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传媒人物风云(田加刚)

综观2009年,各种传媒事件悄然而去,看不出有什么联系。不过,我们可以引用《万历十五年》中的一句话,“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其间关系因果,恰为历史的重点”。


6月16日,当日“新华社电视”进驻“开心网”,几天后其“粉丝”突破10万人。在一年纷繁复杂的传媒事件中,实在没多少记者关心这事。但它至少透出三层意思:1.经营对于媒体越来越重要,读者、观众是媒体的生命线,即便是国家第一媒体也不得不千方百计去争取更多的“眼球”。在一个报社,发行员日益比记者更重要。2.新锐媒体尤其是网媒、掌媒,是这个时代的宠儿,传统媒体不断向其献媚,中国传统媒体在层层夹缝中,也许正像美国一样处在大规模倒闭的前夜。3.传统媒体走下传教和卫道的圣坛,它自身的命运与其影响力联系在一起,开心网、腾讯QQ、迅雷等因其影响力卓越,就是超级传播媒介,传统媒体及其个体记者的使命和职责越来越模糊不清。我们将看到,今后任何一个传媒人物,其命运都跟网络紧密联系在一起,而这将成为常态。
11月,《财经》杂志继总经理吴传晖辞职后,创始人、主编胡舒立亦辞职,一大批经营骨干、主力记者跟随而去,这成为轰动一时的传媒事件。新团队表示要办一本《财新》杂志,但随后胡舒立宣布担任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和教授。12月,胡舒立团队活跃在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其作品都发布在他们新办的“我们网”上。据联办(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称,原《财经》团队早已“精心设计好了离开的步骤,在离职前已经组建或者参股到竞争性媒体之中”;原《财经》管理团队则认为,是联办想要控制编辑权从而控制《财经》,处心积虑逼走团队。
从大背景看,主管单位干预采编是个不争的事实。年初,新闻出版总署要求,报刊主管主办单位必须切实履行监管职责,若报刊出现重大问题,将追究主管单位领导人责任。2007年可谓假新闻年,2008年可谓抓记者年,2009年,站在历史的节点上,可谓改革整顿年。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李东东年初指出,2008年,媒体违规案件780件,集中在三个方面:记者和记者站违规问题突出,占40%以上;违规出版行为严重扰乱出版秩序;虚假新闻突出,对敏感问题、突发及群体性事件报道存在炒作倾向等。因此,2009年是我国新闻出版领域“改革发展管理的攻坚年”。上述背景看,《财经》杂志既高度关注敏感、突发事件,又十分排斥主管单位干预,胡舒立与资方发生冲突势在必然。
同样知名的《南方周末》在做完奥巴马的独家专访后,总编向熹被降职为执行主编,新任主编为南方日报社委、要闻部主任黄灿。同时,《南方周末》关于全总第一书记的接替人选报道,中组部新闻发言人斥为“完全是无中生有”。《南方周末》影响力日渐式微,这些消息也都未产生震动。

  二
“假新闻”在往年只是民事侵权问题,但今年新闻出版总署制定严厉措施打击虚假新闻,上升为重大政治问题,近十家报刊先后被总署通报批评,报社负责人受处罚,记者吊销记者证。笔者曾撰文指出,批评报道不宜轻定“假新闻”,但总署认定的虚假报道有相当数量都是批评报道,如《京华时报》的《招行投资永隆浮亏百亿港元》,《民营经济报》的《哈药停牌风波未平,又被踢爆曾大量生产假药》等。
云南的“躲猫猫事件”和“处女卖淫案”,在上半年震动朝野,曾是新华社记者的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的参与,更是推波助澜。前者,伍皓组织了史无前例的“网民调查团”,但无功而返。后者,伍皓以追求真相的目的在网上发文,认为媒体报道虚假新闻。据他了解,所谓处女膜检查,并不是政法机关要求的,而是报社建议去做的,当事人遂采用让小女儿冒名顶替大女儿的办法去做了检查,并将“处女膜完整”的证明交给报社。但仅此,并不能证明警察执法的合法性,伍皓在此事件中遭到普遍的攻伐。
网络民意汹涌而来,除了屈从,记者们别无他途。也许伍皓掌握的才是事实真相。笔者曾经为“新闻真相”下了一个定义:“绝大多数读者认可的事实。”这个真相同“法律真相”(有证据证明的事实)、事实真相(客观发生的事实)无疑是有区别的。
“处女卖淫案”最终由云南纪委、监察厅联手处罚4家媒体和省委宣传部告终。伍皓被有关官员指责“工作观念过于超前,会把云南引入舆论灾难”,但这并没影响他推动宣传工作改革的决心,主动向媒体提供舆论监督线索,要求媒体禁用“不明真相”,设媒体义务监督员,他的步伐十分坚定。

  三
成德林写了很多新闻稿却“无证”,这是他最大的尴尬。贯穿媒体全年的一个主题是换发新版记者证。
新版记者证上写着保障记者采访权利的若干条款,但被骂、被打、被抓的记者在2009年一点不见减少。影响较大的有:3月,《小康》杂志记者陈勇在湖南遭城管抢夺相机并被打。5月,《新京报》记者孔璞、《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采访邓玉娇案被推搡、器材被砸毁。6月,齐鲁电视台记者王羲在采访时被一村干部打耳光。7月,《广州日报》和《南方都市报》记者在东莞大岭山镇采访一跳楼事件,遭数人殴打,两台相机被抢走。同月,东莞谢岗镇一仓库发生大火,《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及《广州日报》记者遭到保安围殴,两记者被打伤入院。10月,《洛阳广播电视报》记者张金星在采访车祸现场时,被拉到派出所拷在椅子上非法拘禁,身上多处受伤,后来调查称他酒后失态致此。11月,河北青年报女副总编乐倩在自家楼下遭到歹徒殴打。
11月8日,律师周泽发布了一份“记者权益观察报告”,他几乎担任了所有“抓记者”案件的代理律师,在记者权益保护上是最有发言权的。他列举的2009年记者被打事件即已超过30宗。2009年进入公众视线的仅有一起“抓记者”事件,即《长江商报》记者姚海鹰遭检察院刑事传唤。他因一起侵犯商业秘密罪事件的调查,触犯了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遭该院多次传唤威胁。后来检察院道歉,但姚海鹰也因之去职。姚海鹰在《长江商报》是首席记者和深度报道部主任,从业经历有20年,若非上网求助引起震动,若非中央高层直接发话批评江岸区检察院,此事不知会如何终了。

  四
再强大的媒体,面对国家权力机关,都脆弱如一根芦苇。2009年5月,各BBS上都出现了“太原《生活晨报》被邮局直接卖到废品站”的帖子,指出其2000万份报纸被当废纸恶意卖掉。帖子是报社组织在网上发的,报社总编辑罗广德说:“触目惊心,我很伤心。”一个邮政局,仅仅是不履行协议的行为,就让一个报社只能采取弱者维权的方式上网呼吁。还有无锡城管局强拆1241个报刊亭,众多受影响的报社除了网上喊两声冤,也只能随之任之。
媒体毕竟只是一个事业单位,今后大多还要转变为企业,其行为自然有众多的监管与干预。2009年有几个报社老总受刑事追究。《体坛周报》原社长瞿优远被检察院逮捕,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问题。《深圳法制报》原总编苏宏宇涉嫌贪污、受贿80余万元,被判刑10年6个月。《宁波日报》原社长张秉礼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3个月。北广传媒原副总经理赵文彦涉贪143万元被公诉。
12月17日,《第一财经日报》北京分社记者傅桦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2005年5月,傅桦收了原长春龙家堡机场副总指挥张广涛属下给的3万元后,采写了《质量问题安全隐患凸现龙家堡机场延误交付背后》和《质量安全不能打折扣》两篇稿件。傅桦认为自己“有错没有罪”,违反了新闻职业道德,但没触犯法律。法庭认为,新闻媒体行使的是国家赋予的对全社会进行舆论监督的公共权力,他的行为构成受贿罪。


2009年新闻出版总署一系列的媒体改革、整顿举措,无疑都出自“团派”出身的署长柳斌杰之手。
显然,柳斌杰的雄心壮志是推动中国媒体做大做强,走向全球。这是他一系列改革措施的根本动因。但在另一件事上,他却成了争议一方当事人。针对网易运营海外引进的大型游戏“魔兽争霸”,总署停止审批,柳斌杰对媒体说,“未获审批进口游戏可处巨额罚款”。而文化部则高调声称,审批网游是文化部的权力,跟新闻出版总署无关。“神仙打架”,令网易公司无所适从。
今年知名网站的人事异动有:谷歌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辞职。原新浪财经总监王炜正式出任凤凰网总编辑。原和讯总编辑杨斌离职,跳槽到网易任副总裁。和讯网副总编辑孟波离职,加盟新浪网出任副总编。原搜狐焦点网主编卞京则加盟和讯,任房产频道负责人。这些来来去去,跟普通企业经理人跳槽没多大分别,不像《财经》那样一个主编离职即引起一场风暴。


2009年9月,央视继《社会记录》停播后,《实话实说》也停播了。主持人和晶在她的博客上说:“《实话实说》整整14年,我的队友们依然乘地铁上班,买房还要靠家属帮忙,他们傻啊?”而笔者看来,央视停播这个节目的基本原因是它不盈利,没有多少商业价值。
央视很多时候是娱乐新闻制造者。“央视新主播”成为一个娱乐名词,尤其是美女主播胡蝶、章艳、李雨霏、欧阳夏丹,一再走进娱乐新闻里。《马斌读报》是央视一个受欢迎的新闻栏目,在传出“马斌裸照”后,他不再“读报”了,去向成谜。央视“名嘴”、前主持人方宏进因欠款纠纷,被警方以涉嫌诈骗抓捕,这个法治新闻照例被安排在娱乐新闻类。赵忠祥在今年退休,随后成为娱乐圈红人,说了不少“雷人”的话,经典的如:“我求你们,骂我吧!”
(作者为民主与法制时报广东记者站站长,腾讯“记者观察”首席版主)
来源:青年记者2009年12月下

]]>

招聘

我啥都不知道,别问我。

因事业发展需要,齐鲁晚报招聘驻烟台工作人员,包括新闻记者6名,经济专刊编辑记者6名。
资格条件:全日制本科以上学历,26周岁以下(含应届毕业生);品行端正,责任心强,善与人沟通;思维活跃;热爱新闻事业,有新闻理想,有团队精神。有新闻从业经验者优先录用。
网上报名:应聘者登陆齐鲁晚报网站(www.qlwb.com.cn),填写《齐鲁晚报招聘记者报名登记表》,符合条件者组织面试。面试时须提供以下资料:本人证件、学习和工作简历、发表作品、近期2寸彩色证件照片两张。
报名截止时间为10月 18日。面试时间另行通知。
咨询电话:0535-6602657 联系人:范华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