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唯化余秋雨?

替高三学生说声谢谢

    这次,还真得谢谢余秋雨,名人就是名人,这次余先生功德无量,引发全国对于汉语拼音的大讨论,救千万高三学生于水火之中。

    虽然余秋雨出错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作为青歌赛综合素质考官,在那么多电视观众“雪亮”的眼睛下,余秋雨还是引发的争论实在是造福万千学子。他不但让全国人民变得爱学习了,还促进了各种版本字典的销售,更重要的是关于“乐山”究竟怎么个“乐”法的大讨论,让高三的学生受益无穷,今年高考不至于白白的丢分。

    按照往年的经验,高考语文试题每年总有那么几处有争议的地方,要是一不小心,写了相反的答案,就算是事后媒体上开始争论,开始鸣冤,可对不起,分数已经出来了,全国那么多的试卷,怎么改啊,再说还是有争议的答案,也把不准哪个正确,所以自认倒霉吧。但是,毕竟挨骂不好受啊,所以,为了少挨骂,出题专家们都是避开争议话题。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们上高三的时候,到底是“le山”还是“yue山”还是“yao山”,确实是一道复习题,但是各地有各地的答案,弄的老师也很头疼,只好说,这个题不做了,没有统一答案,要是考着,自认倒霉。但是现在好了,因为余秋雨的这次争论,这已经成了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了,按照这条标准,是“le山”还是“yue山”还是“yao山”都已经不重要了,到底读什么,这是国家语委的事情了,相信今年的高考肯定不出这个题了,高三的学生们不用头疼了,所以我应该代替高三学生对余教授说声谢谢。

读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态度

    虽然我在这里认为余秋雨为高三学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人家余教授却没有这么认为,人家在事后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余先生笑呵呵的说了,“这是我的专业,我太了解了,那么正确的说法到底应该读哪个音?没有正确……多大个事啊,就用炮轰?”

    这个问题有争议,是事实,也可能到底读什么真的不是太重要,就算余秋雨真的读错了,谁还没有口误的时候?虚心的道个谦不就可以了?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学者所应有的态度。“多大个事啊”?还真的很难说。

    青歌赛是一场考验歌手演唱水平和综合素质为目的的比赛,而不是一档以取悦观众为目的的娱乐节目,这和超级女生是不同的。和它的主办方所宣传的那样,这是一场具有“国家电视台赛事的高档次、高水准和标竿性、引领性”的赛事,那么作为大赛的评委,应该代表一种权威,他绝对不是“多大个事”,作为评委,说出这样的话,未免有点太拿比赛当儿戏了。要是这些争议的答案从歌手的嘴里出来呢?余教授会不会也象给自己辩解的那样,引经据典,“多大个事”?

    这样说来,余秋雨未免太嚣张,太自以为是。其实这并不是他的第一次,在他的博客文章上他还提到过这么一件事情,他说“十多年前,我在桂林遇到赵本山先生,当时他边上有人对我说,本山深受观众欢迎,却总被文化界看成是乡间艺人,因此很想到我当时担任院长的上海戏剧学院读几年书,得一张文凭或一个学位。我毕竟是内行,看了本山的三段小品就说:‘不必来读了,他应该是我们学院教授研究的对象。如果来读几年书,会浪费他创作的黄金年华。’现在大家都会承认,我说对了。”余先生,咱们谦虚点行不?俺知道您是戏剧学院的院长,也不至于这么自信啊。其实很多时候,大家要的就是一个态度,要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抛头露面卖弄的机会,怨不得别人说啊。

人人都是娱记,名人都是窦唯

    本来这个时候关注大家关注的目光在王菲、窦唯、世界杯的身上,并且很久一段时间来,余秋雨已经离开了人们的视线,只是这一争论,让大家又记起了余秋雨。
不过这么想想,余秋雨其实很象一个“文化明星”的,总有说不完的事,总能制造点话题,让人们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记起他。

    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余秋雨至少三次宣布“封笔”、“离开文化圈”了吧?虽然有时候他会否认。和对待明星一样,人们有种围殴的心理,仔细想想,就比如这次的事件,要你在私下里读,你也很可能会读“le”山,并且私下里读错的地方多的是了,以前用笔手写的时候还经常出现错别字呢,相信余秋雨也会写错字,难道在媒体上再写篇文章叫做“余秋雨竟然写错字”?要求未免也太严格了吧。

    前段时间窦唯烧了新京报的汽车是因为娱记们写的太过了,所以作出了不理智的行为。其实,对待余秋雨很多时候也一样,要么要他忏悔,要么说他收了人家的房子,话题一个接一个,和娱乐圈没有什么两样,人们开始习惯于用看待娱乐圈的眼光看待他。窦唯烧车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其实余秋雨也维护过自己的权益,把萧夏林给告了。有朋友说了,人家余秋雨多少是个“正厅级”,手里还是有一定权力的,我还第一次意识道余秋雨也是个官员,戏剧学院的院长是正厅吧,虽然现在已经不干了,但是余威仍在吧。不过余秋雨是打官司和非暴力不合作式的宣布“封笔”,但往往封不了多久,如果写博客也算的话,还有,这次关于读音的争论后,不知道余秋雨会不会封嘴,不再出席各种活动。

    当然,这仅仅是我用一个娱记一样对窦唯的心态来推测一个学者。其实,余秋雨还真象一个明星,我记起了2004年的一件事。那年,10月11日那天,已经宣布封笔若干天的余秋雨在济南的舜耕会堂就让我见识到他作为了明星的力量。那天他在走上首届中国青少年读书周的讲坛。当时的会场只有一千来个座位,汹涌的人潮迅速的让这里人满为患。我看见在场外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被保安拦住,竟推推搡搡的动起手来。一名中年女子问能否在会堂外接个喇叭,能听听余秋雨的声音,因为他是旷工才来的;紧接着一名青年男子说是逃学来的。但喇叭最终也没接,被挡在外面的人谁也没进去。讲座结束,余秋雨迅速被几名工作人员护送上一辆奥迪,并由警车开道离开会堂。

    那次,我感到了他作为文化明星的力量,被得到窦唯一样的待遇与报道和争论是不是也是一种当前报道模式下的正常?(欢迎购买第20期《齐鲁周刊》)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