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故乡擦肩而过

下雨天。在酒店。山东台公共频道正在不停的播放着关于富士康的新闻述评。这座工厂已经发生了十连跳。但是,画面上还是有很多人要进入这所工厂用加班来换取不到2000块钱的工资。

但还是有全国顶级的心理专家说,富士康的自杀率低于全国自杀率。主持人问,难道工人的青春竟然会用冰冷的数字来表现吗?似乎在这些专家们的面前,人的生命就只剩下一串数字。当然,我们每个人很多时候最多也成了一串数字,成了某些事情的基石。而后来,我将台调到了江苏台的非诚勿扰。这档饱受诟病的节目,其实是一场社会的桑拿。和富士康不同的是,没有太多人在一天的忙碌之后还会关注太多沉重的话题。

而此刻,我在故乡,正在遭遇一场连绵的阴雨。在蒙山脚下的这所酒店,我的心情干干净净。而我的那些朋友们在这个夜晚应该在青岛参加榕树下的一场演出。昨天下午,我从我们书店出来,带着厚厚的两本剑桥中华民国史,刘思坤兄给我电话,说王小山在青岛。我才确定,那场叫做榕树下的演出,组织者真的是榕树下。可是,这与我的关系或许真的不大。这场演出我没去看。虽然我很喜欢周云蓬。还有万晓利的歌我也知道,据说青岛的夜总会里只有一首民谣。没去考证过。

这个社会太需要这种春有百花秋有月的心情了。所以,我觉得山里很简单。今天下午,在沂水的龙岗,我想的是如果一所学校在这样的山里其实是很好的。要知道,在古代的书院基本都是在偏远的山间,心远地自偏,其实也不是这样的道理。但这是不可能的。下午,路过那条熟悉的道路,以前的棉纺厂都被改作了酒店。那座城市竟然有了速8、如家一类的酒店,城市变化的真是快啊。我在那座叫做沂水的城市呆了4年,从此就几乎没有回来。但妹妹大学毕业后回到了这里,于是,以后这里又将成为一个会经常驻足的地方。

有点感冒,傍晚的时候,去了孟良崮。谁说的,要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其实,我所想到的只是将军百战声名裂。现在回头看,张灵甫当年也是一员骁将,只是遇上了自己的同族。要知道,对于男儿来说,兴亡才是家国事。其实,战争有些离我们的时代太近,我更喜欢孟良在这里屯兵的故事。就跟沂水最近推出的天上王城一样,所谓的纪王,离我们的时代实在是太远了,所以已经没有了惨烈,只有传说和一种怀古的心情。

在这个下雨的周末,我和我的故乡就这样擦肩而过。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