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观书评增刊归来

多年以前,这张报纸张扬理想主义的旗帜,成为大学校园里最为流行的报纸。好几个人,包括许知远成了很多学生的偶像。那个时候我大约只看三份报纸,一张是南方周末,另一张是经济观察报,还有一张是曲阜师大报。后者在李钧时代的副刊并不逊色于时下的任何报纸。

后来,橙色成了娱乐的代名词。后来,更多的财经报纸出现。后来,这张报纸的书评增刊停刊。再后来,几乎所有的增刊都停了,包括CEO增刊。甚至包括经观商业评论……很多时候,我甚至认为这些增刊才代表了这份报纸的观点和气质。在我后来翻检民国报章的时候,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后来这些都消失了。

因为工作或者阅读的关系,这些年与书籍发生了太多的关系。也写了若干的书评,为朋友写的多是赞誉之词,为自身阅读写的也少有批评。但我想,肯定有些书评人如我一样,写的都是不痛不痒的文字,而少有中立客观的评论。于是,我倒是期待一张好的书评报纸出现的。虽然我不指望他能成为纽约时报的那份增刊。去年在上海见到东方早报的《上海书评》后,我甚至都产生过自己做一份书评增刊的想法。

所以,在去年,焦健兄跟我说起这份增刊复刊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兴奋,这本是我这个年龄所不该有的感觉。无论是不是王者,都将要归来。这份书评增刊在3月份又将归来。我到上海的第一天。希望能在下火车的时候,见到这份增刊。折可能是上海这座城市给我的最好礼物,虽然他来自北京,也虽然焦健兄可能早已转会《财经》。

]]>

一年的流水

时间总是匆忙。于是微博成了主要的渠道。过年这么多天,还是想一下都做了些什么。算是梳理一下吧。
当然,更多的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拜个晚年。
放假之后先是去了烟台,去烟台报业集团做了一个访谈。很感谢郑强总编辑能陪我了一个上午。他们集团的确有很多创新之处。这两天应该把访谈整理出来。
去烟台的时候见到了小范和梁海月。很长时间没有见他们了。甚是想念。

从烟台回青岛。然后到济南。
开始了比平日里更忙碌的时刻。先是交了两个稿子,大约一两万字。接着就是让朋友拉去做一本杂志的刊例,这本杂志叫做《新浪潮丨态度》。立足鲁商集团要做国内第一本关注CEO的杂志。杂志可能要在四月出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下。
在大年最后,制作的《传者智讯》全文发在了《科技信息报》上。谢谢传虎兄。

在济南陪老婆。然后在新年快要到来的时候回老家。
走的时候,路不好走,大雾。还是加班车。在车上看完了《南方人物周刊》的最后一期。选题让人觉得很沉重——八零后,失梦的一代。于是发短信给一个做媒体,在北京飘荡的朋友。后来朋友发短信回来说,看完哭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八零后还是七零后。但是我最近看了中国青年报的一个文章,说高校青年教师的悲惨生活的。让我很是感慨。我们这些人在那些既得利益者们所设计的种种巧妙的制度下,似乎已经无路可走。

回老家后过年。因为打算年后结婚,妹妹开始在外面过年,大年三十被她男朋友接走。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忽然家里少了一个人。
父母日益苍老。我也成为宋家庄在某个领域的“知名人士”。
年后初五匆忙回济南。电脑又在不停的出问题。今天上午才去修了好了。如果下次再出问题,就干脆换个吧。反正我也看好换什么型号的了。
其实年后也是一样的忙碌。虽然不是跟张志安兄那样,已经排到3月份周一的了。但确实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年前有很多朋友没有见。年后回来,看到詹敏兄寄来的《长城月报》以及财新传媒寄来的《新世纪周刊》,正在仔细的拜读。谢谢你们的新年礼物。我会仔细拜读。
刚看到《青年记者》上发出来的一个稿子。是去年做的一个课题。这些年的成长,一直离不开《青年记者》杂志,从最初在传播评论论坛跟前辈们学习,到后来在杂志上发论文。谢谢大家。回头我发上来。

在家的时候朋友就开始发短信,说博客打不开了。
回到济南后,更是有更多的朋友说打不开了。
谢谢汉卿。这么多年一直帮忙打理这个博客。新年快乐。

]]>

九水的恋之风景

前几天在小咸酒馆跟春秋乐队的主唱聊天,他说当年写山海间即在青岛。后来城市画报任老师的约稿,就写了青岛的崂山,不过是九水。作了为爱旅行之地。今天在泉城路逛街,看到杂志出了,于是买来。

我一向认为的是,青岛的景色在于山海之间,但是除却那些在导游嘴里的栈桥、八大关、海底世界……不是说他们不好,而是觉得太过家常,这些似乎成了青岛人的平常日子。每日走过,也就不觉得珍惜。虽然,于外地人来说,可能也是一种享乐。但是,对于整日在喧嚣城市里的情人们来说,我还是喜欢向他们推荐冬日里崂山北麓的九水,以及那里的恋之风景。

我第一次去九水是在刚毕业的那年,刚刚在学校里做了老师,也刚刚从一个叫做曲阜的城市,来到这个海边的地方。而女朋友却仍旧在读书,所以闲暇时刻经常和一帮“学生”外出。其实,说是学生,都是兄弟。而北九水即使目的地之一。我至今还有和刘爷枕寒以及现在是校领导的边爷在北九水的合影。那个时节,可以说是正青春年少。

按照资料的说法,似乎应该做如下的描述:北九水是崂山山泉汇流而成,源自崂山主峰巨峰顶的“天乙泉”。常人去九水一般都是夏天,盛夏时节,泉水从山而下,曲曲折折,两侧群峰绿树成荫,泉水淙淙,鸟鸣啾啾,每一水都有独特的景致,因而被称为“九水天然画廊”。

而冬天是很少有人登山的,殊不知此时正是领略山川之美的最好时机,这个时节是九水最为清丽绝伦的季节。若遇上大雪,漫天飞雪纷纷扬扬,身旁山茶、梅花千花怒放,鲜红点点,艳丽无俦,暗秀盈袖,更是点尽了无数风骚。即使没有雪,此时的九水之上也有漫山的冰挂,犹如珠帘长垂,仿佛置身于珊瑚岛中。此时,两个人行走在山谷之中,四处寂寥,只有脚踏积雪的声音,还有彼此间的心跳。身边万籁俱寂时,能想起的恐怕还有少时看《雪山飞狐》的片尾曲“雪中情,雪中情,雪中梦未醒,痴情换得一生泪印。雪中行……”而此刻,最为亲近的人就在身边。 

]]>

新闻纸大幅涨价

这是中国纸业网的消息。新闻纸涨价,那么是不是报纸也要涨价?反正上次涨价就是因为新闻纸涨价。那么现在,还搞媒体价格联盟吗?估计有些报纸要高兴,比如半岛都市报,他们上次涨价后就没降价。但是其《城市信报》的低价如何受的了?

据悉,自1月1日以来,国内造纸行业开始了新一轮涨价潮。其中新闻纸涨幅最为明显,价格由原来的3950—4000元/吨上调至4500元/吨,每吨500元左右的涨幅为近年罕见。

在此之前,新闻纸的提价曾多次遭到下游客户的抵制。以2009年7月的一次提价为例,当时国内的新闻纸提价幅度为100元/吨,结果遭到下游主流报社、印刷厂的抵制。

对此,华泰股份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今年初的提价幅度确实较大,但提价主要是由于成本推动。虽然公司去年的几次调价最后执行情况不佳,但与以前不同的是,当前新闻纸的需求已经改善。自1月1日起,公司就开始执行新价,也获得了客户的接受。但由于每月月初都是淡季,目前的发货量还不是很大。

据了解,由于新闻纸过去两年基本没有新增产能,随着下游需求逐渐改善,行业产能过剩的压力得以减轻。废纸是新闻纸的主要原料,去年四季度以来,废纸的价格呈现普遍上涨趋势,主要原因在于海运费的上涨。“作为一种价格低廉的贸易商品兼空船压箱物,国际废纸的价格走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海运费而非供求关系。”山东一位造纸行业研究员对记者说。

数据显示,在海运费上涨及需求量增加的刺激下,废纸进口均价逐月回升。2009年已从1月的每吨93.6美元上涨至12月的200美元左右。与此同时,海运费仍在上涨。日前西行泛太平洋运价协议组织公布,于2月15日起对美国至亚洲航线运价上调每40柜100美元;洛杉矶及长滩往亚洲的干货运价增加每20柜80美元。

上述研究员称,目前国内的废纸、纸浆的价格都已经提至200美元/吨左右。中国造纸的原料大部分依靠进口,目前全球木浆的库存仅为26天,为4年来的低点,因此上游原料还有进一步的提价空间,最终势必推动新闻纸提价。由于此轮新闻纸提价由成本拉动,相对来说容易得到下游认可。

另据证券时报,华泰等新闻纸厂商可能于2月全月停产来振市提价。

福建南纸销售部表示,新闻纸的价格已经在1月提价了,整体提了400元,具体规格的不一样。

据国信证券研究所,1月25日上午,越秀广纸集团环保搬迁项目开工仪式在广州南沙区万顷沙镇举行。这是广州市政府在南沙打造百万吨环保造纸基地的二期工程。一期工程九号纸机异地迁建工程已于2007年底竣工投产。该集团原生产基地位于海珠区,搬迁费用达45亿元,必须在2012年完成搬迁。广纸集团董事长林昭远说,老厂区将在2011年关停,二期工程计划2011年5月份投产。

广纸搬迁致2011年5月前国内产能减少32万吨,令年内生产新闻纸行业总有效产能减少18万吨,开工率将由原预期的96%提高到98%,供需关系达到2004年以来的最好水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