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田多少,几回沙际归路

    这反映在媒体上更加明显,有次和朋友吃饭,席间说起一家媒体来,他说这份媒体需要的是铁碗人物。他的意思我明白,特别是杂志,如果没有好的定位,那么就坏了,而恰恰相反,现在很多东西是大家相互妥协的结果,于是就成了四不象。
    今天新年特刊出来,印刷很差,影响了阅读的质量,但有人说了,不让到外面去印,钱要自己挣自己的,我靠,读者可不买帐,好在这期是今年的最后一期,要是改版的第一期,那么就损失大了,要是下期还必须自己印刷厂的印刷,那么后果很可怕。
    还有很多事情,事业单位带来的体制问题,我没有想到的是其实企业化管理的报社里面,也是有很多的体制问题,有时想想可笑,可我不是那种能够享受这些体制的人,我的传媒理念是有一些有传媒理想的人暂且抛开个人的等级观念齐心协力,可是很多人做不到,所以我有些失望,即使我有能力,可是我没法做我能作的事情,还有,人人都是权力狂,让我看不惯,但可能世界就是这个样子。这次的图片我传的是《经济观察报》的增刊,里面有飞猪他们,飞猪还没有毕业就作为记者出现这在很多媒体是做不到的,无论你有多大能力,见习三个月来先,还有,据称在很多知名媒体里面领导和下属是一样的平等,是真的分工不同,如此而已。可是很多媒体做不到,这就是他们的成功,我还知道在很多媒体里面做不到。
    不说这个了,反正我说了不算,梦想而已。昨天晚上做梦,有人追杀,还有竟然背诵起姜夔的词,说道“闹红一舸,记来时,尝与鸳鸯为侣。三十六陂人未到,水佩风裳无数。翠叶吹凉,玉容销酒,更洒菰蒲雨。嫣然摇动,冷香飞上诗句。 日暮,青盖亭亭,情人不见,争忍凌波去?只恐舞衣寒易落,愁入西风南浦。高柳垂阴,老鱼吹浪,留我花间住:田田多少,几回沙际归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