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到了

终于,春节到了。
我爹似乎不高兴,他嫌过年后他又大了一岁,到现在还没当上爷爷。
而我发现这一年,还是特别的懒。
很多人收到我的短信了,我也打算不发祝福短信,但是我想,该发还是发吧,就发了。
原谅我做不到卓尔不群。我也是一个俗人。

这年发生了很多事,明星们越来越装着清高,但现在连裙子也不穿了,穿透视装了。
这年很热闹,兄弟我很忐忑。
很多稿子也没有写。很多书没有看,这是真的,虽然也很俗。
这一年里,低头做人,却没有想到年终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
过去今夜,农历说是龙年。
潜龙在渊,亢龙有悔。
可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余 杰去国。然后是吴英维持原判……这些消息都不好。 本来打算这个冬天写字的,结果……兄弟我很期待。
好吧。放下一切,安心过年。

]]>

写在2012的边上


(摄影:城市信报 @李隽辉Gabriel)
这一年,算是结束了
这一年,经历了很多事情,见了很多人。听各种话,见各种的事情,在自己身上的,不在自己身上的。
这一年,第一次发现老了这个词,不再是装出来的。这一年,做了舅舅,而自己还没有结婚。
但这一切已经变的很快。很快,自己也将上有老下有小。
很快,青春的岁月将过去。孩子将慢慢长大。
这一年,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想说话,甚至没有了表达的欲望。
我老年痴呆症过早的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只想远离人群,安静的坐着。
这一年,有人说我废了。
我发现,这个词用的真是恰到好处,让我哑口无言。
我在很多时候,不知道跟别人去说什么,也不知道做什么。
这一年,我很少说工作或者生活上的事情。
不仅仅是因为无话可说。也不仅仅是不能说或者是不想说。
这一年的冬天,我还是想起那句诗
你要衣冠楚楚的做人
当然,这一年,我应该感谢很多人,感谢我们家丫头,这些年,特别是最近两年,我所经历的一切,丫头总是在安慰。告诉我一切不会想象的那么糟。
我还感谢我们家丫头,一直没有嫌我的卑微。很多事情,很多时候,我跟那些人已经拉开了距离。所以,我不说话,只是远远的看着那些人。
感谢蓝狮子,感谢留全,感谢金洁,不说,大家彼此明白。
感谢那些陪我喝茶的人。感谢薛原老师。感谢瑶姐。感谢所有的人……
感谢酒馆,感谢每个周五的夜晚,有你们在,我很欢乐。感谢咸总及所有的常委们,让我们这些人有所欢乐。
感谢那些我喝醉后,收留我的朋友们。
我开玩笑说,我睡过的每一个男人,都很快结婚了。这年冬天,薛易结婚了,我很高兴,祝福哥们。
我想,我应该也快了。2012,我应该结束这场九年的别离。时间可以将一切淡化,但时间也会凝固一些东西,我想,在2012,这座叫做青岛的城市,要么相聚,要么别离。
2012,真的要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