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主任春暖花开

我今天见鬼了。先是博客打不开,投诉2次后打开。但是这个日志没了。难道面朝主任也是犯禁的?更可气的是打开后,本篇日志没了。空间服务商新网互联竟然说没有进行任何操作。那我是见鬼了不成?多亏了豆瓣、鲜果等把这个日志收录了,我还能知道我写了些啥。谢谢豆瓣了。
另外,作为一个传媒人,我知道在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知道你们的禁忌。
所以,不要跟我说有关方面。这个我比你们懂。
所以,谢谢了任何人不要打我博客的主义,有问题跟我法律顾问去谈。

今晚,青岛伟大的现实浪漫主义诗人安东组织了一个诗歌朗诵会,纪念海子的。
安东老师所,“21年过去了,海子依然是一个与诗歌有关的神话。每年的春天,始终会有特定的人群在这特定的季节聚集到一起,诵读海子的诗歌。”
海子不死,正如他在自己那首绝笔诗中所写:“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而前几日,老友荒原野狼从北京来。说起了旧友乱通社的孙记者。
老乱现在应该忙着在淄博抱孩子。而我想起了他2005年的一首诗。那个时候,我们都初入人世,略感沧桑。
我今晚有事,去不成朗诵会了,送他们这首诗吧:

从今天起, 做一个低调的人
点头, 哈腰, 夹紧尾巴
从今天起, 关心升迁和待遇
我有一张桌子, 面朝主任, 春暖花开

从今天起, 和每一个领导搭讪
告诉他们我的巴结
那巴结的嘴巴告诉他们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个领导每一个同事一个畏缩的笑容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能够有做主的自由
愿你不用被别人左右
愿你在尘世获得自己
我不愿面朝主任, 春暖花开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