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今天母校校庆,我要骂人

    按照他们的语气就好像我哪天要回学校参加校庆一样,可我既不能给他们带来权力上的快感,也不能给他们带来金钱上的实惠更不能带来学术上的虚荣,他们叫我作甚?
    所以有人说了,那哪里是校庆啊,那分明就是老爷聚会。
    对不起,俺说话就是有点损,没有办法的事情,一直到现在了还是改不了,俺这么刻薄的说话已经让很多人对俺有意见了,所以俺以后说话尽量好听点。不过说实话,我倒是还真有些怀念那个学校的。
    那所学校宿舍里还有2个弟兄在那里,老四和老五都在啊,据说校庆每个人还发了五块钱,能吃一天的饭呢,俺怎么就没有赶上这种好时候,简直是开元盛世啊,有吃的,还有看的,多好啊,老四老五你们有福了,多吃点啊,北门的白吉馍能吃好几个呢,要买孔大爷的不要买那老娘们的啊。
    现在高校都在务虚,还批评什么教育与市场脱节,这兼职是放狗屁,教育能与市场结合吗?那还办大学做甚?干脆办技校算了,曲阜师范大学就叫曲阜师范技校或者技院,至于青岛科技大学,干脆叫青岛职业技术学院得了,不过这个名字已经有叫的了,那就干脆改回去,叫什么青岛化工职业技术学院,多拽啊。
    大学培养的是人的综合素质,我靠,这和技能培训是不一样滴,亲爱的评论家们,知道不?真想抽他们两耳光子,不过有些时候不是自己孩子不好意思。
    前些年华东师大那个什么什么教授批评俺曲阜师范大学考研率的时候,叫的那么火,现在怎么不批评自己学校拿学位送刘翔了?这种人,典型的当婊子立牌坊,装的跟人似的,其实啊,啊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