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青岛记者站招聘财经记者二名

代朋友贴的。据说薪酬优厚。不是现在记者站自己聘的那种。招聘要求:

金融和新闻专业全日制研究生学历,特别优秀者可放宽至本科学历。身体健康,面貌端正,与人沟通能力较强。

精通电脑应用操作、具备翻译英文财经类报刊的英语水平。年龄30岁以下,男女不限,有从业经历者优先。

聘用后享受报社正规记者待遇,保险由报社总部代投。薪金优厚。 联系电话:13905320670      0532—87779297

]]>

经观也八年了

昨夜,在办公室。写稿子。八点多的时候,出去买最新的《经济观察报》。没想到,这份报纸也八年了。八年,这可真是个漫长而又匆匆的日子。这八年,应该连日本人也打跑了。这份报纸满是理想主义的影子。

《游龙惊凤》说,人之所以痛苦,是在于寻找错误的东西。可是我痛苦吗,没有觉出来。我在一个错误的地方吗?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做自己的努力。

晚上,跟师兄柴会群聊天。现在他在南周,去年的时候他毕业十年。这该是怎样的江湖?还跟李斯特聊了下,也是在《南方周末》。现在他叫丁补之了,没问他这是不是为了补丁之。补这个国家的补丁吗。想起四年前,那次新闻事件,一个人写的,“ 当李斯特走下鲁信传媒大厦的台阶,他回头看了看,标牌,自动门,红白方格的前台背景,不堪回首啊,往事如烟啊。”

忘了昨天怎么说的,这是一帮人新闻理想主义的一次集体沉沦。所以,我在面对某个橄榄枝的时候,没有成行。这是一种生命的弱点。

最近身体不好,昨夜到了凌晨两点多的时候睡去。在看张华的《财富列传》。而现在,我累了,在看游龙戏凤。这世间,谁是游龙?轻松一下而已。

]]>

媒体被地产商劫持

宋按:这是旧闻。《媒体被地产商劫持》——香港《星岛周刊》8月28日一期报道。今天,再重温一下吧。反思下媒体的产业链。全文如下:

谁在左右中国房价?某些经济学家的解释是,市场供需。然而调查发现,在当前中国楼市,主导房价的关键因素还有充斥市场的“伪信息”。而本应明辨是非的媒体被发展商劫持,失去了自己的声音,成为发展商欺骗消费者的工具,也是市场信息不对称的罪魁祸首。

2004年春节过后,一篇主题为“2004年北京房地产将要发生的事情”的文章被发往北京诸多房产记者的邮箱,该文作者为地产商潘某。潘某在文章中坚定地表示,北京的房价至少要涨10%。他特别解释说,“在我所有的言论中,我从来没有讲过房价的涨跌,我从来不认为谁能准确地预测市场的价格。这样肯定地说还是第一次。”潘某随后多次重复他的观点。仅一周时间,潘某的言论被300多家媒体、网站转载,引发北京房价“看涨”的高潮。于是,北京的地产老板一致“喊涨”。潘某预言的结果是什么呢?据潘某自己说,他的建外某楼盘春节后每平方米大涨了4000元。

地产老板喊涨无非是想制造舆论,先是一个老板找某种由头来制造声势,然后,一群老板来附和。让消费者形成看涨的心理暗示,觉得早买比晚买好。在这种心理的驱动下,购买行为就趋向了非理性。其结果是,购房者一哄而上,房价水涨船高,地产商落袋为安。老板们如此这般的预言,主要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他们只能在自己的办公室预言,要想制造出舆论,让预言众所周知,还少不了媒体这个传声筒。

在潘某掀起的涨价潮过后,中国建设部指出:部分开发企业利用政策和市场信息不对称,恶意炒做,个别媒体不加甄别,大肆渲染,部分消费者跟风,造成局部地区、个别项目房价短期内非正常上涨。

其实内地媒体为地产商摇旗呐喊的情形已司空见惯:只要地产开发商一喊涨,立刻就会有媒体跳出来论证涨价的正确性,地价、原材料、配套设施、供求关系……甲乙丙丁、一二三四地罗列一大串,并制作出肩题、主题、副题一应而全、字号加大加粗的醒目标题,为的就是突出一个“涨”字。于是,一出紧锣密鼓的好戏就这样上演了。不少媒体俨然是开发商的传声筒,一些行为失范的媒体从业人员更把开发商奉若神明。

而普通民众呢?房地产专业知识有限,对市场也了解不多,对素以道义和公正自居的媒体一向深信不疑。即使误导,也是言听计从。正所谓谎言说多了,也就成了真理。于是,许多人在从众心理的支配下,纷纷跟风,哄抬房价,抬高市场预期。

诚然,媒体为了生存和发展也要赚钱赢利。但问题是赚钱应站在什么立场上,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媒体把利益作为第一目标,为开发商、中介机构刊播假广告、假信息,发布假新闻,虽然在短期内可能见效,但长此以往,必将使媒体失去权威性和公信力。

]]>

口述文字及牌坊

一座石坊,一段故事,一场人情世故,以及由此延伸出的民间工艺水平以及社会风情、伦理道德乃至于社会制度的变迁和沿革,都与我擦肩。

庵上离我家乡不远。少时去庵上,老人们讲,“天下无二坊,除了兖州是庵上”,老人们讲,“公冶长,公冶长,南山上面有只羊……你吃肉来我喝汤”,最终这位孔子的女婿还是受了鸟的欺骗,虽然他懂鸟语。但更多的是关于节妇的故事。一座偌大的牌坊,让后人感叹于石匠们的技艺,却唯独忘了这些之后的故事。

这本书也是从故事开始的,“和别的女人一样,从弯腰走进花轿的那一刻起,她的名字就被忘掉了”,这样的句子出现在任何一部小说里都不稀奇,作为《庵上坊》的开头则多少显得有些特别。但《庵上坊》不是一本讲故事的书。

这座极度华丽的石牌坊,有着将近200年的历史,东刻“节动天褒”、西刻“贞顺留芳”,所颂节妇王氏有姓无名,只留一段传说:当年庵上村马家的儿子跟北杏村王家的千金定了亲。结婚之日,天不作美,下起大雨。在当地是不吉利的,马家老爷认定新娘不祥,将新郎新娘分开,不让两人见面。新郎就此一病不起,不久,死了。王小姐留了下来,以长媳身份侍奉公婆十几年,也死了。王家跑来要求马家建一座牌坊表彰这贞洁烈妇。于是,故事发生。故事本身很容易陷入俗套,但这本书不是,他借此推断的是当时的国家制度,以及国家之下,正史之外的民间社会体制,还有风俗传统。这本书的作者一位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郑岩,一位是哈佛大学亚洲艺术史教授汪悦进。他们在为牌坊细腻的雕工以及精美的图案所感叹,但却为村民们对于牌坊的故事的叙说,于是有了由一座牌坊所引申出来的背后的“口述、文字和图像”。

这些内容本身又各自独立,激发出与主题相关但方向各异的若干可能,令文本呈现出既严谨专业又摇曳多姿的丰富内涵。而国外的学术方式也往往是由具体的人或者事物说开去,不就事论事,而是最大化地扩展外延,力求以小见大。这种写法类似于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

我们在做研究的时候,往往说本科生总想解决世界问题,研究生想解决一个国家的问题,而博士生则只想解决一个县市的问题。到了他们的老师则立足于解决于某一个具体的问题,甚至老师研究起问题的时候都生怕出什么差错。这当然不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而是对于学问的敬畏以及对于自身文字的谨慎。他们不仅有坐十年冷板凳的功力,更有“文章不写一句空”的自觉。

这本书中更为人所推崇的是,这本书里的故事以及由此所拽出一番清代民情还有百多年的民间评述,都来源于一手的资料,而在当下,这样的书已经少之又少。

]]>

山东某报被疑诈骗

来源于青岛新闻网。这张报纸的刊号实际上是一张高校校报,国家新闻出版署1998年发了新出报(1998)324号文件,也就是《新闻出版署关于设立高校校报类报纸刊号系列的通知》。按照规定,此类报纸内部发行,不能刊登广告,不能征订,不能设立记者站。下面是网友的帖子。为了避免引起不便,小村把帖子中的人名做了处理:

青大招聘会里的骗子们呀~大学毕业生不是白痴!!

这个帖子是为了揭露一伙骗子的拙劣行径的。 因为当选择举报单位时?发现这种骗子可能钻了管理空隙.只好借助网络社区发出点声音,提醒大家,不要上当受骗。虽然这几个骗子的行为很拙劣。恳请版主不要删帖,让更多的人知道骗子的无耻行径!
该团伙主要由三人组成,行骗的旗号是:
领@#@导@#@科@#@学@#@报,青岛工作站
(由于他们取的这个名字里有特殊字符,会遭到屏蔽,所以把该报纸名字中间加了一些字符,理解时省略即可。下文,以ldkxb代之。) 网站是:http://www.ldkxb.cn

3月22号周六,该团伙三人参加了青岛某高校的大型校内招聘会场。他们的招聘摊位上的启示写着:招聘编辑、采编、策划若干。 会场上,许多毕业生诚恳的投去了简历。大多数人在当场获得了他们的名片,被告知于24日上午9点到名片所印位置(青岛市香港东路149号)参加复试。还有一些人在不久都被电话通知去参加面试。
24号周一上午,毕业生们早早的乘车到了指定站牌等候。该团伙称会有专人引路去面试。接近9点之时,大约有8个毕业生在等待了。一名学生相的男子,引领面试人员顺着站牌走到了所谓的报社——某不起眼的小宾馆的二楼租赁到的两个房间。
面试人员等候的房间里,有几张空荡荡的写字桌,简单的两套沙发,还有几摞印好的ldkxb,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纸制品~!!!(大家不要忘了,这可是报社啊~总该有些个纸张气息的吧?)

OK!现在介绍一下这三个主角:
1.李XX(站长、主编、编审),岁数最大,头发半白。
2.樊XX(站长助理、记者),年轻美女,时髦艳丽。
3.一30岁左右的男子,姓名不详,满脸青春痘。

在大家环视着简陋的“办公室”而充满怀疑的时候。
该男子站出来解释道:我们ldkxb是直接归山东管的,青岛根本管不着。我们的ldkxb是归属于山东社科联的,是集学术性、专业性、政治性于一体。是机关内部发行的刊物,仅供基层以上的领导参阅……
我们的面试已经安排了好几批,手中还有许多份简历。今天被叫来面试的同学,我已经在简历中做了筛选,大家基本上都能通过面试,上岗工作!……

他解释完了之后,还忙不迭的又打电话,催促投过简历的学生来面试。
面试人员被叫进另外一间屋子进行面试。这是个怎样的屋子呢?
里面有一张写字桌,上面提到的那位李主编坐在里面。一台旧电脑,那位年轻的樊助理坐在跟前。一张茶几,简单沙发。(大家注意,该报社的这间办公室里也是纸张匮乏。让人很难联想到这是一家为机关发刊物的省级报社。)

李主编是面试官。
面试人员一进屋,这位“率直”的面试官的开篇几乎都是:“到我们这里工作需要先交上600元的押金!”该钱是为了上岗后,办理记者证等相关物件只用。整个面试过程中,该李主编对报社的发展前景和具体事务回答的模模糊糊。只是没忘记强调那600块钱。并且保证,叫了押金之后,第二天就可以马上工作。当问起具体工作内容是什么之时?该李主编又是含糊其辞。
唉,看来,他是没有研究过劳动合同法,不知道现在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不准借招聘之名收取任何费用。
兄弟姐妹们~!我们好歹也顺利大学毕业了啊!!这伙人蹩脚的办公环境,拙劣的演技,能骗到我们钱包里的人民币吗?

真是很难理解,他们这么大费周折,是在测试毕业生的耐性还是智商呢?应该没人会上当吧?
在豆瓣上看到了这么一个帖子: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185393/
请大家注意最后招募负责人的姓名。
“农家女征召志愿者
2008-05-13 22:52:19  来自: 大帆
  暑假大学生志愿者招募书
   知识改变命运,读书丰富人生,这是受惠于学习的人体悟出的内心真言。然而在中国农村每年有2610万妇女还只能满足于温饱;每年有2300万农村妇女一年没有读过一本书,她们的发展严重受到了来自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制约。她们无时不在渴望与期待着改变,而这些母亲和姐妹也许就是你、我的亲人与朋友。
   为了更好的了解农村妇女的生存状况,及时的发布农村妇女实际需求信息。中国妇女报社、农家女杂志社联合校内网开展暑假大学生志愿者招募活动。
  志愿者条件:
  1、在校大一、大二、研一学生。
  2、热心公益活动,愿意参加社会实践。
  3、有一定的写作功底。
  主要工作:
  1、暑期回乡参与《农家女》杂志的新闻采写工作。
  2、调查农村妇女最实际的需求,参与项目活动、信息反馈。
  免费培训:(中国妇女报社资深记者专业培训)
  1、NGO组织机构运作
  2、如何挖掘有价值的采访信息。
  3、新闻采访谈话技巧。
  4、新闻采访写作技巧。
  报名时间:
  2008年5月30日前
  招募负责人:樊丽娟、张杰
  信息反馈请回至:sc_fanlij@yahoo.com.cn
  联系电话:66118728、66163507 ”

当看到招募负责人的姓名的时候,让人不禁产生不好的联想……

发这个贴,只是想大声的告诉那些打着招聘行骗的大骗子们:

别把我们大学毕业生当白痴!!!
 

]]>

世道哪知人心

3月19日,《南方周末》章诒和先生文章是《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此文一出,学界哗然。许多人的形象开始模糊,德高望重、才高八斗、道德楷模、文人风骨……这些词语开始摇摇欲坠。享有这些盛誉的人在档案里面蝇营狗苟、鲜廉寡耻,靠的是出卖朋友获得升迁或者免罪的机会,但却不知黄雀也在其后。

章诒和先生说,“长期监视、告发聂绀弩的不是外人,而是他的好友至交。我必须认同作者的结论——聂绀弩入狱不是红卫兵扭送的,也非机关造反派捣鬼,而是他的一些朋友一笔一划把他‘写’进去的。”友人的甚至不能说是告密,而是积极的配合。天真如聂绀弩者,无密可告,只好制造“诗案”,也就是因为那些主动的告密,才有了罗瑞卿的批示:“聂对我党的诬蔑攻击,请就现有的材料整理一份系统的东西研究一次,如够整他的条件……设法整他一下。”

于是诗人,“四顾茫茫余一我,不知南北与西东”,这该是他这一生最为惨痛的凄凉和无助。这种无助甚于1961年那次,聂绀弩刚从北大荒回京。为自己的工作安排,特意拜访老朋友、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邵荃麟。邵接待了他:斟了一杯酒,送了两包烟。随后说:“老聂,你不要再找我了,你的事我做不了主啊。”

这篇文章发出之后,有些人撰文,说这是制度的原因,是《世道败坏了人心》。看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的二十多年,有这种因素,但是主动告密者总不是制度的原因吧。假若世界有如此制度,可以让赤子之心的人去告密老友,去主动曲解,这该是一种怎样的完美设计啊。我们常说,制度不是万能的,我们也说很多制度只是一纸空文,看来是我们的认识不够深刻,原来还有如此制度没有运用。你想,有一种制度能深刻挖掘人世之恶,本着人之初性本善的古训,能改变人之本真,这该是多么有力量的事情。

十年之前,我读大学。大二那年,结识张元勋先生。大学四年,能记住的话很少,有句话记忆深刻,师母说,“别走你张老师的路”,原意如此。又听说,二十年前,那次事件,有学生去找张老师,本来觉得他能积极鼓动学生上街,但学生告诉我,张老师极力阻止学生上街。这应该是他看的最为清楚的事情。所以,很多时候,不要把自己内心之恶归结到制度身上,那样倒可以把一切推得一干二净,倒也轻松利落。

前段时间写《传媒三十年》,有人说我没有写出本质来。实际,在文字的背后,有多少阴影,也难说是我们所能知道的,有多少媒体的故事是在纸下进行的。连徐铸成都感叹不会编报纸写新闻了,这期间甘苦谁能说的清楚呢?所以,在逆流而上的时候,我心惊胆颤,战战兢兢。知我罪我,任凭读者了。

]]>

财产

话说,脱吧,脱吧。轮到你了。一群赤身裸体的穷兄弟如我等,在朝衮衮诸公大喊。有用吗?没用。止增笑耳。网友称,年度最牛反问。如此想来,这官员倒也实在。至少没有拿官腔糊弄记者。全文如下:

《财经网》专稿/记者 王和岩  友谊宾馆驻扎着全国政协委员中共组。委员们大多是前任和现任的各省市区政协主席等。他们为官多年,阅历丰富。如今退居二线,心态、胆量都非同以往。若能访到他们,没准会问出一些东东。
然而,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尽管今非昔比,他们身上依然保留着往昔的派头,威严得如同盛夏的烈日。
好在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我在宾馆守了两天,总算抓到一位人物。他,从餐厅出来,守在门口的我赶紧迎上去,一路相跟着。好在他和蔼可亲,我也就见缝插针地问:“某主席,你怎么看待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他笑眯眯地回答:“很遗憾,我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
我问:“新疆的阿勒泰、浙江的慈溪都在搞官员财产公示,贵省有没有意愿搞试点?”
他说:“我不知道。”
“这几天大家有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我又问。
他边走边说:“没有。我们中共组里没有人讨论。”
我有些不甘心:“你会提这样的建议或者议案吗?”
他看着我反问:“不会。如果要公布,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那些企业老板的利润为什么不向工人公布?”
“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布财产?”我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问:“企业老板?你是说国有大企业的高管吗?”
我清晰地听到他的回答:“不是,就是那些私营企业的老板。”
我目瞪口呆,再也问不出问题。
“降低了要求,把自己等同于普通老百姓。”这是一些贪官落马后反省自己的常用惯语。看来在财产公示上,部分官员又把自己等同于一般老百姓了。

]]>

五十年代的梨花体

开始读《人民日报》,白纸黑字,记录了不少。让我越发觉得现在的文字,小心小心再小心,万一哪天让我这等好事之徒拔出来,不好看。我还记得某期高校校报上有呼吁取消稿费的文章。

1958年7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郭沫若的一首诗《太阳问答》,堪称五十年代的梨花体。其中写道:

农民:
太阳太阳我问你,
敢不敢来比一比?
我们出工老半天,
你睡懒觉迟迟起。
我们摸黑才回来,
你早收工进山里。
太阳太阳我问你,
敢不敢来比一比? 

太阳:
同志同志你问得好,
我举起双手投降了。
我因为要朝西方跑,
故有半天你见不到。
西方的情况真糟糕,
不劳动的人光胡闹。
超英,十五年不要,
同志同志我敢担保。

…… 

合唱:
感谢党呵感谢党,
党是不落的红太阳。
东风永把西风压,
社会主义放光芒。
鼓足干劲争上游,
多快好省建天堂。
红旗插遍全世界,
红旗插在天顶上。

]]>

忘了

今天忘了带相机,忘了带手机,还忘了带录音笔,一个士兵忘了带枪,是不是这样?
不是装13。我是真忘了。要找我打133的手机。

这几天白天喝酒晚上喝茶,连着两夜没有回家,昨天下午回家睡到六点,然后起床写稿子
这几天,我十点的时候在朗园,十二点的时候去向日葵
他们说要打烊了,还有这么早打烊的酒吧,我真是第一次见
可能金融危机真的来了,汹涌澎湃,象栈桥下的潮水
栈桥水啊,浪打浪。新朋旧友重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在学叉家我听到李志唱,我的青春是一朵花啊,我的爱人也是一朵花呀……我的兄弟也是一朵花呀。
今天早上我找了半天,原来是青春。残酷的青春,你被和谐了你被奥运了,而我出去打酱油了
有朋友过来,就住在贵州路的如家
想了半天,才知道一个弟兄来青岛住过的地方。但那个稿子让我的另一个弟兄给和谐了。我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反讽

这两天,我在想向左走向右走。
有人让我向南走。南京路110,我又偷了几本书。当然,读书人的事不叫偷。传媒人也如是。
又是一曲阳关。又是替人明灭。又是无语天明。

]]>

寒窗16载,只为摆地摊?

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加起来是16年。如果遇上时运不济,可能要成为17或者18年。数学不好,算了半天,我才写下这个标题。

今年学生不好就业。于是各种骚主意也就出来了,比如让大学生去自主创业。这是好事,谁都知道。但问题是,这样的创业行为是否有些拔苗助长。我们身边有创业成功的例子,很让人羡慕。但非常至少。甚至前些年,大学生是不能与经济发生关系的,谁敢去卖个东西啊,这简直就是不务正业,辜负了某某某某对于他们的信任。但现在,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又开始让大学生去创业了。当然,我相信,如果不是金融危机,如果不是就业岗位减少,还是不会这样提倡的。

问题是,这些整天在学校里上学的孩子,让他们一下子去创业,他们有这个能力吗?连游泳都不会,甚至连水都没有下过,就让他们进入大海。结果呢。当然,那些一开始就在学校里捯饬的学生是可以的。但毕竟这样的学生少之又少。这样的学生应该对他们进行扶持。但是,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忽然对创业进行提倡,很明显的一种急功近利的行为。

更有些人宣称对学生要进行创业意识的培养。这也没错。但是,拜托,不要把创业当成摆地摊好吗?如果一个人仅仅把创业理解为摆地摊,又止于摆地摊的话,我有理由相信,你那是脑残。如果一个人上16年学,仅仅是为了去摆地摊,那还不如现在不上了。认识那一毛两毛五毛一块两块五块十块五十一百这几张钱就够了,告诉你小朋友,很好认,不难。

不要总是嚷嚷着要降低就业姿态。我想问的是,上了16年学,想靠自己的努力找份体面的工作,难道有错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