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结婚和过年这回事

昨天的时候看见张振华在网上问我,说是什么时候结婚。

因为我在家里是拨号上网,网速慢,为节省电话费计,所以对于留言,我没有说什么。在今天我老婆上网的时候,我对她说,帮我把今天的博客给写上,以免耽误了读者诸君,题目就叫做《关于结婚这回事》。

我老婆说要帮我在上面写,“祝我的小情人们……”

怕怕啊,不敢了。忽然想起今天是情人节,也没有个小情人祝我节日快乐,今天给我短信的除了我家媳妇就是渔夫还有作辉这两个大老爷们。失败啊,做人真是失败。

学义今天回家,现在已经在回家的路上,还是到家了,也没有问一下,惭愧啊。在我回家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和驾驶等几个人跑去吃济南烤肉,等这厮带着一大堆年货赶到的时候却发现人家早就关门了,于是赶往驾驶家的楼下,开吃,学义说谁都敢和我喝酒,最近他们总是在喝酒上瞧不起我,做人又一失败。

过年了,这些年总是遇到这样的问题,我走之前,在网上遇到一《南京日报》的朋友,问我以后到哪里过年,我想起来以前在晚报的时候一位姐姐说的,叫做,各回各的家,各找各的妈。当然,这样是一般做不到的。

前几天在网上见到孙庆国,他说还回家过年,张振华不回家过了,要在北京与首都的人们一起度过这个祥和的春节。那我就在这里代表山东人们问候你们了,祝你们早日生个狼崽子。

对了,忘了说结婚这回事了,最近不少的人问我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结婚?我也不知道啊,过些日子吧,主要是这个问题我说了不算。

在将要过去的一年里,不少哥哥姐姐刚结了婚就要离婚,甚至有的刚刚有了孩子,佛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所以我总是教导他们,早知今日,你们结什么婚啊。唉,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祝你们每个人都快乐,留城的返乡的,结婚的离婚的,生孩子的恋爱的,每一天都快快乐乐。阿门。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