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们的出路

现在,权威的结论出来了,邓玉娇属于“防卫过当”。这是司法结论,我们且不去怀疑这种结论的权威性。但我想知道的是,在当时的情况下,邓玉娇们能做的是什么?她能做的只有被QJ。

公安机关经深入侦查,全面收集证据,认为邓玉娇在遭受到黄德智、邓贵大强迫要求陪其洗浴,被拒绝后又拉扯推搡、言词侮辱等不法侵害的情况下,持刀将邓贵大刺死、黄德智刺伤,其致人死伤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案发后,邓玉娇用自己的手机拨打110报警,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行为,具有自首情节。

那么,按照这种“权威”的结论。有这么几点值得关注。第一,邓玉娇被强迫要求陪官人们洗澡。这是什么行为?有活着的官人说了,这是异性洗浴。难道在中国,异性洗浴是存在的吗?第二,邓玉娇受到了“不法侵害”,既然是法律的用语,应该讲究的是严谨。但“不法侵害”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侵害?被打了一拳也是不法侵害,被人追杀,被人qj也是不法侵害。为什么这么模糊啊。难道这种不法侵害仅仅是拉扯推搡这么简单?为什么拉扯推搡啊?应该把这个前提说出来。第三,“持刀”,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邓玉娇手中的刀被变换了好多次,先是修脚刀,后是“水果刀”,现在也被模糊化处理了,成了“刀”。那么这里的刀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指甲刀”?

此外,就是定性——邓玉娇“防卫过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那么,在当时的情境下,麻烦告诉我一个邓玉娇不防卫过当的理由好吗?作为一个弱女子应该采取哪种方式避免三个男性地方官员的“不法侵害”?

还有一点是,应该目前关于这个案子的新闻已经接到通知了。各大网站都做了及其低调的处理。网易甚至关闭了评论。连相关新闻都不再存在。其他网站也大多如此。不过,还是要感谢互联网,让我们知道了这件半生不熟的案子。邓玉娇案会很快过去的,官员们这么想,我也这么想。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