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我的数字化生存

第一财经专访吴晓波。关于出版业的数字化生存。我个人有两个问题:
其一,出版权的问题。民营出版公司是没有出版权的,绕开出版社后,出版主管机构会采取哪些举措,这是个问题。毕竟,动了出版社的饭碗。以前,还有书号合作的问题,多少让出版社分得利润。
其二,数字出版,如何避免盗版问题。这个,你懂得。
 

]]>

美联社要求记者避免用twitter发新闻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近日一些美联社记者在占领华尔街的营地中遭警察逮捕,一些员工率先通过twitter发布这一消息,不久后美联高层发出内部邮件强调其社交媒体政策:“如果你有重要、独家或突发的消息、照片或视频,你应通过美联社发布,而不是放在社交媒体上。”

]]>

11月17日下午,山西太原.南方周末


看六间房刘磊在新浪发的这条微博,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记一笔。

全文如是:惊曝:2011年11月17日下午,山西太原一些”爱国群众”聚在一起,愤怒声讨汉奸卖国媒体——南方报系,大家自己花钱在报亭全部买断近期发行的《南方周末》报等相关汉奸报纸,当众焚毁!打出横幅——为了中华民族,火烧汉奸媒体“南方报系”!(山西太原曾是文革的重灾区)

相关文章可以在“乌有之乡”查看。署名“山西爱国群众”。

]]>

校车

校车出事了。大家都在讨论校车。可是,有了校车就能保障孩子的安全吗?有了校车就能在大街上保证行人的让路吗?就会被特权车看到,而停下,对着这些“祖国的未来”和“祖国的花朵”行注目礼吗?当然,可能有了坚固校车,能够多少的保障一下,让这些脆弱的生命在出意外的时候,也能把悍马撞碎,而校车安然无恙。若真的如此,该买就买。其实我想的是,仅仅船坚炮利,为什么甲午海战还是输了。如果每一辆车都给校车让路的话,即使是三轮车也能保障孩子们的安全。

如果现在我每天乘坐的班车不算是校车的话。我没坐过校车,也没见过校车什么样,在我们农村,读小学、初中的时候,都是步行上学,条件好一点的骑自行车。我记得当时,一个乡镇就一所初中,十里八乡的还在都要去那里上学。我住在学校驻地的姥姥家,每天回家吃饭。而我的那些同学,每天都要从家里带饭,煎饼、咸菜,菜是放不住的,时间一长就会变质。学校里没有食堂。每天吃饭的时候,大家轮流去水房抬水,就用白铁皮桶,根本不是暖瓶,抬回来的水有些时候还不热。周三晚上,晚自习后,他们回家带饭。走夜路,有月亮的时候,特别是雪后也会很浪漫。月亮泛着光,四下透亮,雪地里踩上去嘎嘎作响,当然,北风那个吹啊。不用上课,自然是很爽的事情。到了周末的时候,或者步行回家,或者自己骑自行车,骑自行车的学生比较少,因为学校为了学生的安全,每个周末骑来自行车后,都会被学校统一放在一间屋子里,到了周末才允许你骑走,所以,骑自行车的学生也不多。

读高中的时候,所有的高中都是集中在县城里。我在沂水二中。离家上百里,每次都是坐的公共汽车,车票五块钱。现在还几年没有坐了,不知道多少钱,据说十几块钱了。高中时候课程紧,学校要求的严,每个月有一次周末,我们叫做“大休”,其实想想,应该叫“大修”,跟汽车一样,我们的大脑也需要保养一下了。县城里的城乡客车都在校门口等着,人塞得满满的,塞不动了才开走……每次都是下午下了两节课后才能离开学校,最早也是下午四点多,学生多,车少,如果能抢上一个座位,那真是天大的幸运。所以,大多数时候,我都是站着回家。当然,每次学生放假,也是这些跑城乡客运的客车司机“发财”的时候,平时他们拉不到这么多人。县城一共四所中学,算下来,他们每个周末都会有一次发财的机会。客车走在乡间的路上,走走停停,一般我回家都是天黑了。然后,再步行快一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家。我们那个时候,每个月才回一次家,所以很少有同学不回家。而在这种情况下,校车自然是不存在的。

等我上大学,就更没有校车了。我高考的时候,去了曲阜。从我们县城里,每天只有一班发往兖州的车,等开学的时候,也是坐的满满当当,都是去曲阜读书的学生们。我们鲁西南的学生大部分在曲阜上大学,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读了师范,怎么也能找份工作,还有,学费便宜。读大学的时候,只有放假的时候才回家,所以,校车就更无从谈起。我记得,当时有些时候还转道临沂,坐火车回家。从曲阜火车站,去临沂的火车在放假的时候都塞得满满当当,我们就从窗子里钻进去。上大学后,我第一次坐火车。

再后来,家越来越远了,虽然一直在学校里,但一直弄不清楚,什么叫做校车。所以,对于你们城里人的讨论,我表示不知情。但岁月,就这样,过去了十几年。

]]>

《新闻周刊》发行人辞职

美联社报道,美国《新闻周刊》发行人雷-车斯塔斯基14日辞职,他仅在《新闻周刊》工作了11个月。
该周刊两个执行编辑费尔森塔尔、韦伯也于同一天辞职。由于《新闻周刊》亏损日益严重,《华盛顿邮报》去年仅仅以1美元的价格将其出售给了哈曼国际工业集团。(周梅)

]]>

要你们老总过来道歉

2011年11月15日.江淮晨报。头版。全文如下:
“我爸是李刚”这句话曾经风靡一时。这句“名言”伴随的事件刚刚平息,可类似的情形却又再次发生。

11月14日0:38左右,一名男子在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与一名急诊科医生发生冲突,在扇了医生一巴掌后,这名自称某机关的、名叫“张斌”(音)的男子说出了一句雷人话语:“连你们院长见到我都要爬!”

男子“出场”就印象欠佳

据当时在现场的医生介绍,13日23:30左右,一名黑衣男子开着车载着一名女子,跟着120急救车一起来到了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另一名女子躺在急救车上,表情比较痛苦。

医生检查后表示女子患的是癔症,医生认为,女子的病情并不十分严重,需要吸氧治疗。医生一边给病人治疗,一边让黑衣男子给病人挂号。可是,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我让他挂号,但他不肯。不挂号,我们不好治疗啊。”朱医生说,黑衣男子虽然不挂号,但是女子的治疗要紧。接下来,朱医生等人还是安排了病人到病房里吸氧治疗。

朱医生说:“在我们为病人治疗期间,黑衣男一直在打电话,而且电话中还说了不少脏话,简直不能听。”

“连院长见到我都要爬”

“吸氧治疗了一段时间后,女子似乎好了很多,坐起来就要走。”朱医生说,女子的60多元医药费还没交。

朱医生透露,女子跟着陪她的一男一女出去后,开车来的黑衣男和生病的女子又发生了口角冲突。“他一出门就指着那个女的骂,女子不久便瘫坐在医院附近的地上。”朱医生说,此时已是14日0:10左右。

近半小时后,生病女子的女性朋友陪着她再次回到了该院急诊科,医生又开始为其诊治。

“我跟她说,‘她的病情并不重,不能让她受气了。你跟他说一声,让他不要再骂她了’。”朱医生说,看到黑衣男没有跟来,他才和陪伴的那名女性说了这么一句“大胆”的话。不想,黑衣男偏偏听见了这句话,并马上冲了上来。

“他扇了我一巴掌,还说自己是省里某机关的,名叫张斌(音),连我们医院的领导见到他都要爬。”朱医生说,自己的牙齿被打出血。随后,他们报了警。

据称打人者是某机关司机

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发时的监控清晰地记录了事件的全过程。

13日23:30左右,黑衣男子与一女子陪着一位女病人来到了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急诊科。期间,男子长时间在打电话,医生与男子偶有交谈。大概在14日0:10左右,一男一女陪着女子走出了急诊科的大门。

20多分钟后,之前那名女子又陪着那位女病人回到了医院,医生跟对方交谈了什么。不久,黑衣男从外面走了进来,用手指着医生,然后冲进急诊室,扇了医生一巴掌,还将医生推倒在椅子上,同时还用手抓住了医生的衣服。

过了一段时间,医生拨打了报警电话。

据朱医生透露,“后来派出所民警告诉我,在急诊室打我的是省里某机关的一名司机。”

■一波又起

“要你们老总过来道歉”

记者了解真相时,派出所所长竟扣留记者的工作证和手机

这名男子为何如此嚣张?为了解事情真相,记者17:30左右电话联系了大通路派出所所长朱建军,该所长当时称“在路上,不方便接受采访。”并表示还有1个多小时都要在路上。“那行,我1个小时后再联系您,打扰您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记者再次联系朱所长,他说还没到家。

过了一段时间,记者第三次联系朱所长,朱所长以“我不认识你”为由拒绝采访。

“您不认识我,江淮晨报有其他跑公安口子的记者可以证实我的身份,或者打电话到报社也可以核实我的身份。”记者解释道,但该所长仍然拒绝采访并挂断电话。记者于是短信联系表示:“不接受采访,明天报纸上就只能如实写了。”

过了几分钟,该所长打电话过来让记者10分钟之内到派出所去说要向记者介绍案情。等记者赶到派出所后,朱所长称“你在电话中说要如实见报,这是在威胁我”。他要求记者掏出工作证和手机,没料到的是,朱建军所长随后将记者的工作证和手机扣留,同时多次要求记者道歉。记者要求归还自己的物品,均遭该所长拒绝:“你必须向我道歉,道歉后我才还给你。”

尽管记者认为自己进行采访并没有错,但为了拿回证件,仍然道歉了,可该所长依然扣留记者的工作证和手机不还,同时还说:“要你们老总过来道歉”等话语。

后来经过报社交涉,该所长才将工作证和手机归还记者。

朱沛炎 实习生 陈登余 本报记者

■新闻评论

这个派出所所长何以如此反应?

无论是从信息公开条例所赋予的公民知情权来讲,还是记者所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采访权来讲,记者有义务、有责任还原事件真相。这是对记者职业负责的必然要求,也是对公民知情权的尊重。

从正常程序来说,大通路派出所可以以各种借口拒绝记者的采访,但派出所却没有干预记者了解事实真相的权利。更令人不可理解的是,派出所扣留记者的工作证和手机,这不仅侵犯了记者的人身权利,干预了新闻自由,更是对一个公民权利的严重侵犯。对待一个前来了解事情真相的记者尚且如此,对待辖区居民又能如何呢?

派出所作为一个公共服务机构,无论是从机构设计来讲,还是从纳税人的基本权利来讲,他们理应为辖区居民及公民服务,应该以一个公仆的形象出现在公民面前,而不是凌驾于公民之上。否则,就本末倒置了。

派出所所长何以如此反应?我们无从得知。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公权力必须置于阳光之下才能更良性的运转。徐新闻

]]>

八百瓶

这真的不是造假证的,16张罚单啊,哥哥。事情据说发生在光棍节那天。
话说当天,有朋友送了我一套茶具。
话说当天,我们还在酒馆聚饮。本来想去海平酒吧出台,但太晚了,没去。
再仔细想想,那天下午,我还做了个推拿。
而我不知道的是,那天我们柴大官人痛饮八百杯。
今天,我看柴大官人的博客才知道,那天,柴大官人,喝了八百瓶马蛋,2400块钱。
海量啊,海量。

]]>

东莞时报招聘

东莞是个好地方。 【时报喊你来上班!】《东莞时报》诚聘本地新闻编辑、国内国际新闻编辑、评论编辑、评论员、经济财经类记者、镇区记者、图片编辑、摄影记者若干名。
亲们速投简历至邮箱:dgrbhr@126.com哟。待遇好、环境佳,18楼就餐还包邮。 让我们抓住2011年最后的尾巴,进入幸福报业追求梦想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