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与棒子

    其实韩寒和白烨那档子事我算知道的很早的人之一,事后的一周更多一点时间,岛城某报才开始煞有介事的做报道,岂不知已晚了三秋。     知道了,却没有说话,自古文坛是非地,我辈且去冷眼观,现在很多事情,这似乎是我的一种态度。可我那远在新京报的朋友枕寒却一个劲的写文章,帮韩寒说话,不过他文章写的漂亮,这厮离青赴京后文字功夫大进,大约是天子脚下呆了一段时间也开始有了大开大合的气度,抑或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自是比我这等著书都为稻梁谋的人来的精彩。

    本来不说话也就罢了,可前几天我还是说了博客立法的事情,也是因论争而来,在此不再赘述。只说今天早上因了昨日喝酒太多,起床太早,于是穷极无聊上网闲逛,发现好玩的事情来了,高晓松要状告韩寒,说是韩寒17岁那年所写的《三重门》中引用了他的歌词,没有得到高的授权,我敢说这是最近一段时间让我感到最为搞笑的事情。我同事阿杆说,“我写的情书还引用了高晓松的歌词呢,不行现在要发个短信得到他的授权”。

    如果说韩寒和白烨之间的争论是文坛上的事情的话,那么由此而引发的这些陆川啊高晓松啊乃至于以后出现的某某某啊他们发出的言论就让人觉得哭笑不得。

    韩白之争,让我不由想起李敖的名篇《老年人与棒子》,其实事后证明,老年人肯定是不愿意交出手里的棒子的,现在到了四五十岁还是青年,那么多少是老年呢?当然,中国大部分文人谁敢说自己象自己所写的那样高尚、那样纯洁、那样……有些人,用了自己手里的权力资源用来为自己谋福利,你用了也就用了,别人不耻也就不耻罢,但是总归没有说罢,那你就别去招惹别人,弄不好让人反咬一口,滋味大约不好。我虽然也不是很看好韩寒的文笔,也认为他的文笔需要锤炼,但人家毕竟年轻毕竟率真,但总不能允许你白烨批评人家而不允许韩寒反过来批评你吧?还弄一个博客法规来,真是吓死人了。

    而高晓松呢?如果不是这件事我都几乎记不起他是谁来了,这次也多亏了这次论争,让我想起来还有这样一个明星。他也幸运,白烨和陆天明认识(说不定还是好朋友,但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他们都写了些什么),而陆川是陆天明的儿子,高晓松是陆川的朋友,哎哟,终于撤上线了……下次该出现的是谁了呢?不知道,还是等着看吧。

    不过,还是想说,在挑事之前最好仔细想想是不是合乎逻辑,不要让人觉得怎么这些人都这么弱啊,不要让人觉得这是笑话,要不是很难堪的,连我这样的人也觉得很可笑,否则我没有看到棒子横飞,而只觉得群乱舞。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