接到题的,并且再想一个题目传给其他10个人,让游戏继续下去,不得回传。击鼓传花传给谁谁就得接着,否则就得挨罚,请认真对待,不要怕暴露隐私。

 1.如果发现爱情偏离了轨道,你是选择装傻维持爱情,还是选择长痛不如短痛?
  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2.你下辈子想成为什么?
  答:不知道,先想这辈子的事儿吧  
  3.你对死亡是怎么认识的?
  答:听天由命吧。  

       4.如果你们的爱情遭到大人们的反对,你会怎么样?
  答:没反对啊。挺赞同的。  
  5.你相信两个人分隔很远也会坚守爱情吗?
  答:现在朕就是如此。  
  6.你是个能忍受吃亏的人吗?(不可删除题)
  答:能。但不要把俺当傻鸟。  
  7.你是个重色轻友的人吗?
  答:是。  
  8.你有几个好朋友?
        答:二三子。  
  9.在你眼中,爱情,友情,亲情哪个更重要?
  答:都挺重要的。老婆和家人第一吧。

  10.你做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答:没做过吧。
  11.经常会做怎么样的梦?
  答:高考吧。不过现在不做了。忙到半夜,一般睡觉都不够。哪有功夫做梦。
  12.有一直想做但一直没去做的事吗?
  答:有啊。比如辞职。
  13.你相信不管天长地久相隔多远真正的友谊都不会变质吗?
  答:相信。

  14.喜欢怎样的TA?
  答:喜欢上了,不管怎样都喜欢。
  15.觉得怎样才算幸福?
  答:内心从容,自由。  
  16.真正喜欢的人你会放手么?
  答:不会。  
  17.当TA犯错时,你会原谅TA吗?
  答:可能会。  
  18.如果你喜欢的人已经有男/女朋友了,你会怎么办?
  答:撤。 

  19.请用3个形容词形容点你名的人(不可删除题)
  答:宽厚,好玩,童心  
  20.对于父母的大错和缺点,会怎样想?
  答:全部接受。  
  21.你能一个人生活吗?
  答:能。  
  22.现在生活有什么不顺心么?
  答:太多了。一个有进取心的人在一个事业单位,你自己想吧。  
  23.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啥?
  答:很多。阅读写作结婚生子……都是我想的。  
  24.要给我句祝福会是什么?
  答:一切安好。多做几本好书出来。  
  25.心情不好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答:上网。不聊天。  
  26.你觉得爱情和婚姻各自是种什么状态,有甚区别,有甚联系,或者没有区别,也没有联系?
  答:这个问题真啰嗦+脑残,不想回答。
  28.如果明明知道一件事做了十有八九被拍死,你怎么办?就像刘正风与曲洋当朋友,孟夫子周游列国讲王道,辛德勒那张抢救犹太人的名单。
  答:一般而言,俺就知难而退了。  
  29.你认为自己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答:优柔寡断。  
  30.在2009年希望自己有什么样的进步?
  答:明年要写两本书。
附加题:你有多喜欢目前的工作?
答:曾经是少年梦想,现在是赚钱机器。如此而已。我不喜欢。
不幸被点名的同学是:自己上钩吧。
 

]]>

车票不实名是为了增加“运能”

新华网北京1月15日电 2009年1月15日上午,铁道部举行2009年春运第二场新闻发布会,介绍铁路部门采取有力措施应对客流高峰等相关问题,并答记者问。

[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最近几年春运期间,都有一部分同志提这种意见是否可以火车购票采取实名制,当旅客进站、验票的时候要同时检查身份证。我想,很多朋友和同志们提这个意见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对这个问题,我们要认真地分析,看看可行度如何。现在有一些交通行业是采用的身份证购票、验票,他们采取这个措施的主要出发点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必须确认这个人登乘这种交通工具的身份,铁路如果现在执行这种方法,是否具备条件呢?

第一、实行实名制以后,丝毫不能增加运能。春运这个时候,运能远远不能满足于需求,运能和运量的矛盾很大,这个时候我们如果实行实名制,是增加了中间环节的工作量。北京西站每天到发的旅客列车280多列,高峰的时候20万人,北京西站每五分钟就要发一列车出去。一般一列车要有2000名旅客左右,现在30分钟旅客就可以全部验票上车。如果我们对每个旅客实行买票、验票都要看身份证的话,我们每检查一个身份证就算2秒钟,2000多人就要再增加将近1个小时,这就会在运能和运量很紧张的环节当中,增加大量的程序性工作。

第二,铁路是一个大众化的交通工具,普通百姓出行首选还是铁路。车站容积是有限的,24小时中车站的人流很满,如果在这个时候售票、进站验票的同时再检查身份证,就会使局部旅客高度聚集,会引发很多不安全的因素。势必会在车站广场、售票大厅、进出口造成严重堵塞,危及旅客的安全。客流比较大的时候,一旦引发了拥挤、踩踏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第三、从旅客方面讲也会不方便,买票、验票都要看身份证。我们的售票员在卖票的时候,还要打上您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会增加很多的工作量。所以我觉得实名制这个问题议论了很长时间,铁路部门也并不是说由于有其他的一些考虑不愿意采取实名制,主要是目前条件还不具备,这点我们想向更多的旅客和新闻界朋友们交流一下铁路部门的想法。最终要想解决“一票难求”的情况,就是要用最快的时间,加快铁路网络建设,旅客出行就很容易买到票,也不会出现这么多困难。

]]>

孙旭培先生的序言

南方日报出版社编辑梁建华先生打来电话,请我为宋守山先生的《传媒三十年》一书写序言,我与作者和编辑都不熟,怎么想到要我作序呢?梁先生说是有人推荐我来写,我与推荐者好像也未曾谋面,不免有些迟疑。但当我看到这本书稿的电子版以后,我非常乐意为这本书写下一些自己的看法。

宋守山先生的这本《传媒三十年》,采用编年体的叙事结构,系统描述了从1978年至2008年上半年这三十年中国传媒界发展史上的重要事件(每年都选有几件或十几件),显现了三十年里我国传媒业的发展轨迹。这本书里都是干货,没有一点水分,全是真材实料。差不多每件事都描述得有头有尾,很有可读性。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新闻媒介对国家和社会发展所起的作用,比建国以来的其他任何时期都要好。这本书中所描述的事件中有不少正是表现了这种作用,特别是对推动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所发挥的巨大作用。例如,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全党和全国范围内引发了思想解放的大讨论。1978年11月15日新华社从中共北京市委的扩大会议的纪要中,摘发出一条消息,北京市委在最近举行的常委扩大会议上宣布,1976年清明节广大群众到天安门广场沉痛悼念敬爱的周总理,愤怒声讨“四人帮”,完全是革命行动。这条消息如春雷滚滚响彻神州大地,最终实现“天安门事件”的平反。7月22日,《人民日报》和《工人日报》同时发表的一篇文章,报道“渤海二号”钻井船翻沉的消息,揭露出一起典型的因官僚主义违章瞎指挥造成的重大责任事故,引发了一场全国上下反官僚主义的浪潮。1988年8月的一篇长篇述评《中国走势探访录》面世,让中央领导决定:改变一个会议原定的议题,专门讨论新华社记者王志纲在《中国走势探访录》中所提出的问题。而且该记者被请进了总理的办公室。不久的中央工作会议提出了“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的大政方针。1993年3月26日,陈锡添的长篇通讯《东方风来满眼春——邓小平同志在深圳纪实》首先发表于《深圳特区报》,随后全国各大报刊争相转载这篇关于邓小平南巡的最有力度的报道,把我国的改革开放继续引向深入。2003年4月,《南方都市报》的一篇《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的文章和接着引起的讨论,导致一部全国性法规被废除,这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2008年5月中国媒介特别是中央电视台对四川大地震报道中的出色表现,在国内外都引起广泛的好评,有力地提高了我国媒体的公信力。这些有巨大影响力的文章和报道的出台,实际上都不是轻而易举的,对它们产生的时代背景、幕后推手的运作、在广大受众引起的各种反响、新闻人的艰辛和欢乐,作者都尽量搜集资料,在《传媒三十年》这本书中为你娓娓道来。

但是新闻界走麦城的,也不乏其例。2003年非典传播的早期报道很失败,向社会掩盖了事实真相,当然其原因众所周知。而北京电视台发的“纸包子”假新闻,扬州晚报制造假版面获取中国新闻奖,则纯粹是媒体和新闻工作者的责任。只是这本书在新闻对事实真相遮遮掩掩的事例方面还披露得不够,不过这也许不能都苛求于作者。

传媒在变革社会的同时也在变革着自己。中国传媒从1978年实行“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开始,就不断探索自身的改革。第一个星期刊,第一家都市报,第一个报业集团,第一个自办发行的报纸,第一个使用激光照排技术的报纸,以及电子媒介中的难以计数的第一,都在这本书中被一一展示。在这三十年市场竞争的大潮中,出现了一批有锐意进取精神、有长远目光的报人、电视人、新媒体人,他们是创办《市场报》和《经济日报》的安岗,是在北京报界开启“北青时代”的崔恩卿,是创办《南方周末》的左方、陈兆川等,是创办凤凰卫视的刘长乐,是创办新浪的王志东……

我观察、研究我国的新闻改革,常常想起诗人光未然先生曾在我得到的一本研究梁启超的书上题的词:“康梁功过一分二,改革艰难古到今。”改革历来太多艰难,所以我们要尊重改革者,包括宽容犯有错误的改革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么一条今天举世公认的真理,在当初却有一些人斥其“砍旗”、“违反中央精神和反对毛泽东思想”,帽子大得压死人,以致作者都有了坐牢的思想准备。不要说这样涉及政治的大问题,就是广告这样的与政治连不上的事情,当年每走一步都会议论纷纷。从《传媒三十年》里可以看出,1978年人们开始从《人民日报》看到书讯和节目预报,都感到新鲜和振奋。而从1979年1月《天津日报》刊登牙膏产品介绍、《解放日报》刊登照相机广告,到1981年1月《市场报》刊等征婚广告,直到1989年李默然代言三九胃泰,开启明星广告,每走一步都给受众带来震动,甚至带来争议。这些在今天都是家常便饭的事,前人动手做时都要付出很大的勇气。

同样是这些事,也会启示今天的人们,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明天,还需要人们拿出勇气和智慧,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未来的历史大事记上也必然记下你的功劳。

这本书也记述了一些以自己的英明与开明把新闻改革推向前进的各级领导者。1978年11月8日,《南方日报》刊登了一篇批评稿——《麦子灿同志给习仲勋同志的信》。作为中共惠州地委农村办的干部的麦子灿,在信中直言不讳地批评当时的中共广东省委第二书记习仲勋“爱听汇报,爱听漂亮话,喜欢夸夸其谈”。习仲勋闻过则喜,表示这个批评很好,要改进工作,并回信加以鼓励。麦子灿的批评信和习仲勋接受批评的信同时见报,这在省级机关报中是前所未有的,在全国新闻界也引起强烈反响。1985年2月28日,创刊才一个多月的《蛇口通讯》报看刊登了一篇叫做《该注重管理了——向袁庚同志进一言》的文章。文中列举工业区管理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办事效率低下等诸多问题,并尖锐地发问:“袁庚同志:请您学习一下管理、注重一下管理,好吗?”。袁庚要求报纸将这封信“一字不改,照发。”1998年10月7日,朱镕基访问中央电视台,早就对自己“约法三章——不题词、不剪彩、不受礼”的他,为《焦点访谈》写下了16个字:“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并说了许多鼓励舆论监督的话,而媒体可惜没有都报道。吕日周来到位于太岳老区的长治这个“穷地方”任职时,就决定“以新闻媒体牵动的舆论监督”来亮亮家丑,解决问题。从2000年吕日周担任山西长治市市委书记起,《长治日报》先后发表了600多篇批评文章,涉及上至副市长在内的本地各级领导干部800多人。以上所述,有的是高官,做的只是一件事,有的官职很低,但只要在对推动我国监督能力很弱的媒体向着民主政治所要求的方向进行改革上有所作为,中国新闻史就会记住他们的名字。

本朝人不写本朝史,二十四史都是后朝人写的,这是治史的人说的。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封建时代当然是如此。现代理应不受这个限制,因为民主政治和言论自由毕竟是整个世界的主旋律。况且“本朝人”有“本朝人”的优势,具有搜集资料的有利条件。尽管如此,我仍然承认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困难,这大概是我们至今看不到像样的中国当代新闻史的原因。

宋守山先生这本书给我们的启示是,我们至少可以努力先把一件又一件的大事弄清楚。宋先生这样做了,并且做得很好。可是我认为他做得不一定很完美,哪些该写到的事件没有写,哪些事件又着墨多了;一些事件的细节有些不够准确,或者某重要细节没有提到,这些都在所难免。特别是对某些所谓“敏感”的事情,该这样说,而不该那样说,也都有可能。对于读者来说,一要谅解(不大惊小怪,不扣帽子),二要指正(向作者提供你所熟知的事件或细节,或你认为正确的观点)。在一个建设民主政治和繁荣的学术研究的社会中,宽容他人的意见、准许不同的观点存在是十分重要的。我在美国曾经参观过胡佛总统的图书馆兼纪念馆。有一个显示屏下面有5个按钮,依次表示最好、次好、中等、次坏到最糟的5个级别的评价,按下任何一个按钮,都会配以影像画面和解说。对这位在美国1929~1933年经济大萧条时期任职的总统,有褒扬的,有抨击的,有赞弹兼顾的,有表示谅解的。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想,一个国家的总统都任人评说,没有“标准看法”,我们对历史上发生过的某一事件,有什么理由要追求“标准看法”呢?对于治史者来说,追求的应是任何事物都不被掩盖、或被部分掩盖、或被扭曲,至于评论的意见则可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孙旭培
2008年10月24日于北京天通苑

 

]]>

南方都市报上的牛博事件

宋按,在全国上下一盘棋,加紧打击互联网低俗内容的同时,牛博也被关了。当然,理由是不一样的,因为有“大量时政类有害信息”。呜呼,第一家啊。当然了,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但是这次,南方都市报却发出了一个新闻,作者是谭人玮先生。我的传媒记录肯定还将进行下去。南都的这个稿子,肯定会被记录在案。

大量登载时政类有害信息”知名网站牛博网被关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9-01-12 08:23:50  作者:谭人玮

域名服务商给出的理由与低俗无关,而是“大量登载时政类有害信息”
  1月9日下午,原来习惯上牛博网看文章的网友发现这个网站已经无法访问。“牛博被关了?”这样的提问在网友之间流传。很快,网站管理者罗永浩MSN签名档证实传闻:“牛博被关掉了,目前老罗和黄斌的情绪很稳定。”
  因为时间上和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巧合,很多网友都怀疑牛博网是否就是91家被关的低俗网站之一。对此,罗永浩本人都说不知道。域名服务商给出的理由与低俗无关,而是“大量登载时政类有害信息”。

  1月9日被关闭
  牛博网是中国比较特别的一家博客提供商。上面聚焦了网站主办者罗永浩认为文章写得很“牛”的人,影响比较大的作者都是罗永浩邀请而来。
  罗永浩昨天发表的博客透露,9日下午3时许,他收到一封来自其域名服务商“万网”的邮件:“北京市通管局下发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通知:www.bullog.cn站点大量登载时政类有害信息,已要求该网站整改,但该网站仍未采取有效整改措施。现需要万网记录停止该域名的访问权限……”
  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罗永浩说,北京市通讯管理局还通知了网站的服务器托管商电信通,要求停掉牛博的服务器,从始至终该局都没有与牛博网直接打过交道。
  罗永浩稍后还发现自己的域名被“绑架”到了另一个网站。他说:我认为在当前紧锣密鼓地进行“反低俗”的大气候下,把一个完全没有低俗内容的牛博网的域名绑架到一个充斥着“胸模自述丰满秘籍”,“锁住男人的眼球,打造勾人魂魄的迷人乳沟”……之类的内容的网站上,我在此嫣然建议有关部门从严从重追究此事。

  肯定会重开
  第二天,罗永浩就发现有一大堆陌生人和老朋友的安慰短信,陌生人的他一律回了个“谢谢”,老朋友的一律回了个“行了行了!都第四次了还这么大惊小怪的,该干嘛干嘛去”。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说这几天先歇着,睡了几个好觉。下一步准备找北京市通讯管理局直接交涉。“他们要给开我就开,提什么要求都答应,删帖删评论删博客,怎么都可以。要是不给开我就换个名字,比如叫驴博网什么的。

]]>

管理、牛年及其他

在火车上。刚过青州。这个地方离我的老家应该不远,但很久没有回去了。刚刚翻了一遍《传媒三十年》,还好,还能对得起读者。年前这本书应该在各个书店以及一些当当、卓越的网店出现。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虽然这本书写史,但也还不是没法读的那一种。当朝人不写当朝史。不好意思,我写了,还是刚刚过去的三十年。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在这个冬天的火车上重读那些文字,我依旧心潮澎湃,高潮迭起。希望她能陪诸位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以及漫长的冬夜。

可能这本书上市的时间要等个三两天。我手里的这本是梁建华老师给我从广州快递来的。而货要在各个书店铺开,可能会晚点。想想中国人的服务意识吧,这是肯定的。说说这本书的遭遇吧,从广州走空运竟然走了两天,昨天下午就到了青岛,竟然今天中午中通速递都没有给我送来,竟然让我自己去城阳去取。这是哪门子快递啊。所以,如果大家最近要用快递的话,最好不要选用中通了。打他们上海总部的电话也很有意思,竟然让你自己联系发件方……这是哪里的服务意识啊。为了早点拿到书,关键是我下午要离开青岛,我只好去拿这本书了,在青岛这么多年,我这次真是到了荒郊野外,并且有人告诉我说,“今天我们休息”……管理绝对有问题。

说到管理问题。再说说刚才,坐D608次车。以前动车都是在西站口进站的,这次从西站口进去,竟然发现在东站乘车。转了一大圈到了东站口,竟然排队在列车员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了西站口。广大的旅客同志在站台上转了一圈……这管理真是让我等汗颜。更何况,我还是济青动车绝对的“优质”客户。四处都是返乡的人,空气里是湿冷而咸腥的味道,这让我更加觉得这个世界隐秘却也让人局促不安,兵荒马乱,只是谁的江山。

这两天到处都是Happy 牛Year,国人有创意。我却没有,但估计能牛起来的没有多少,姑且作为精神胜利法吧。也不免俗,传统一点,新年快乐。还有,别折腾了,牛博又被关了,记得前段时间他补完了所有的手续了。可能为了大家明年更牛,就借了牛博的牛气。呵呵。

上午王音同志发短信找我。他问我的书。可能年后或者过几天的时候才能给青岛的诸位了。济南的诸位倒是可以去我家里拿,因为书我寄到济南了,并且年前回青岛的可能性很小。我答应寄给大家的,倒是收到书后尽快给大家寄去。

]]>

更新

不停的有朋友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要离开青岛。他们以为我已经辞职离开了这里。靠。不是经济危机嘛。再说,不是没地方要兄弟我嘛。哈哈。开玩笑。可能有歧义,我这次是放假,寒假到了。我不想呆在这个城市。我11号下午去济南,然后回家。

这几天一直忙碌,没有更新。很多事情。年末的动荡,跟朋友吃饭,年底了,总是有些工作上的,私人的事情要处理。也总是能推就推,能拖就拖。我发现我现在已经不喝酒了,所以我很惧怕饭局。这段时间,很多私人的朋友倒是没有见面,本来想等书到了,大家一起聚一下。但我算的日期大量的书不可能到来,昨天出版社给我快递了一本到青岛,这几天应该能收到。剩下的,我全部寄到了济南的家里。出版社送十本,我自己用稿费买了40本送朋友。基本就这些了。到时候当当和卓越以及各个书店应该有卖。济南的朋友可以去我家里拿。

更多的时间是在准备下本书写作的东西。很多资料要处理。现在我发现如果有一两个创作助理是多么的重要。我还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在,明年这种环境可能会有一个,这是我很欣喜的事情。如果没有其他的变故,明年要做的事情比今年多。所以,我还是满怀希望。

没有过不去的冬天,希望一切都好。

]]>

离开

下班的时候去买了车票。一周之内,要离开这个客居了快6年的城市。这六年,了无长进,不可名状。明天书从印刷厂出来。等到后,我会陆续的给大家寄去。在这个不温暖的冬天我要开始另一本书的写作。

这个时候说说明年的愿望吧。我给了自己一些似乎遥远,也似乎不遥远的愿望。
1、写一本书。
2、继续写博客。
3、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尽量不把时间用来陪别人过退休生活。
4、看24本书。基本半月一本。要求不高,但能坚持下来的很少。基本上是买而不读。
5、买个房子,或者买一辆车。(这必须经济很好,或者经济危机很严重。必须在极端的情况下才可能)
6、挈妇将雏回一趟老家。
7、去三个没有去过的城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