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此打住

江湖上总是纷纷扰扰,扰扰纷纷,就跟这个秋天的落叶一样,虽然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到秋天的八大关去。这个秋天我很忙碌,我的八大关现在成了复旦的校园内。我在这一年里注定要四处奔波,永无宁日。不停的写字,不停的说话,不停的停别人讲过去的故事。在今年,我真的成了一个靠文字吃饭的人,虽然这让我有一种挫败的感觉。

年轻时节,向往书生意气,果真让我在这个时候想起陈寅恪,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工作上的事情让我有些心烦。在工作的第七个年头,我第一次在仔细的考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十字路口。有些时候,我想回那所校园看看,跟张元勋先生以及李钧老师聊聊天。

这段时间的事情是这样的。暑假期间受林军先生的约请,跟别人合作了一本书,对赵本山先生的一个解读,但不是个人传记。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特别不是传记作家,我所希望的是保持距离,大胆结构,同时以一个曾经记者的职业操守进行小心求证。如此,分析了赵本山的财富地图和成功密码。这个社会有很多成功者,但少有赵本山这样的成功者。他是影响力经济,但更是一种产业运作。这本书的出版方是吴晓波先生的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吴晓波先生是我尊敬的写作者。书出版后在上海的《天天新报》和青岛的《半岛都市报》以及一些商业杂志和网站开始连载。当然,这是每一个作者所希望看到的。但也有心烦,我所没有想到的是这本书在上市之后的半个月竟然上了各家报纸的娱乐版。这是我不想看到的。作为一个曾经记者和今日的传媒观察人,我深知记者的写作如何去无限放大一个细节,但是这对于他人来说不明就里的写作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如此。我不想跟娱乐版有任何的瓜葛。也因为此,以后不再进行与娱乐明星有关的写作,虽然你写的不是他们的家长里短。但我不想有那份纷扰。所以,在这里拜托各位,就此打住。

所以,还是回到一个传媒观察人的角度上来。昨天晚上,朱敏兄告诉我,他正在怀柔参加出版署组织的总编辑培训,这伙计现在都成了总编辑了。他告诉我说,今年春天我所写的《传媒三十年》被摆在了培训班的图书角上。今年,似乎又到了传媒变革的时候,财经变局,报刊转企,这些都成了热点的话题。这似乎成了改革三十年来,媒体改革快要画句号的时候。因为,在很长的时间以来,作为企业的媒介和机关报原本就是分开的。但我们却在一段时间里把他们捏和在一起,这样固然能给记者带来权力意识,似乎更有公信力,但这种权力所形成的公信力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

时间永远都在轮回,生活也是起起落落。所以,打算就此打住,重新上路。对于一个人来说,真正的牛逼是不依靠体制活的很好的牛逼。都这么说,但也只好如此过吧。不过有一点的是我很清楚,一个人要自己努力才可以。有时候采访,看到一些人的办公室里说天道酬勤,亢龙有悔。大概就是这样吧。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