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红楼,我在西游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爱恋伊,爱恋伊。愿今生常相随……

每场演出,如果能得三五句歌词,已是不虚此行。如果是一两首歌,则是万幸。这场万晓利的青岛演唱会,也是如此。昨晚去江西路的自由人酒吧已经有些晚,演出已经开始。亚林在外面卖票。进得酒吧,四处都是人,地上更是黑压压的一片。甚至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想走,一直到这首《女儿美》在万晓利的口中唱出来。你在红楼,我在西游。又要在我电脑上放一段时间了。

我总是如此,周云蓬让我记住了《春有百花秋有月》,李志让我记住了一句,“我的XX是一朵花呀”,还有谁来着,忘了。当然,当红的更是,比如周笔畅让我记住了浏阳河。我现在电脑里的歌都是单曲,可以叫做“每周一哥”。每次这样的民谣演唱,渴求不多,一首就够了。至于那些故意发出的怪叫以及扯淡的声音,那就可以忽略了。

其实,凡事都一样。比如看书。昨天晚上,我从演唱会现场出来,我打算坐公交车回来。我就是想在公交车上想一个我最近在写作中遇到的问题。我在等车的地方发现,竟然还有卖杂志的。灯火辉煌的香港中路和我们这农村就是不一样。我买了一本《南方人物周刊》。这期做的是李鸿章,做主打。可我看的竟然是关于卓伟的那篇。这伙计竟然做狗仔工作室了,有意思的事情。再比如上周三,我去信息城修电脑。我买了本前段时间叫的很响亮的《中国周刊》,前面的文章都在炒冷饭,唯有后半部分关于燕京大学的那个稿子,让我觉得有些意思。消失的燕京大学,剪不断理还乱的政治与学术的纠葛,这比弄个自己主编和柳传志合影的照片放在杂志上要好的多。再比如,这期《南方周末》,可看的文章是张华关于书商的,可惜写的比较浅……

回到昨夜。我最初是从听风的杀猪网上知道的。后来我在豆瓣上说可能要去睡胡搞网的CEO王学义了。但是在现场,这两位我都没见到,王学叉的手机竟然关了。可能在忙着创办新报吧。我只看见王音大师拿着相机拍来拍去。在出来的时候,我在和王老师以及电视台的一个聊天。一个姑娘来打招呼,竟然是雁敛容,很多年不见了。有三年多了吧。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