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者最多谈论的是五子登科

    这些我把他们称作是“五子登科”,分别是车子、房子、票子、孩子、女子,或许还有其他解释,我姑且这样的认为。
    我不知道在龙应台的心目中,学者们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不是理想中那种为生民计奔走呼号,为坚持真理和道义什么都可以不再顾及?其实那不是学者,那些应该被称作为“士”,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现在的学者能够独善其身就已经恨不错了。有人说,哪一次企业丑闻没有我们的学者专家为其提供理论“支持”?于是,我们的经济学家们成了大家不信任的人。下一个应该轮到哪个领域的人?
    说到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吧。其实这也是今天某件事情给我的最大反省,或许与己多少相关,但也可以算作是没有。其实有些时候,唯心主义者也是不错的一种选择,至少人家有自我的安慰。
    有些时候总想通过自己和大家的努力能把在做的事情做好,但往往最后最后的感觉是书生气太重了,也许最终做不成侠客,却成为谈资,这可能是为悲哀。于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这可能无法避免。昨天晚上还看崔永元的访谈,可能他也是太较真了,所以才有了抑郁症,“等良心没有了,病就好了”,很讽刺,也很真实或者是无奈,从什么时候开始,良心成了一种病?有病的到底是这个社会还是良心?
    于是大家说第三条道路的存在,说社会是多元的,可是,如果妥协以及放弃也是一种多元的话,我们可以解释很多东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