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寂寥

2010年的人间四月天,我自江南走过。
那满口诗情和风流的江南,正是陌上花开、游女缓归的时节。
我与我家丫头以及《财经》的焦健、《南方人物周刊》的薛芳、《看历史》的杨东晓、蓝狮子的金洁,在西湖边散步。
彼时,虽然四处流淌的是明媚的春色。但我一直无法轻松。
后来,我在东方愚的书中找到了一个词——焦虑。
每个人都对这个时代心怀忐忑,无所适从。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陷入了某种困境不可自拔。
我想的是世事纷扰,江山何处?
我念的是世事多舛,人心不古。
我以为我纵身进了江湖。
前路茫茫,我寻求自我的解脱。于是,我只好去寻求前人的答案。于是,在2009年冬天,乃至整个2010年,我重新开始读史。
不是不熟悉,重新拿起《资治通鉴》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十年。
上大学的时候,李钧先生告诉我们,去图书馆,一排一排的去读书。
可年少时光,谁能理会这些?那一页一页的纸哪能消耗了难得的光阴?谁又能耐得住那份寂寞?
更何况,古人都讲的是“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更何况,彼时阳光正打在脸上,追求的是 “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 ,除了正义的号角”。
整整十年的时间,我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传媒之上。
书上说的是,“年少爱做名记梦,不肯卖文博功名”。这些年,我将传媒行业的各个职位都历练了一遍。但后一句让我又寻找一张安静的书桌。
我在这座如花似玉的城市安顿了下来。忙于课业,四处奔波,到头来,年少的好梦变得支离破碎。
只是,已无从回头。

朋友张华写了本书,《他们比你更焦虑》。
扉页上写的是,“他们家财巨万,进入中国最富有的人之列!台前他们光辉夺目,而光鲜背后,却为何暗自忧伤?”
在中国做生意,不仅要学管理,更要要处理好官场人情,不仅要关注当下,更要着眼未来。这一切看起来多么像一个帝王?
朝堂之上万人朝拜,可这声声万岁之后,等你退到幕后,一样的是臣工争宠欺上瞒下,一样的是后宫吃醋鸡飞狗跳,一样要面临继承人的内忧以及外地入侵的外患。
其实,我们都是寻常人家。
千年以降,这等来的大好春光,难道只是美梦一场?
这换了的衣冠,难道骨子里的情怀一点都没变?
怪不得每个跨国公司来,第一关要过的就是两个字:国情。

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帝国。
有梦在,随处都是江山。但事情往往一开始就落入了俗套。
当日,彼此草莽,拼的是力气、人脉,讲的是笑傲江湖,快意恩仇。
于是,每个人都事业有成,每个人都小有声名。
但时间一长,却都免不了仓皇辞庙。挥泪对宫娥的那一刻,所有的恩义都成了薄情。那凤阁龙楼,那玉树琼枝,连同那四十年来的家国,三千里地的山河,如梦如幻。
中国的公司又何尝不是如此?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说的又岂止是家国?

在中国,说的是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
但一旦你身家巨万,世人皆知的时候,衣着光鲜四处招摇,却成了千万人的目标。
富豪榜有一个别名叫做“杀猪榜”。所以,我们的土地上多的是隐形的富豪,他们不招摇,埋头赚钱,小心处世。只因为他们看的太明白。

在中国,即为黎朔,为人处世,做人做事做生意,做官做吏做学问,讲究的是人情练达,世事洞明。要的是起承转合,藏而不漏,静则藏于九地之下,动则行于九天之上。这一切如风行水上,才是至高境界。
但更重要的是要心存善意,放能做事长远。
这一切归结到一处,既是要懂得规则,拿捏的恰到好处。稍有偏差,万劫不复。

写到此处,我忽然想起某个夜里,看杨轩在《第一财经周刊》写冯唐:
张海鹏老妈在当地颇有号召力,常帮邻里解决纷争,张听着他老妈细述诸事原委、当事人的逻辑、各种解决方案的优劣,再回头想想史书里众人在朝堂上的种种讨论,之后再翻起《资治通鉴》,“是战是和,是用王二还是用李三,掩卷思量,洞若观火。继续看下去,按我的建议做的君王都兵强马壮,没按我建议做的,都垂泪对宫娥。”

原来,一切源于我们知道的太少。
我们缺少的不是故事与才情,我们少了心机与坚韧。
而这一切,我不说。
你也懂得。

]]>

三更月,闽南鸡

朋友郭恒的诗。八年未曾见。文字依然。这八年,每个人都有很多的故事。他从齐鲁之乡转折到八闽之地。再见的时候,可能要一起看老男孩了。

有幸,用我的近视眼可拿到了三更天的月亮。半月。
半月,清凉如水,在福建的山头上伶仃着,高楼在旁边,孤星在旁边。
有多少人可以看到这种月亮呢。
偶然间,听到了何处传来几声鸡叫。鸡声茅店月。
不是母亲给我送行时的公鸡。是一只闽南鸡。
它,在这个三更天,让我想家。淡淡忧伤。
北方的秋夜已经很凉了,我曾经多少次裹紧外套,睁眼看星。
那是一种婴儿的感觉,在襁褓中。疲惫而安全。一点点小忧伤。
一个半月前我坐火车上南下此处。此前,我对南方生活所知甚少。
一切措手不及。一切顺理成章。
有很多故事戛然而止,有很多心事不用述说。这叫做混蛋。
那些思乡的唐诗,在今夜,让人难受,然后感同身受。月是故乡明吗,捣衣砧上拂还来吗?
而且,不仅仅是思乡。
我看不清远方的景物,我近视。古人没有眼镜,不会与世界隔一层玻璃,所以世事洞明,所以清澈。
某种程度上说,科技,只是一种无奈的妥协之举。面朝宣纸,字大如斗的生活,培养不出近视。
或许如此。
当四更、五更到来,当朝霞露出,三更月就退隐了。
天,还是亮了。

]]>

区域性媒介仍有空间

昨天,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条关于《泰山晚报》要创刊的消息,这引起了朋友们的讨论。这其中的一个议题就是“区域性媒介是否还有空间?”

在我看来,空间不仅有,而且还有很大的空间。我这段时间在完成一个毕业论文,选题就与山东半岛城市群区域经济与媒介融合有关,最后我就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当然了,所涉及的具体操作方式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就不详细说了。

区域性媒介产业的空间就在于中国目前的特殊媒介管理机制。比如说,媒体在进行市场化改革,这看起来已经很进步了,但这种进步只是恢复市场化而已,在民国时候媒体就是市场化了,何谈改革?在国外,媒介也是市场化行为,何来先进?如果说进步的话,就是现在的管理者已经认识到了这种差距并开始弥补这种差距。但是,不要高兴的太早,改革了,也是国企,并且是相对垄断的国企。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区域化媒体还没有展开充分的竞争,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空间的。如果没有区域化的市场空间的话,大众报业也不会有大众日报为主,齐鲁晚报、半岛都市报分割市场的“一体两翼”的媒介布局,更不会用《齐鲁晚报》布下一个个的地方版。南方报业集团的南方都市报也不会在各地建设诸如《XX杂志》一类的新闻版块。所以,在此种局势之下,《泰山晚报》的出版是有市场空间的,更何况它的出现可能要替代原先用《泰安日报》刊号出版的《泰山晨刊》,原本这个市场就是存在的。

地方官方媒体进入市场进行争夺并不是有空间就会有市场,这个道理大家想必都明白,还是要改变原先的思维模式,真正的市场化,否则市场也不会很大。

还有一个问题,区域化的媒介空间指的并不仅仅是纸媒。网媒或许有更大的空间,网媒的交互性或许更人年轻人着迷。没有多少人愿意去获取事后的新闻。

]]>

新闻出版报改制,示范效益大于实际效益

5月8日,中国新闻出版报社完成整体转制,挂牌成立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率先完成非时政类报刊全面改制。这张报纸已经存在了23年,是事业单位。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注销了事业编制,进入到了企业的行列,开始为职工补齐社保,开始自负盈亏,开始按照企业的规律来办事……这在我看来,示范效益比实际效益更为强大。

大家知道,《中国新闻出版报》的主管单位是新闻出版署,看过这张报纸的人也知道,这张报纸更多的是一张新闻传媒人阅读的行业报纸,也就是说,这份报纸很少走市场。按照常规的理解,这次报纸的转企改制,首先要改的是都市报、晚报一类的生活化报纸,这些报纸早就有了造血功能,早就盈利并且成为母报的供血者,因为他们的创办之初就有一个既定的模式“子报养母报”。于是,这却陷入了一个悖论,在政策上,报社属于党的机关,是事业单位甚至是行政单位,这意味着报社不能经营,但是报社的经营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所以说,改制是迟早的事情,改要比不改好。

而目前的出版体制改革阻力自然是不少。都说是企业制度更有利于人的发展,但就目前的中国现状来说,事业或者行政有着他自身的优势,至少还能吃到特供的蔬菜不是?所以,按照惯常的理解,有一个官方或者半官方的身份在头上,再按照企业化运作,岂不是更爽?如果办报能力差一点,还可以利用行政职能,强制发行。行业报纸也可以强制在行业内发行,甚至还可以用行业协会的名义评出若干奖项来获取一些利益来维持着自身的生存。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改革。很多都市报还是有编制的,虽然聘任的记者和有编制的记者在干活的时候同工同酬,但一旦退休,结果就不一样了。聘任制的拿的是社保,而编制内的拿的是退休金。而退休金是财政的拨款。所以,后者更加的旱涝保收。

所以,在改革的时候,各种理由就肯定出现。非时政类报刊6000家,数量庞大。“目前全国非时政类报刊大约有6000多家,主要包括中央和地方党报党刊所办的都市报、晚报;所有企业法人办的报刊,例如出版集团办报、报业集团办报等;还有诸如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公司办的行业报刊。今年首先要对这三类报刊进行转制,目前已经改制了1300多单位,其余还涉及5000多单位”。那么好,除了都市报之外,企业法人、行业公司办的报纸,都说自己是党报,都是党委机关报,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理由总是存在。

但现在好了。总署自己的报纸都改制了,并且这张报纸本身不具有非常鲜明的市场特征。那么,以各种理由来延缓改革的报纸将如何处理?自己看着办。

]]>

哥,您洗好了没

宋按:这又应该是一个案例了。
下文为新华网转载《羊城晚报》消息

微博热传武钢新闻发言人白方“忽悠”女记者录音
温泉没泡好 怪罪女记者?
一段被指是武钢新闻发言人白方“调戏”女记者的录音3日晚在网络疯传。羊城晚报记者获悉,该女记者供职于广东某报,事发后,女记者在新浪微博上表示:“很伤心……”
这段录音3日晚8时许出现在新浪微博中,网友可以听出,该位女记者为了追踪武钢近期发生的一件新闻事件,而与武钢新闻发言人白方进行电话采访。这本来是一次正常的采访业务联系,但因为白方与女记者对话时口气“较为急躁”,而且使用了一些有点暧昧的语句,有网友于是使用了“调戏”一词。
录音开始时,白方说:“如果我见了你的面,如果你是我的好朋友,我会毫不客气地拍桌子。但我连你的面都没见,我又听你的声音觉得你是个很甜美的美眉,你叫我发脾气吧……”他又称:“你这两天每次打电话,我都非常认真地汇报我的行踪,我跟我老婆在高速公路上我都敢接你电话。我和老婆连泡温泉都没泡好。”
白方还称,女记者所要采访的新闻事件,新华社通稿就是最终解读。但女记者追问:“如果对通稿还有疑问,该去找谁来解答?”白方对此追问“有些生气”:“不要来找我,你们爱找谁找谁去吧!”并称“我对你没兴趣!”女记者也“毫不示弱”:“我对你也没兴趣,我只对事件有兴趣。”
这段录音在网上被广为转发。女记者的敬业精神受到不少网友的赞扬,白方的语言也引起不少网友的热议。
3日晚10时许,羊城晚报记者联系到事件主角女记者,她表示,其实她只是觉得记者获取真相的权利被“调戏”了,并非男女角度的那种“调戏”。女记者说,事件的起因是,白方告诉她4日上午会有一场媒体见面会,她告诉了在武汉的其他媒体同行,其他媒体找白方核实,白方却否认,并且很生气打电话给她来“兴师问罪”,怪她透露出去。女记者说,白方本来说好要开媒体见面会,后来又说取消了,她觉得记者获取真相的权利被“调戏”了。
女记者还说,当时她和白方通电话时,不少其他媒体记者在场,大家听了都很气愤,有人就把通话录下并上传到网上,说白方“调戏”女记者。
一些记者在微博上称,白方还讲过“我是高级记者出身,你们过来搞得我跟我老婆泡温泉都没泡好。你不要玩弄老同志”,对此,余姓女记者说,虽然挂上网的那段录音中没有这句话,但之前白方应该是说过这样的话。对于网友热议的“调戏”,余姓女记者认为,白方其实对她并没有普通意义上的调戏,他说“我对你没兴趣”应该指的是“我对你的采访没有兴趣”。
羊城晚报记者当晚拨打白方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记者洪启旺)
 

]]>

碎片生活

4407。这是我新浪围脖的数字,在短短的时间内,我竟然发了如此多的微博,按每条20字来算,我已经为新浪贡献了10万字,这是一本书的数字。所以,我觉得很可怕。

微博所带来的好处不言自明,这甚至能改变中国媒介的方式。有了围脖,每个人都可以发布自己的消息,新闻发布会时时刻刻都在进行,更何况新浪在朝着媒体化运作。并且,我也知道按照某种操作方式,也可以注册成一个组织,评报论刊。还有,我能看到那些大佬们在干什么,并且几乎所有的微博都给我做了认证,有一个V字,这能满足我小小的虚荣感,相信很多人也是如此。

但也未必,当年博客出现的时候也是如此,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博客真的能把总统拉下马,但这份自媒体最后坚持下来的没有多少。还有,最为致命的是微博客让时间呈现出碎片化,比如现在,写了4407,结果没有任何主题。这要是写的稿子,那该多好啊。

所以,我打算改了。当然,大家依旧可以关注我新浪围脖http://t.sina.com.cn/songshoush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