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时分的文字

在临沂。下雨。坐在酒店的大厅里,看雨中的行人来去匆匆。忽然记起,这个城市已经很多年没有来了。给LQ发了个短信,说我在某某酒店。他说在报社,明天再找我。我说,算了吧,明天我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这个城市,已经物是人非。这种状态让我除了工作,很是慵懒。

五一的时候回济南。从印务中心去车站,差点晚了车。到了济南的前两天也一直在赶一些文字,两天弄出了一万多字,貌似很有成就感,但那些文字却让我觉得前途未卜。赶文字的时候甚至到深夜,最晚的一次到了2点,本来回家陪老婆,但她在一边做饭刷碗,让我很是愧疚。到临沂的那天她忽然发烧,有些不舒服。但还是走了,长恨此身非我有。这个世界能够让我牵挂的人实在是不多了。曲明说,在临沂,离家那么近。其实,临沂离我家还是很远,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做长安旅。

从济南到临沂,这期间与很多认识不认识喜欢不喜欢的人交谈,想来这个世界也真是无趣的要紧。所谓的企业家,所谓的媒体人,很有意思的事情。其实,这是我曾经的生活状态,路过不同的城市,见各样的人,只是现在少有这种机会。

尽快回青岛。因为还有很多该做的事情要做。有朋友在博客上问我是不是离开了学校。谢谢朋友们的厚爱,虽然我不知道留言的都是哪些人。可能我们见过,也可能没有。我还在学校里,至少目前如此。以后的事情谁都不好说。其实一个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有没有意义,都只能看自己了。最近我的主要任务是好好的写自己的文字,这样能够让我心安。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