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攻让我想起一个人

《墨攻》是一部扯淡的电影,情节拖沓、人物简单,可能他们想表达一种思想,演绎墨家“天下人兼相爱、交相利”的思想,但却改编自日本的同名漫画。中国电影中国人拍剧本却从日本漫画改编过来,这怎么想都有些滑稽,有点中国的扯淡学者把墨子从英文中翻译回来叫做“墨德斯基”一样的可笑。

但是,感谢这部电影,让我想起一些与墨学有关的一些人以及一些事。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墨学研究渐趋高潮,被学术界称为墨家学说的第二次复兴,这里面领军人物是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张知寒先生。其女儿张幼林老师在我读大学时期是曲阜师范大学的校报编辑,现在山东省教育厅的《中国成人教育》杂志。

大学时候的校报不像现在,有一个很大的资料室,三间房子那么大,订阅了数十种杂志报纸,还有满屋子的藏书,张老师的办公室就设在那个资料室里。那个时候刚上大学,穷学生,经常去找张老师借书看,第一次大规模的阅读就是在那里开始的。我1999年入大学,在那里我系统的读了99年以前的《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等报纸,还仔细的翻阅了许多人文类书籍,很多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大学是在校报上的。无论是张幼林老师还是李钧老师以及马士远老师,都给我很大的影响。

此后的几年大学生活,张老师对我也是照顾有加,毕业时候,张老师已举家迁往济南,毕业后去济南,有时间一般都会去张老师家拜访。

张知寒先生是张幼林老师的父亲,山东大学知名教授,一生经历坎坷,那种“大丈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在他身上体现了出来。张知寒,原名张振衡,后被中共地下党组织改名为张知寒。1928年10月28日,出生于山东省滕县(今滕州市)城北顾家庙村一个没落的书香门第。他的祖上在清代曾经出过三个举人、五六个秀才。他属于那种中国典型的知识分子,早年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参加革命救国救民,解放后因言获罪,被打成右派,流放中却不忘百姓,利用自身所学悬壶济世,成鲁南地区一代名医,再后来落实政策,平反昭雪,执教山东大学,再成知名学者,这简直就是传奇经历。

生平事迹网上有很多,新浪上还有一个纪念博客,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还见过一本关于张知寒先生的传记,好像是山东大学校报的一位编辑写的,具体是谁,记不清楚了。张知寒先生1998年7月16日去世。是时,学者名流四百多人参加了追悼会。时任山东省委书记的吴官正在其生病期间2次探望,并送去花圈。

天下无人,则墨子之言犹在。一样同在的还有一些张知寒这样的学者。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