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报》昨正式创刊

不少市民乘坐地铁时发现,杭州地铁1号线站内报刊架上放着一份免费的报纸,供大家随意取阅,这就是浙江省内第一份免费地铁报《城报》,从9月6日起开始试刊,试刊24期,于昨天正式创刊。

  这是由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与杭州地铁集团联合出品的浙江第一张地铁报,也是唯一被授权在杭州地铁各站免费发行的报纸。《城报》因地铁而生,具有独特的资源优势,它的启动成为杭州日报报业集团与杭州地铁集团两大集团全面战略合作的重要标志之一,同时将成为两大集团资源转化、产品优化的最佳平台。

  《城报》发行时间在早上7点到10点,在地铁站内及地面发行,地面发行主要在高端写字楼和公寓,发行总量为35万,其中地铁站内发行量为10万。

  《城报》以“浅阅读、深沟通,让生活更有意思”为办刊理念,服务于杭州上班族、白领以及部分积极向上的动力人群;每周一至周五出版,日均24版;同时出版数字报。受众年轻有活力,是地铁报受众人群最鲜明的特点。在昨天的创刊典礼上,还有30位《城报》读者代表,一起见证了这意义非凡的时刻,并获得了由与会嘉宾代表城报赠送的《城报》创刊号。

 

]]>

《春城地铁报》首发 20万份3天全城免费派发

据2012年12月27日  中国新闻出版报

昨日,《春城地铁报》首日发行,20万份报纸3天内全城免费派发。新颖的版式、精简的内容、浓厚的生活气息,让这份刚刚横空出世的报纸获得了如潮好评。除了被白领阶层誉为生活”小甜点”外,从此之后的昆明上班族,或许还将慢慢养成一种在地铁入口随手取阅地铁报的习惯。

  一份新奇的报纸

  地铁报终究离不开地铁,在《春城地铁报》的首发当日,数千份地铁报也在第一时间送到了唯一通车的机场地铁线。两名发行员分别在长水机场和东部汽车客运站的地铁入口处,向过往乘客免费派发。而从昨日起,在这条线两端的地铁入口处,每周一至周五,都会有发行员现场派发。

  昨日9点,由东站开往长水机场的地铁离发车还有5分钟,大量的客流开始涌入地铁口。”这个报纸太新奇了,居然是方的,很有时尚感。”这是在昆经商的吴施贤和陈兴勇看到报纸后的第一反应。

  ”挺好,贴近生活,‘滋味’版上说的谷律壮羊馆,我至少去吃过10次,的确不错。”吴施贤说,在广州工作时,自己就有看地铁报的习惯,没想到昆明刚进入地铁时代,就有这样一份报纸应运而生。他希望每期的地铁报都有一个自己的亮点,比如说本期做饮食,下期做旅游,再下期做理财等等,应该按照行业分类来进行每期的重点宣传包装。此外,报纸可以专门开辟一个旅游指南版块。

  充满期待的报纸

  上午9点,北市区颐高数码写字楼大厅,身穿工作服,手捧报纸的发行员吸引了过往白领们的注意力。”什么报纸?是免费的?”不少市民欲掏钱向发行员购买报纸,当得知报纸是免费发放后,都非常高兴。”希望这份报纸能够把更多新鲜精彩的内容带给我们。”在银行上班的王女士说。

  在北辰财富中心写字楼门口,同在银行上班的武先生说:”之前看新闻知道会出一份地铁报纸,现在看了《春城地铁报》的创刊号后,觉得很不错,有大报风范,看点很多,内容丰富。如果还能多增加一些地铁方面的时效性新闻就更好了。”

  ”希望地铁报以后也能多一些娱乐体育方面的内容,这样我们也可以看些轻松愉快的内容。”同在一栋写字楼的刘先生表示。

  ”不错呀,昆明进入地铁时代,确实需要这样一份报纸。”一张姓先生说,他很期待这张昆明地铁的报纸。在写字楼上的上班族均表示出对这份报纸的期待,期待这份报纸在他们以后的生活中变成不可或缺的一分子。

  形势大好的报纸

  在市中心,《春城地铁报》编辑罗月明早上8点多就和发行员一起来到了护国大厦门口。

  发行员热情地派发着报纸,而大家似乎也被这位”新朋友”给吸引了,报纸拿到手中就迫不及待翻开看了起来。罗月明忙不迭地给大家介绍地铁报的特色,由于现场气氛比较热闹,周围的商家、保安也过来凑起了热闹。

  有的商家看到地铁报如此受欢迎,还提出要求,希望能把自己的商品和地铁报捆绑在一起销售,如果有人来买商品,就送一份地铁报。

  在市区内,志远大厦、美亚大厦等写字楼都有发行员派送报纸,在美亚大厦,北京英才云南分校校长贺经平表示:”地铁报需要体现出个性化、特色方面的东西来,最好能和市内四家民生报纸的内容区分开来。可以增强生活方面的信息,比如商品特价信息之类。”

  此外,《春城地铁报》在昨日还随《昆明日报》一起进到了昆明市各机关单位,同样获得了肯定的赞誉。昆明市委宣传部调研员石海涛表示:”拿到《春城地铁报》创刊号后,确实眼前一亮,整体上感觉不错。当然,一份地铁报应该具有服务信息、各种与昆明相关的情况介绍等,相信报纸的发展形势会大好。”

]]>

“于网骂中听诤言”是一种执政能力

12月5日《扬子晚报》作者 王聃

日前,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座谈会上让与会者敞开讲,说真话,并表示,“网上的舆论,包括骂声我们都要听。”(12月4日《新京报》)

媒体着重提及了王岐山“网上的舆论,包括骂声我们都要听”的言论,很显然,这是中央高层领导人对待网络舆情的笃定态度,也是在再次提醒社会反思对待“网骂”等负面社会情绪的态度。

为什么连网络舆情中的骂声也要听取?这中间其实蕴涵着两点常识。一者,网骂中也包含着诤言。如果说骂声本身是一种情绪的表达,那么因为其中的负面与警醒价值,它同样是从另一个侧面为行政决策者提供的“诤言”;二者,倾听是“对话时代”里直面网络舆情的起码前提。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与日益深化,让每个人都拥有了麦克风,它既扩张了普通公民新的话语空间,也给公共治理衍生出新的治理命题,如果拒绝倾听,那么引导网络舆情自然就无从谈起。

以上的常识当然很容易厘清,难以切实兑现的其实是现实中对待网络舆情乃至网骂的理性态度。不妨反问:有多少官员能“于网骂中听取诤言”?如何对待无处不在的网络舆情?一旦面临裹胁了公众情绪的网络负面意见,甚至是沸沸扬扬的“网骂”,公共管理者们真还能做到“心如止水”与“堵不如疏”吗?与之相对应的,是那些让人难堪的“跨省追捕”。 视批评者为制造麻烦的人,这正是一些地方官员对待网络舆情的态度。可恰恰相反,网络批评者多数是心怀美好与良善的人,他们的旨归都是为了“修复”而非“破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网络舆情的本质就是关注社会,关注公共生活。正缘于此,这种指向注定了,网络批评表现出的意见多是急需关注的,是真实的声音,它无法从庸常的生活与一团和气的官场中所听取,需要被认真对待。 把网骂当作诤言,然后舆论事件得以平息,进而附生公共治理的更大满意度,这才是让网络舆情得以消解的最优路径,也是在“人人麦克风时代”执政能力高低的试纸。不过当类似的常识由王岐山说出,乃至是作为座谈会上的提醒而道明,它无疑从另一个侧面反证出其在现实中的兑现之难。 可以想象的事实是,在未来的日子里,网络技术的革新会更多地影响到社会管理的各个层面。如何正视这种力量,已成为所有公共管理者的难以回避之重。正因为如此,在表达对王岐山“要听网骂”赞赏的同时,希望更多的官员也能够清醒地洞见这一点,制度也应该补位,执政能力才不会被时代抛离。 (湖南 王聃)

]]>

人民时评:政务微博助推政务公开

 有网友戏称,微博是上帝的礼物。这句话或许在人民网12月3日发布的《2012年新浪政务微博报告》得到印证——政务公开借助微博打开一扇窗户,在传递信息、听取意见、解释民惑、快速辟谣方面陡然加速。

2012年,光是新浪平台认证的政务微博,在覆盖面、微博质量、应用水平、综合影响力等方面不断提升,数量突破6万,比去年同期净增4万多,增长率达231%。

去年,有些人还谈微博色变,觉得微博给谣言以可乘之机。然而,微博是一种网络传播新方式,民间能用,官方为什么不能用?传谣的人能用,辟谣的人为什么不能用?求证的人能用,证伪的人为什么不能用?无数事实证明,反应滞后、应变迟缓的地区或领域,才会发生谣言比真相跑得还快的“杯具”,遏制谣言的有效手段,就是及时、透明地传递真相。政务微博“及时传递政府的声音”,维护了政府的权威性、公信力和亲和力。

以微博活跃度、传播力、引导力三项指标综合排名位居榜首的“上海发布”为例,它并非最早开通的省市级政府微博,但后来居上,有媒体甚至说,“‘上海发布’创造了政务微博的奇迹”。

“奇迹”缘何而来?其实不外民有所呼,我有所应。 此前,各地曾尝试过的“市长热线”、“市民信箱”,效果难说尽如人意。政府微博不同,它与公众公开实时互动,回复的时效、质量与效果一目了然。“上海发布”的回应,很勤快、可亲、实用,它曾呼吁市民周末买卷心菜帮助菜农,获得热情响应后,又连连感谢市民支持;它也很“高端”,曾促成时任市委书记回复癌症临终患者家属的痛诉,“你的心痛也是大家的心痛”,由此推动了临终关怀事业的改进…… 正像一位领导同志说的那样,“政务公开说到底,是政府与公众关系的一次重大调整,是政民互动、政府与社会共治的一次制度性安排”。政务微博给这一“制度性安排”提供了成本低、效果彰、速度快、形象佳的渠道。 走向利益多元和观点多样的中国,如何寻求社会共识的最大公约数,从中汲取正能量?党的十八大报告引人注目地提出,“要更加注重改进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并以不容置疑的坚定语气,提出了让人耳目一新的要求:“凡是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决策都要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凡是损害群众利益的做法都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在落实这一要求方面,政务微博为推动社会管理创新、改进执政方式插上了无形的翅膀。

 

2012年12月04日08:3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