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长安街上卖萝卜

    去西单回来的时候,忽然想去长安街走走。

    但我不知道是不是还能给我故宫一样的失望。2号到的北京,3号的早上就去了故宫,那是多么神秘的地方啊,但进去后却觉得真的是不过如此,我实在感觉不出其他的东西来?当年皇帝就真的在这里啊,要真是的话,让我当皇帝,我打死也不做。

    可历史上还是有那么多的人要为此付出身家性命,何苦来着?权力那东西就这么好玩?想象不出来。

    在故宫的时候,我还想,那么多的知识分子,跪在着坚硬的台阶上,对学识等都不如自己的皇帝山呼万岁,甚至一不小心头颅搬家,何苦来着?当年康有为如此吧,孔尚仁如此吧,太多太多的人也如此吧,但我想如果我早生三百年是不是也如此呢?人怎么就这么的贱呢。所以我想三百年前我还是作为一个农民的好。

    所以三百年后,一个农民走在了长安街上。走在长安街上,还是找不到感觉,可能是因为这里不是自己的,与自己没有发生任何的联系。这就如同整个北京,多少名人在那里啊,多少我当年以及现在的偶像啊,可是他们与我现在有关吗?没有,所以我和行走在任何大街上都一样的感觉。那么多的人劝我去北京混,甚至有人向我保证一年后肯定混出个人模狗样来,可我还是在青岛呆着,其实我这个人胆小,我害怕的是某一天在北京混不下去了,要是饿死了怎么办?我爹我娘还等我养老呢,我老婆以及我未来的孩子还等我养活他们呢?所以俺一直不敢与北京发生任何的联系,所以走在长安街上没有感觉,恍若梦中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我不敢保证我永远不与北京发生关系,发生过关系的人都告诉我说感觉良好,值得一试,要是我有一天也禁不住朋友们的诱惑,到了北京城爽一把呢?哪怕是过把瘾就死,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

    另一个和我一样的郯城农民走在长安街上的时候说自己想在长安街上卖萝卜,这倒是个不错的发财机会,要是有可能俺和他成立个公司去,要是其他省份的农民不准卖萝卜,俺们穷山恶水的革命老区人民是不是可以“特许”在长安街卖萝卜啊,要不俺就举个横幅上书“农民兄弟庆祝2008奥运会举办”总可以了吧?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