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人金庸离世

下午的时候,老婆大人说,金庸离世。去网上一看,果然。朋友圈里一片“江湖侠骨已无多”。

虽然,北大陈平原先生有书《千古文人侠客梦》,但一个报人,今天被当作一个武侠小说作家来怀念,我不知道查良镛先生,是不是乐意看到。以及,对“作家”的凸显,是有意还是无意。

他的话题实在是太多。比如少时的《大公报》生涯,父亲的离世,《明报》的创办,拍电影、写小说、政论,起草基本法,以及个人的婚姻,长子的离世,见邓公,一元的版权,浙大的院长,西湖边的云松书舍被改造成的会所,北大的博士……当然,还有徐志摩、穆旦、琼瑶,以及最近跟江南的官司,总之,一言难尽。李敖、王朔都曾对他有所褒贬。

一个文人、报人、商人,当然,他最初的梦想是当一个外交官。

董橋:「金庸先生是當代中國文化界獨一無二的風雲人物,也許也是中國歷史上靠一枝筆成功影響幾代人的稀有傳媒人物。他創辦的報匯一紙風行,統領一九四九年之後兩岸三地憂國憂民的思想潮流,朝野注目。他創作的武俠小說風靡讀書界,傾倒數代人,讓他的廣大讀者或深或淺消受了中國文學的薰陶。金庸先生的成就不是奇蹟,是他的用功他的博學和他的毅力的成績。我跟隨他做事十數年,領受他的教導也目睹他的行止,在時局風湧雲起的時刻,他的政論始終抱持知識人的良知和傳媒人的天職,不亢不卑,字字入骨。金庸先生一生讀書,晚年還去英國讀博士,那是他的抱負他的心願。其實、金庸坐在那裡不說一句話依然是金庸,不必任何光環的護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