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

以下信息来自新浪围脖,貌似也是我们目前该关注的信息。关注之前,我们还要关注以下《财经》和《第一财经》目前在互掐。这是他们的封面。

吴晓波说:正在法兰克福等飞机,看新闻,唐德刚死了。中文世界里最好的历史倾听者走了。纪念一下。他的口述史中,顾维钧最佳,胡适次之,张学良再次,陈立夫的惜乎未见。晚清七十年,以口语表述,颇多已见。海外汉学界又失一将。

路金波说:前些天在《新民晚报》看到复旦大学新闻系的80年院庆通告,罗列了许多光辉历史,比如第一个新闻系,第一篇新闻学论文、第一个新闻学博士点等,在最后一个顿号和其后的省略号之间,写着:第一个“合作办学模式,和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联合办新闻系”。我才知道,复旦新闻系的大股东原来是它。

龙奔说:前广东的《南方日报》社社长范以锦,日前在该党报专访中表示,未能在南都冤案中保护下属是最大遗憾。他说:“有人弄出的所谓南都贪污案,挺折腾人的。”

飞猪说:《TimeOut北京》在H当头头的年代,基本是一本除了出版人不能看,其他都挺好看的杂志;在L当头头的年代,基本上你想看的只有版权信息页,指着他们赶紧换人;至于最近N当头头之后,基本上你觉得那不过是一本公交车DM杂志。

牛文文说:山西媒老板“被国进”了之后,闲资会去干什么?好象已开始有投杂志的,不过最近发现在东四环新CBD一带高档山西面馆菜馆开了不少。当年台湾土改,小蒋诱逼“被土改”拿到钱的地主们去买台四大央企的股票,意外地为台湾十大建设开拓了新资金源。被“国进”了的煤老板能不能成新晋商的起点?
 

]]>

跟焦健说体制

焦健是我在网上发现的,与我很相似的一个同学。目前在《经济观察报》做与读书有关的内容,没事的时候总是尾随在人家女大学生的后面去北化的图书馆里看书……哈哈……以读书为业,却不受制于体制,并且生活的很好。这是一种知识分子的状态。“现在这种状态是可以自己掌握的,既不过分自由,也不过分失掉了主动性”。如此,甚好。
 

昨天晚上,我们两个人一起聊天,聊起体制问题。我们都有同感。去年,焦健大学毕业,他曾经写过这样的文字:

我觉得自己身上还是有反体制的一面的。基本上这些年来,我都没在所谓的体制之内获得过更多的承认。我常说,改革三十年,对于我们这种人可能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整个社会的环境变化,使个人有可能在单位制之外,找到市场化的力量,可以实现自己的一系列想法。在没有这一切之前,假如你不会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基本上在这个社会你就吃不开了。而现在,毕竟好些了。
 

其实,如焦健的感觉我深有体会。这些年来,我的工作经验告诉我,中国改革开放对于知识分子最大的贡献就在于,让臭老九们可以自己来养活自己,而不必完全依靠看不见摸不着的所谓组织。要知道组织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在你需要的时候会无影无踪,在制裁你的时候,会说“组织决定”。但你去找组织,上下茫茫皆不见……所以,自反右始,知识分子们只能发了那么多违心之言,否则就会被饿死。

而现在,多少好些了。如果不被封杀的话,至少可以做一个个体户,或者到一个以文字为主业的公司混饭吃。

]]>

这帮可爱的孩子

在论坛上看到了这张照片。由于流感,鸡犬不宁。说是,“今天刚吃完饭回来的时候看到1号楼被隔离的宿舍楼贴着很多字符:妈,饿啊 被隔离的不是哥,是寂寞。 然后三楼下边贴着:顶楼上”。

6年前的2003年,也是如此。非典之年。当时一半在齐鲁晚报上班,一半在学校毕业。非典型的毕业之年。为了工作,连毕业实习也是草率的讲了一节课,当时想不可能做老师了。谁知道最后还是做了老师,男怕入错行……

现在看到这些可爱的孩子,真是感慨万千。

]]>

是力量而非利益

秋天终于到了,秋风起时,乱云飞度,昔日战友,说不定就要彼此弯弓月了。传媒界关注最多的是体制改革,而单就人事来说,最引人注目的两件事情,一个是《财经》胡舒立团队的退出传闻,另一件是《经济观察报》执行总编辑钟伟志的单飞。目前,单就这两件事来说,已经越来越清晰。

其实,这两件事和以前的诸多传媒人事变局相比,早就应该发生,但是却恰好在这个时期应该发生了。这两件事,与利益的关切不是太大,更多的是个人对于媒体的力量和对媒体的控制力,乃至于个人对于社会的影响力。这甚至可以看做是传媒体制改革的标志性事件。我朋友朱芳文说,这份杂志风光是否依旧?目前看来,还是雾影重重,谁知道大江东去风华能几代?

单就胡舒立来说,离开自己所创办11年的《财经》杂志,应该是一次不得不的选择,让她做出这种选择的是作为一份刊物的实际领导者和灵魂人物,却不能左右这份刊物在以后的发展去向。应该说,在目前的媒体模式里,《财经》杂志的的模式一向被人称道,它可以不去过问经营,也不用去因为经营问题而去左右杂志的内容,这样可以保证杂志内容的独立性和维护记者的尊严。这在过去很长的时间内符合了胡舒立对于一个成功媒体的判断,也就是要“充分的投入,有质量的内容,有效率的经营和可预期的稳定发展”。但是,这份杂志目前有了它足够的影响力,比如在过去的2008年,“《财经》创造的收入超过了一亿元,商业世界里的人们学会了对它的惧怕和尊重,它成为中国最有盈利能力的财经媒体之一”。随着这种局面的到来,胡舒立的媒体视野已经不满足于目前的状态,她要为自己的媒体谋划更为长远的未来。

但是,胡舒立在《财经》杂志的最大自由度却不能满足她的想法。现在的胡舒立早就不是当年王明波请她办《财经》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她由于和丁望一起在上海搞的《现代市场经济周刊》难以为继而被迫停刊在家赋闲。“她把自己在复兴门外的那个二居室小屋整个搞成了办公场所,并且给自己配备了一个工作班子,三几个人,仍然每天很充实的与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联系着。如果说当时她只是能发挥自己影响力的话。那么现在,她需要的是对杂志发展的完全影响力。但是,根据此前的办刊模式设计,她没有这种权力。于是,在传媒体制改革的背景下,在经济媒体领域,她可以选择另起炉灶,来获取这种力量。根据今年7月份《纽约客》关于胡舒立的报道,“禁区”里称有一个并未公开的计划:胡舒立将以道琼斯和彭博社为目标,与李泽楷合作成立一个英文通讯社。显然,这是联办很难给予她的。

而相对于钟伟志,也是如此。《经济观察报》的版权部分表明写着“主管主办:三联集团公司”,而三联对这张报纸的管理也一向为业界所称道。但是,仲伟志还是要离开。与前一次经观的人事变动所不同的是,这次不再是理念的问题,而是对媒体未来控制力的问题。这从钟伟志与投资人的共识可以看出来,他对山西商人说:“你要你的,我要我们的。”在新公司里,他设定了投资方拥有的股权上限为49%,他坚持让核心的内容团队拥有股权,这是为了避免“另一个仲伟志”的出走。

当年,钟伟志从一个诗人到山东《齐鲁周刊》的副总编辑,一路逶迤至今,其实寻找的也是自己的职业理想,而这种职业理想与他们所每日接触的企业家一样,连李开复都离开了谷歌,所以没有人想一辈子去做一个职业经理人。对于这些传媒界的职业经理人来说,现代传播的邵忠已经给他们树立了榜样,他们要做的是果断离开曾经给他们带来荣耀的旧东家,另起炉灶。

而和他们最初所选择的一样,在传媒体制改革的形势下,选择与政治距离较远的财经媒体,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以遇见到的是,胡舒立和钟伟志的对于未来媒体的设计,对于媒体的控制权是首先考虑的。其实,这也是六十年前,报人们早就拥有的权力。
 

附:《财经》团队另办新刊

——————————————————————————– 【明报记者北京报道】北京着名敢言媒体《财经》杂志发生重大人事变动,由于与资方「联办」就股权及办刊方针的矛盾激化,主编胡舒立将带领采编和经营部门大部分人员另起炉灶,创办新的财金类杂志《财新周刊》和财新网(暂名)。目前,已经离职的数十名经营人员在前总经理吴传晖率领下,已进入大望路新址筹备。据悉,新杂志刊号来自《浙江日报》报业集团,资金可能来自基金等多家机构,港商李泽楷据传也有兴趣入股。

编辑部与资方矛盾激化

《财经》杂志一直以敢言据称,其主办单位「联办」(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其前身是成立于1989 年3 月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长期备受中宣部等部门压力。

据知情人士称,在央视大火、湖北石首事件、新疆「7.5」骚乱、通钢事件的报道中, 「联办」及其上级,全国工商联曾多次要求《财经》编辑部交出审稿权未果。而编辑部则长期一直认为资方对《财经》投入不足,编辑部高层一直在公司内部无法享有股份, 「加上审稿权之争,促成了最终的决裂。」

56 岁的胡舒立一直是内地传媒界的传奇人物,且与高层一些官员渊源颇深。有消息称,此次她另立门户,从浙江寻获新刊号,就获得曾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协助。

据了解,编辑部的绝大多数编辑、记者将随胡离去,他们将在出完本月最后一期杂志后集体辞职。知情人士称,《财经》杂志的上半年纯利达5000 多万港元, 「经营和采编人员集体辞职,给《财经》只留下一具空壳。」

]]>

等不及菊香漫野

2000年时候写的了。忽然看到。存一下。原来当年也写诗歌。

一如既往的秋风
我的故乡比新月还消瘦
每次,我一个人在寒山瘦水里漫步
那些鹅黄淡紫的精灵,
在萧瑟里听着秋声

秋风里微薄的阳光
暖暖的撒在脚底,让人想起些旧话题
那片常去的枫树林
脚下长满荒草,以及星星点点的野菊
朋友们都远去了
只有我日日依着红枫
看着南归的雁阵
直到我也要离开
带走那些唱片、旧书
和祖父留下的那管洞箫
等不及菊香漫野
看他们曼妙的舞姿
我不敢重来
我只记得,一阵风把我脚下的枯叶扬起

我倚着这个城市可有可无的门楣
读着故乡的句子
我几乎看见,故里的花朵
象异乡的晨雾一般
悄悄将我弥漫
 

]]>

新书

一本新书,欢迎大家关注。与本山大叔有关,与本山传媒有关。写的是大家熟悉的陌生人,作为中国的小品之王是如何运营一个传媒帝国。这本书由吴晓波老师的蓝狮子财经出版,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近期将会做一些活动。蓝狮子读书网已经开始预售。稍后各网店和书店也会陆续上架。

袁岳说,赵本山是企业家学习的榜样。他说,“娱乐界中能得到财经界的人真正尊敬的人不是很多,本土娱乐界人士尤其如此,我想赵本山先生一定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位。对我而论,对赵本山先生我也是特别推崇与尊敬的”。

其实,作为一位草根艺人,赵本山连续19年登上春晚舞台,演绎了中国小品界的传奇,在大众娱乐明星群体里,他在中国民众中的受欢迎程度,几近无人可比。但在保持自己娱乐明星地位的同时,赵本山已悄然向企业经营者和管理者转型,已成为一位从事娱乐经济的企业家,其个人财富也随着介入演出(刘老根大舞台)和影视(《乡村爱情》、《关东大先生》等)更是水涨船高。

这本书是从“企业家”这个角度来解读大众眼中的娱乐明星赵本山,相信,这会让熟悉他的人们觉得“意外”,它颠覆了“小品之王”、“春晚之子”赵本山的娱乐形象,让人们发现那个“土味”十足的赵本山的另一面:俨然已从娱乐明星转型成了企业经营者和管理者,其旗下资产竟高达数亿元,拥有多个利润相当可观的业务模块,已然成长为一家集团公司。这一切,赵本山本人是如何成功转型,且又是如何做到的?他所经营的商业帝国的未来又将会怎样?这正是本书所关注的。通过本书,我们得以了解赵本山拥有的个人资产,事业的曲折经历,经营公司的手法,办学校,招弟子,推动造星运动,建立刘老根大舞台连锁表演平台,经营影视产业,以及其管理公司的江湖作为与现代经营能力要求之不足,向读者解读了一位娱乐形象之外的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企业家赵本山。

这本书的合作者张震阳,网名笨狸(banly),毕业于中山大学,早期在云南、潮汕经商。1994年接触互联网,为中文互联网的深度使用者。曾先后担任《新语丝》中文编辑,CFIDO会刊龙音月刊主编。1999年进入无线互联网行业,先后创办掌上通、龙音数码。身兼中国无线互联网领域资深的创业者之一和中国互联网的资深评论家的双重身份。

]]>

青岛日报

《传媒三十年》序言被薛原老师全部发在了《青岛日报》。非常感谢。不谈新闻,《青岛日报》的文化建设做的一向为人称道。臧杰、薛原先生是良友书坊的主持者,而刘海军先生也是《束星北档案》的作者,都是岛城的文化中坚。拙作《传媒三十年》出版以来受到大家的关注,让我这新闻后辈惭愧难当,只有继续前行。但无论如何,要对大家表示再次感谢。

]]>

有钱的出钱,有力的……也出点钱吧!先谢了

最新动态:5000元已捐够,谢谢各位支持,三种捐款方式均自即日起关闭,请不要在继续汇款,有你们的存在,这个世界很温暖,作为安东、小咸以及亚林的朋友,我再次谢谢大家。

有这么一件事,青岛豆友“五月的油麻地”被一个叫庄晓柒的人骗去了一万七千元学费(详情可以点击这里查看)。五月姑娘一个人在新加坡求学,为了凑齐学费,现在只能没日没夜地打黑工挣钱;而一旦被人发现在打黑工,会立即被遣返回国的。现在五月姑娘的学费还有大概五千人民币的窟窿没填上,生活费也没用着落,学苑书店的亚林找小咸和安东一起发起了一个活动,希望身边的网友们都伸出援手,每个人量力捐一点钱,帮五月姑娘度过眼下的这个难关。

为了不给大家增加负担,每个人的捐款金额最高上限为一百元,最低不限,几块、几十块都无所谓,心意到了就好。捐款总数额5000人民币,截止日期2009年10月15号。为了保证我们募捐的透明性,请您留下你的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捐款结束后,我们会在豆瓣网和杀猪网列表公示每个捐款人姓名及捐款额(为了保护隐私,只公布网名)。

截至10月13日借钱情况:
小米=qdmimi 100.12
学苑书店 100.00
comtely  100+100+100+100+100 
菜刀不插电 99.99
安东 100.00
Priscilla Ahn - 100.00
海平 100.00
依米 100.00
柴火 100.00
娃 50.00
萝卜爷爷 50.00
小飞侠 100.00
暗地花朵 101.00
中山市kevinwu1932(吴) -10.00 (支付bao您未完整操作)
lillian2629 -100.00
娃 13.66(二次支付bao捐款)
上海闸北 沈 10.00
上海浦东 俞 10.00
杀猪网网友璐璐 100.00
noringo (唐僧) 50.00
麦岛 100.00
上海静安区不详豆友 徐 10.00
豆友洛奇 30.00
杀猪网网友疯子 50.00
奥托叔( 奥托斯基 )和小马姐 200.00
大熊 100.00
小村 100.00
赫然(fm964) 100.00
薛易 100.00
skyer_0000 (沈) 20.00(支付bao您未完整操作)
cailiyan888 (蔡) 10.00
appleshane (尚) 10.00(支付bao您未完整操作)
kagrra (宋) 10。00(支付bao您未完整操作)
云无忧 – 50.00
silent river -50.00
达达尼昂 100元
虫子 50元
nicezlx (内蒙古赤峰 白)50元(支付bao您未完整操作)
莫误双鱼到谢桥--100.99元
rongrong  --20.00
酱紫麻好 –10.00
okm008 (南京 岳) 50.00
yuyuchow (北京) 100.00
xiaojingyush(上海) --50.00
恋鹤贪狼 --5元 (支付bao请操作确认收货)
姑娘。--50.00
云篷周----100+101.5元
谁有我脸大--20.00 (支付bao请操作确认收货)
V|我要变成超人 (青岛) -10.oo
bruceyew (上海 姚)--100元
滕蔓橙(北京 )--50.00
山东新闻人 群主 小刀 --100 .oo
山东新闻人 群隔壁 月光-50.oo
未央– 50.oo
杀猪网网友 凡人侩语-105.88
鱼泡泡 (音姐)--100.oo
小咸酒馆群内群友 螃蟹和虾皮-–200.oo
小旧--50.77
陆路--50.00
paula郧书--50.00
田鼠先生(北京) --100.oo
草西--99.oo
微凉的夜露(苏州) -100.oo
夜猫小店(上海)--20.oo(请确认支付bao收货)
蛋炒面(来自杀猪网网友轻轻风)-50.oo
stfish ――10.oo
啷啷 (北京)-100.oo

众人拾柴火焰高啊,希望兄弟姐妹们都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帮五月这个孤身在外求学的小女孩。本次活动的豆瓣链接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8242268/

]]>

传媒六十年关键词之市场化

(此文已发于《青年记者》杂志,请勿转载)市场化是目前媒体运营的重要议题之一。但无论是运营手段、发行甚至是采编人员意识的市场化都因为意识形态的存在,而成为社会的敏感神经,因为媒体不仅仅是上层建筑也是经济基础,不仅仅是生产力的构成要素也是生产关系的构成要素。

也因此,虽然市场化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关于它的争论依旧层出不穷。实际上,在建国后的六十年间,关于报刊市场化的探索以及实验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在建国之初,就曾经因为经费的紧张和资源的缺乏,要求报纸“作为生产事业来经营,逐步实行报价核算制,……达到经费全部或大部分自给”。并且这一措施,在当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随着社会的变化,这一议题被暂时搁浅。到了1992年,在中国报协召开的全国报社经营管理经验交流会上,又提出了“报业经济”概念,并认为“我国报业已经进入了一业为主,多种经营,全面开发报业经济的新时期”。当年,《工人日报》上甚至有一篇文章宣称,“政府支持报纸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报纸一定要在企业管理体制下进行,以适合市场经济的需要。”

再到2003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出了《关于进一步治理党政部门报刊散滥和利用职权发行,减轻基层和农民负担的通知》,这次整顿预期达到的目的是让报社走市场渠道,报社和机关的财务要脱钩,报社的工作人员和公务员要分清楚。

虽然这些改革都是在“事业单位企业管理”的大前提下进行的,并且更多的是为了解决财力不足,媒体的行政色彩依旧相当浓厚。但是,在这期间,也正是有了这些改革措施,媒体的市场化进程在逐渐的加快,并成为一种发展趋势。都市报等面向市场的报纸层出不穷,各种资本以投资等多种形式介入报刊广告、发行等相关领域的尝试已经成为传媒业的寻常事件。

机关报
按照董天策先生的说法,机关报,就是党派、国家机构、社会团体主办的,代表其发言、宣传其主张的报纸。那么,按照这个概念,建国后的媒体除了短暂的公私合营时期,基本都是机关报的模式。
除了党报是当之无愧的机关报以外,各种行业报也成了不同行业的机关报。这些报纸在各自的领域内不仅仅是媒体,更多的是机关色彩。中国媒体的影响力和权威性,更多的是依靠这种机关报的模式所形成的。这些机关报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不仅仅有传媒的作用,更多的影响力来自于权力。机关报遵循的是党性原则和政治家办报原则,新闻报道注重倾向性、思想性、战斗性和指导性。同时,往往以传播者为中心进行传播,而不是读者为中心。敏感的读者甚至可以通过这些机关报人物出现的多寡或者某些人的位次甚至是相关新闻出现的版面来推测出时局的变化。这是其他报纸所不具备的。
但是,机关报却没有太好的市场影响力,大多是通过行业或者机关订阅。而办报经费也大多是上级拨款。不过,随着传媒改革的进一步加深,机关报也在进行相关的变革,增强可读性和影响力,探索市场化道路,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晚报
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张有影响力的晚报是《羊城晚报》。此后,中国的晚报在很多城市开始创办,甚至有些晚报成为了当地的机关报。
在文革结束之后,《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北京晚报》等老牌晚报纷纷复刊,各地的晚报如《齐鲁晚报》等也开始创刊,四周一片“晚报”“晚报”的叫卖声,以晚报的消遣娱乐作为党报的补充而开始复兴, 对当时转变观念和思想启蒙, 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同时,晚报成了党报、机关报的最初“革命者”,它们以贴近生活、贴近社会的内容,以群众所喜闻乐见的方法,向群众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传播科技文化知识,弥补了党报机关报的不足,获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成为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生活资料。当然,因为有了读者的喜爱,这些报纸也获得了社会的巨大回报,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非常显著。

都市报
都市报真正在市场上风生水起应该上溯到1995年,虽然1993年《贵阳都市报》、1994年《三秦都市报》就已经创刊,但他们都没有形成《华西都市报》的影响力。
1995年,《华西都市报》的成功让“市民生活报”的办报思路风行全国,在各地掀起一阵阵“都市报冲击波”,开创了都市报时代。
“都市报”是一种新的办报模式,它从内容到叙事方式到传播形式都吸收了晚报的所有的长处,同时引入了新的新闻和经营理念,并在出刊时间上领先于晚报后。所以,都市报的出现,让此前风行的晚报遭遇了强有力的挑战。许多晚报开始朝着都市报的方向进行转型。
都市报的出现依靠的是两个条件,一是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市民意识在逐步崛起,读者自费订阅成了支撑报纸的重要力量,市场主体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让这类报纸与百姓发生了切实的关系,而这种新的报种脱离了原来党报离老百姓生活“远”的状态,而是关注百姓生活,所以在办报内容上受到了城市市民的接受。
二是在计划经济时期享受垄断特权的机关报受到了市场经济的挑战,出现了严重的生存危机。为了巩固阵地,占领市场,不得不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于是创办子报成了一种潮流。
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生活的进一步深刻变化以及网络的迅速崛起,都市报面临着一个全新的转型期,作为媒体创新的产物,都市报下一步该如何发展和运营成了都市报人面前的一个新的问题。

公私合营
解放初期,报业有多种类型的经济存在形式,反映在报纸的创办资金和经营资金上也是多种多样的,存在着公营、私营和公私合营报业。
据1950年3月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新闻工作会议统计:当时全国共有报纸253种,其中日报170种,公营报纸近200种。
但是,私营报纸和公营报纸并不处于一个起跑线上,和当时的计划经济一样,“读者对象”也被“计划”了。在1950年2月新闻总署划定公私营报纸之间的分工,规定公私营报纸所面对的不同读者对象和各自报道内容的不同侧重。这种分工客观上阻碍了报纸间的竞争;同时也严重忽视了许多报纸的历史传统和特色,使这些报纸失去原有的读者市场,而在当时条件下培育新的读者市场又极其不易,再加上私营报纸经济困难,也就逐渐失去了自身存在下去的可能性,更不用说与公营报纸进行竞争。
1952年底,基本上就是党领导的报纸一统天下。由于国家对报业实行计划指导、计划发行,报纸的竞争更没有存在的可能性。1953年就对报纸实行公私合营,1953年后,我国就不存在私营报纸,其他公私合营报纸,国家后来都退还私股,将公私合营报纸转化为公营报纸。

事业单位企业管理
建国之初,中国报纸都处于企业化经营的状态之中。当时要求全国报纸,特别是公营报纸,把报纸作为生产事业来经营,以逐步达到经费自给。但这并不意味着报纸都完全的市场化。应该说,他的政治属性仍然是第一位的,比如在1955年6月18日《人民日报》就曾经刊文,明确说明,“报社不是企业机关,而是政治机关”。这也意味着,报社的企业化经营,只不过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措施而已,而不是市场推动的结果。
这一措施一直到了改革开放之后。1978年年末。《人民日报》等8家媒体联合给财政部报告要求新闻单位试行“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的经营方针,他们希望通过适度的自主经营获得一些经济收入,来弥补政府财政补贴之不足。
财政部认为媒介作为舆论的先导,应该挺立在改革的潮头,率先进行市场化改革,所以批准了这份报告。其实更直接的原因是,虽然此时全国仅有186家报纸,但财政部捉襟见肘的财政收入,仍然难以养活报业的一张张嘴。这种适度放松,实属“万般无奈”。这和建国之初并无二致。
一直到今天,“事业单位,企业管理”的模式仍在延续。但是在媒体产业化发展的今天,这条规定却已经不合时宜。“事业单位”的本质和“企业管理”的两元对立,让传媒在此后的三十年发展中一直在戴着脚镣跳舞,甚至有些时候是迂回前进。这给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在企业管理中带来“影响力寻租”的温床,同时也是记者受贿问题在量刑的时候为什么会引起一片质疑的最根本原因。
在这条政策提出的三十多年后,让记者们成了“不明身份”的一群人。

自办发行
1985年1月1日开始,《洛阳日报》离开了自己的发行“婆家”——邮局,走上了自办发行的道路。
如果把报社作为一种产品,现在他们被允许自己销售自己的产品了。所以,朱学东说,“洛阳日报的自办发行,乃是对邮局包揽报纸发行的一场革命”。 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媒体体制的一次重大的创新。
自《洛阳日报》开始,自办发行风靡全国。1996年全国2200家报纸中已有766家报社搞起了自办发行;继而全国自办发行的报社达到800余家。到2005年,全国实行自办发行的报社约800家,虽然只占全国报纸总数的40%,可这些报社创造了80%以上的广告份额。
《洛阳日报》的自办发行打破了建国之初所确定的报刊邮发局面,让报刊开始自己掌握了自己的生命线。作为媒体生产的一部分,自办发行,不仅仅报纸的投递质量得到了明显提高,而且也节省了投递费用。
不仅如此,自办发行的最大意义在于,它使得报纸第一次掌控了自己的生命线——时间,“早
报”在中国流行开来。包括《广州日报》在内的众多报纸由自办发行迈开了变革创新的大步,并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

转企改制
转企改制是报刊发展的必然结果。按照中央相关精神,目前的新闻出版单位正在进行的就是这一活动。在三年之内,要对作为文化产业领域最具意识形态特性的新闻出版业转企改制,“三年三步走”。
新闻出版的专制中国有企业主办的报刊社改革排在第一阶段,依次是行业协会等社会团体主办的报刊社、部委所属报刊社,目标是培育10至15家大型综合性传媒集团;整合行业、学科等多种资源,培育强势期刊群。
新闻出版单位的改制符合新闻媒体的特征以及新闻发展规律。但是,改制也必将带来新一轮的新闻出版单位的洗牌。有些依靠行政手段进行发行的报刊将在上一轮的报刊整顿之后,迎来新一轮的变革。并且,新闻出版单位的转企改制改变了以往媒体改革进行细枝末节的变革,而是根本性的变革。

集团化
集团化是中国报业开始走向市场的标志之一。这意味着传媒已经不甘担任传声筒,而是力求向公司一样进行集团化的运营。
1996年1月15日,中国出现了第一个报业集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的成立揭开了中国报业集团化的序幕。紧接着,一大批报业集团应风上马,纷纷声称自己进入了媒介集团化的新阵营。
实际上,对于报业集团的探索早就开始了,国家新闻出版署早在1994年5月18日就曾经发出通知,规定了建立报业集团的基本原则。同年6月10日至12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在杭州举办全国首次报业集团问题讨论会,提出组建报业集团的五个条件。
在这五个条件中,最重要的条件是经济实力。比如,要求组建集团的报刊要有传媒实力,除一张有影响的主报外,至少应有 4个子报子刊,以形成系列报刊。更重要的是要经济实力,沿海地区报社年税利在5000万元以上,中西部地区报社年税利在3000万元以上。主报及子报期发行总量在60万份以上,或在本地区每150人拥有一份报纸,有畅通的发行渠道,有逐步建立自办发行网的可能。此外,还在职称、印刷等一系列的硬件进行了规定。

上市
1999年,《成都商报》率先吃下第一只“螃蟹”,通过其控股的成都博瑞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用5000多万元收购上市公司四川电器原大股东的大部份股份。此举让四川电器的股价从13元左右扶摇直上,升至25-26元,创下该股上市5年多来的最佳战绩。
虽然这种模式在当时没有被允许,但是也没有受到主管部门的禁止。报业间接控股上市公司,这在我国尚是首次,这在当时激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但是,这也意味着中国的媒体开始了资本运营和操作,媒体的产业化趋向越来越明显。
还是在1999年,上海强生斥资1.6亿发起组建上海强生传媒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传媒的股权投资和经营、宽带网络的投资和经营、纸制媒体的发行、多媒体的广告经营等。巴士股份与《上海商报》共同组建上海商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巴士股份注入《上海商报》5000万元, 占其50%的股份, “巴士股份”持有《上海商报》五成权益,《上海商报》也实现借壳上市,这个方案在当时也获得了主管部门的批准。
而更多的则是新媒体携资本的力量,迅速上市。2000年,新浪在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正式挂牌交易。这是第一只真正来自中国内地的网络股登上纳斯达克。接着,网易和搜狐也在纳斯达克挂牌。

走出去
如果将媒体作为一项产业来运作,那么走出去是一种必然,这也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在长期的发展中,我国的报刊特别是期刊,与国外进行版权合作的有很多。并且这些期刊很多成为了国内期刊界的佼佼者,领先国内期刊的潮流。
可以走进来,那么就可以走出去,更何况国外的新闻出版管理与国内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在国外市场更能按照经济规律进行办报办刊,办海外华文报纸不失为闲置资金的一条出路。《新民晚报》、《今晚报》、《读者》、《知音》等相关国内优秀报刊在国外一般都在国外出版了相关的海外版。但是这些报刊的市场盈利能力却不足,多数还只是针对华语市场,影响力也很有限,其新闻报道在国际范围内的舆论影响力也很有限。这与我国长期的报刊管理体制有关,虽然有些报刊在国内生活的非常好,但是在没有充分竞争的情况下,还缺少与已经充分进行竞争的、市场化的国外一流报刊进行竞争的能力。
但是,随着我国出版体制的进一步改革,这种能力将越来越强。

异地办报
都市报兴起之后,作为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媒体之一,作为一种经济活动,都市报一开始就进行了异地办报的尝试,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由于中国长期抑制实行的是媒体行业划区经营,再加上媒体的舆论监督特性,使异地办报的难度非常大。
同时,这些异地办报的行为都没有得到新闻出版署的正式批准。正式批准的第一家报纸是《新京报》,这是全国首家得到中宣部同意和国家新闻出版署批准的、具有合法地位和受法律保护的、真正意义上的媒体集团跨地区合作经营管理的报纸。
当时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副司长王国庆对《新京报》的创刊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光明日报报业集团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合作创刊的《新京报》,是作为报业集团跨地区进行采编合作的一次试点,至于是否是报纸跨地域进行采编合作政策放宽的标志,还要看这个试点运行的是否成功。成功的标准,要让市场做最后的评判。”
但是,在《新京报》之后的2004年11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的创刊更加有意义。它的主管方是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北京青年报社三家传媒业旗舰,而且还共享了已有的涵盖广播和电视的《第一财经》品牌。这份报纸的跨度更大,不仅跨地区而且跨媒体。这也意味着媒体经营的方法正在日益的多元化。媒体的产业特征在进一步的随着经济、科技的发展得到进一步的深化。

眼球经济
眼球经济是依靠吸引公众注意力获取经济收益的一种经济活动,在现代强大的媒体社会的推波助澜之下,眼球经济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活跃。
但是,不仅商品社会需要依靠传媒的力量吸引公众的注意。对于媒体本身来说,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他们的发行量也需要眼球经济。发行量是报刊主要的竞争指标之一。在报刊的发行中,只有依靠吸引消费者的注意,才能唤醒他们的购买欲望,这是营销中的一个基本问题。而作为商品化的媒体,只有实行眼球经济,只有吸引了读者的注意力,有读者进行购买,才能形成自己的影响力,进而获取广告收益。
所以,时下对于眼球经济的提出,是报刊改变过去事业单位性质进行市场竞争的一个重要表现。

卖相
卖相是喻国明先生的理论,也叫做“三步五秒效应”。指的是一个消费者三步远看到报,五秒钟爱上报。即在可选的品种极大化的市场上,纸媒和电媒都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引起受众注意。
也因为此,一般纸质媒体选择在头版以大标题、大照片、粗线条营造视觉中心,让读者在距报摊三步之远,五秒以内产生购买冲动,让头版图文抓住读者以激发销售。同时,根据这个理论,报纸更加注重头版的策划,对头版头条的要求更加的严格,报纸头版的杂志化越来越明显。

发行量
发行量是广告商在投放广告对媒体进行选择时候考虑的主要因素之一,也是衡量一份报刊社会影响力的重要标志之一。但是在我过目前没有建立发行统一认证的情况下,发行量如同女性的年龄,成了秘密。
所以,在报刊竞争越来越市场化的状态下,建立报刊发行量认证制度,成了首要问题,否则报刊间将很难进行公开、公正的竞争。只有真实可信的报刊发行数字才能保证报刊市场竞争的合理、规范。也有利于促进报刊广告营业的规范化。同时也会进一步促进媒体的市场竞争,有助于实行优胜劣汰的退出机制。

价格战
中国媒体价格战的集中爆发在1999年。这也并非突如其来,它与持续几年的经济增长有着很大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因为都市报之间的竞争。
各地创办都市报的目的其实很明确,“老子守天下,儿子打市场”,目的是“儿子养老子”。但是,随着随着产品的同质化和消费心理的日趋理性,报业市场逐渐转变为买方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各报开始为争夺同一市场并不太大的广告份额展开殊死拼杀。而在报刊市场的竞争中,发行竞争最为激烈,是报业竞争的主战场,它的主要表现形式就是各种各样颇具商业智慧的促销策略。这些策略中,屡试不爽的是价格战。
是年,在成都、南京、昆明、广州、武汉……这些报纸竞争激烈的地区,每份报纸一毛钱的现象经常发生。并且,这种“让利”于消费者的现象成了日后都市报们相互厮杀最主要的武器。但是,价格战属于杀敌一千自伤五百的策略。让报纸的操盘者开始寻找新的竞争手段。
 

]]>

一秋明湖水

自春及今,心有忐忑,去留无意,人也就随风飘荡,任意东西。也就言而无信,首鼠两端,自是有愧亲朋。以至于雪夜访朱,楼下而归,非是兴尽,而是无言。

春光即逝,火丁唱罢,只剩明湖秋水,虽秋池未满,夜雨缠绵,门环疑投信,市语虑变生,沪上青岛何处是归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