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再写,庞秀玉还能写好吗

      华硕打电话来,说电池快到了,最近我要一直开着手机了,我亲爱的笔记本啊,终于要修好了,否则用的时候总是疙疙瘩瘩,心里不舒服。
      叶炜要结婚了,11月20号,可能到时候要去徐州了。
      百无聊赖,翻看今天的报纸,看到了一个名字,叫做庞秀玉。很熟悉啊,在当年我也是文学发烧友的时候,不过这次新闻是因为她是未婚妈妈,并且还要征婚,要求对方在50岁以上。这些条件又满足了媒体的胃口,可以炒做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比如“未婚妈妈”、“少年才女”、“征婚”另外加上一个“50岁以上”的要求,这太让一些人激动了,当然他们顺便发一些悲天悯人的感慨也是可能的。
      其实是我一直消息闭塞,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好像是在月前就有媒体报道,近期的南方都市报还是比较全面的。有兴趣的可以通过我的链接看一下。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候,庞秀玉说要重新拾起自己的笔,我想这个愿望很难实现了,可能她会写出畅销书,但是要重新象当年那样成为少年作家,恐怕是不可能了。报纸上说重新拾起笔的庞秀玉错字很多,不过她把自己的经历写了一篇文章叫做《从天津知名小作家到未婚妈妈有多远》    行文还是不错的。
       回忆一下当年她的作品,我当年看她的书好像还是作为课外辅导材料发下来的。当时好像仔细看过,印象是虽然中规中矩,但没有多少灵性可言,当然,我更没有灵性。当年的文学造星,就象现在的超女一样火,但是最终能成功的有多少人呢?有很多甚至为了追求所谓的文学梦就辍学,但是后来因为市场经济等原因还是过的不错,象庞秀玉这样曲折、境遇坎坷的毕竟不多。 而天津的另一才女却不是如此。田晓菲,5岁做诗,14岁在天津十三中学念初中时,被北京大学英语系破格录取被北大录取,美国哈佛大学比较文学系博士。 2000年受聘于哈佛大学东亚系执教至今。两者比较不能不让人深思。
      现在想来文学当年就象是一个江湖,有多少人不是在拿它当作工具,甚至包括大学时候的一些狗男女?整个社团甚至成了团伙,或者说用团伙来形容更加贴切些。但还是祝愿庞秀玉走好,人生本来就不容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