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都市报特别招聘

半岛都市报特别招聘:有媒体工作经验的记者、编辑(含美术编辑)若干名。

条件:    
        1、30周岁以下,本科以上学历;
  2、平面媒体工作一年以上;
  3、熟悉相关采编业务;
  4、优秀者可免试用期;

  有意者请将个人简历及相关作品(一定要有)发送至bdhr99@163.com,本报将对所有应聘者的资料严格保密。

  咨询电话:80889722

  报名截止日期:2009年10月20日

]]>

下一个倒下的是谁?

《中华新闻报》最终没有撑到建国60年的这一天,虽然这张报纸还曾想借国庆发点广告。即使这种广告不会太多,但有总比没有强。再者,有些单位还看中他背后的身份——一张中央级的报纸。

身份,是很国情化的东西。有这个身份的时候,无比光鲜,出有车食有鱼。其实,说白了,大家看的是你背后的权利,而不是你本身。所以,一旦身份没了,或者背后的权力没有能力或者不想再罩着你了。那么问题就来了,可能会过的很惨。这是一个方面。但这绝对不是全部。有时候,也并不是自己不想做好,而是被管的太多了。

比如《中华新闻报》,这是张中央级报纸。不错。但是,这张报纸最初的定位应该是报道新闻界的新闻,这就失去了很多读者。说白了,这就是一张面向记者的行业报。它的定位跟目前的另一张报纸是重合的。而一张行业报,让你去走市场,去赚老百姓的钱,这岂不是很难?你见什么行业报能在市场中走的很好的?走的好的都是市民报。而行业报自身的性质最初也确定了他不能去报道其他的内容。当然了,后来等醒过来了,再去以专刊的形式进行经营的时候,这反过来会葬送掉自己的名声——一张中国记协的报纸,总不能四处要钱吧?所以,留着也成了鸡肋,不如干脆停掉。或者停掉之后,这个刊号重起炉灶,办一张新报,也未尝不可。

现在各地半死不活的刊号应该有不少。但大多成为某些行业某些单位表扬与自我表扬的工具。其实,养活一家小型的报社应该也不是很难,如果“属下”还有些小单位的话,说不定还会活的比较滋润。俗话说,“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大家各自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还能活的有滋有味。真要他们推向市场?恐怕说起来容易,实行起来难。有些时候,报刊的编辑记者们同意,主管部门也不会同意——放你们出去以后还听不听话?我这么多干部去哪里安排?这些都是问题。

但是,如果是真的都走向市场了,我现在关注的是,下一个倒下的是谁。学术报刊?行业报纸?这些都有可能。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

且去喝碗面


最近几天,笔记本总是出问题。我用的可是IBM的X系列,看来所谓的好品牌不一定就好用(对了,顺便问一句,我这不算诽谤、侮辱他人吧?不会把我的博客再给关闭了吧),看来再好的东西也要仔细用,就跟我这小身板一样。

昨天晚上,在青岛的路边,就想,这一辈子,再也不喝酒了。要不是小咸的那碗面垫底,真是要喝趴下了。开学两周,夜夜喝酒,每天几乎2点散场。要不就是晚上在办公室写稿子。前些天的时候,去拔罐,腰部和肩部都成紫色的了,据说是湿气太重。我当时在想,怎么不说我阴气太重呢?要说我阴气太重还比较靠谱。

最近就想吃点靠谱的人粮食。小咸那里是个不错的去处。其实,小咸那里是个面馆,人家小咸倡导的是面文化。干净的桌子,靠谱的牛肉手擀面,再让门口的杂志以衬托,整一个青岛的文艺面馆。结果,让安东这几个伙计这么一撮合,白天前面是面馆,到了夜晚的后院就成了小咸酒馆。我曾经连续两个夜晚跟大家呆到深夜。安东说,每一个酒鬼都有一个开酒馆的梦想。我想,哪天去他们报社的院子里开一个酒馆也是不错的选择嘛。

最近比较忙。比较不爽。人在体制内,就他妈的不是江湖。可是,看关于张小平写黄光裕的《首富真相》,让我想起那句“你给了我一个江湖的梦,我却找不到江湖的边”,我还想起笑傲江湖里说的,“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好好过日子吧。没事的时候,去吃碗牛肉面。

]]>

潮来潮去

这是金沙滩。夜色里的音乐节。
谢天笑在最后出场。夜色里的海滩以及孤独的海风。
潮水般疯狂的歌迷,海风里寥落的星辰。
我一直搞不清楚的是,有个人在高叫现场之王
但我预计他和我一样的失望
传说中的谢天王,没有摔掉他的吉他,只是说谢谢。只是说,这是黄岛。
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谓。
那么,还是睡去。这个夜晚有蚊子。
睡吧。这个黄岛的沙滩。明天依旧有人来人往,明天依旧有马头琴响在这个遥远的海滩。
明天,明天还有人来唱歌。

]]>

周末

我最应该在的是上海。

但此刻,东升应该在路上。本来我和他一起上船的。但他自己先走了,原因是我起床太晚。对于我来说,9点起床已经很早了。今天,去黄岛,参加金沙滩音乐节。东升、王音、亚林、听风、学叉……还有一些认识的朋友今天都在,据说我们还要用车拉两桶啤酒。就是晚上有点冷。

金沙滩音乐节据说是谢天笑、万晓利、周云蓬、苏阳、马条……这些人都来了。看了下,十三月的人比较多。管他呢,当成和朋友们的聚会更好一些。晚上在黄岛住,明天打算去日照。然后,当天赶回,晚上参加周云蓬的演出。我比较喜欢周云蓬,周云蓬比较有人文色彩啊,不像有些歌手,除了知道吸毒就是上床。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对了,前天貌似教师节。也没有个送花的。我短信是一条都没有回。当然,我也没给任何人送花,也没有给任何人发短信,我觉得师道沦丧,留个形式没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意义,这是增添了些许反讽。也不能说没回,李相博给我发的时候,我给他回了两个字。想知道的问他好了。

]]>

网络时代纸媒的新探索

5月28日,美国报业协会(Newspaper Association of America) 在芝加哥奥哈尔机场附近的Rosemont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从内容产生收入的模型”(Models to Monetize Content)。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这些会议内容报业老总们守口如瓶。“没有比报业的人更懂得怎么对媒体保密了。他们甚至说这不是一个秘密会议”。那么,这只有两种状况,一种是,这次会议确实是在探讨如何在互联网的前提下增加媒体的收入,但是这些报业老总们并没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所以,作为报业的大亨,他们虽然懂得如何保守秘密,但是也只能将这次会议描述成报业交流思想的一次聚会,探讨如何从网络新闻中获取新的收入模式的闭门论坛。特别强调没有任何关于网上新闻定价的讨论。而另一种情况就是,他们可能进行了网上新闻定价的讨论,但内容在保密中进行。

无独有偶,同时进行的还有世界报业协会(World Association of Newspapers)在巴塞罗那所召开的国际报业的会议。这个会议发表了一篇长达65页A4纸的报告。来自经济观察网罗敏的文章介绍说,这篇报告的主要内容在于面对网上免费新闻的泛滥,如何让传统媒体获取利润。有人对这份报告总结了三点,分别是:
  1.由于网上免费新闻泛滥,所以对新闻收费的可能性受到很大限制;
  2.消费者们更倾向于为“高质量的,有特定主题的报纸”的内容而付费,而不是只生产综合新闻的报纸;
  3.网上新闻的读者希望能成为“知识分子讨论的一部分,能够贡献出他们的评论和他们的内容”。

笔者没有见到报告原文,但从以上三点来说,这份报告则充满了建设性的意见。比如,在免费新闻泛滥的时代,报业大亨们原来设想的新闻收费模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作为读者来说,他们有选择的权利。没有人知道读者到底需要什么,虽然传统报业已经进行了几百年的实践。但是,这份调查显示消费者会为“高质量”的内容埋单。什么是高质量的内容?报告中没有说明,但是读者如果认为内容对自己“有用”,而不是单纯的消遣,他可能会为此埋单。无论如何,国外报业已经开始了进一步的新闻网络化形势下的新探索。

事实上,面对互联网的进攻。国外媒体比中国媒体经受了更大的冲击。在国外,媒体没有国内的行政资源的支持——虽然国内媒体的行政资源也在媒体改革的进程中变得越来越少——他们已经经历了充分的市场竞争,但现在新的对手出现了。并且新对手一出现就来势汹汹,根据美国发行审查局公布的数据,在去年9月份之前,507份美国日报和晚报的发行量在6个月内下降4.64%,发行量仅为3816万份,而去年同期的发行量为4002万份。同时,下降的还有报纸的广告收益,美国报业协会统计显示,2008年第三季度印刷报纸和网络报纸广告收益率下降18.1个百分点。这种下滑引起大家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而是广告收益连续6个季度呈下降趋势。这足以引起传统媒体的重视。2009年开始,普利策奖全部14个奖项开始接受网络新闻的参评……

面对诸多变化,作为传统媒体来说,国外的报业更多地选择对于互联网的低级模仿,而很少进行探索和创新。他们也会开设网站、建立博客、视频、论坛,却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报业的市场在进一步萎缩。所以,现在到了进一步探索的时候,作为传统媒体老大,报业需要的是创新,比如从6月1日起纽约时报报价上涨了50美分,变成了2美元。同时,纽约时报还出现了一个新的头衔——社区媒体总编。原地区新闻的总编辑Jennifer Preston担任了这一头衔,她的任务变成了对于社区媒体的使用,以及管理报社博客以及社区媒体平台上的窗口。传统媒体已经开始逐渐地学习和接受新鲜事物,而在此前,作为掌控着舆论的报业,他们是多么自大。

虽然以报业为首的传统媒体已经开始积极应对来自互联网的挑战,但应该清楚的是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而国内互联网和纸媒之间,由于行政力量的存在,这场战争会变得更加变幻莫测。

]]>

轮回六十年

媒体是社会公器。不假。但是,公器建立在何种基础上却是最大问题。民国肇造及今,关于媒体公信力的建立方式也的整整一个轮回。其主要的落脚点就在于媒体靠什么来赢得自己的公信力。靠笔墨还是靠权力。这也是《传媒三十年(民国卷)》所主要着力描述的。

其一,媒体公信力建立在笔墨之上,这种媒体在媒体出现的前期的确如此。比如,新记《大公报》。1926年9月1日,吴鼎昌、胡政之、张季鸾以新记公司的名义续办大公报。张季鸾在当天以“记者”笔名写社评,其中提到大公报的“四不”办报方针。所谓“四不”是指“不党、不卖、不私、不盲”。此后这张报纸在张季鸾主持笔政期间,所形成的影响力可谓强矣。以至于,1941年9月6日,张季鸾在重庆逝世,其逝世创两项记录,一是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对他都作出极高评价,二是为一报人去世举行空前隆重的追悼活动。其主要原因就在于这张商业报纸所形成的影响力。所谓社会公器,即是如此。纵观民国及今,此类报刊不胜枚举。再比如《南方周末》等一开始就走上市场的报纸则也因为记者的笔让一张南粤小报形成了强大的影响力,一纸风行华夏。

但另一种建立在权利之上。比如近年来的许多报纸,即是如此。这些年,所出现的兰成长事件等皆是源于此。报纸有自己的权利,甚至传统观点认为,一被曝光,即是被政府宣判死刑。一个官员若是被曝光,那么他此后的仕途基本可以完结。而一家企业若是被曝光,则基本没了活下去的可能。所以,这就给了很多人可乘之机,也有了记者的笔所寻租的可能。此类报纸如果失去了政府的权利,那么就很难获得存活的可能。、

而现在,让他们失去能力的消息出现了。报业“没有退出机制”的坚冰即将被打破。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日前公开表示,根据政府主管部门的计划,2011年年底之前,中国的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将全部由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此举意味重大,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要按照《公司法》的要求,参与市场竞争;也意味着将有一部分‘半生不死’的报刊杂志要被市场淘汰。”暨南大学副校长、新闻传播学院博导林如鹏如是解读。

并不是没有此类消息出现。现在已经有报刊因为经营不善而遭到市场淘汰,因严重资不抵债,《中华新闻报》已自8月27日起停办。同时,随着政策的放开,一批民营资本蜂拥而至。马云投资5000万的时尚周刊将于9月9日公开发行;而总部位于广州、具有民营资本背景的现代传播也将于9月9日在港上市……几年前,由山东三联投资的《经济观察报》现在已经是三大主流经济类报刊之一。在出版领域,民营出版工作室码洋甚至超过了国营的大出版社。

现在,时间终于开始了。让市场的重新回到市场。而这个轮回,中国报刊整整轮回了六十年。

]]>

没有前戏也没有高潮

不是影评人,也不知道怎样说话才有专业的范儿。不过,这个世界流行错乱,比如不男不女的类人妖,比如写字唱歌卖艺的一群不好归类,那就是艺人了。这个世界这是搞笑。虽然很多时候,我想给生活添加一点作料,比如给慢吞吞的生活加一点芥末。

下午,百无聊赖。连续几天的忙碌,头昏脑胀之后,想看场电影,多少做下消遣。于是点开了美女们演出的《非常完美》。只能说,这部电影让我这个不专业的人来说,非常不完美。如果我花了几十块钱去影院看的话,我一定会节衣缩食,把笔钱给补回来。这部电影,没有前戏也没有高潮,虽然有些类似的小资场景。

第一,这是一部没有情节的电影,一个一看开头就能想到结尾的爱情故事。现在拿来再去拍成电影,实在没有多少的意思。我到现在已经不想去看这部电影的编剧是谁了。但是,我却了解了,为什么让这些大牌的、一线的明星来演了。怎么也要滑溜一下眼珠子吧。总不能得出个结论:作为女人就应该有个哥吧。

第二,这是一部没有节奏的电影。明明是熟女争男的故事,却在偏僻装清纯,装成未成年少女的爱情故事。想想觉得有点嫩黄瓜涂绿漆的味道。这就造成了我所谓的前戏和高潮。同样是能想象出结果的,比较无聊的电影。比如葛优大爷演的《非诚勿扰》,虽然故事也让人觉得乏善可陈,但是无论是情节还是画面,拍的都让人觉得有戏可看。让人觉得不拖拉。可是这部非常完美的电影,却让人感觉有将影片拉长的嫌疑。所谓的那些爱情计谋,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没意思,一个比一个让人想关掉屏幕。

其实,电影和阅读是一样的,写作者所给人的首先是阅读的快感。文字要美,其次要有阅读的节奏。有个目前国内一线的财经作家曾经亲口对我说,为了写某本书,他将曼彻斯特的《光荣与梦想》从头到位分析了个遍。他所分析的是什么样的内容应该占有多少篇幅。在什么样的地方应该有什么样的话题。什么样的语调更适合一个关于大时代的描写。什么样的语气更适合在叙述一个时代的时候,更能让别人觉得不累。而这个不累在我想来应该就是节奏。

但是,这部电影没有给我们。所以,只能说非常不完美。

]]>

张翼轸:寂寞郎咸平(2005年)

“这竟然是郎咸平!”当我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内的百佳超市看到郎咸平时,第一个反应是无法相信。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在学校里面见到郎咸平,上一次是在他的办公室里,因为一个朋友和他相熟,便跟着他一同去了郎咸平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面的郎咸平虽然并不严肃,但是大教授的味道还是十足的。

而眼前,晚上七点多的百佳,看着拎着几罐青岛啤酒排在我后面等待付款的郎咸平,距离比上一次更加接近,可是却有一种不真实感——在香港以赚钱多爱享受的郎咸平也会来学校超市?

是的,郎咸平很有钱。在香港,大学教授是高收入的职业。而在众多大学的教授中,郎咸平也绝对算是顶尖的。作为香港中文大学管理学院财务学系的讲座教授,他的年薪超过一百万港币;而兼任长江商学院的教授,年薪更是超过两百万,再加上其在国内讲座四万以上的出场费,年收入四百万并非难事。

所以,郎咸平很会享受。他以710万港币买入的擎天半岛的那套1800呎的豪宅常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对于这套豪宅,郎咸平在接受《壹周刊》采访的时候如是说“现在名气大了,如果国内有人来探望我,有个豪宅单位总是比较有体面的。”除了住豪宅,郎咸平开的也是奔驰名车,绝对算是一个热爱享受物质的人。所以,当他知道自己的博士生中有一个来自大陆的女生带着太太去逛女人街的时候,不由得教训太太,指导她应当去铜锣湾的时代广场,因为那里才比较有品位。

正是因为在香港媒体的报道中看到过这样的一个郎咸平,所以当我在百佳超市看到他的那一刹那,才会有如此的吃惊。不过仔细一想,郎咸平的用功是出了名的,现在不过七点多,教授他恐怕应该还在工作,此刻不过是中途出来买些补充的小吃吧。

勤奋未必能够成为好的学者,可是好的学者多半是勤奋的。郎咸平能有今天,想来与此是离不开的。

是的,郎咸平学术上很牛,关于这一点,国内的宣传往往会谈到他是我们中文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可是所谓的“最高级别的教授”恐怕对于大多数的读者而言,并不会感觉到其中的分量。如果你登录中文大学的相关网页,就会发现郎咸平的头衔是ProfessorofFinance,这个头衔和普通的Professor可是完全不同的。类似ProfessorofXXX这样的头衔,在学校中一般称之为讲座教授,当然学生有时候也会以“大教授”称之。能否获得这样的头衔,不是由各个学系所决定的,而是由学校来决定的,一般一个学系只有一个讲座教授,部分学系甚至一个都没有,如果一个学系有两个以上的讲座教授,那绝对是那个学系实力强大的最好体现——而郎咸平就是整个财务学系唯一的讲座教授,中文大学极少数讲座教授中的一员。  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的时候,郎咸平曾经说过“在国内,原本没有人知道中文大学,但现在他们知道了,因为我是中大的教授,中大因我而闻名!”这句话虽然让很多人听着不爽,但是作为来自大陆的中文大学的学子,至少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这句话虽然骄傲,但并不算夸张。

是的,郎咸平是个骄傲的人。因为骄傲,所以作为教师的郎咸平,在不少学生的口口相传的评价中是以严厉而出名的。一个为不少学生津津乐道的故事是这样的,说有几个男生选了郎咸平的课,第一次上课,他们懒懒散散的趴在课桌上听着课,而郎咸平看到他们的样子时,立刻告诉他们最好立刻把这门课退掉,否则的话最后肯定给他们F,不让他们合格。虽然这样的严厉有些不近人情,可是似乎传播这个故事的学生最后总会补充一句“没办法,谁叫他是沃顿出来的,学术大牛,有骄傲的资格啊!”

当然,因为骄傲,所以孤独。“我向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一个朋友也没有,在中大吃饭常常都是一个人。但我很享受这样,可以想想别的东西,不用边吃饭边跟人说话。以前我住在中大宿舍时,其它教授也偶尔会来作客,现在我搬出了中大,他们就没有来过我家啦,他们有时一起去吃饭,都不会叫我……”对于自己在中文大学的生活,郎咸平在接受香港媒体的采访时,曾经这样酸酸的说到。虽然因为身份的限制,无法去教师餐厅看看郎咸平是不是如传闻中的那样孤独的在那里吃面,可是看着眼前出现在百佳,混在一大堆学生之中排队等待付钱的郎咸平,却多少还是能感受到一点他身上的寂寞。

也许,这就是成名的代价——不过我相信,郎咸平对此是很享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