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肉香弥漫的夜晚

《新周刊》的朋友月千川说,写写济南吧。我忽然想起那些无尽的夜晚,想起回民小区的烤肉以及那些轻狂的岁月。

去年以前的时候,良成没有结婚,我也没有在阳光住。每次去济南,我都住在良成家里。那个时间以前,我断续的与济南的媒体有着各种关系,先是实习,再后来是工作,然后就是去拜访一些朋友。我的那些朋友以及我都曾经在那个叫做山东新闻大厦的地方做梦。那时,每天夜里,快11点的时候,写完稿子,我和良成会骑一辆踏板穿过空旷的泺源大街,来到烟雾缭绕的回民小区。要一份大梁骨,一些烤串,吃完后再慢悠悠的骑回他的住处。有些时候我们还会围着济南转个半圈。良成在解放桥住的时候还养了一只叫做皮皮的狗,后来他搬到青年居易,皮皮就被送人了,我就再也没有见我那个干儿子。

有时候想想,人总是被无尽的捉弄。那处楼盘叫做青年居易,可现实却是居大不易。那个楼盘的旁边也有一个烤肉摊,有些时候我会在那里要一些烤肉等着良成的出现。直到后来这伙计结婚。结婚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了,虽然我经常去济南。这个时候,他写完稿子总是很晚,而我也很少到新闻大厦了。知交渐零落。

没人陪我吃回民小区的烧烤了,虽然朋友到济南,我会推荐他去尝一下。我老婆以前不吃烤肉,对羊肉、猪肉等都没有多少兴趣或者说是厌恶。自从我没有良成陪我去吃烤肉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晚上都是很早回家,吃饭,看电视。直到一天我老婆说,咱们去回民小区吃烧烤吧。在喧嚣的人群之中,我们会要一些羊肉以及虾,再要两个烤火烧,有些时候也会要一点啤酒。回去的路上,马路上行人稀少,头顶上是稀星朗月,我只觉得现实安稳,岁月静好。

清明过后是五一,我想还要去回民小区。只是不知道良成现在还去不去那里,要一份大梁骨。对了,这哥们不喝酒。有些时候,在夜里我会想起李钧曾经跟我说的话。现在我相信了。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