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李敖做什么以及批评家们的心态

其实,李敖在大陆的三场演讲我都看了,可能是听的演讲太少了,个人认为在我的学识之中,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见到的最好的演讲,虽然我们知道,他并没有发挥他的水平,是啊,他老了,但正因为他老了,我们还会苛求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什么?

李敖自己心里很清楚别人期望他在北京做什么?但他是按照别人设计的路走的人吗?要是他那么听话的话,他可能有今天吗?话又说回来,就是李敖按照达到某些人所期望的那样演讲,可能还是要被他们骂的。因为很多人就是以被李敖骂为荣的,被李敖回骂,或者被李敖告上法庭,那太好了,比让余秋雨告上法庭强多了,这说明他的够格,是一定层次上的人,要是李敖不骂他呢,就会觉得,我骂李敖了,我多牛啊。正因为这种心态的存在,所以中国一直到今天都没有稳健的批评,除了书生意气以及个人恩怨就是出于某种需要。

由此可以想象文革期间的批评,我们姑且称之为批评吧,或者那只能叫做是批判,那是一种政治任务,让多少学者先生为了罗织罪状而挑灯夜战寻章摘句,又有多少人是在公报私仇?那种心态极其不平衡的文字经受住时间的考验了吗?没有。甚至到了有些学者在日后编订自己文集的时候都不愿将那段时期的文字收录其中的,这些日后不愿承认或者面对的文字,当年可是进阶之资啊。

时下批评家们的文字又是如何呢?近期曾经有人发问,郎顾之争中力挺顾雏军的经济学家们哪里去了?那些在不同的场合为顾雏军做“科学分析”、“学术支持”、“理论支持”的经济学家们又一个个偃旗息鼓了,甚至又开始不承认自己的白纸黑字甚至是会议录音了,一切都见鬼了,你说老大的人了,有些还是博导什么的,在自己的老婆孩子以及学生面前羞还是不羞?还有我们的书评写作,几乎每一家报纸杂志都有书评的栏目或者版面,但是又有哪家媒体,哪个编辑敢理直气壮的说,可以和《纽约时报》书评相比?甚至写书评的人看过这些书了吗?很多时候我是持怀疑态度的。

何谓批评?其实用那份橙色报纸的口号就能说明,“理性、建设性”,这应该是一个批评家所应有的心态,为骂而骂,为捧而捧,愈加之罪何患无词?并且指鹿为马的事情我们的老祖宗就已经干过了,子孙们进化的肯定会更超前。所以一直到今天,中国的批评界也是声音不小,成果也不少,却唯独少了“理性和建设”,多的是自文革以来文风和心态的一脉相传,只不过少了政治因素而已。

回到李敖自身,其实作为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李敖正是按照这种态度才选择了其神州文化之旅中稳健的演讲方式,好像记得他说过“大陆不能乱,只能慢慢来”,这才是一个知识分子和历史学家所应有的心态,但这种心态我们丢失很多年了。

发表评论