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传播负面网络信息 公职人员或将调离岗位

早报讯 昨日,青岛市纪委、组织部、宣传部、监察局、公安局、人社局联合下发《青岛市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网络行为管理暂行办法》,规范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19种不良行为,违者视情节轻重将受到批评教育甚至调离岗位的处罚,违法的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按照规定,公职人员不得通过网络发表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相违背的言论;自觉抵制网络不良言行,对负面消极的网络信息、言论、短信等,做到不编造、不传播 、不跟从、不误导;不得在工作时间进行网上聊天、玩游戏、收听音乐、证券交易、访问非法网站、观看与工作无关的视频等活动,不得在工作时间使用各种下载工具或软件下载与工作无关的文件或程序;不得利用网络对他人进行侮辱、谩骂、亵渎、诽谤等。经查实,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违反本办法有关规定及其他网络宣传纪律的,所在单位主管部门应视情节轻重,分别给予批评教育、责令作出书面检查、通报批评、调离工作岗位等处理;构成违纪的,按照有关规定给予相应党纪政纪处分;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记者 陈珂)

]]>

报业的一条数字化之路/魏武挥

原文链接http://www.weiwuhui.com/4401.html
关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与腾讯合资创办的大粤网似乎吸引了一些传媒人的目光,有几拨记者来和我探讨这个事件,我大致上认为是可以谨慎乐观的。

先说乐观。其实报业很早就踏入了互联网,到95年年底,中国就有7-8家报刊尝试上网,97年人民日报便发布网络版。那个时候还没商业门户什么事儿。但在随后的十数年中,报业基本上在互联网上鲜有建树,即便是联合起来的北京千龙模式和上海东方模式,并不成功——这从它们各自在alexa不过数千排名可见一斑。谢文考证说,中国传媒界开办的网站所占的流量不过总的新闻流量十分之一,真可谓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所谓的“互联网基因”,传统媒体开办网站的主要决策者和运营者,都不是数字网络中人,在运行网站的过程中,更多的是考虑如何给自家的媒体添砖加瓦而不是考虑信息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在门户网站的“海量快速”策略下,迅速败下阵来也就不足为奇。此次大粤网,算是数字领域中比较大的一次传统媒体引入数字媒体基因的合作,故而我表示乐观。

但依然需要谨慎。因为外人现在并不知道,这个大粤网真正的主事者是谁,也不知道这个新的合资公司组织架构为何。而组织架构的缺失,才是我认为国内报业在互联网上屡战屡败的根本原因。

2000年一波门户上市潮后,说报业网站中人不眼红心热是不可能的——毕竟创造出好多个数字富豪。但是,当年7月的西山会议,可以说让他们梦碎:新闻网站不得融资,不得上市。这条政策有这条政策自身的背景原因,但结果之一,就是新闻网站(即便是一个独立公司)都事实上丧失了独立的可能、融资的可能、做大规模的可能、吸引高素质人才的可能、以及组织架构上去适应数字公司应有架构的可能。可以这么说,中国传统媒体的数字之梦,2000年7月,就结束了。

不过,时至今日,也许媒体人终于看明白,也许监管层也终于看明白,报业的数字网站开始一步步改变,也传出人民网等新闻媒体开办的网站要上市的消息。大粤网自身,是否符合一个数字公司,还要看它后续的运营。然而,这一步,整整晚了十年,江山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江山了。

事实上,桌面互联网上已经没有什么机会,十余年网民养成的一些惯性:聊天用qq,看新闻上门户,搜索用百度,诸如此类,不是一两个大粤网能够改变的。今天报业在数字领域中醒悟到不引入数字基因是不行的,但这一步,如果还只是停留在桌面互联网上,那依然是“传统的”思维。

报业在移动互联网上,不折腾点新东西出来,依然是不行的。那么,对于报业而言,移动互联网上的机会在哪里呢?

先要了解一下报业内部的具体情况。基本上可分为全国性大报和地区性报纸。全国性大报可以说出路并不大(除了一些专业类全国大报,比如财经类,但日子也不见得好过),在美国也是度日如年。当然,在中国有些全国性大报自有它自己非市场的活法,不在讨论之列。

主要是地区性报纸。地区性报纸所长在于它报道的内容都和本地有关,它也和本地服务的提供者(各种商家或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地区报业手里的一张好牌,因为移动互联网,其中之一就是和本地化服务有关。

如果能够解决组织架构上的问题,地区报业在本地进行深耕运作,是完全可能的——但这不是搞个报纸手机版,而是要搞以本地广告为商业核心模式的本地化服务推送。故而,报业需要另组队伍来运营。

事实上,即便是这张牌,留给报业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因为今天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吸引了大批开发者、开发团队、开发公司投入进来。连本地厕所如何分布离你最近的卫生间在哪里的app都有人开发了,这一行已经有了大量的竞争者。所幸的是,还在春秋阶段,尚不到战国。

上一轮桌面互联网,让报业痛苦了十年。这一轮如果机会再失却,恐怕就不是十年,而是永世不得翻身了

]]>

腾讯地方生活门户的商业模式

腾讯与各地一直在合作“大X网”,称之为地方生活门户,并且效果还不错,皆大欢喜,传言纷至,比如说,山东可以做大鲁网,大齐网……

腾讯的优势在于,巨大的用户群。同时,它每天弹出的窗口也很是牛逼,你别觉得他是一个二级域名,但是,在这一地区的IP段内,所有的用户将弹出的是“大X网”的信息,这是很多人看重的,当然,广告商也看重。如果这一地区的所有互联网用户都可以看到你的商业信息,那么就是很好的推广。算算纸媒的广告价格,很容易算出这笔账来。

那么,其核心在于用户群,这跟传统媒体的发行量其实也差不多。现在的互联网谁还有如此多的用户群呢?仔细想想是有的,比如,搜狐的输入法、360……如果这两者也开发门户网站,也拷贝腾讯的模式,是不是有可行性呢?是有的。搜狐本身就是门户,这一点不用说了。每天弹出一个窗口就够了。360也可以如此,360仅仅是还没有门户网站而已。

纸媒的影响力决定发行量,发行量决定生命值……这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可这媒体的竞争模式还没改变,还是要看,谁家的人多。唉。

]]>

济宁晚报创刊、音体美报、小葵花改刊

八月来了,很热,也很热闹。
前段时间我好像看到一个资料,说是山东以后要组建大型媒体集团。言外之意,很明了。
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各地不仅没有等着被收编的意思,还在四处扩张。
先是《泰山晚报》上个月出了试刊号。接着是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

1、济宁广播电视报改刊《济宁晚报》。
7月13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正式批准创办《济宁晚报》,同意由济宁日报社全资设立济宁晚报社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济宁晚报》的出版单位。
其实,当地一直有日报刊号办的一份生活报,只不过现在来了新的。
但是,此地与临沂一直是齐鲁晚报的重地。
济宁晚报已经开始招聘,最后三天了。有打算去的同学抓紧了。

2、红蕾更名为《环球少年地理》。
这个信息听到很久了。至少有半年了。红蕾是当年上小学时候一直在看的杂志。现在没了。很可惜。
当年还看《小葵花》,都是漫画。
目前的环球少年地理,应该是与国外的版权合作。
其他不说更多了。

3、《音体美报》更名为《淄博财经新报》了
这份新报纸的出刊的批复是与济宁晚报同一天。
淄博与青岛是大众日报单独落子的地方。如今,《淄博财经新报》是以何面目出现,俺不知道。
但地方财经类报纸,又多了一家。
还有,万一它直接叫《财经新报》呢?是不是也挺有意思?

]]>

中国网民达4.85亿 微博用户近2亿增幅208.9%

今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出笼,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互联网

  近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北京发布了《第2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1年6月,中国网民达到4.85亿,较去年底增加2770万人,增幅为6.1%,网民规模增长减缓。

  最引人注目的是,微博用户数量以高达208.9%的增幅,从2010年底的6311万爆发增长到1.95亿,成为用户增长最快的互联网应用模式。

  网民结构

  更多爷爷婆婆上网 中学生网民最多

  报告显示,我国网民年龄分布重心继续向中高龄偏移,且男性群体占比有所下降。同期中低学历网民继续增加。

  数据表明,除20~29岁的网民比重继续加大外,50岁以上各年龄段网民数量增长较为突出,整体占比从2010年底的5.8%攀升至7.2%。而10~19岁的网民占比从27.3%下降到26.0%。网民年龄分布重心继续向中高龄偏移。

  我国网民男女性别比例为55.1:44.9,男性群体占比有所下降,但是仍高出女性10.2个百分点。

  中低学历网民继续增加,初中及以下学历网民占比从2010年底的41.2%攀升至43.8%。而高中以上学历群体从58.9%降低为56.1%。

  网民中学生群体占比最高,达到29.9%;农民占5.3%;个体户和自由职业者占14.6%。

  网民规模

  增速减缓微博最火

  手机网民占六成多

  该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85亿,较2010年底增加2770万人;互联网普及率攀升至36.2%,较2010年提高1.9个百分点。

  我国手机网民规模为3.18亿,较2010年底增加了1494万人。手机网民在总体网民中的比例达65.5%,成为中国网民的重要组成部分。

  增速减缓

  比去年同期少增近千万人

  我国网民总数持续攀升,但是增长速度明显减缓。报告显示,2011年上半年我国网民数量增加了2770万人,增幅为6.1%,增长的绝对数量小于去年同期的3600万。

  报告称,网民增长率减缓,与我国拥有广大农村人口及老年化趋势有关。8亿多非网民中,“不懂电脑/网络”是不上网的主要原因,主要是高龄群体和农村人口。对这部分人群互联网渗透的难度比较大。

  微博最火

  用户已高达1.95亿

  当前,微博作为新兴的自媒体平台,受到网民的强烈推崇,用户数呈现爆发式增长。报告显示,2011年上半年,我国微博用户数量从6311万快速增长到1.95亿,半年增幅高达208.9%。在网民中的使用率从13.8%提升到40.2%。

  需要指出的是,在微博用户暴涨中,手机微博的表现可圈可点。手机网民使用微博的比例从2010年末的15.5%上升至34%。

  网吧降温

  每人日均上网2.5小时

  报告显示,我国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长为18.7小时,较去年增加0.4小时,日均上网时长约为2.5小时。与去年相比,在网吧上网的比例从35.7%降低至26.7%,下降9个百分点。截至6月底,在网吧、单位和公共场所上网的网民分别为26.7%、33.0%和14.8%。

  团购迅猛

  网络团购增幅为125%

  与微博大爆发不同,商务类应用迎来相对平缓的发展期。如网络购物半年用户增长了7.6%;网上银行和网上支付的用户使用率也小幅上升。商务类应用中,网络团购(如拉手网等)成为亮点,使用率从4.1%提升到8.7%,增幅达到125%,发展势头迅猛。

  网络欺诈

  3880万网民上当受骗

  许多不法分子纷纷将黑手伸向互联网,导致近年来网络安全威胁和诚信危机事件频发。报告显示,2011年上半年,遇到过病毒或木马攻击的网民达到2.17亿,比例为44.7%;有过账号或密码被盗经历的网民达到1.21亿人,占24.9%,较2010年增加3.1个百分点;有8%的网民在网上遇到过消费欺诈,该群体网民规模达到3880万。

 

]]>

变的是策略,而不是定位

宋按:媒体定位成了大家所关注的话题。
特别是母报办子报、子报办孙报的情况下,彼此之间定位重合,相互争抢饭碗的情况很容易出现。
也不可能划分势力范围。都转企了,要是各自划分势力范围多么没劲啊。
同时,党报和都市报似乎也出现了错位,党报要做新型党报,都市报要做主流都市报。
青年记者7月上的话题就是“我是谁”。我写了一个关于定位的问题,请多批评。

同组话题的其他文章分别为:
一个苹果引发的纠结(作者王甫,为中国广播电视音像资料馆副馆长,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博士生导师)
从根本上摆脱同质化竞争泥潭的尝试(作者吴明,为新快报《马桶周刊》主编、《大道周刊》执行主编)
新京报定位思路谈(作者武云溥,为新京报传媒研究部主任)
报纸定位如何与时俱进(作者周志懿,为传媒杂志社原常务副社长、《中国铝业报》副总编辑)
定位:全方位的办报过程(作者单蕴菁,为大众报业集团新闻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青年记者》副主编)
都市类报纸的主流化与伪主流化(作者刘福利,四川省社科院新闻所研究生)

2011年,《人民日报》在第四版新开了一个叫做“求证”的栏目,不定期刊出,其副题为“探寻喧哗背后的真相”。栏目所刊出的新闻多为网络上所流传的热点,不仅报道这些热点,还对这些热点予以回应和调查,进而以党报的名义来“以正视听”。
比如6月3日所刊发的稿件为《大旱没有影响夏粮丰收》,6月7日刊发的为《浙江中小企业是否遭遇倒闭潮》,6月14日刊发的则是《沈阳女学生坠楼事件?无中生有》……
这个栏目的开通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原因就在于作为中国的第一党报,也在如此密切的关注网络事件,关注热点话题,这让人们对党报的追求可读性、追求民生报道有了更为切实的认识。
因为在传统的观念当中,党报一向被认为是极其严肃的报纸,所报道的不外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内容也多是某会议的召开,某领导人的讲话,某大型活动的举办,连新闻写作行文也遵循同一个模式,甚至连新闻的版位排序也是按照领导人的职位高低来进行的,这虽然给人以权威性、指导性的印象,但也会带来一些负面作用,比如不遵循新闻规律,面孔生硬,不贴近读者等。
也由于这个原因,在2006年9月《重庆日报》将市领导的活动放在二版的时候,甚至有读者认为,这是不是一份伪造的报纸。岂不知,这正是时任重庆重庆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汪洋所在重庆进行的一项改革,其规定,“领导同志的活动除有特殊要求外,一律放到二版以后。”
这一规定透露的一个重要信号就是,报纸要按照新闻规律来,而不是按照宣传的要求来,将报纸作为一张“新闻纸”而不是“宣传通知”或者“会议纪要”,报纸有“历史底稿”的作用,但不要忘记这份“底稿”不是城市党政机关“大事记”,这份底稿要鲜活,要有可读性,要贴近读者,才能更好的传达党和政府的声音,因为宣传也要讲艺术。
如果党报开始了大量的民生报道,也开始了可读性的努力,这是否意味着党报开始朝着都市报靠拢,定位发生了变化呢?其实不然。
所谓定位,其实是一个营销的概念,对于报纸来说,其定位的主要是读者定位,而按照我国目前的党报分级来说,党报分为中央党报、省级党报和地市级党报,这些党报的定位很明确,那就是“把党的方针政策准确、及时地报告给人民,让中央的声音传遍千家万户,同时也要把人民群众的愿望、要求、呼声反映给党和政府,从而沟通党、政府和人民群众之间的联系”。
按此,党报的宣传是第一位的,而经营行为是要退居其次的,所以在当下所进行的报刊体制改革中,党报是不转企的。虽然党报的读者在广告客户看来是“高端读者”,是“有影响力的人”,但是党报却不把经营目标作为第一位,这就说明了党报的定位并没有发生改变。但是,党报不转企并不意味着党报不改革,党报不改变,党报所要改变的是宣传策略和宣传模式,这是对于新闻价值的尊重,所以党报也要“减少单纯行踪性报道和会议进程式报道,力戒空泛和一般化”。
时下,大多是党报也在做了一系列的努力,早在在2002年,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就进行了改版,办报理念发生了变化,要“做主流新闻,办高端报纸,抓高端读者,占高端市场”,这其中不仅是版式的版面,更是要以自身的探索来做一份“为华南地区高端读者量身订造一份区域性国际化的权威政经大报”。在大约同一个时期,处于同一城市的《广州日报》也进行了相应的改革。这些报纸的改变之后,并没有减弱其党报的属性,只不过其宣传效果有了增强,更加受到读者的欢迎,所以,此类党报我们不妨称之为“现代都市新型党报”。
这种新型党报的出现,说明党和政府的执政观念在发生着变化,更加务实,更加现代同时也更加尊重新闻规律。并且,这种改革一直在进行,没有“开倒车”的现象,最近的一次党报改版是在2011年3月《济南日报》的改版。改版后的济南市委机关报不仅上摊零售,更重要的是内容变化,其新闻更加贴近读者,新闻的处理方式也更接近于民生新闻的报道方式,记者在写作稿件的时候也更加注意对于“新闻点”的把控。
但是,有一点,这些“现代都市新型党报”作为各级党委机关报的定位并没变,增强的只是“对权威性的把持、对公信度的负责、对影响力的追求”,依旧是要“成为我们党强大而有力的舆论宣传阵地”,是在贴近群众中增强影响力的表现。

都市报的主流化是其成长的必然

相对于“现代都市新型党报”的降低姿态、贴近读者,原本定位于市民报道的都市报却出现了一种追求“高端”的主流化倾向,比如在《新京报》、《东方早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中大量出现了深度报道,组建深度报道部门,设立驻外地分支机构,外派记者,关注国际国内大事件,并以言论立报,出现了追求高端的倾向。
所谓的主流媒体以及高端媒体,在一般情况下所指的是读者层次高,以新闻立报。顾名思义,主流媒体自然影响的是“有影响力的人”,而有影响力的人自然是居于社会上层或者是“中产”的人群,有些人甚至直接将这部分人群归纳为“有点权、有点钱、有点闲”的“三点”人员,这些人员有对于社会的影响力,有对于产品的购买力,所以收到广告主的青睐。
但都市报主流化的出现对于成长起来的都市报来说是正常的现象,这是都市报在成长过程中其本身的成长环境、竞争环境以及广告市场变化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并不会出现于党报定位趋同的现象。
从都市报的发展来看,都市报的出现之初,目标很简单,就是争夺市场,企业化办报,以贴近市民的新闻报道以及实用的资讯来迎合市民这一读者群体的追求,进而依靠发行量来吸引广告,进行企业化的经营。并且这一经营策略也得到了丰富的市场回报,“子报养母报”成为了大多数党报的选择,包括《人民日报》所创办的《京华时报》一开始也是市场行为,并且还吸引了外部资金的进入。
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以及报纸的发展,新的问题出现了,那就是都市报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期。这个瓶颈期的表现在于,报纸发行出现成本倒挂,同城同类报纸增多,读者层次低,难以吸引高端商业广告。为了改变这种局面,都市报开始倡导主流化,从办报理念到编辑方针、操作手法等方面进行全新改革。
以《南方都市报》为例,这份报纸创刊时的办报理念以及口号与全国所有的都市报都没有多大的区别——“南方都市报看了都说好”,进而到了1998年改变为“大众的声音”,但是办报理念却在发展的过程中慢慢的发生着改变,从“南方都市报,你要我也要”发展到“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再到一直沿用到现在的核心理念和口号“办中国最好的报纸”。此后,无论是“主流就是力量”还是“成熟源于责任”,这都没有太大的改变,那就是做主流报纸,已经不再定位于一张纯粹的都市报,不是办“中国最好的都市报”。
《新京报》创刊之初就要“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对于一张报纸来说,其“风华正茂”指的是遵循新闻价值,做到客观、公正、真实,要“负责报道一切”,要承担责任、引导舆论。这种策略的出现,除了对于新闻价值的追求之外,还有一个层面的追求就是对于高端读者的吸引,进而吸引高端广告的投放。举一个例子,最近几年,曾经出现过时尚杂志的创办高峰,甚至很多城市定位于“城市杂志”的媒体也是如此,这是因为很多传媒人认为,高端时尚杂志的出现能吸引高端商业广告的投放,但时间长了却发现,这些印刷奢华的杂志并没有吸引到多少真正的广告投放。相反,有很大一部分广告却投放到了财经类杂志之上。这是因为,广告投放商们后来发现,真正对他们产品有购买力的不是那些“时尚杂志”的读者,而是那些财经类杂志的读者,更何况那些每月只有三千元左右工资的“时尚杂志”采编人员刚刚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写出的文章怎么能抵达那些真正阅读高端时尚杂志读者的内心呢?所以,除了几本真正的高端时尚杂志,其他的此类杂志一般都经营惨淡。
都市报也是如此,其市民读者根本不具备强大的购买力,而其报道内容却难以吸引高端读者的注意力,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自身也已经意识到透支公信力,单纯的靠“曝光”等行为来获取广告的行为无异于杀鸡取卵,所以他们开始了高端化的追寻。所以,在此种意义上,都市报的定位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其竞争策略。

“内容融合趋势”所要注意的问题
对于党报以及都市报来说,虽然内容融合并不意味着定位的改变,但在内容融合的过程中却要防止其“相互错位”,需要注意以下问题。
其一,对于党报来说,不要将遵循新闻规律等同于降低姿态,不要将增强可读性等同于新闻娱乐化。有些党报进行改版的过程中,将党报与都市报的新闻操作方式等同,这是增强可读性的方式之一,但这绝不意味着对于两者报道内容的雷同。党报要关注民生贴近群众,也不意味着党报要走都市报曾经走过的“市民报”路线。党报的优势在于其权威性,需要改变的是报道方式以及新闻处理方式,特别是要防止党报的娱乐化、低俗化,否则将失去其先天具有的优势。
其二,对于都市报来说,“主流”的过程中不要“党报化”,特别是在新闻处理的过程中,有些都市报误以为主流化就是学习党报自身都已经在进行改变的传统新闻操作方式,以为党报化就是主流。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观点。
其三,都市报的深度报道不是将与本地无关的国际、国内新闻放在头版头条,也不是将一则原本用消息就说完的新闻事件无限的注水扩充成几个版面,然后冠之以“深度报道”。无论是南方都市报还是新京报以及东方早报等成功的“主流化”都市报,其深度报道无一不是自采的、读者强烈关注的国内大事件,而不是发新华社通稿。所以,对于主流化的都市报,加强其深度报道队伍对于其自身的新闻立报有着重要的作用。
其四,都市报处理好与其自身“子报”的关系。时下,很多都市报在自身的“主流化”过程中,为了弥补自身留下的市场空白以及抵御同城同类媒体的竞争,一般会创办或者运营一张新的报纸,比如《齐鲁晚报》与《生活日报》,《半岛都市报》与《城市信报》,如何让这些报纸之间“定位不撞车”是摆在都市报人面前的新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