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十日

上车的时候,乘务员送来一份《城市信报》。放在了最底层,上面是《南方周末》以及《时代周报》,信报夹杂在二者之间,觉得很滑稽。

在济南呆了十天。手机停了。只开了一个。工作之外,陪《传媒》杂志的王老师去了一趟商报,跟社长做了个访谈。自己去去了一趟大众网,见了下朱德泉先生以及潘总,我还在大众网客串了一把,感受了一次新媒体。当然,我还去了三塑集团、山塑集团以及中创软件,做了些访谈,受益匪浅。我还跟传虎兄以及良成各吃了两次烤肉。济南的烤肉是我喜欢的,请原谅我的恶俗。比恶俗的是我跟如若姑娘还有我老婆在新闻大厦吃自助。

看了几本书,去年的《读库》,看旧天津的流氓都那么温文尔雅。看了如若家办的《旅游世界》,一本越来越靠谱的旅游杂志。看了《南方人物周刊》,这本杂志的质量飘忽不定,但很多想法还是很值得我们尊敬,特别是上次蓝狮子开会,遇到了他们的记者,说是两个月写两个P的稿子就算是合格,真是一个写好稿子的地方。看了商报编的《山东未解之谜》,稿子写得不是很好,但这个选题不错。去济南的车上看《凤凰周刊》,没觉出什么来,但是我老婆说有的文章写的很有学术气息,写的不错。那就肯定是不错了。

笔记本这几天出了问题。又不敢重装,弄得我很被动。我一直想让自己靠谱一些,所以也想请一些小朋友靠谱一些,有点专业的精神和主动精神好不好。如果所有的事情都不靠谱的话,我就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知不知道我快让你们给弄疯了。但我也想自己也应该有点专业精神,就是这样了。以后我想我不在你们身上寄托什么了。

昨天下午去三联书店,忽然发现对考古和历史比较感兴趣。是不是该读个学位了。但这也让我觉得很滑稽。我觉得这是个冷酷而势力的社会。还有,我觉得我已经老了,我可怜的青春都放在了郑州路53号。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