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如累卵

今天,在微博上写了一段话。其实,是抄的孟子的,“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事实上,历代文人都少不了磨叽、事事,怨天尤人的毛病。当然,也可以说是忧患意识。

眼下,辛亥一百年。无论是海这边,还是海那边。其纪念不可谓不隆重。只是,百年以降,天下依然。知识分子们叨叨的还是几千年前的那句,礼崩乐坏。只是,我所见者,多是《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多是《太平轮》。我想,很多人亦是如此。在海地这一边,关于辛亥的书出了也是不少。这似乎成了出版的一个热点。如果我做媒介,我可能也会组织一个选题,“辛亥年”。这些选题不过是用来观今鉴古,不过是用来否定现在,怀念昨天。虽然,昨天未必真如描写中的那样美好。因为,时下的研究多是根据文字而来。但是,文字最具有欺骗性,即使是那些日记、书信,也未必能够保真,更何况是当年的媒介?

于我个人而言。这些年很少写私人的内容。一是因为老了,更加的世故,多谈风月,这总不是坏事。喝喝茶,吹吹牛,总比谈国是的好。二是时间,每天过着朝五晚九的生活,哪里有时间写字?晚上回家还要看书。这些年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知道的更多是自身能力实在改变不了什么。没有心情,所以,很久之前就把博客的评论给关了,不想争论,也不想理会和解释啥,我甚至一度想关掉这个博客。

世道已颓,危如累卵,只求苟且。各位,小心的活着就好。各种忐忑,期盼,悲欢,规则,其实,对于个人来说,都要不停赶路。如此而已。一百年前王气尽,未见恩泽及我身。这算是写在辛亥百年。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