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车老人和校园凶杀

晚上和单总在马鞍山路喝茶装逼。结果下楼的时候被扎胎了。补胎的师傅和我讨论起了这个社会,说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到幼儿园或者小学去行凶。这位师傅看起来已经七十多岁,自称此前是济南某副市长的司机。离休(不是退休)后自己修车玩。老人说,是大家对下一代越来越失望和不平衡所致心理变态。

我回家后在微博上说这件事情。无论是小眼昏花还是徐三石都对他的离休感到不可信。因为按照离休的话,应该是建国前参加的革命。但是看年龄不像,不过这师傅说是从铁路上当的兵,姑且从这个时候算起吧。这个事就是个插曲了。

但是,同时在MSN上忽然有朋友又在问我作为一个高校老师和一个传媒人的双重身份如何看校园凶手案。我就忽然想起这个老人来。姑且对他的身份不做怀疑。老人跟我说,江山是他们打下的,但是他们的退休金甚至没有自己“徒弟们”的多——当然他是离休不在此列。所以,这让别人不平衡。他还说,他们那代人虽然穷,但是没有现在的腐败。“现在社会物质水平提高了,这是天经地义,社会要发展,但是不能因为社会发展了,就去思想变质了……”,所以,就有人不平衡了。就要报复社会了,就出问题了……

看得出来,这位师傅跟每位修车人都会发一些牢骚。当然,他知道这没有任何的用处。他还说,到学校杀人有什么用。不过解决了下岗职工的就业问题,现在学校都要增加保安的。

我跟我朋友说的是,现在zi分等方式已经引起不了社会的注意了,没看见南方周末做的那期专题啊,官员们果然个个都在。而当事人呢,成了“法盲”?我们这个社会是缺少问责的。所以,有些人就要寻找更加极端的引起社会注意的方式来。但是,孩子有何过错啊?还有,他们的问题真的能得到解决吗?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