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历史是这个样子

人这一辈子会羡慕一些职业,比如可以四处走走还可以留名青史,就比如徐霞客。徐先生在那个精神分裂的大明朝可以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并写点游记一类的东西,还能被后人所纪念,叫做伟大的旅行家,这确实是一件牛逼的事情。

有时候我在想,那个时候的传媒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更没有市场化,稿费肯定不多,徐先生没法给旅游类杂志写专栏什么的,他还能走来走去,还不是一个人,他还带着仆人,这该是多么有钱的人啊。不是衙内也应该是富二代了。更令人惊奇的是,他走了三十多年,写了二百多万字,这该是一个多么有钱的主啊。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徐先生也不是很有钱。还是明朝的政策好,让他赶上了。周末去老马的我们书店,买了本吴思的《血酬定律》,当然老马还送了我两本佛经。可谓是一刚一柔,大智慧。不过吴思写的血酬定律让我找到了徐霞客的一些故事。是这么说的:

以大名鼎鼎的徐霞客为例。崇祯十年(1637)秋,徐霞客在广西游历,他无权免费使用公家的驿传系统。但是,凭着地方官赠送的马牌(使用驿传的证明信),徐霞客却支使村民为他和仆人抬轿赶路。主仆加上行李,动辄要用七八个夫役。村里人手不够时,还用“二妇人代舆”——让妇女为他抬轿。此外还要供他吃喝,有鱼有肉,“煮蛋献浆”。  
在《粤西游日记三》中,徐霞客记载了崇祯十年十一月下旬的经历。这位有马牌的先生驱赶着夫役整天赶路,傍晚时分看到了下一站的村子,众夫役开始逃散,徐霞客赶紧抓住一个捆上,牵着进了村。村中男子已逃遁入山,徐霞客便领着仆人挨家挨户搜,搜出两位妇女,命令她们去找人搬行李做饭。被捆的人质和他的同伴们也大呼大叫,让村里人接班。过一会,负责驿传事务的老人来了,徐霞客说,老人怕我拿鞭子抽他的子孙,不得不来。这老人的儿子是个瘸子。
吃过饭,上了老人和妇人为他铺好的床,“予叱令速觅夫,遂卧(我喝令快去给我找抬轿子扛行李的夫役,然后躺下)。” 徐霞客是我们的文化精英,但《徐霞客游记》也难免凝结着我们潜规则的文化传统。他旅游的许多费用,就是凭借捆绑和鞭挞的官府之威,违反中央规定,转嫁到了农民身上。在躲避逃亡的农民眼里,这等横吃横喝的过客无异于黑帮。

看中国历史,往往能看到很多的故事,可是更多的在正史之中是看不到的,或者看到了却没有想到。吴思的《血酬定律》以及《潜规则》这些书帮我想到了。最近的晚上一直在看这些书,看的是我两股战战浑身冒汗——不过是冷汗。推动历史的实际上不是儒家学说中仁义道德、父父子子君君臣臣,而是潜规则和血酬。

在温柔乡里呆惯了的人,对生活抱有美好梦想的人或者是对生活产生绝望的人可以找来看看。原来生活是另一个样子。

]]>

这个错综复杂的春天

今年的演出特别少。去年的时候,好像是下半年,亚林一直一边开书店一边忙于张罗青岛的各种民谣演出,周云蓬、张佺、马条、吴吞……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到青岛,就跟我们一样,在某个酒吧摆一张琴,喝两口酒,弹一首歌,然后彼此散去或者继续留下喝酒。去年的时候,太多这样的夜晚,今年可能是因为夏天还没有到来。我记得去年的时候,我们还去了黄岛,金沙滩音乐节,那是去年我唯一的一次到海的那一边。今年还会吗?

在青岛这个文化沙漠上,我认识的文化人不多。但是想想也不少,大前天的晚上,在一个酒局上,忽然遇到了立波。很多年没见立波了,他说是两年,我的印象中更长一些,不过我经常听东升他们提及立波。当然,在出租车上也会经常听到立波的声音,“我是立波……”这句话经年未改,恰如记忆。那些年还是做一本杂志的时候吧,还是在一个叫猎人公社的酒吧,当时苏亚和郁郁周他们都还没有去北京吧,那个时候也刚刚认识学义和安东。不过安东应该更早一些。就是这样,在青岛,很多人我都忘了怎么认识的了。这些错综复杂彼此交织的圈子,让姜红岩同学有次在小咸那里说,我给你介绍个人认识,一看是从慧,天哪,我们都认识五六年了吧……还有宝山大叔,也是很多年了。其实,都还在一个城市里生活。当然,有些人已经离去,比如奥基弗。

这年的春天过的特别的漫长也特别的匆忙。跟那些没有到来的演出一样,可能这个春天里我一直都存在着一段记忆的空缺。昨天晚上,跟学义、安东、宋总业、娃以及王音老师,在南山啤酒屋,喝了2杯扎啤,一直到了2点的光景。不过我没有喝多。他们喝的多,快40杯了吧。具体,我忘记了。诗人们说,新来瘦非干病酒不为悲秋。我竟然还能记得某人的诗,叫做“五年魂不定,一步到钱塘”,是啊。最近与钱塘的故事总是那么多。让我不知所措。

在这个夏天将要结束的时候,竟然遇上了很多的事情。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不知所措甚至无所事事。跟很多朋友在聊天、吃饭喝酒,然后各自在深夜里散去。然后忽然想起这个快要结束的季节以及马上来临的夏天。这个夏天,妹妹要结婚了,我还要四处奔波。又忽然想起大学毕业也快8年了。一无是处,我甚至不想去参加那次两年后举办的同学会。一直在一个地方呆着,岁月也并没有静好,日子总是会遇到很多看不到的波澜,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触礁。在这个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收到了很多书,比如叶炜的冷眼文坛,还有张振华的《爱情无需潜伏》,可是,跟吴晓波老师前天跟我说的那样,我们这些从事非虚构写作的人会如何?我不知道。所以,我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喝酒扯淡,不为悲秋。可是,大家都太忙了。

去哪里讲道理啊?

]]>

网络特性和媒介议程设置

发于2010年《青年记者》5月(下)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媒体正在迅速赶超传统媒体,形成舆论风潮,引导舆论方向,为公众所关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远离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而选择在网络媒体上获取新闻资讯。网络媒体具有迅速性和交互性传播的特征,这使网络媒体具有难以操控的特征。网络媒体如何进行议程设置,如何不被网络推手所绑架成为网络媒体从业人员所关注的话题。

  议程设置对网媒的重要性
  议程设置其实是针对传统媒体而言的。根据《新闻学大辞典》,这一理论最早由马尔科姆·麦肯姆斯和唐纳德·肖于1972年提出。其核心观点在于:大众传播媒介在一定阶段内对某个事件和社会问题的突出报道,会引起公众的普遍关心和重视,进而成为社会舆论讨论的中心议题。
  而随着媒介形式的发展,这一理论在作为新媒体的网络媒体上得到了更加广泛的体现。时下,受到公众所关注的热点话题无一不是经过网络媒体的进一步放大和传播而得到迅速的反应。
  比如前段时间所发生的“赵本山春晚后台掌掴小沈阳”造谣事件、河南村民11年冤狱等事件,这些新闻在没有互联网之前可能很难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但是,在互联网的反复报道和传播中,成了社会舆论关注的中心议题。读者获知这些新闻和传播的渠道更多的是网络。一方面,网络编辑在新闻处理的过程中进行了强化处理,另一方面,读者利用网络媒体的特征进行了二次甚至多次传播。
  所以,网络媒体进行议程设置,利用议程设置来过滤信息,强化引导,通过精心设置的议程带动受众参与和互动,会有意地使部分新闻信息被“强化”,从而产生期望中的影响力,影响着人们对周围世界的“大事”及其重要性的判断。

  网媒议程设置要注意网络特性
  相对于传统媒体来说,网络具有其独特的特性。所以,网媒的议程设置,更应该注意到网络的诸多特性,要利用网络的特性来增强议程设置的效能。
  首先,网媒的议程设置应该注重网络的媒体属性。
  我们应该清楚网络的海量信息非但没有削弱受众的注意力,反而增强了其媒体属性,稿件的新闻性要求更加突出。这实际上对网络媒体的编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传统的新闻中,一方面是由于传统媒体有选择地对新闻进行了过滤,另一方面则在于,传统媒体的渠道容量是有限的,无论是报纸、杂志还是电视、广播,它们的传播资源都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受众是作为被动方存在的,呈现在受众面前的新闻,是被加工和编辑过的新闻。
  而在网络媒体的传播过程中,虽然信息是海量的,但受众对于新闻的选择权和传播权增强了很多。读者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新闻,如果这期间议程设置不合理,就会丧失读者的关注度,进而丧失竞争力。同时,也因为读者的选择性,传统意义上的“宣传”很难获得读者的主动传播。在这层意义上,网络媒体进行议程设置就应该更加注重网络媒体本身的新闻属性。
  其次,网络媒体应该利用其迅速性与多元互动性的特征。
  媒体的“新闻时效性”是关乎议程影响力的重要因素,决定着媒体议程对公众议程的设置能力。虽然目前的网络媒体没有采访权,但事实上网络媒体已经通过多种方式实现了其“采访”的目的。所以,网络媒体在设置议程的时候就应该利用好与传统媒体的时间差,对于新闻事件做到实时更新、实时报道,让大众第一时间获取信息。这符合心理学上的“首因效应”,让人们在关注新闻的时候更加先入为主地相信第一传播渠道发出信息的正确性。这也可以使网络媒体摆脱只转载传统大众传媒新闻内容的状况。
  再次,要利用好网络媒体实时互动这个特点。
  在网络媒体中部分传播权利被分散到广大网民手中,传统新闻发布的单向度信息传播变成了互动性多向度信息传播。在事件发生之初就与网友通过BBS、微博等形式进行互动,对新闻进行多元化的操作,从对新闻的最初的复制、粘贴上升到加工新闻再到组织新闻。这样能更好地促进新闻事件的传播以及扩大其影响。同时也可以使得网络媒体对新闻事件的价值判断、加工手法,反过来对传统平面媒体的议程设置产生实质性影响。
  所以,在网络媒体的议程设置过程中应该采用全媒体的战略,形成强势宣传。网络媒体的优势在于可以通过多种形式对同一事件进行不同方式的全方位呈现。事件发生之后,可以通过第一时间的文字报道、视频、海量的图片等多种形式进行呈现。这形成了强大的宣传效果,从而强化公众对一事件的认识。那么,网媒可以采用专题等多种形式进行议程设置。
  此外,网络媒体更应注重信息的权威性。
  相对于网络媒体的特征,网络媒体在进行议程设置的时候需要注意信息的权威性,特别是官方所主办的主流网站更应如此。在网络之上,各类噪音、杂音充斥其间。如何在一事件当中,把握事件的舆论主导权,这是官方网站所需要注意的。这就要求在事件开始之初,第一时间发布权威信息,在主要页面进行大面积、多方位的报道,进而形成强势,积极主动地引导舆论的走向,而不能等商业网站已经形成了舆论态势,再进行“辟谣”等,那样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朝着相反的方向走。

  网络推手实际就是议程设置者
  媒体有议程设置的功能,企业、政府有引导舆论的需要,所以就出现了一批引导舆论的人,在网络世界中,有一批人运用网络媒体的平等性、公开性、快捷性、交互性等特点,致力于制造网络媒体事件,打造网络红人,扮演着网络议程设置的主体角色和网络意见领袖的角色,这批人也就是公众所说的网络推手。
  网络推手们在过去制造了一系列的事件和网络红人。比如从备受争议的芙蓉姐姐到“清纯”的天仙妹妹,再到现在风头正劲的凤姐,这些网络红人的背后,无一不是网络推手在背后操控。他们不但控制事件发展而且还控制舆论风向,进而形成关注度,炒作网络红人。
  新浪网开通微博之后,就有网络推手在进行营销。一个微博的关注者可以达到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所形成的影响力相当于一份发行量很大的报纸的影响力。这种情况下,微博所发出的每一条信息都可能被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人所关注到。姚晨的新浪微博关注者为1566408,这是一份发行量过百万的报纸的影响力,而再加上网民的互动与推广,其影响力会大得多。在这种情况下,微博等网络媒体很容易被网络推手所利用而进行事件炒作和营销。
  网络媒体比传统媒体更容易“被策划”,因为传统媒体缺少互动性,即使最初的新闻报道是“被策划”的,编辑部发现及时,也很容易避免事件的进一步发展,不再对这一事件进行长期的关注和报道即可。但是,网络媒体不一样,网络媒体一旦被网络推手绑架,就很容易形成不可控制的态势,因为网络新闻和事件很容易在网民之间形成再次的传播和放大。知名网络推手浪兄就曾毫不避讳地宣称自己在网络上炒作话题的“能量”:“想上首页就上首页。”

  避免被网络推手绑架
  在一定程度上,网络媒体也需要能吸引网民眼球的话题来增加流量,所以,网络推手和网络媒体甚至传统媒体之间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网络推手用所提供的极具眼球效应的素材,进行议程设置,设计话题,大量报道,吸引了网民,进而媒体提供版面或时段等传播平台。如此,推手们达到了自己所期待的效果,而媒体也报道了一个个的新闻事件,增大了发行量,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所以,在很大程度上,网络媒体也愿意自己“被策划”。
  但问题在于,在许多事件的炒作中,网络媒体并没有利润的产生,利润的大部分都被制造这些网络事件的公关公司拿去了。在这种情况下,网络媒体就被网络推手“绑架”了。
  比如,在“封杀王老吉”事件中,背后的推手是杨秀宇,2008年5月18日晚,中央电视台的赈灾晚会上,王老吉捐款一亿元,这是当时国内最大的单笔捐款之一。当天,王老吉的公关公司就找到了杨秀宇的团队,要求借势“炒一把”。于是,到了第二天晚上,在天涯、猫扑、西祠胡同等国内知名论坛上,几乎同时出现了一篇主题为“王老吉太狠了,封杀它!”的帖子。这些帖子被各大网站疯狂转载。其实,这些帖子里写的不过是对王老吉的正面话题,不过是一些“号召网友去超市买光王老吉”的话而已。很多QQ群也出现了一些买光王老吉的段子。进而,传统媒体也加入了进来,最终形成了良好的网络营销效果。
  而在其中,无论是网络媒体还是纸媒,很难得到利润分成,大部分利润都到了网络推手的手里。在这种情况下,网络“被绑架”了。
  而这恰好是网络媒体不能良好地进行议程设置所造成的。在网络“被绑架”、“被策划”的同时,实际上是网络“被议程设置”了。这就要求网络媒体在进行议程设置时增强判断力,判断哪些是可以进行突出和强化的,哪些应该弱化处理。如果没有网络平台的支持,任何推手都无法在互联网的江湖上掀起风浪。
  同时,网络媒体在进行议程设置的时候更应该加强自身的网络营销,培养自己的“网络推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